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婚变
    张府

    裴子云看了看,此刻时近初秋,见张府以青砖砌起一带女墙,里面繁花点点绿树连茵,虽仅仅是平民之家,却甚具气象。

    今日是沈晚林和张平喜事之日,门口挂着大红灯笼,此刻自是热闹之极,一片车辆,身份足的自是驾车而入,身份不足主人下车,车停在了远处一片空地。

    内前有十多人迎接着宾客,一个张家人正喜迎宾客,不过这人迎接的都是有着请帖的贵宾,都是有脸面有关系的人,入得是贵宾席。

    除了这些,还有随喜的宾客,只要奉上一文钱就可入宅观礼吃宴,流水席最外围的桌上只有四样菜,随吃随换,当然,没有人这样不知趣。

    裴子云上前,将礼盒和喜钱递上,这接待自是看人,有个管家模样的一扫,礼盒是五两银子的装盘,现银十两,就笑说:“公子,里面请。”

    一个小厮引着裴子云入内,里面景致又是一变,鳞次栉比房子,植了槐、榆、柳、杨,排场不小。

    古代府邸,都分内外二重,有规格高的甚至三重。

    见着小厮领着去了一处芦棚,裴子云不由暗笑:“送上了银子,总算是靠近内层的酒宴了。”

    此时热闹,到处是大红喜字,仆人都穿着红衣,很是喜庆,入席坐下,这小厮就告罪离开,紧接着就有丫鬟上茶,桌上摆着干桂圆、红枣、花生、瓜子等,都可以吃着。

    取一些瓜子,裴子云四下张望,迎宾小厮都带着笑意把客人迎进,人员混杂,耳畔都是讨论沈晚林结婚的事。

    “你们说,这沈晚林真好命,舅舅是孟家,丈夫是张家,听说张平很珍爱她。”

    “你们不知道,沈晚林是沈家的女儿,只是父母双亡,舅舅就得了家业,现在唯一的哥哥也不知所踪了。”

    “嫁出去好,嫁出去,沈家就全落在孟家手里了。”

    一人知道些内幕面带讥讽,似对孟家有怨气,身侧一个中年人脸色焦急拉了拉,又作了揖:“不好意思,我朋友喝了点酒乱说,请各位见谅。”

    听周围这话,裴子云丝毫没有在意,往远处最薄的流水席看去,那里人最多,混个宴,这样多人,沈晚林哥哥沈振恐怕就混在人群中。

    裴子云扫了一眼,只看见不少脸色冷漠的人坐在席中,看来有不少来围观,不由暗暗的想:“这趟水是越来越浑了。”

    话说没有武功的世界,都有帮会出现,有武功的世界,哪怕官府也难彻底清除这种力量归自身的江湖人,故形成着各种各样帮会,拥有各种各样财源,甚至千年来,江湖已固定下来了,形成一种生态。

    所谓“池浅王八多”,就和裴子云江平县有黑风盗一样,这郡内渐渐形成着十数家所谓势力,控制黑道生意。

    正常情况下,大徐开国,会严厉扫清一批,然后又渐渐松弛,野草自又繁茂起来,可别奢望这些江湖人有眼光,现在还陷入彼此争斗中——这些脸色冷漠的人,有多少是别帮别会的探子呢?

    裴子云四下张望了一圈,都没有寻着斗笠客,裴子云只是淡淡一笑,他知道沈振一定会来,这人父母去世后,极疼爱自己的妹妹,今天是妹妹大喜之日,他必会前来,只是因着恩怨,藏的深,自己寻不到而已。

    问题是沈振恐怕也想不到,他的舅舅有多狠,这是一个圈套,前世记忆里,正是决裂之时。

    “新娘来了。”一个高昂女人声音打破了喧闹,原本热热闹闹人群,安静一下,接着在外席的人都蜂拥而去,围观喜事。

    一个媒婆在门口,刚才就是她在喊,见人群拥上,张府仆人都上前用着身子将着路分开。

    人群拥挤,一些小孩自这些仆人身下钻出,挤在外面瞅着。

    这时,附近乐声大作,唢呐笙篁齐奏,鞭炮响成一片,结亲队伍停在门口,带大红花新郎自高头大马上一跃而下,一个太太就上前启开大红色轿帘,伴娘搀扶着红盖头新娘下轿。

    这时有一个抱着瓷瓶的丫鬟上前,把瓷瓶递给新娘,新娘接着宝瓶抱在怀里,瓶内装有五谷及黄金白银两枚,代表婚后五谷丰登,财源广进。

    由伴娘及太太搀扶姗姗而行,又有两人前后接铺红毡,使新娘脚不沾地,跨马鞍,走火盆,去掉晦气才能进宅,接着就是迎入内院,还得在供案前拜父母拜天地等等事宜。

    眼见着新郎手上拿着一根红菱在前,新娘握着后尾向里面去,这时,人群中突有一个男子闯了出来,大声喊着:“沈晚林,你怎么可以嫁给张平,还记得我们的海誓山盟么?”

    这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子,挡在就要进门的新郎新娘面前大声说着。

    “什么?”场内的人都是惊呼。

    “嘿,沈家娘子还真是厉害,还没嫁进张家,就给张家带了一顶绿帽子,新郎官的红喜帽,怎感觉绿油油呢?”有些不嫌事大,都是大声议论起来。

    欢欢喜喜在前新郎看着这事变,听着周围议论,一下脸色大变,刹间胀红了脸:“你,你!”

    接着叱着:“你是谁,要敢胡说,今日就别想要离开。”

    听着这话,这男子脸色一变,接着冷笑:“是这个女人先负我的,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

    男子说着,举起一根银簪子和一本诗集,大声说:“这簪子和诗集你应熟悉,是我和她的定情信物。”

    说着,就又上前,看着新娘沈晚林大声:“还记得寒光寺一别,你当时说好要嫁给我,可是你为什么突变卦,你怎么对得起我们约定,还记得那晚我们相守在一起?”

    “够了,你们这对奸夫张平一看簪子,脸色变得铁青,呼吸急促,脖子也涨红了起来,回手就是一巴掌。

    “啪!”本来搀扶的新娘应声跌了出去,原本扶着的伴娘都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收回了手,露出鄙视的神色。

    新娘此时受了一巴掌,想必脸上已红肿,大红巾盖却没有掉,而爬着上前哭喊:“他说的都是骗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男人,也没有去什么寒光寺约会。”

    听着话,这人就仰天长笑,后退了几步,悲愤:“你现在嫁给了张家,有着荣华富贵,肯定是不想和我有任何瓜葛了,还记得你最喜欢诗词,要我背出来吗?”

    听着话,张平眼一下子变得通红,沈晚林的确最爱诗词,一下子怒吼:“你这贱人,枉我那么爱你。”

    沈晚林大声哭诉:“我没有,张郎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是被陷害的。”

    那男人上前:“你跟我走吧,你未婚夫婿根本不爱你,我才爱你。”

    说完就要上去拉沈晚林。

    喧闹场景,将在里面等着新郎新娘拜天地的长辈都惊了出来,为首是个中年人,穿着灰府绸衫,正是孟落公,出来见着这场景,脸色大变:“你……你好……”

    突牙关一咬,喝着:“来人,给我打死这对私下偷情的贱货。”

    “哎!”裴子云正看的津津有味,只听着身侧老汉叹了一口气长叹:“可惜沈家传了三代,不想这代竟出了这事。”

    虽叹息,但叹息的是沈家和张家,竟无人同情这两人。

    这时就是冲出十多个大汉,手里都握着手臂粗的棍子,冲上去就要对新娘和闯入的那个男子殴打,乱棍打死在当场。

    “唉!”一声叹息,一个人影自人群中扑了出来,大家看去,是一个陌生大络腮胡子的男人,都是不认识,这男子上前去扶住了新娘:“妹妹,你没事吧。”

    “哥哥,我当然没事。”娇滴滴女声响起,一刀瞬间就扎了上去,沈振虽没有防备,但刀一出现,天生本能就使他本能一避。

    “噗”

    刀光刺入了他的肩,这女人拔刀再刺,沈振闷哼一声,退了几步,喘息,脸上呈现痛苦神色。

    “哥哥,我的刀法如何。”女子娇笑着问着。

    “啊!”沈振大叫一声,一掌挥去,“啪”一声,新娘红色盖子打飞出去,露出了一个女子,不是沈晚林,此时女子手里握着一把短刀,刀上带着血,正滴了下去,这血已染上了绿色。

    “好算计。”

    沈振是眼睛通红,一瞬间刀就自腰侧拔出。

    这时,人群中二十余人扑了出来,围成阵列,却没有进攻,只是停了下来,只有他们的眸子闪着精光,右臂一拔,顿时庭院闪着寒芒。

    “杀人了!”一瞬间人群大乱,喜庆的人奔逃起来。

    “大家都别看,快出去。”就算少数还敢看着热闹的人,感觉有人在驱赶,不知道什么时,出现了衙役,呵斥人群喊着:“大家都散开,官府抓匪,阻挡办公者一概法办。”

    “你谁啊,真是。”一人受着推搡很是不满,只是一回首就看见是衙门的人,立刻魂飞魄散,连连退去。

    原本挡在前面的仆人,则配合将人群推出去,转眼之间,围观的人群已经散去了一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