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弃赛?
    那一夜,杨美吉未曾离开南宫家……

    是日,第二天。

    步方慵懒的睁开了眼眸,打了个哈欠之后,目光有些迷离的爬起床,他走到了窗台处,唿吸着那充溢在他肺部中的新鲜空气,整个人都是精神了几分。

    又是美好的一天。

    步方走下了楼,来到了厨房之中,他习惯性的练习了一下刀工和雕工,霸王十三刀步方一直都有在练习,不过对于所谓的霸王之气,他依旧是没有能够完美的掌握。

    刀工,是一个厨师的根本,这也是为什么步方每日都是会抽出时间来练习刀工的原因,好的刀工对于一个厨师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一份醉排骨,一份龙血米饭,步方很快便是将这两道菜烹饪完毕,端着喷香四溢的菜品走出了厨房。

    当小黑和小幽吃过了早饭之后,懒狗依旧是选择趴在了悟道树下,唿唿大睡。

    而小幽则是拉了一条椅子,坐在了悟道树下……发呆。

    那漆黑而修长的发丝垂落而下,铺散在那白腻的腿上,阳光照耀而来,洒在小幽那多了不少血色的脸上,使得后者拥有一种朦胧美。

    步方收拾好东西后,便是负着手准备离开餐馆。

    小幽发呆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选择跟上来。

    她知道步方要去做什么,毕竟她可是吃过步方在擂台上烹饪的菜品……

    她知道步方又要去烹饪美食了。

    “我这一次真的不会做什么新的菜……我只是去打酱油的。”步方认真的对道。

    不过小幽要跟着,步方也没有办法,也不会说什么,就让她跟着吧。

    这一次步方没有扛着匾额去参赛,临时任务已经结束,步方已经不需要每次参赛都大张旗鼓的扛着匾额前往。

    他其实是一个很低调的人。

    小幽穿着一身黑色裙子跟在他的身后,修长的美腿白嫩而洁净,这女人不喜欢穿鞋子,身躯微微的漂浮,晶莹的脚丫子点在地面上便是会推动她的身形前行。

    两人缓缓而行,许久之后便是靠近了天岚城的中心广场。

    虽然步方明确的说过自己可能会弃赛,但是前来观看比赛的人依旧是非常的多。

    步方如今的名气已经非同小可,他再也不是当初那第一次来到天岚城的默默无名的小厨子,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需要靠臭豆腐来吸引人注意的小厨子了。

    他如今是妙手回春大典最大的黑马,一匹黑的让无数人惊爆眼球的黑马。

    他的出现就是个奇迹,以一个厨子的身份,一路冲杀,挑翻无数的天才炼丹师,不管是魔女安笙还是疯子熊实,那都是很有名气的天才炼丹师,当初基本上没有人看好步方。

    可是这神奇的厨子,就是以一把尖刀一般的姿态撕裂而出,活生生的挤入了十强!

    不仅仅是天岚城的观众惊呆了,就连投像阵法另一端的观众们都是惊呆了。

    他们彻底的被这股厨子给震慑住。

    有人希望有天才炼丹师站出来,彻底的打败这个厨子,为炼丹师们找一口气。

    可是有的人却是非常的看好这匹黑马。

    有的人喜欢,有的人厌恶,这很正常,只是……让人诧异的是步方的身份,一个厨子。

    当步方带着小幽踏入了中心广场的时候,周遭陡然响彻而起的沸腾声让步方都是微微的有些恍惚。

    那一个个坐在观众席上,兴奋无比的观众们,让步方有些不解。

    这一次的中心广场只布置了一个擂台,擂台四周都是横亘而起的座位,座无缺席……几乎每个位置上都有人了。

    这些观众看着那从通道口缓缓而入的步方的时候,皆是发出了兴奋的吼声。

    吼声汇聚在一起,直冲天际,变得有些震耳欲聋!

    “步方!加油啊!千万不要放弃!”

    “小厨子!你是本届最大的黑马!请一黑到底!”

    “弃权什么的……不是男人做的事情!千万不要放弃啊!”

    ……

    观众们知道步方这一场应该是打算弃权,都是满怀着希望前来观看步方的比赛的,没有想到步方真的没有弃权,真的出现了,这让不少人都是露出了兴奋之色,兴奋的忍不住想要大吼!

    小幽好奇的看着四周,她有些不习惯这种热闹非凡的场面,特别是这种万众瞩目的场面。

    跟在步方的身边,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焦点一般。

    实际上,她本来就成为了焦点,作为一个美女,一出场,就成为了不少人的焦点。

    “你到观众席上等我把……”步方转身对了一句。

    小幽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转身,晶莹的脚掌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的身形便是飘飞而出。

    步方看了看四周,看着那么多支持自己的人,略显恍惚,难道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面对这么多支持自己的人,或许他真的应该选择冲一冲冠军之位。

    至少……让这么多人感到遗憾,那是一种罪过。

    南宫无缺还没有来,这倒是让步方感到有些疑惑。

    如果是平时,南宫无缺这逗比早就应该出现了,并且跟自己叮嘱,好好的走个过场……

    步方负着手,缓缓地朝着擂台之上走去。

    十强赛的擂台是单独特制的擂台,所使用的材质都不一样,那青铜台之上更是雕刻满了玄奇的阵法,那阵法散发出的隐隐波动会让人感到一阵的舒心。

    十强赛的青铜台比起之前的青铜台好上了不止一个层次,用这种青铜台炼丹,会让人的精神力高度集中。

    有点意思。

    步方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着青铜台,他伸出手,抚摸过这青铜台上的纹路,那纹路并没有让人感到粗糙,反而是有一种舒适感,就像是拂过一阵清风一般。

    不愧是炼丹师,用这青铜台的话,至少能够让人的状态提升不少。

    站在擂台上打量了许久,观众们的热情也是渐渐的沉淀了下来,可是过了许久,依旧是没有发现南宫无缺的踪迹。

    这下子让所有人都是有些疑惑了。

    “南宫无缺人呢?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来?”

    “马上要开始比赛了,他怎么还没到?这是要弃赛了?”

    “不是说小厨子要弃赛么?怎么变成南宫无缺弃赛了……”

    ……

    观众们都是有些懵逼,纷纷交头接耳的在说些什么,他们疑惑,他们不解。

    按照南宫无缺的尿性,那个家伙应该早就到了。

    观众席上的南宫婉也有些坐不住了……

    以她对南宫无缺的了解,不可能会选择弃赛的啊……特别是他还和步老板说好了,今天步老板要放水呢。

    结果,他人不来了?

    说好让步老板放水,接过南宫无缺这是直接给步方挖了一口井?

    比赛的时间到了,五位炼丹大师的战船都是缓缓地悬浮在天穹之上,五位仙风道骨的身影从中迈步而出,发丝飘荡,玄明大师更是气质沉浮,宣布了十强赛的开始。

    然而,宣布结束后,气氛却是有些尴尬。

    因为南宫无缺……依旧是没到。

    这丫的真的弃赛了?

    南宫无缺什么时候这么不男人了?

    观众们悚然一惊。

    步方也是一脸懵逼,难道南宫无缺睡过头了?不应该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睡过头呢?

    此刻,谁也不知道南宫无缺到底发生了什么。

    玄明大师一张脸阴沉的可怕,他终于搞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南宫无缺……居然选择弃赛!

    “简直岂有此理!这小兔崽子!”玄明大师被气的胡子都是在吹拂,整个人处在暴走的边缘。

    本来还以为今日要弃赛的是步方,结果步方没有弃赛,人家好整以暇的跑来参赛,结果却是南宫无缺出了问题。

    那小子……还想不想在天岚城丹塔中混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玄明大师严肃的看向了负责这次比赛的裁判长。

    裁判长感到有些蛋疼,他发现一旦和步方这厨子扯上关系的比赛,都是会有些事情发生,他的对手总是会无比的倒霉。

    不是炸炉,就是哭的欲生欲死,结果现在还有直接弃赛的……

    这黑马,难道是想要以诡异的姿态一路黑到底?

    “南宫无缺可能真的弃赛了……比赛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不能再耽搁了。”裁判长说道。

    玄明大师沉着脸,他还想要帮南宫无缺多拖延一些时间。

    但是终究是拖不了太久。

    “算了……你去宣布比赛开始吧,让步方好好的完成这一场比赛,虽然他没有了对手,但是……他依旧是要好好的完成作品,这是对他也是对所有人的一种责任。”玄明大师说道。

    他不禁有些无语,说好不弃赛的结果弃赛了,说好弃赛的结果生龙活虎的站在擂台上。

    这是在耍他么?

    如果步方要知道玄明大师的想法,绝对会觉得冤枉,因为他当时是真的想要弃赛的。

    今天会站在这儿,也是因为南宫无缺说要输的漂亮……

    好吧……结果赢得不明不白。

    步方扯了扯嘴角,随手一扬,一口沉重的玄武锅便是轰的一声砸落在了擂台之上。

    既然南宫无缺没到,这一场他也注定是要获得胜利,那就好好的烹饪一道菜品吧。

    为了满足观众们热切的心。

    步方第一次发现原来他的支持者居然这么多。

    他记得当初这些观众不是都喊着打死炼丹师公敌的口号么……

    一边想着,步方一边从系统空间袋中拎出了一只大熊,拍了拍那大熊,步方再一次斩下了熊掌,开始烹饪。

    观众席上的熊实又一次的忍不住流泪了,什么仇什么怨啊,一场必赢的比赛你还要拎出我的大熊来折腾,就不能好好对待他么?

    ……

    南宫家族。

    密室之内,南宫无缺睁开了眼,一股澎湃的气息在他的背后汹涌澎湃,两道至尊枷锁在他的背后若隐若现的摇曳,而第三根锁链虚影也是逐渐的浮现。

    他的眼眸之中似乎有精芒闪烁,他张开嘴,有漆黑的浊气浮现。

    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在南宫无缺的脸上浮现而出,他抬起手,一朵森白色的火焰在他的指尖跳动,那种熟悉感,瞬间蔓延覆盖他的全身。

    失而复得,让他觉得自己对天地玄火九幽王炎的操控更加的得心应手了。

    嘎吱……

    打开密室的门,耀眼的阳光顿时洒下,南宫无缺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

    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忽然,恭敬的立在门口的一位仆人,对着南宫无缺满脸古怪的躬身道:“家主大人……您……终于出关了啊!妙手回春大典都快结束了……”(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