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还是醉排骨味道好
    修罗塔复苏了。

    渴饮如海般的鲜血,这残破的修罗塔终于是恢复了一些威能,虽然依旧残破,可是所爆发出来的威压,却是无比的强大。

    血人身上的猩红鲜血也是逐渐的散去。

    尔后露出了一张血色面容,那面容中的容颜在不断的变化,似乎是有无数的灵魂组成的一般。

    裂缝口处,一道浑身湿漉漉的身影从那外面爬了进来,正是那被打成重伤的弥撒。

    弥撒此刻看着那血人,眼睛都是瞪大。

    他第一次看到血人的面容,或者说是血人不断变换的面容中的一张。

    那面容……他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记忆深刻。

    因为这面容不是别人,正是偷走了一截修罗塔的段翎!

    不是说段翎已经死了么?死在了大荒宗那落后的试炼之地中,修罗古城都已经证实了这个消息。

    可是那血人的面容却是段翎的面容。

    嗡嗡嗡……

    血人在咆哮,他的面容虽然在不断的变换,可是他的眼眸没变,眼神依旧。

    狗爷脸上的肥肉一跳,它也是感到有几分怪异。

    因为它记得很清楚,这段翎当初就是被他一狗爪给拍的粉碎的,死的不能再死,为什么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这段翎似乎根本不记得它了。

    幽冥船之中,南宫无缺终于是艰难的爬出了船舱,爬到了甲板之上。

    那无匹的压力压迫在他的身上,让他每爬一段距离都是非常的困难。

    刚爬到甲板上的南宫无缺一眼便是看到了那血人,实在是此刻的血人仿佛成为了天地的中心一般。

    无数的能量都是往他所在的位置汇聚而去。

    那张脸虽然在不断的变换,但是……南宫无缺还是眼眸一缩,震惊的无可附加。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那其中一张脸,实在是让他非常的熟悉!

    “父亲?!”

    南宫无缺惊吼道。

    那是南宫望天的脸!已经陨落的南宫望天的脸!

    难道父亲还活着?南宫无缺不可思议的想到。

    可是……很快,他的一颗活络起来的心便是冷漠了下去,因为他发现,那血人身上没有丝毫南宫望天的气息。

    那血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陌生人,非常陌生。

    怎么会这样……

    步方似乎是听到了南宫无缺的嘶吼,止住了对幽冥女的长篇大论,扭头看向了那幽冥船的方向,顿时看到了衣衫不整,凌乱无比的趴在甲板上的南宫无缺。

    “咦?南宫无缺?”步方惊疑。

    幽冥女漆黑如墨的眸子顿时一转,目光落在了南宫无缺的身上,气息一冷。

    “回去……”

    随手一挥,顿时能量宣泄而出,艰难的爬出来的南宫无缺顿时感到一股力量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他便是被这力量给重新拉扯入了船舱之内。

    “不要这样子啊!让我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吶!”

    回过神来的南宫无缺,内心是绝望的,满脸生无可恋的伸长了手,想要抓住甲板,可是那力量无可匹敌,他从新被甩回了船舱之中。

    步方惊异的挑了挑眉毛,面色古怪的看着幽冥女。

    这女人什么意思?

    这是在囚禁南宫无缺那逗比么?

    难道这女人看上了南宫无缺,要把对方收为压船夫君?

    不……应该不是,或许这女人只是单纯的看南宫无缺不爽吧,毕竟南宫无缺那逗比还是挺欠揍了。

    自己有的时候都是想把鞋底印在他的脸上。

    “好好对待他,他是个好男人。”步方想了想,还是认真的说道。

    幽冥女瞥了步方一眼,面无表情。

    不过步方还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缕懵逼。

    “闭嘴。”幽冥女冷声道。

    步方似乎感觉到幽冥女那苍白的脸色有些发黑。

    “好……咱们还是讨论一下怎么吃着凤凰蛋吧,其实做蛋蒸肉也是不错的选择,既营养又健康,味道还美美的……”

    步方嘴角一扯,道。

    ……

    狗爷打了个哈欠,看着那重新站立起来,吸收着无穷能量的血人。

    准确说对方应该不是人。

    狗爷的眼界何等的厉害,一眼便是看出了这血人的古怪,这家伙应该是这修罗塔的器灵吸收了两道精魄之后所形成的模样。

    段翎在被他拍的粉碎之后,被一座黑色的小塔给裹挟偶了残魂精魄,想来当初那座黑色小塔就应该是修罗塔。

    咔擦……

    血痂凝聚,修罗塔中投射下了一道道的光华,那光华在血人的身上形成了一副闪烁着光芒的血色铠甲。

    那铠甲将血人挺拔的身躯衬托的越加的显眼。

    “混狗!去死吧!”

    血人目光一瞪,顿时气势冲天,周围都是荡起了一阵精神波动,那五根血色锁链摇曳不止,发出碰撞。

    刷!!

    仿佛是一道血色光线闪过。

    穿戴着铠甲的血人便是出现在了狗爷的面前。

    一拳轰然砸出,这一拳蕴含了血人的强大力量,空气似乎都是被压碎了一般。

    “咦?速度变快了啊?”

    狗爷狗眼一翻,看着那拳风呼啸,吹的他脸上肥肉抖动不已的一拳,惊咦了一句。

    血人冷哼了一声,目光冰冷,杀意冲天。

    轰!!

    这一拳砸在了狗爷原来傲立的虚空,陡然炸裂开来。

    能量在那位置不断的肆虐,使得空气都是被绞碎。

    这一拳空了?!

    血人感到有些不对,身形悬浮于虚空中,面孔不断变化,时而化作段翎的狰狞面孔,时而变作南宫望天英气面容。

    狗爷优雅的迈着猫步出现在了不远处,淡定的看着血人。

    刚才的血人速度已经非常快了,几乎达到了三倍音速,那出拳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

    可是依旧是被狗爷躲开了。

    获得了修罗塔的增幅,这血人确实变的很强。

    血人还真的就不信了,他今天居然奈何不了一只狗!

    咆哮了一声,空中连续的响彻起了音爆,尔后一道血光迸发,不断的轰砸在虚空之中。

    整个修罗塔内的空气都是变得凌乱无比。

    肆虐的狂风在呼号,吹动狗爷那不紧不慢的身躯,肥肉抖动。

    血人疯狂的攻击,狗爷优雅的迈着猫步。

    可是血人的每一轰爆空间的一拳皆是被躲开。

    实在是诡异无比。

    那血人的速度快,可是狗爷的速度更快!

    这速度,完全和这肥狗的身形不匹配!

    轰!!

    忽然,血色光芒疾驰的方向陡然一转,直接被砸落在塔底之下,引得整个修罗塔都是震动了起来。

    狗爷扬着玲珑狗爪,狗眼一翻。

    “你以为跟你玩躲狗狗呢?还砸个不停……你烦不烦?”

    话音刚落,狗爷又是扬起了一掌,对着那血人所在的位置拍了下去。

    咚……

    地面都是一颤,整个修罗塔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哀鸣,仿佛马上要承受不住这一击,要崩碎一般。

    血人再一次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身上的铠甲完全化作了细小的碎片,似乎马上就要崩裂。

    狗爷两掌,把他拍的有些怀疑人生。

    “噗嗤……”

    血人身上的血气都是在飞速的逸散,在飞速的挥发。

    嗡……

    一阵嗡鸣。

    步方便是感觉到那笼罩着他们的修罗塔一阵抖动,下一刻,开始飞速的缩小,最后化作了一个小塔被血人托在了手掌心。

    这狗太恐怖了,血人近乎绝望。

    他只好寄希望于修罗塔中,希望神器修罗塔能够压制这只狗。

    拼进了全部的力气,血人将修罗塔打出,朝着狗爷的脑袋砸去。

    修罗塔轰鸣一声,碾压而来,血气扩散,威能无穷,空间似乎都是被压的有些扭曲。

    这一招的威力……已经超出了神体境的境界了!

    绝对是非常恐怖!

    神器的威力确实很强,狗爷也是眯了眯眼睛,扯了扯狗嘴。

    尔后,他浑身的狗毛都是飘荡了起来。

    “神器?就算是真正的神器你狗爷都无惧,更别说一个残破的玩意了……狗爷我沉睡了这么久,你以为只是白长了一身膘么?让你见见狗爷恢复的一个小能力吧。”狗爷温和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回荡。

    下一刻,狗爷狗眼的眼神便是陡然一变。

    步方和幽冥女也都是同时心有所感的抬起头,看向了那狗爷的位置。

    此刻的狗爷仿佛化作了一个漆黑的黑洞,不断的吸收着光线。

    一声悠远的狗吠,仿佛从远古传荡而来。

    漆黑之中,一道白色的裂缝浮现而出。

    那裂缝所在的位置正是狗爷的眉心之处,就像是多裂开了一道眼眸一般。

    滋滋滋……

    白色到极致,便是有黑暗滋生。

    那道裂开的竖眼处,一道冰冷的黑芒陡然迸射而出。

    撕拉一声巨响,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轰鸣阵阵。

    黑色光束的速度快到让人难以捕捉。

    瞬息之间便是出现在了那血人刚刚砸出的修罗塔上。

    神器修罗塔震颤,似乎有能量投射。

    只是,一切都是无用功,那修罗塔的能量直接被是轰爆,黑色光束砸在了修罗塔上,整个修罗塔都是不堪重负,直接被砸碎!!

    咔擦一声响,在血人目瞪口呆之中。

    修罗塔就那样炸裂开来,化作了三道碎片。

    这尼玛……修罗塔本来只是两道碎片组成,怎么现在被多砸碎了一道?!

    血人目瞪口呆,但是更让他惊恐的是,那黑色光束的波动,强悍的一塌糊涂,震颤过他的身躯,他浑身的血铠都是炸裂开来。

    整个人直接化作漫天血雾崩散。

    两声惨嚎,化作了两道精魄残魂冲天而起。

    一只遮天狗爪陡然出现在了两道精魄的上空。

    轰然盖下,两道精魄便是被收走,甩入了张的老大的狗嘴之中。

    “嗝……”

    狗爷砸吧了一下嘴,打了个饱嗝,满脸的嫌弃。

    “还是步方小子的醉排骨味道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