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盗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章 绸缪
    裴府

    近了就见一牌坊立着,这就是解元牌坊,凡靠近的人都会看见,大门上有着“裴府”,里面还有“解元”的金字匾额。

    这一块牌坊一块匾额,代表主人甚至家族的荣耀,外人见到都会赞一声,知道这一家是书香门第,至少出过举人,最关键的是,县吏见了就自动矮上三分。

    进了大门,内有大厅和左右前厢,走廊中间种了一簇翠竹,过了前院进了后院,里面是小花园,修着小楼。

    走廊是木制,离地半尺,除了走廊就是走道,都以青石板铺地,下雨也不会一脚污泥。

    几个丫鬟和仆妇迎了出来,为首就是白三厨。

    “已经隐隐有点气相了。”裴子云暗暗想着:“娘其实在这里最舒服,可惜的是,不安全。”

    看了一眼裴钱氏,她正抱着廖叶青和虞云君说话,两人有说有笑。

    入内坐了,白压就上前奉茶,何青青和老妪也跟在一侧。

    裴子云坐在墩上喝了茶,透了一口气,对着何青青说着:“你们暂时住在里面,我已经派人召陈员,很快就会来。”

    “这些时日我已经有了想法,你们已经有了路引,办下户籍不难——对?”这是对一个小吏说着。

    这小吏连忙应着:“不难,县尊有吩咐,公子的事,一概特殊处理。”

    裴子云满意点首:“解决了户籍,下面就是田了,我原有小东河这一块五百亩,可惜的是已有佃户了,不能给你们。”

    “但可以给你们买,你们有二十五户左右,我准备每户买十五亩,还有给青青五十亩,每户都买耕牛。”

    “房子我会吩咐陈员在附近建一条街,就靠近着裴祠。”

    “你们都可以在这里安顿下来,还有,这是一千两银票,你们自己置备家具,生活起居用品。”裴子云说道。

    少女也不矫情,上前接过了银票,恭敬说:“谢过公子了!”

    裴钱氏见着裴子云领着这么多的人回来,还有些担忧,此时没有了心思,脸上带着笑意。

    现在是太平盛世,裴子云跟着人,这不让裴钱氏担心,此时静候一侧,等着裴子云说完。

    裴子云安排事宜,这时才过来,裴钱氏笑着:“你现在日子也算安顿下来,想带着母亲我去城里享福,真是有孝心,只是我在这乡下住了多年,有些舍不得。”

    “母亲,天下太平没有多久,还有些不安稳,去城里才好。”裴子云:“你和师傅先去州城,我在这里把事情处理完。”

    “白三厨跟着去。”

    “哥哥,哥哥,抱抱。”廖青叶在裴钱氏怀里伸出小手。

    “好,哥哥抱。”裴子云接过小青叶,自救了小青叶,两人关系变得亲密起来。

    “天不早了,我们走!”虞云君看了看天说着。

    裴钱氏心里不糊涂,儿子这样隆重提出,肯定是有危险,她可不是喊着没事给儿子增加麻烦的女人,就叹了口气,跟着起身。

    牛车早准备了,裴钱氏随着虞云君上着车,裴子云亲自护送,此时已渐近晚,天阴了下来了,暮中细雨而下,远处一个粗布衣裳道人看着,身后有人问着:“石公子,这人离去了,怎么是好?”

    树荫下,石穆钟恨恨:“本想绑了这人老母,不想这样警惕,此计不可行了,这些寨民只是依附,杀了也没有用处,真是可恶。”

    凉风习习,雨迷离,薄雾缭绕着乡村,石穆钟蹙眉良久,叹着:“我们先回去,再想些办法。”

    “陈老板,你最近生意可是越做越大呢。”数日后下午,河道上陈员匆匆而行,一个路人说。

    “多谢,只是赚点小钱。”陈员带着笑意说。

    “陈老板,你可搭上大船了,现在裴解元诗文上达天听,连皇帝都听了,解元公的亲笔可一字一金都不止,更别谈最近几天,解元公又找你办差了,这次赚了不少。”

    “都是公子照顾,公子赏赐,我可是没有贪污,不要乱说。”陈员冷冷瞪了一眼。

    这人原本还要说些,见陈员眼里的怒意,这人才想起陈员早就不是当年小贩,现在是小地主,家有十五亩良田,县里店铺也有着股份,就没有说话。

    陈员举着雨伞,向卧牛村而去。

    雨淅淅沥沥,房内裴子云取笔练字。

    虽过了数日,但裴钱氏离去时的担忧,似乎还在眼前,廖青叶也有些不舍,只是都随着师父去了州府。

    土地、房子、习俗、人情、官府,都要自己办理,这时突听着敲门声:“公子,陈员已到了。”

    “领进来。”裴子云吩咐。

    深深吐了一口气,气吐出,这放下了毛笔,走到窗户,窗外雨打在叶子上,发出噼里啪啦声音。

    “你可安好?”雨渐渐大了,裴子云暗想,在码头写的信和红豆,已托给师父,此时叶苏儿你在那里可好,有没有人欺负,瘦了还是胖了?

    陈员入门,见裴子云站在窗口望着雨,就欢喜上前:“公子,你回来了,你要求办的事情,都办好了。”

    “说说,遇见困难没有。”裴子云问。

    “公子,困难没有,您上次去京都,获得皇帝陛下接见还颇赞许,现在传了出去,再买五百亩,虽有些小问题,但没有大事。”

    “嗯,你不错,这银子是赏你。”裴子云把一锭十两银子扔了过去。

    “谢公子赏。”陈员满是欢喜说:“公子,不仅仅这样,现在各州都传播你的名声,您的大学集注,现在卖的非常快,您亲笔字,已一字一金了,公子以后没有带钱,可写几笔售出。”

    “我出去看看。”裴子云点了点首:“你在这里写个文条给我。”

    陈员诧异,口上自是应着:“是,公子。”

    裴子云穿上蓑衣而去。

    “寨主,随少主来了应州,这土地真肥沃,我刚去看了,一亩比我们山寨上土地多一倍都不止。”老妪此时满脸笑容,举着伞,正随何青青看。

    “我也去看了,这里土地要比山寨所在的地方好许多,土地已分了下去,而且少主恩典,都是各家所有,不是佃户,还给了耕牛,我们明年就能过上好日子。”何青青看着耕牛说着。

    两人正说话,突然一个寨民就过来,说:“寨主,少…公子来了。”

    何青青听着欣喜:“公子来了?我们一起参见。”

    一路上,寨民都纷纷行礼,裴子云脸上带着笑意,何青青见裴子云就施了一礼:“少主。”

    裴子云笑了:“你们可还适应?”

    “少主……公子,我们在这很适应,您看,田已分到每户了。”老妪指着说着:“耕牛都买回来了,每户一头!”

    “现在大家都帮着工匠修房子,大家都很喜欢,少主,我还会挺着活十五年。”老妪这时指着少年少女说着:“我们这代和下一代凋零了,但现在,下下代必会子孙繁衍,老身还得帮你训练。”

    裴子云点首,蓑衣回转去了族祠,上了石阶进去,每次都觉得内外迥然不同,有些空旷幽暗,裴子云在神案前站定,向灵牌默默三躬,又拈了香,才静静的看着烟雾,若有所思。

    “现在谢成东已出手要杀自己,说明这人背后有了警惕和算计。”

    “谢成东,虽这很出我预料,但你既暴露了,我也自然提前要反击,原主记忆里,你可了不得。”

    “天下都有你的棋子,所以才能一呼百应,在龙气变化里取得好处。”

    “这些棋子,让我想想记忆。”

    裴子云踱步:“石穆钟实是可恶,但行踪诡秘,自己借了松云门的网络,都没有查出他的下落,看来是潜伏在了谢成东的暗棋里了。”

    “松云门终是一个道派而已,情报网真的没有那样强,或者说,除非是官府,谁也没有那样强。”

    “找石穆钟很麻烦,并且谢成东的暗棋,在现在是绝秘,可在以后就是光荣的事迹,到处传播,类似地下党。”

    “这就给了我机会,只是虽日后谢成东的棋子暴露不少,原主由于被囚禁,只记得三个州的名字。”

    “应州、雍州、梁州!余下还没暴露,原主就被囚禁了。”

    “自己在应州,就自应州开始,孟落公,是这个名字,虽松云门的情报网不强大,但有了名字调查起来不难。”

    “而且这些年,谢成东虽日渐强大,可怎会没有敌人,自己就清楚几个,或者自己应该提前联合下。”

    “敌人的敌人,就算不能当朋友,也可以临时结盟。”

    裴子云冷笑一声,寨民自己已安排完,现在母亲也借着师父保护,此时自己再无忧虑。

    “自可一一铲除谢成东党羽,削其气数。”

    想着,天空中一声惊雷:“轰隆”

    系统瞬间产生反应,一行红字出现:“任务:拔除谢成东在应州势力。”

    族祠内光线很暗,只有一盏长明灯,发着青绿的光,有点森人,裴子云踱步,看不清神,只是笑着:“果然,这种任务一点就有。”

    “你也很想报仇?”...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