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龙虎庙
    一处客栈

    石穆钟丢了一块三两的银子,客栈顿时送茶、倒水张罗,请到上房,用了晚饭,石穆钟点了蜡烛,正在思忖,时突听着敲门声。

    “谁?”石穆钟一惊,一个黑衣人倏间已站在面前!

    石穆钟刹那间镇静下来,仔细打量,此人身材中等,对着石穆钟一躬:“实不相瞒,我是秦高,雍州人,公子知石先生缺少人手,故遣我助你。”

    “秦高,是那个白山社的魁首?”

    人笑着:“魁首不敢当,我当年流落江湖,衣食无着,幸公子伸手救命,又资助我银子,才创了点小家小业。”

    “这次公子有召,我自是前来听命了,随便带来了本应交给你的一封情报。”

    石穆钟打量了下,心中惊讶,叹着:“有你在,我大事可成了。”

    说着将着信件接过,撕开一看,不由大笑:“哈哈,果有人就是有着争斗,松云门真是庙小妖风大,现在情况,你无懈可击,但你师门呢?”

    “宋志要想办法见上一面才是。”石穆钟笑着说,似已运筹帷幄。

    龙虎庙

    虽是中午,但天暮暮,雨雾弥漫,一群人匆匆向龙虎庙而去,是一座破败古庙,基本上没有香火了,人很少来,故成了有些人会晤之地。

    天空一声雷滚过,一个闪电照亮了空间,只见群人穿着蓑衣,穿过风雨,烧着的火把在雨下黯淡了,照的不是很清楚。

    “啪”又一道闪电划过,破庙前一人照亮,人站在破庙台阶前,同样披着蓑衣,带着斗笠,脸上带着一个黑蒙巾,手按在刀上。

    见了个斗笠客,行人停了脚步,中间一人同样带着面巾,说:“斗笠客,终见着你了,真不容易。”

    “这位约着我来,是有什么生意?”斗笠客冰冷说着。

    “不仅仅是生意,斗笠客,我早听说你和孟、张二家是大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联手一同对付孟、张两家,你说呢?”这人带着爽朗的笑。

    “哦,有着什么目标可以动手?”斗笠客听着就问。

    “配合我们抓沈晚林,她是张平未婚妻,据说张平很爱她,快要结婚了,抓了就可以威胁张平,说不定还可以暗中伏击,到时杀之就容易了。”

    “就算此人铁石心肠,不能威胁,抓了这女人玩玩,也可以坏了他的脸面。”这人说着。

    听着这话,斗笠客就是沉默,良久,才问着:“哦,你为什么认为我会和你一同去做这事?”

    这人哈哈大笑:“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相信你是一个聪明人,你一直和孟、张二家作对,我相信你不会放过次机会。”

    这话里带着自信,似乎相信面前刺客一定会随自己的话语行动。

    这时,一个人一个虎扑挡在了梁子寒的面前,说:“公子,有杀气,小心。”

    眼神里就带着一丝谨慎,斗笠客可不是一般凶人,公子要来寻着人联盟,原本没有人同意,只是公子强压了下来。

    “不用,我相信你肯定会答应我们要求,你说呢,斗笠客。”这公子笑着看着斗笠客:“孟家的小刀会,张家的渡口帮,都控制着不少生意,只要你帮忙干掉了这两家,我分你三成。”

    “你说的的确让人心动呢,只是我有着别的想法。”斗笠客一笑说着。

    “哦,什么想法,说来听听,说不定我们可以联合动手。”公子言语里也是谨慎了起来。

    “我是听出了你的声音,梁子涵,你死了,你家会怀疑到谁的头上呢?”蓑衣人带着冷冷:“哼哼,梁和我家是世仇,你蒙了面就想把我当打手?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把我当白痴,还是自己是白痴?”

    杀意瞬间爆发,刀光一瞬间斩断空中的雨。

    “公子,小心。”武士持刀而上,护着梁子涵。

    只是刀光一闪,这武士已经来不及闪避,他闷哼,同样出刀,只听“噗”一声,护卫身子一震,身躯麻痹。

    斗笠客错身而过,刀光一闪,武士跌去,眼神里带着不敢置信。

    斗笠客脚踩在泥泞之中,溅了起来,继续杀去。

    “保护公子。”梁子涵的护卫扑上,雨自天空哗哗落下,一行人穿着蓑衣厮杀,天空中,一道雷响起,整个天地都被照亮,斗笠客斗笠吹起,露出了斗笠下的人,只是戴着面罩,只能看出很年轻。

    “噗噗”两方的刀交错在一起,带着火花,只一下,斗笠客就突破几人,刀光就是划过。

    只有一人身子退去,余下护卫都喷出鲜血,扑倒在地,雨打在地上混合着血扩散开来。

    “杀!”梁子涵见此,也杀了上去。

    这时,雨中一道月光遽现,划破了天空,梁子涵瞬间弹飞而去,落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挣扎着爬着,爬不起来,靠在石上,胸口一道伤口甚深,鲜血不断流出,的说着:“哈哈,原本我以为你会入瓮,没想到我和家族才被算计的那方,我遭了报应没有话说,只有认了。”

    “不过,你以为你小处和孟、张两家斗,大处维护,会获得他们感激么?就算你沈家三十七式修到十重,也终会被算计,遭到报应。”

    “等到那一天再说。”斗笠客冷冷说着,刀光闪过,一颗人头飞出,三尺高的鲜血喷出。

    “哼,怪只怪你选错了人了。”斗笠客取着一块布匹,将刀轻轻擦拭,转身而去,消失在风雨中。

    雨很大,过了片刻,一人自一处石块后踏步而来,风吹在蓑衣上,雨自蓑衣内滑落,打在了地上。

    见到地上尸体,是上前查看,这些尸体还非常新鲜。

    “都是一刀致命,要害处都被割开,真是好刀法。”这人摘下斗笠,少年出现在眼前,正是裴子云,手指在伤口处抹上去。

    伤口还带着冷冷的寒意,这是刀意,手指摸上去,裴子云闭着眼,一副厮杀场面就出现,一群人扑上,刀光一闪,这些人纷纷扑倒在地。

    “摸索出入道的方法难,但是武技,一代代修正,能称得上绝学的,虽不多,也不是太罕见。”

    “刀法三十七式?别看这名字普通,实是沈家的绝学。”

    “就算以我现在剑法境界,这些刀法都大有可取之处,有些和我异曲同工。”

    “沈晚林,记得她似乎还是出了事,我或可以去看一看。”裴子云想着,用一方绢布,抹揩沾了血的手指,转身飘然而去,动作行云流水,消失在了风雨中。

    天空中飘着小雨,由城隍庙向南,见河水,风拂绿柳,几只画舫游在其间,但见有着雨,游人渐渐稀少,偶有几个都撑着伞。

    一个少女领丫鬟撑着伞,在一座桥上望着桥下,河带着一些浑浊,雨水打在水面。

    少女似乎怀着心事,久久沉默,小丫鬟在说着话劝慰的样子,这时一个男人穿着蓑衣,似乎有些匆忙,在桥上穿行。

    贴身而近,这少女觉得眼前这人靠的太近,甚至有点熟悉,她惊的抬眼,就要说话,这时这靠近的人突停了下来,望着她,两只眼珠凸了出来,似想说些,但只能哑哑作声,喷出一蓬血雾!

    “啊!”瞬间惊到,丫鬟大喊了起来,眼神里充满着恐惧:“小姐,快走。”

    丫鬟拼命喊着,挡在前面,想护住自家的小姐。

    一个穿着蓑衣的人出现,剑上带着血,顺剑流下,正是这人出手将刚才路人斩杀,丫鬟见着,就是惊呼:“你是谁,不要杀我们。”

    “你是谁?我是孟家的外甥女,张家未婚妻,沈晚林,你可不要自误。”少女盯着蓑衣男子,冷声说着。

    听着这话,男子笑了起来,两人都觉得一阵的诧异。

    “啊!”丫鬟突又尖叫了一声,原来这人上前用剑一挑,地上这人的手臂衣服斩开,露出了手臂,手还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上面漆黑,雨水打在上面,黑的毒液就是被冲洗了下去。

    “沈小姐,这下明白了,我对你并无恶意。”这人笑的说着。

    “多谢公子救命大恩。”沈晚林这才注意到了死者的伤口,突心中一动,向着这人施了一礼说着。

    “沈小姐多礼了,只是可否移步前面雨亭中,有事想要跟你说一说。”这带着斗篷,披着蓑衣的男人说。

    “前面亭子没有人去,小姐不必担忧坏了名声。”

    沈晚林就是紧皱眉,自己已经快要嫁人,此时与男子见面不妥,只是刚才那熟悉的伤口痕迹在心里闪过。

    “还请公子前面领路!”沈晚林听着来人声音年轻,就这样称呼,没有被这场面吓到,还保持着温柔。

    只是一侧的丫鬟脸恐慌,低头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看面前带着斗篷的人,小脸蛋苍白,就上前拦着:“小姐,这个人肯定是用所谓的英雄救美之计,你不要答应。”

    丫鬟脚都在发颤,显沈家小姐经历了不少龌蹉的事。

    沈晚林听着丫鬟的话,迟疑了一下,接着说着:“公子,小兰是无意之言,还请不要放到心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