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放开那把菜刀!【第三更,求票票~】
    这是一个埋葬着一把菜刀的坟墓?

    步方深吸了一口气,这么郑重的埋葬着一把菜刀,这大城坟墓的主人不会是一个厨子吧?

    步方越想越觉得可能。 .

    那菜刀很耀眼,但是死气像是一道道的枷锁将其封锁,封敛着其光华。

    步方缓缓的在这房间之中行走,这房间中的气息非常的古怪,空气之中弥漫着密密麻麻的刀气,那刀气颇为锋锐,会让人的皮肤感到一阵的刺痛。

    这儿的刀五花八门,许多的长刀都是黯淡无光,除了那把红色的菜刀以外,其他的刀都是色泽黯淡。

    一步踩下,步方扭头看了眼那距离他最近的一把长刀。

    眯了眯眼,步方伸出手,握住了那刀柄。

    一股冰冷的寒意和死气顿时顺着他的手臂钻入了他的体内,仿佛是要在瞬间将他的身躯都是冻僵一般。

    不过步方丹田之中的天地玄火一阵跳动,一股火热之意涌动而起,直接便是将那钻入他体内的死气给焚烧殆尽。

    “这刀……挺不错的。”步方将那刀拔起,目光打量了一番,伸出了一根手指头在其上一弹,发出了清脆的回响。

    然而,下一刻,整个刀墓之中的长刀似乎都是在这一刻颤动了起来,剧烈的抖动。

    叮叮叮叮!

    各种金属碰撞之声响彻不绝。

    刀气都是变得越加的锋锐。

    忽然,一声爆响。

    一把把的长刀从那地上挣脱,凌空而起,带着锋锐之气,对着步方便是飞速斩来。

    那密密麻麻的长刀皆是斩来,遮天蔽日,让人毛骨悚然。

    小白紫色的眼眸一阵闪烁,身形一步踏出,挡在了步方的身前。

    背后的金属双翼,铿锵一声响,直接展开,密密麻麻的飞刀顿时从它的双翼之上飞出,与空中的那些长刀撞击在了一起。

    金属碰撞,火光四溅。

    昏暗的房间之中,不一会儿便是炽亮了起来,像是有绚丽的礼花在绽放似的。

    飞刀飞回了小白的翅膀之上,小白紫色眼眸一闪,蒲扇般的大手拍出。

    砰砰砰!

    那些斩下的长刀都是被小白蒲扇般的大手给捏住,咔擦咔擦……

    揉成了一团。

    将一团废弃的金属,扔在了地上,小白的眼眸之中依旧是没丝毫的放松,它盯着那远处的那柄火红色的菜刀,目光凝重。

    ……

    轰鸣一声炸响。

    整个地带都是被轰出了一个大坑。

    一位位强者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是带着火热之意,朝着那深坑之中飞速的冲刺了下去。

    很快这些强者便是落在了那地底之下,将那红色石头炸开,以蛮横的姿态,闯入了官道,每个人都是看到了那远处的巨大大城。

    大城坟墓!那就是刀霸尊者的埋骨之地么?也就是传承之地?!

    呼呼……

    每个人的呼吸都是粗重了起来,纷纷兴奋无比的朝着那大城之中冲了进去。

    一入大城,大雾便是缥缈而来,遮掩住了他们。

    这些强者虽然被传承给刺激的有些兴奋,但是每个人还是非常的清楚,任何的传承之地都是很危险的。

    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果然,大雾之中传出了一阵呜咽之声,下一刻,一道道无头身影从那大雾之中浮现而出。

    一手菜刀,一手菜勺……

    密密麻麻的无头厨子浮现,纷纷朝着这些强者扑杀而来。

    战斗在瞬间便是爆发了起来。

    轰轰轰!

    无头厨子不断的被轰碎,化作满地的黄沙,而也有一些强者被无头厨子的菜刀斩中,惨嚎的喷溅出浓郁的鲜血。

    这些鲜血洒在了地面之上,很快便是被地面给吸收,仿佛整个大城都是活了过来,化作了活物一般。

    每一个传承地的开辟都是伴随着死亡,这些强者早已经习惯了。

    可是,渐渐的,大家也是发现了一些不一般。

    因为他们发现,那些倒地的尸体,鲜血都是彻底的流干,化作了干尸……

    这种诡异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是毛骨悚然了起来。

    不过有个好消息,这些无头厨子终于是杀光了。

    大雾缓缓的往两侧分开,露出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诸位强者兴奋无比,顺着那通道一路疾驰,飞速的来到了那巨大的建筑之前。

    一个黝黑的洞口浮现。

    诸位强者都是互相对视了一眼。

    有人率先忍不住,钻入了洞中。

    ……

    嗡嗡嗡……

    红色的菜刀在震动,似乎是想要挣脱束缚它的枷锁。

    可是那一道道漆黑的死气缠绕起来的枷锁,将菜刀捆绑的完全无法挣脱开来。

    步方来到了红色菜刀之前,看着那精致的宛若艺术品一般的菜刀。

    如果拿龙骨菜刀和这把红色菜刀相比……步方觉得自己的龙骨菜刀简直,粗糙的不行。

    这红色菜刀之上仿佛是红宝石打造,晶莹璀璨,刀柄之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中间部位还镶嵌着一颗流转的浓郁灵气的晶石,使得红色菜刀不断的扩散的强大威能。

    只不过这些威能都是被死气锁链给束缚住了。

    “如此菜刀怎么能够如此蒙尘呢。”步方感叹了一句,他觉得拯救菜刀脱离苦海,才是他身为厨子该做的事情。

    张开嘴,吐出了一团金色的火焰,金色的火焰在他的手掌心悬浮,不断的幻化成一头头的异兽。

    屈指一弹,那一团金色火焰便是迸射而出,落在了那弥漫的死气之上。

    轰轰轰!!

    火光顿时大盛了起来,光华耀眼,焚烧那死气。

    一阵阵的哀嚎之声从那死气锁链之中弥漫而出,步方盯着那焚烧的变成了油绿色的火焰,心中也是一凛。

    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的异动。

    一道道的人影从外面钻了进来。

    这些人小心翼翼,生怕有危险什么的,很快,这些人都是发现了那站在红色菜刀之前的步方。

    他们皆是一愣,下一刻便是恍然大悟,这小青年应该就是开启了刀霸尊者传承的那人。

    没有想到开启了刀霸尊者传承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小青年。

    很快,他们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步方身侧的璀璨耀眼的红色菜刀之上。

    随着死气被焚烧干净,那红色菜刀也是逐渐的灿烂。

    “是屠神刀?!!”

    “我的天!这么快就见到了刀霸尊者的屠神刀!”

    “那可是神器屠神刀啊,据说斩杀过神灵!屠过神兽!”

    ……

    强者们不能淡定了!

    每个人都是睁大了眼眸,兴奋的每个毛孔都是张开了一般。

    他们皆是贪婪的盯着那红色的菜刀,一个个都是流露出了垂涎之色。

    “小子!快给我从那屠神刀身边滚开,这种宝物岂是你区区一个挣断了一道枷锁的垃圾可以染指的!”知道了那红色菜刀居然是刀霸尊者的屠神刀,强者们皆是对站在红色菜刀身边的步方怒吼了起来。

    屠神刀?步方一愣,看了一眼那在绿火焚烧之中越来越璀璨的菜刀,心中一叹。

    这菜刀的名字还真的是霸气。

    比起他的龙骨菜刀还霸气。

    步方直接无视了那对他大吼大叫的强者,继续盯着那红色的菜刀。

    其上的死气枷锁已经被焚烧的差不多了,快要完全消失。

    那菜刀也是开始剧烈的震动,要挣脱束缚,仿佛要冲天而起一般。

    这是一把有灵性的菜刀!

    菜刀有灵,步方心中都是一阵惊叹。

    那些强者顿时大怒,他们这些人基本都是挣断了两三道枷锁,对于步方自然是无惧。

    发现自己被无视,都是怒气冲冠。

    面对机缘,他们又如何能够淡定的下来。

    轰轰轰!

    一位位强者爆射而出,气息迸发,身后枷锁摇曳而起。

    在这大城之中无法腾空,但是身为神体境强者,疾驰的速度已经非常的快。

    几乎只是瞬间,这些强者便是快要冲到步方的面前。

    离得越近,他们也是越发觉得那屠神刀的玄妙,那璀璨的红色光芒,简直要把他们的心神都是撩动。

    “臭小子!给我滚开!!”

    一位强者眼中流露出贪婪之色,兴奋无比的吼道。

    忽然,他的眼前被一片漆黑给遮蔽。

    这位强者疾驰的身形顿时一僵,感觉自己的脸都是被一个冰冷的大手掌给盖住。

    小白紫色的眼眸闪烁,蒲扇般的大手,猛地抓住两位强者的脑袋,狠狠的往地上一按,一阵摩擦……

    轰轰轰!

    随手一抛。

    两位强者的身形,顿时爆射而回,坠落在了地面之上,咳血不已。

    小白顶着胖嘟嘟的肚腩,屹立在步方的身前,紫色眼眸闪烁,气息凶猛。

    两位强者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面色有些狰狞,他们居然被一具傀儡给阴到了!

    “该死的!这小子居然还有一具护法傀儡!难道是傀宗的强者?!”

    强者们心思各异。

    但是到了此刻,面对屠神刀的诱惑,这些强者而根本忍受不住。

    他们知道,那屠神刀的枷锁马上就要被焚烧殆尽了,一旦焚烧完毕,便是夺刀之时。

    他们必须要出手!

    轰轰!!

    这数位率先进来的强者刹那动手,气息汹涌,卷起漫天尘埃。

    而那洞口外,一道道人影还在不断的进入。

    小白身躯一阵抖动,气息汹涌,背后的金属双翼猛地张开,紫色的眼眸陡然一阵跳动,化作了苍白之色!

    “再进一步者!死!!”

    小白机械般的声音响彻,而那些强者回应他的只有一个字,杀!

    轰!

    身形瞬间消散,小白的身形顿时迸射而出,一拳轰出。

    一位强者直接被轰的胸膛炸裂开来,倒飞而出。

    其他强者也是被余波所波及,纷纷倒飞而出……

    诸多强者顿时面露惊恐之色。

    这傀儡居然是一尊堪比挣断了五道至尊枷锁强者的存在?!

    那青年到底是何人?!

    洞口外,修罗古城的圣女迈步而下,一眼便是看到了那伸出手握住了红色菜刀刀柄的步方。

    美丽的眼眸顿时瞪大,满脸惊诧。

    这厨子怎么会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