<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阻止
    “有毒?”沈振突脸色一变。

    “不错,是驱赶人,也是让你中毒。”对面女子冷笑着,轻轻拍了拍,顿时这二十余人,喊杀震天攻了上去。

    “混蛋,你竟敢把我家刀法传出。”刀光一闪,沈振就脸色大变,一声长啸,不进反扑,刀光一闪,又一道再发,最后是第三道。

    一声响,人影倏分,三个人肢体分裂,血雨落下,第二波人救应不及,眼睁睁见着三人立毙。

    不过杀得三人,沈振脸上就蒙上一层灰气,转身就要逃去。

    “逮捕杀人犯!”这时几个衙役就扑着上去,时沈举刀杀去,孟落公一挥手,余下的人又围成阵,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人群中涌出了数个武者,都蒙着面,原本推着如群的仆人,突噗噗有声,喉咙瞬间开口,鲜血喷出,原就混乱的人群一下子更混乱,再也没有人敢看,尖叫着向门口逃去。

    宴席上已空空无人,裴子云此时取一双筷子,一个酒壶,喝着酒吃着肉,眼神扫着场内杀戮。

    “刚才表演,过火了,夸张了,可惜沈振没有看出。”

    “不过这张平也是枭雄,竟拿绿帽子配合演戏,哪怕是假,传出去也不好听,真是能忍。”

    这是裴子云站着不腰疼,取牛肉慢慢吃了起来,细细品着,味道还不错,周围奔逃的人诧异看着还在吃宴的少年,心中暗想:“这是谁,不要命了,这样情况,还吃吃,是不要脑袋了?”

    才吃着,两个人就跌宕冲杀出去,裴子云一擦嘴,将酒壶一扔就混入人群,追了上去,回首看了一眼,地上已有着十数人倒地,血流不止,混乱人群都踩踏而去,就算还活着都怕会被踩死当场。

    数十个人向一人杀上去,沈振中毒了。

    “你们逃不走了。”这群人喊着,孟落公跟随在后,带着杀意指挥:“把他们全部杀了。”

    “公子,你先走。”有人就喊着,停止了下来,沈振回头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转身奔逃而去。

    这几人反杀而去,挡在几十人面前,只见刀光齐下,杀声震天,没有多少时间,人影分开,几人已扑倒在地。

    沈振已逃了出去,路侧有着一匹马,一刀将着马缰绳砍断,抓住马缰绳一抓,一跃而上:“驾,驾。”

    裴子云冷笑一声,见着人群都奔了去,就一转身,进入了张府,无声无息,混乱中竟没有人发觉。

    裴子云似乎认识路,进去直向西侧奔去,就有一座小楼,这时还挂着一盏红色大西瓜灯,跳上楼,就见得一个女人守着,裴子云上前,她还没有来得及叫,一点而上,顿时晕了过去。

    开了门,就见得一个少女躺在了床上,昏迷不醒,正是林晚笑。

    “迷药?”裴子云一探,立刻就明白了,这时没有解药,却也毫不迟疑,手上顿时出现一抹白光,下个瞬间,她醒了过来。

    “谁?”林晚笑醒来瞬间,就想寻刀,这关头才见得这姑娘的本色。

    裴子云笑吟吟看着她神色变化,也不阻止,林晚笑手僵在半空,良久,她问着:“我现在在哪?”

    “张府。”裴子云淡淡的说着:“你舅舅把你迷了送到这里了,但是外面却表演了很有意思的事。”

    说着,有条不紊的把外面的事说了,越说,林晚笑脸色越苍白,后来就变成了一张白纸一样。

    “想必你也明白了?”

    “张平当众配合你舅舅表演,要格杀你哥哥,他把你视成何物?”

    “这绿帽子戴的,可不是个人的事,而是家族的事,可你舅舅又把你送来了看来张平对你还是有迷恋的,哪怕是身体,恩,过几天你肯定暴毙了。”

    “不要说了。”林晚笑低声叫着,全身颤抖,她是冰雪聪明的少女,自是明白了,出了这事,谁也不可能继续留她在张家,如果自己留在舅舅家,或还有活路,迷昏了送到张家,却只有一个结果先玩后杀。

    她低声哽咽起来:“你,你好狠心。”

    说的不知道是裴子云、还是张平,又或舅舅。

    不过她哭了没有多少时间,就抹了眼泪,用手帕细细擦了,起身下拜:“谢公子救命之恩,还请公子再救救我的哥哥。”

    “可!”裴子云笑容不变,伸手一扶,顿时两人已跃出了楼。

    龙虎庙

    沈振持着刀,喘息着将刀插在地上,数十个人都围在周围。

    孟落公在前,冷冷俯看:“说实在,哪怕我得了你沈家绝学,但我和你单打独斗,我的胜算只有三成。”

    沈振惨笑:“所以你用妹妹为饵,却想着吸引我出面设伏,可你想过没有,这样一来,晚笑还怎么嫁人?”

    孟落公冷冷说着:“成大事不拘小节,牺牲一个外甥女又算得什么呢?沈振,将上明八清图交出来,说不定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沈振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舅舅,你可是我舅舅,这些年,我可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当初我父亲可是把沈家不外传的武功都传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逼我?”

    “哈哈,沈振,你可知道你父亲传了武功,却不肯将入道方法传我,这些年,我每一次想起不能入道,我就刀子一般噬心,我就恨不得将你们一家杀的干干净净,才能稍缓我的恨意。”孟落公用鞭子打在地上,溅起了灰尘。

    “可你忘了当年我父亲的的照拂之恩?这可是我沈家传子不传女的绝密,就算我父亲没有传你入道之法,难道就是你杀人夺口诀的理由?”沈振满脸的不敢置信。

    “一点照拂之恩算什么,你不肯交予我入道口诀就是大错,要不是公子点出来,我还真被你隐瞒了。”孟落公冷冷说着:“来吧,交出上明图。”

    随着流溅的黑血,沈振脸色惨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呸,我死也不会将着上明八清图交给你。”

    “哦,真不肯给?你想想你妹妹,你不肯给,你妹妹可活不下去了,哈哈。”孟落公就笑了起来。

    “你!”沈振瞬间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倾倒,原用内劲封住伤口又裂开了,可手紧握着刀。

    见到沈振这模样,孟落公嘴角扬了起来,说:“对了,当年你的父亲,是我不小心杀掉呢,当年我知道还有更上层的入道口诀,我日思夜想,想要得到口诀,可是你父亲真是硬骨头,不肯交代,我下药迷晕你父亲,活活剐了七十一刀,你父亲也没肯说,只是当年你怎么就突然逃了?”

    孟落公自说自话,恍没有看见沈振在吐血:“当年你逃了,百般寻不到你,我还真是遗憾,但你们兄妹情深,我只能寄托希望在外甥女身上,白养了么多年,终等到你回来了,你这次来除了见妹妹最后一眼,还带上了上明八清图准备交给妹妹?老实将口诀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孟落公脸上带着笑意,冷冷的看着沈振,沈振一瞬间涨红,血自着嘴角一点点的流下,显然已经气急逼心。

    “抓活的,他已中了毒药,又奔了这样远,功力最多不过三成,此时正是擒拿的好时机,给我上。”

    孟落公见着沈振已气急攻心,毒药、伤口、气急,状态已衰弱到极点,不枉费自己说了这些刺激的话。

    “杀!”随着孟落公的话落下,十多个人就扑了上去。

    “杀!”沈振刀光一闪,一人脖子划开,可沈振一口鲜血喷出,捂着嘴,突感背后生风,一个打滚躲开,就见着一个人用锁链想要套住沈振的脖子。

    沈振反手一刀,一抽,血喷一身,转身入了破庙。

    孟落公看沈振的模样,不由大笑:“沈振,你样还怎么逃,你受了伤,我这里又是几十人,你觉得你可能逃掉?你交出法诀,以后你妹妹会有好日子过,不然,哼哼。”

    “就算我交了法诀,你也不会留下我和妹妹,你种人只会斩草除根,我只恨没有听着老管家之言。”沈振说着,眼睛赤红:“是你逼我,你们不死,妹妹永不会有宁日。”

    “八清杀身诀。”沈振闭上眼,冷冷说,脸上苍白顿时蜕去,红润浮出。

    “不!”孟落公惊了一声,脸色阴沉:“舍身法,燃烧生命和潜力,没想到你连都学会了,可你就算有舍身八清杀身诀又怎么样?我们有数十人,你全盛时,我还畏惧,现在你还能杀几人?”

    “杀了他,不必留手,既他使了这法,是要和我们拼命,我们留不住,只有杀了。”话是这样说,但孟落公阴沉着脸,瞬间有了决断,虽这人现在武功才是三成,但是用着此法,可增三倍武功,也差不多是全盛时,这武功已足威胁到自己了。

    就在这时,突听见了“啪啪”鼓掌声:“真是好算计,好武功,好决断,不过,沈公子,你何必这样,事情还不到这步。”

    “谁?”沈振和孟落公都是一惊,看了上去,只见墙后,一个少年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