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八十二章 真相是什么?【第五更!】
    “滚,或者……死!”

    这声音并不大,但是在这漆黑而幽静的夜晚之中,却是显得非常的清晰,就仿佛是在那黑袍统领耳畔响彻一般。

    没有肃杀之气,有的只是一种冰冷的漠视。

    看着自己的两位手下无力的倒在了地面上,鲜血汩汩的流淌了出来,一下子便是将地面给浸染。

    刺鼻的鲜血味道扩散在空气中,让每个人都是感到几分毛骨悚然。

    “阁下是何人……下手未免太狠了一些吧?”

    强压下心中的惊惧,黑袍统领冷冷的说道,他手中光芒一闪,一杆银色长枪浮现而出。

    如果有天岚城的人在这儿的话,看到这一杆长枪或许就能够识别出此人的身份。

    张家统领,银枪张贺。

    这是一位天岚城有名的强者,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战力超群。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强者,此刻却是凝重万分,握着银枪的手,似乎都是有冷汗从中流淌而下。

    那赤着脚的黑长直美女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这女人很强!绝对非常的强!

    小幽面色冰冷,她对其他人基本上都是这么冰冷,漆黑的眸子流转了起来,把本来的眼白部位也是侵占,化作彻底的乌黑。

    “不滚……那就死吧。”

    淡漠的声音在黑夜之中响彻。

    黑色发丝无风自动,陡然铺散开来,似乎将月华光辉都是遮挡住。

    张贺大怒,长吼了一声,浑身的毛孔张开,真气喷薄而出,仿佛是化作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住他的身躯。

    一枪,刺出,撕裂天幕,在黑夜中仿佛像是一道流光一般的爆闪而过。

    一道真气锁链在他的身后浮现而出,摇曳不已。

    小幽漆黑的眸子深邃不见底,晶莹白皙的脚掌在地面上一点,顿时身形如鬼魅一般的飘忽不定。

    那银色枪芒刺出,却是直接被一股黑暗给吞噬。

    滴答。

    黑色的长裙飘荡,小幽脚掌的大拇指点在了地上,似乎是点到了碎石,发出了轻微声响。

    她此刻的长发化作了瀑布一般,裹卷而过,那张贺保持着刺枪的动作,整个人被漆黑的发丝给完全的覆盖,密不透风。

    小幽修长的手掌垂落在腰际,面无表情,微微扭头,朝着身后看去。

    顿时发丝动了起来,紧缩滑动。

    咔擦……

    一阵骨骼崩碎之声响彻。

    那张贺连闷哼都是发布出来,便是被绞杀。

    刷拉。

    发丝收敛回来,铺散在了她的背后,长发及腰,异常的美好。

    月华光辉再一次的洒落,洒在了她的身上,映照着她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

    统领……死了?

    周围的黑袍人们顿时满脸的惊恐,有的人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这女人是恶魔!是地狱之中爬出来的魔鬼!

    发丝能杀人!不是魔鬼是什么?!

    然而,这些逃跑的人,跑了没有几步,便是瞪大布满了血丝的眼眸,发现自己的脚掌之上缠绕着黑色的发丝。

    发丝暴涨,将他们完全的吞噬。

    数十位强者,包括一位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强者,皆是在几个呼吸之间陨落。

    这一幕如果传出去,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一道道的尸体横在地面之上。

    小幽迈开修长的腿,一步步的踏在虚空之中,重新回到了云岚餐馆的屋顶之上。

    秀手抬起,月华光辉照耀而下,将秀手的肌肤照的朦朦胧胧,宛若白嫩羊脂玉。

    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波动扩散开。

    那些横躺在地上的尸体,纷纷崩碎,化作了尘埃散去。

    只留下了满地的鲜血,刺鼻的血腥蔓延在空气中。

    眼眸中漆黑消失,眼白也重新变得白皙。

    幽冥女面无表情的扫视四周,下一刻,身形便是逐渐的变得模糊,尔后消散。

    小店之内,狗爷狗鼻子微微动了动,睁开惺忪的狗眼,瞥了一眼,那正往幽冥船中爬去的小幽,用充满磁性而温和的声音道:“都解决了?”

    小幽一怔,扭头看向狗爷,点了点头。

    “有你这丫头在狗爷我就轻松多了啊,如果能够不和狗爷抢醉排骨吃,那就更好了。”

    幽冥女红唇轻启。

    呵呵了一声后,便是爬入了幽冥船中。

    这女娃子啊……狗爷慵懒的翻了翻狗眼,继续呼呼大睡。

    ……

    第二天清早,步方是被一道道杀猪般的惨嚎声给吓醒的。

    从床上直起了身子,步方揉着惺忪的睡眼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发生了什么。

    下了床,顺着那此起彼伏的一道道惨嚎声位置走去,来到窗户处,看向远方。

    满地的碎石,崩坏的丹药。

    一大堆跪伏在地面上痛哭流涕的丹药铺老板。

    “这是发生了什么啊……”步方张大了眼睛,那么多的丹药铺怎么在一夜之间就崩碎了?

    这些丹药铺老板们才是最惨的……他们有的人依靠的就是这一家丹药铺来赚钱养家,他们跟南宫家族租位置,还要花费不少的本钱,如今发生了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巨大的打击。

    所以有的人在唉声叹气,有的人却是痛哭流涕。

    更是有些气愤到了极致的丹药铺老板在拍击着餐馆的青铜门,他们可能觉得罪魁祸首是步方。

    因为周围的丹药铺全部都崩碎,可是唯有这一家餐馆依旧伫立。

    这不让他们想歪都是不可能。

    南宫家族的人很快便是赶来了,带头是南宫家族的一位长老,这长老目光深邃,在询问了一些消息之后,也是将目光锁定在了餐馆之上。

    地面上的血迹也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昨夜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血液之中的浓郁真气,说明流血之人的修为非常的强悍。

    或许只要找到流血之人便是能够查出事情的真相了。

    不过其实很大程度上,这位长老的猜测还是倾向于林家和张家人出手,毕竟曾经有这种风声流传出来。

    南宫婉和南宫无缺也是赶到,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他们怎么能不过来看看。

    南宫家族的一个产业被摧毁,这可不是件小事。

    南宫婉很有手段,安抚了一下这些痛哭流涕的丹药铺老板一番,并承诺会退还租金,这才是让不少老板放下心来。

    其实南宫婉的丹药铺也被毁了,不过她知道这件事跟步老板绝对无关。

    肯定是林家或者是张家指使人做的。

    他们必须要查出这件事。

    步方换了一身衣服,下了楼,打开了青铜门,倚靠在门板上。

    南宫婉和南宫无缺走过来打了个招呼。

    周围的不少老板依旧是怒目直视他,那目光让步方微微皱眉。

    “步老板,我们知道这件事绝对和你无关,你别担心,我们会找出出手的人的,这个大亏,我南宫家不会白受。”

    南宫无缺拍着胸脯对步方保证道。

    南宫婉心情也有些差,毕竟她的丹药铺也被毁了,她本来还想今天过来修缮一下,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

    “步老板,妙手回春大典的奇人异士报名在城南,现在有空么?我陪你过去吧。”南宫婉呼了一口气,道。

    “现在没空,早饭还没吃呢。”步方道。

    南宫婉脸色一僵,有些无语。

    “你们要吃,也进来尝一尝吧,记得留下元晶就行。”步方说了一句,便是转身朝着厨房之中走去。

    南宫无缺和南宫婉眼睛一亮,正准备进去。

    南宫无缺看到了从那幽冥船中爬出来的小幽,顿时整个人像是老鼠遇到猫一样,扭头就走。

    搞得南宫婉有些莫名其妙。

    小幽面无表情的爬出来,打了个哈欠,站直了身躯,幽冥船嗡鸣一声被收了起来。

    南宫婉的目光一直都盯在小幽的身上。

    忽然,她的眼眸一缩。

    只见小幽拢了拢发丝,使得发丝如瀑布般散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便是从那发丝中弥漫开来。

    一滴冰冷沾染在了南宫婉的脸上。

    下意识的抬起手一抹,却是留下一手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