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嗑药的毛石【第二更】
    毛石的话语惊呆了全场。

    他要吃鸡屁股了?他真的要吃鸡屁股了?

    他……不尴尬么?鸡屁股啊……吃啊!

    步方拎着小八的身形也是一愣,回过头便是看向了那浑身都是在抖动的毛石,微微的挑了挑眉毛。

    “唔……别勉强自己,不吃也没事的。”步方认真的说道。

    观众们都是无语,你还有脸说话……把鸡屁股扔到人家手中的就是你啊。

    毛石冷冷的扫了步方一眼,暗自哼了一声,张开嘴便是把燃烧的鸡屁股往嘴巴中塞去,吧唧一声,塞入了口中。

    咕噜。

    全场观众,包括擂台上的炼丹大师们都是吞了口唾沫……

    还真吃啊。

    大庭广众之下,你堂堂一炼丹师吃鸡屁股……简直尴尬。

    毛石一张脸都是扭曲了,眼圈通红,仿佛随时要流下屈辱的泪水,他居然被逼的吃鸡屁股,可是他不得不吃啊。

    不吃不就等于他承认自己输了么?

    他毛石就是输不起……

    吧唧吧唧……

    咬屁股,狠狠的咬屁股!

    毛石咬的凶狠,那模样让人看着都心惊,为鸡屁股感到心疼……

    可是,忽然,毛石咬着咬着,脸上的凶狠逐渐的不见了,凶狠的脸色逐渐的散去,咀嚼的动作也是缓缓的变慢,最后变成了有条不紊的咀嚼。

    那模样……就像是在品尝那鸡屁股的芬芳一般。

    毛石的胸口在起伏,情绪却是稳定了下来,他缓缓的蹲在了地上,不住的咀嚼……

    为什么……

    为什么这鸡屁股这么好吃?这就是这只鸡的味道么……

    毛石内心动摇了,因为他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了。

    一股股灵气从那鸡屁股中散发而出,在他的胃中逸散开来,能量四溢,瞬间弥漫到他的浑身。

    那种舒爽的感觉,让毛石都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他的身躯因为吃了那修罗丹,被副作用折磨的不堪重负,早已经是伤痕累累,但是吃了一个鸡屁股,他居然感到自己的身躯轻松了不少。

    这……不可思议!

    这真的是一个鸡屁股?你确定不是一枚三纹灵丹?

    毛石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步方,看向了那远处淡定无比的青年,他似乎……真的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输了。

    “现在知道自己为什么输了吧?你的灵丹和他的菜品比起来,就是少了那所谓的魂……那种东西,需要你自己去探索,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失败后不懂得总结。”耀光大师看着自己那蹲在地上的弟子,也是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他这个弟子的胜负欲太强。

    玄明大师淡淡的瞥了毛石一眼,他对这个小子没有丝毫的好感,敢当众呵斥他们几位炼丹大师,这小子也是胆子够肥。

    “好了,既然毛石选手也没有异议,那这一场的获胜者……就是厨子步方。”

    玄明大师站在擂台中央,目光扫视全场,冷冷道。

    观众们都是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什么了,一位炼丹大师的愤怒,还是挺吓人的。

    毛石失魂落魄,他输了,他付出了这么多却还是输了……这个厨子,真的这么邪异?他一个炼丹师居然都比不过一个厨子?

    他失魂落魄的站直了身体,想要拖着他的身子离开擂台。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便是被人给叫住了。

    他一愣,所有人也都是一愣,扭头朝着那叫住他的人的位置看了过去。

    “顾鹤大师?!”

    所有人都满脸的疑惑,他们似乎有些不解,为什么顾鹤大师会开口喊住那毛石。

    顾鹤大师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毛石。

    “毛石是吧……老朽忽然有些好奇你当时炼丹时磕下的那枚丹药,能否告诉老朽,那丹药叫什么名字?”

    毛石一愣,所有人都是一愣。

    顾鹤大师说什么?毛石在炼丹的时候有嗑药?

    卧槽!难怪,这家伙在步方的菜品香味之下撑住了,没有炸炉!

    原来是因为是嗑药了啊!

    虽然说妙手回春大典上没有禁止嗑药,但是……真的有人嗑药,还是会让人鄙视的。

    毛石愣神之后,整个人便是回过神来,浑身都是抖动了起来,眼眸中不自觉的便是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我……”

    这副表情一出现,便是让几位大师都是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这几人都是老滑头了,一下子便是猜测到这里面……有问题。

    难道……毛石当时服用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丹药?

    擂台之外,观众席上。

    老仆人眯着的眼眸陡然睁大,心神一颤,道:“不好!这几个老家伙……”

    修罗圣女也是微微的眯了眯眼,心中一紧。

    如果被丹府的人知道,他们居然让他们的天才炼丹师磕了一枚血火修罗丹,恐怕这几个老家伙会暴走吧!

    到时候,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掳走那厨子……就真的难了啊!

    “圣女大人……我们该怎么办?那炼丹师心神以乱,很容易把我们给供出来的!”老仆人脸皮一抽,赶紧道。

    修罗圣女柳眉微皱,修长的手指划过自己白皙的下巴,在沉思,并没有立刻回答老仆。

    观众们似乎也都是发现了不同之处,纷纷惊异的瞪大了眼珠子看向了擂台之中的毛石。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啊……好像是毛石出事情了?”

    “你们看,几位炼丹大师的表情……好猥琐的样子!”

    ……

    观众们议论纷纷,本来有些打算离开位置的炼丹师都是重新坐回了位置上,饶有兴趣,因为……似乎又有好戏看了。

    毛石浑身都是在颤抖,他在惊恐,他在心颤,因为他心虚。

    血火修罗丹,那种邪恶的丹药,他不敢道出,一旦道出,他毛石的一世英名就彻底的毁了。

    在丹府之中,他将彻底都沦为所有人唾弃的对象。

    特别是此刻的画面还通过了投像阵法传送到了整个丹府之中,这就更让毛石感到心颤。

    绝对不能暴露!

    打死都不能说!

    “顾……顾鹤大您说什么呢!我只是吃了一枚普通的增气丹啊,你也知道……我在之前炸炉了一次,真气不够用,所以要用增气丹来增幅一下真气。”

    毛石脸色难看的回答道。

    远处,步方也是疑惑的站定了身子,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增气丹是血色的么?老朽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眼睛可不花,毛石啊……你是老耀的弟子,老朽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就实话实说吧,妙手回春大典又没有禁止吃丹药。”

    顾鹤大师笑眯眯的说道。

    但是这笑容却是让毛石感到心寒。

    耀光大师也是皱眉,他也发现了事情的蹊跷,顿时冷着脸看着毛石。

    “大师……我真的是只吃了一枚增气丹啊!我……”

    毛石心神有些凌乱了,眼神闪烁不定,气血起伏。

    “放肆!!”

    轰!

    一声爆喝,陡然在整个擂台之上炸开,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只见耀光大师一张脸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负着手,冷冷的直视那毛石。

    “你是我的弟子,在比赛中磕药本来就已经够丢脸的了,如今问你是什么药,你还支支吾吾!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敢做不敢当?你还配当我耀光的弟子么?!”

    毛石心神一阵,整个人踉跄后退数步,直接喷出一口鲜血,鼻孔中也是渗透出了鲜血。

    几位大师眯起了眼睛,果然有问题。

    这毛石的身子居然亏空了这么多!

    这绝对不是一枚增气丹能够造成的!

    玄明大师冷哼了一声,他们几人作为审判员,自然不能允许违规的行为出现。

    一步迈出,仿佛是缩地成寸一般,玄明大师直接出现了在了毛石的身前,一手探出,按在了毛石的脖子之上。

    真气涌动,渗透入了毛石的体内。

    毛石浑身一颤,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

    “简直胡闹!这是磕了什么丹药……堂堂二云炼丹师的身体居然亏空成这样!你这是在作死啊!”

    玄明大师探查了毛石的身躯,简直惊骇到难以言明,脸色难看的爆喝出声。

    耀光大师面色一变,也是走上前探查了一番。

    “孽徒!你到底磕了什么丹药?!快快如实招来!”

    这变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步方也是有些发愣。

    毛石嗑药了?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磕了什么不得了的药……

    在这一刻,整个丹府关注的焦点似乎都是落在了毛石的身上。

    嗑药……这本来就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而且现在明眼人都是能够看出毛石的身体状况似乎有问题,这肯定和那枚丹药有关。

    嘶嘶!

    这毛石……在作死啊!

    到底是磕了什么样的丹药啊!

    “毛石!快说实话,你到底是磕了什么丹药……你可知你的根基已半废,那丹毒正在荼毒你的肉体,你再不说清楚,就算是为师也救不了你!”耀光大师真的是怒了,也有些急了。

    毛石这一刻才是有些慌神……怎么可能?血火修罗丹以他的修为应该能够抗住的啊!顶多虚弱一两个月!

    难道……毛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珠子瞪大,失声呢喃。

    “难道那丹药不是血火修罗丹?可这也不可能啊……”

    “血火修罗丹?!修罗古城的人?!你居然敢服用修罗古城用来培养死侍的丹药!你……这个孽徒!!”

    耀光大师气到胡子都是要飞起来了。

    那种劣质丹药他这智障徒弟居然也敢磕下去,他怎么就敢磕下去?!

    步方揉着八珍鸡的小脑袋,有些懵逼。

    那毛石似乎还真的磕了不得了的丹药啊。

    忽然,观众席上迸发出了一阵哗然之声,一道佝偻的人影陡然从那观众席上踏步而出,凌空而行。

    只是刹那,那道佝偻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擂台上方,悬浮在了步方的头顶之上。

    所有人都是惊骇莫名,又有大事要发生了?

    佝偻老者悬浮虚空,眼神如雷霆一般落下,落在了那步方的身上。

    步方似乎心有所感,扬起了脑袋,正对上那老者的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