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八十七章 风起云涌的天岚城【第五更】
    南宫婉感到有些遗憾,因为她并没有尝到步方做的臭豆腐。

    对于臭豆腐,她从一开始的排斥,到品尝之后的陶醉,她很清楚这美食的魔力,那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菜品。

    两人离开的城南,坐着天岚城特有的灵兽车,回到了云岚餐馆。

    餐馆外依旧是一片狼藉,不少南宫家族派来修缮的人正在忙碌。

    所以餐馆外人来人往,倒是颇显得有几分热闹。

    南宫婉把步方送到了餐馆便是坐着灵兽车回去了,她的丹药铺被毁,这件事绝对不能够轻易的放过。

    她必须要找出始作俑者,然后给对方一个教训!

    生气的女人最可怕。

    此刻的南宫婉便是有些可怕。

    不过,这些都和步方无关了。

    步方回到了小店之中,便是开门营业。

    或许是因为丹药铺被毁的缘故,食客们倒是少了许多。

    不过步方也乐得清闲,拉了张椅子,缩躺在了小店的门口,那暖洋洋的阳光洒下,笼罩住他的身躯,让他不禁昏昏欲睡。

    小幽光着脚丫子在小店中走来走去,她也是闲的有些无聊。

    也是学着步方的样子,拉了张椅子坐在了门口,不过她坐了一会儿,受不住那阳光的照耀,便是跑走了。

    盘坐在了狗爷的旁边,面无表情的发呆。

    ……

    南宫家族大院。

    南宫无缺满脸的阴沉,负手而立。

    “查到了么?昨夜之事,到底是何人所为?”他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威严,道。

    “家主,属下查到,应该是张家之人,昨夜张家统领张贺行踪不知,迄今为止都未曾回归,张家人已经发怒了,可是却并没有声张,这有些不对劲。”一位长老皱眉道。

    南宫无缺踱了几步,点点头,眯了眯眼,“确实不对劲,一位统领的消失,按照张家人的尿性应该早就发动全城搜查了,如今却是半点动静都没有,除非是心虚……不敢找。”

    “不过张贺的消失……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难道张贺死了?”长老有些不解。

    南宫无缺心中却是一动,他忽然想到完好无损的小店,很有可能那张贺就是被小店中的人给杀了的。

    毕竟,张贺一旦要如毁掉丹药铺那般毁掉小店,毕将会惹怒那小店中的强者。

    小店中谁有能够不声不响的杀掉张贺?

    除了那可怕的女人还有谁……

    想到这,南宫无缺又是忍不禁的打了个寒颤。

    “给我准备灵兽车,我要去张家走一趟,这个亏,我们不能白吃……这口气,我们必须得争!”

    长老一怔,有些发呆的看着南宫无缺。

    好吧,南宫无缺还是变得靠谱了不少。

    ……

    天岚城的传送阵又一次的热闹了起来。

    不少强者纷纷从中传送而来。

    每一次传送,人数都是非常的众多。

    不仅仅是传送阵,城外不断的有巨大的战舰横空而来,那战舰之上皆是各大势力的强者。

    天丹城,天耀城这两个丹府大城的炼丹师们都是成群结队而至。

    毕竟这一次的妙手回春大典是在天岚城中举办的。

    天丹城,玄都斋。

    一艘战船之上描绘着玄都斋三个大字,玄都斋是天丹城最顶尖的丹药铺,和天岚城的流云斋一样。

    其实每个顶尖丹药铺都是有着顶尖的炼丹师坐镇。

    而这一次玄都斋的战船之中,便是有一位四云炼丹师缓缓而来,他们是这一次妙手回春大典的评判员之一。

    天耀城,曜日斋,同样也是有战船而至。

    加上天丹城、天耀城丹塔中的炼丹师,这一次的阵容堪称豪华。

    天岚城是三座丹城之中最为弱小的一座,原因主要也就是因为整个天岚城只有一位四云炼丹师坐镇。

    而这一次的五位四云炼丹师评审员中有四位是天丹城和天耀城的强者。

    天岚城的城主亲自出来迎接,带着诸位炼丹大师们进入城主府聚会。

    天岚城一下子便是热闹了起来。

    嗡……

    阵法之中光芒闪烁。

    一位包裹在黑袍中的强者浮现而出,这强者背上背负着一具青铜棺椁,气息阴鸷。

    “两位师弟就是死在天岚城的秘境之中么?听说有不少人活了下来,我傀宗的人都死了……那些人为什么还能活下来?”

    抬起头,黑袍下的眼眸森然无比。

    风雷阁的强者也是从传送阵中走出,萧长运的死对于风雷阁而言是个巨大的打击,毕竟萧长运的身份可不一般。

    自然是要有人前来查一查。

    不仅仅是萧长运,当初有不少弟子陨落在秘境中的势力都是再一次的卷土重来,派遣了越加强大的弟子。

    大荒宗,一位背着一柄巨剑的男子从阵法内踏步而出,他便是大荒宗十大天骄排名第三的霸魔剑尊,西门轩。

    这是一位剑客,以重剑成就剑意的剑客,是大荒宗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三人之一,修为强悍无比挣断了三道至尊枷锁。

    修罗古城的强者也是再度回归。

    弥撒恭敬的站在自己身侧的一位年轻人身边,这年轻人的身份颇为高贵,是修罗古城,修罗皇族的直属后裔。

    “童禾大人!修罗塔就在这天岚城之中……属下亲眼所见。”弥撒恭敬道。

    那位满头血发,面容英俊无比的童禾,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感应到了非常强烈的……修罗塔的气息,修罗塔乃是我修罗古城的圣物,不容丢失在外面。”

    ……

    诸多的强者不断的出现,天岚城一时间风云涌动。

    不过不管天岚城如何的风起云涌,步方依旧是那般惬意的缩躺在椅子上晒着太阳。

    他总是那般的慵懒,眯着眼,静看云卷云舒。

    当有食客前来,他便是会进入厨房中烹饪,做好菜后,又继续缩躺在门前,这份慵懒也是让不少食客哭笑不得。

    餐馆外的平地被收拾的干净了许多,只留下了满地的碎渣,那些倒塌的墙壁都是被收走,一下子变得空旷了不少。

    唯有一座餐馆林立在那儿,显得颇为的刺眼夺目。

    食客们逐渐的稀少,南宫家族的人也都是收工回去。

    步方缩躺在椅子上,看着夕阳的余晖把餐馆的影子拉的老长。

    远处,有两道身影缓缓而至。

    那是两道裹在血袍中的身形,血红色的发丝在夕阳的照耀下,越发的显得鲜艳。

    步方淡淡的看着朝着小店走来的两人。

    弥撒看着那坐在餐馆之前的步方,倒吸了一口冷气,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毕竟这个家伙可是在那恐怖血人的威胁下存活下来的,绝对有着强大的手段。

    弥撒知道血人的恐怖,所以才是对步方有了更多的敬畏,不管步方的修为如何的弱。

    他身侧的童禾则是翘着唇,英俊的面容宛若精致的艺术品一般。

    “修罗塔的气息就是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看来最终得到修罗塔的,就是那个连至尊枷锁都未曾挣脱的蝼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