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子,你说我如果瘦上个五十斤,能像荡哥一样展翅高飞吗?”

    “你可拉倒吧,跳高需要的是弹跳能力和柔韧性,你就算瘦成麻杆儿,那腰也硬得像块板砖一样,还没等跳过去呢就得折成两瓣儿。”

    高壮壮胸口好似中了一箭,有点生气了,闷不吭声地扭过头去,又和身边康沉的完美侧脸撞了个正着。

    这一回和刚刚有点不同,他震惊地发现,向来拽得一比的冷酷大佬竟然在笑!

    虽然唇角上扬的弧度不甚明显,但对于他那张万年冰山脸来说,已经是个史无前例的重大突破了,而且他的目光就那么明目张胆地落在了周荡的身上,简直不要太让人想入非非!

    原来贴吧里的cp楼也不完全是靠意淫啊,公开场合眉来眼去,这是要把基情坐实的节奏?

    高壮壮自从和韩家成坐了同桌之后,深藏于体内的八卦之魂就逐渐觉醒了,他飞快地掏出手机,在那幢gay里gay气的大楼里跟了一帖——我班大佬特意来看留级生小哥哥比赛,距离太近没敢拍,有没有妹纸得手的?

    眼下不用上课,贴吧的流量就跟春运一样火爆,没一会儿就有人贴上了图,还是张构图讲究的远景图。

    画面里的两个人隔着人群遥遥相望,不可言说之情简直他妈溢出屏幕,非但如此,妹纸还贴心地p了四个大字儿:官方发糖。

    高壮壮把手机递给韩家成看,两个人特有默契地相视一笑:“啧啧啧。”

    周荡不负众望地拿了第一,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嘚瑟,他走到康沉面前,撩起上衣擦了一下脑门儿上热出来的汗:“我帅吧?”

    又一次露出小腹,和上次不同,这一次他是站着的,胸腔里故意憋着一口气儿,为的是让他的腹肌和大家碰个面儿。

    留级生小哥哥清晰的腹肌一闪而过,女生们的少女心差点直接炸了,神魂颠倒之际她们也没有忘记赶紧去盯住康沉,想看看大佬会不会被撩到脸红。

    不过康沉还算镇定,眼尾带着笑意,在旁边的位置上拍了一下,“坐。”

    两个人肩并肩地坐好,光是背影就相当养眼,混迹贴吧的吧友们不约而同地打开了摄像头,为那些不能来到现场的朋友制造精神食粮。

    “上午去哪儿了?”周荡耍完流氓后只觉得神清气爽,偏过头看着康沉,“开幕式弄得还挺隆重的,你没参加上多可惜。”

    康沉没说话,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

    周荡接过去仔细一看,是赵二炮那家小面馆儿的门脸儿图,里面的桌椅板凳都搬到了门外,门口还堆着一些涂料和油漆桶。

    “面馆儿要装修了?”周荡问,“怎么突然想起来装修了?”

    “街对面又新开了一家面馆儿,里面装得好,学生们喜欢去,”康沉笑了一下,“二炮哥说他家店里太土了,要好好弄一弄才有竞争力。”

    周荡回想了一下那里谜一样的装饰装修,赞同地点了点头,“那就弄吧,现在的小学生们也都挺有追求,所以你这段时间都要去当监工?”

    康沉“嗯”了一声,“二炮哥他妈这几天病了,我有时间就得过去。”

    周荡想了想,也掏出了手机:“你有店里面的图没?给我发过来几张,我哥公司里有很多搞设计的实习生,我帮你们去请教一下怎么布局啊什么的。”

    这话说完,俩人同时一愣。

    成为同桌到现在,少说也有大半个月了,从最开始周荡观战时的敌对阵营成功晋级为一起进局子的队友,按理说这关系已经不差了,然而直到刚刚那一刻才猛然惊觉,他们之间竟然连个微信都没有加过。

    周荡不满地“啧”了一声,半开玩笑地质问康沉:“你之前怎么不主动加一下我微信呢?”

    如果他有康沉的联系方式,上次雷哥他们堵人也不会那么容易得逞,康沉也不会弄得满身的伤,手臂也就不会脱臼了。

    康沉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动了动,偏过头看了眼周荡冒汗的鼻尖儿:“那我现在主动加你,号码多少,我搜你。”

    没想到今天的小狼崽儿这么乖顺啊,周荡心里挺满意,脸上却保持着淡定,说出自己的微信号之后,等着对方发来的好友申请。

    毫无趣味可言的空白头像,昵称就是简单的“康沉”。

    周荡都怀疑这是不是他临时注册了一个微信号。

    添加成功后,他直接放弃了去对方朋友圈溜达一圈儿的打算,低下头开始在键盘上敲,脸上贼兮兮的。

    康沉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好安静等着。

    手机震了震,他打开列表里唯一的对话框,就看到周荡发来一个小人儿坐在板凳上抖腿的表情包,表情又懒又欠的,和他自己如出一辙,后面还跟着一句话:今天被我同桌主动加微信了耶,开心!

    康沉愣了一下,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手脚不自在地动了动,然后开始看着那个小人儿发呆。

    等了半天没动静,周荡叹了口气,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小声嘀咕:“你倒是给我回复一下啊。”

    “回复什么?”康沉表情认真,想了想又道,“我没有表情包。”

    他昨晚应该是睡了个好觉,眼睛里惯有的红血丝都褪干净了,此时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瞳孔特别亮,像是被浸透在清澈溪水里的黑色曜石,没有一点点的杂质。

    周荡的心又软了一下,把对方的手机拿过来,飞快地打了几个字,然后点击发送。

    “以后我要是给你发微信,你就可以这么回复我,知道了吗?”

    康沉接过手机点开对话框,看到自己的头像刚刚发送了一条信息:我也很开心呀[龇牙jpg]

    空气呆滞几秒。

    “太傻了。”康沉如实说。

    “啧,”周荡瞪过来,“你再说一遍?”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你一言我一语闹了半天,都没发现四周一直很安静,韩家成和高壮壮俩人头对着头,在背地里严肃正经地猜测:“你说这俩人要是玩儿真的,谁上谁下?”

    “我赌荡哥在上。”韩家成笃定地说。

    高壮壮冷笑一声,迅速道:“押一百块,荡哥是被压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