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挣断五锁!神体巅峰!
    先杀了这个坏他好事的小子!

    蝼蚁一般的小子!

    这就是血人的第一想法,漫天的血气汇聚,化作了一条咆哮的血龙,浓郁的血腥弥漫,飘荡在天空中,让人闻之作呕。

    嘶吼一声,血龙翻滚,径直的朝着步方便是扑了过来。

    周围的其他人心惊肉跳,浑身皆是颤栗。

    这血龙的威势太可怕了,仿佛在这一瞬间要把人给吞噬了似的,无可阻挡。

    玄悲大师眼眸闪烁了一番,最后爆喝了一声,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一枚丹药抛入口中,使得他浑身都是绽放澎湃真气。

    一掌扬起,漫天真气汇聚成了一条旋转的匹练,匹练席卷,缠绕住了血龙,要阻挡血龙对步方造成攻击。

    血人站在那血色巨塔之上,他的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戏谑和不屑。

    完全不在乎出手抵挡的玄悲大师。

    抬起手掌,遥遥的对准了那血龙,仿佛又一股意念席卷认出,那咆哮的血龙在刹那便是发生了变化。

    那血龙浑身都是迸发出了锋锐的血刺,那血刺直接便是将匹练给挣碎。

    玄悲大师目光一瞪,感觉浑身都是一冷。

    这血龙怎的如此恐怖?!

    步方也是皱着眉头看着,那血人的杀气锁定住了他,让他感到有几分不舒服。

    看着在血龙的攻击下,苦苦支撑的玄悲大师。

    步方轻吐出一口气。

    随手一翻,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暴走拉面的味道很香,但是在这个时候拿出一碗拉面……是不是有些奇怪呢?

    “大师,接面。”

    步方将手中的拉面猛地挥出,那碗暴走拉面便是飞速的朝着玄悲大师飞驰而去。

    接面?

    接什么面?

    玄悲大师一下子有些迷茫,不懂得步方在说什么,看到步方抛了个东西上来,玄悲大师下意识的便是接过。

    刚入手,喷薄而起的是一股浓香,那是面的香味。

    还真的是面啊?

    玄悲大师满是胡子的脸顿时就是一抖,搞什么……现在正是大战中,你让我吃面?

    你嫌我这把老骨头死的太慢是吧?

    玄悲大师有些无语的看了步方一眼,便是要将这面给扔了。

    轰!!

    一掌扬起,真气汩汩涌动,宛若天上清泉垂落,引起大爆炸。

    玄悲大师面色一红,感到心中一阵气闷。

    他感到有几分毛骨悚然,单单只是一头血龙便已经如此难以对付。

    那如果那血人亲自出手的话……那他们不是都得死么?

    刷的一声。

    一碗暴走拉面又是飘回到了步方的手中。

    步方脸色有些发黑,他这是被嫌弃了么?

    能够增强战斗力的暴走拉面居然被嫌弃,这……有点小尴尬啊。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从系统空间袋中取出了一个大力牛肉丸。

    再度将这个扔给了玄悲大师。

    玄悲大师有些恼怒的接过这大力牛肉丸,这是在做什么?他在战斗啊……一直扔东西过来做什么?

    入手,有几许温热,大力牛肉丸中不断扩散出来的微热让玄悲大师本来有些愤怒的心情都是稳定了下来。

    “一个丸子?”玄悲大师目光闪烁的看了步方一眼。

    后者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

    吃一碗面可能要浪费不少时间,但是吃个丸子,那就方便多了。

    将大力牛肉丸塞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味道却是意外的非常不错,让玄悲大师眼睛都是一亮。

    然而,在牛肉丸入肚,玄悲大师的心脏变得猛地一阵跳动,一股股的气力从腹部扩散开来,弥漫到了他的全身。

    这是一种让他热血沸腾的力量。

    撕拉!

    浑身的肌肉都是鼓起,玄悲大师本来有些瘦弱的身躯,居然是在这一刻变得鼓胀起来,浑身都是肌肉如虬龙一般的密布。

    力量啊!这就是力量啊!

    玄悲大师惊喜万分,浑身似乎都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吼!

    一声怒吼,血龙挣散真气匹练,径直的朝着玄悲大师冲击而来。

    轰然一声炸响,血龙和玄悲大师活生生的碰撞在了一起。

    所有人都是注目观望,只是下一刻,他们所有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

    天穹之上,玄悲大师肌肉鼓动,气息狂霸。

    他一声长啸,伴随着咆哮声,居然是将血龙活生生的撕裂成了两段。

    血雨飘洒,洒落玄悲大师浑身。

    无匹的力量感,让玄悲大师觉得自己此刻近乎无敌!

    这……

    老当益壮。

    众人无言。

    连那血人都是眯了眯眼睛,有几分意外。

    玄悲大师自己心中才是最震惊的,他的肉身力量突然的暴涨,不可能是没来由,难道是因为那颗丸子?

    但是……那只是一个丸子啊,根本不是丹药,为什么会有这种效果?

    简直不可思议!

    玄悲大师有些凌乱,可是此刻并不是管那么多的时候。

    捏了捏手掌,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像是要爆炸一般。

    脚踩虚空,白色的胡子和发丝飘扬,玄悲大师居然径直的朝着那血人豪气冲天的冲杀而去。

    他知道,这个血人才是关键!

    血人经历了最初的惊讶,眼眸中再度恢复了那种冰冷,看着疾驰而来的玄悲大师,嗤笑了一声。

    “垃圾一般,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

    刷刷刷!!

    玄悲大师感到自己身侧传来了一股劲风。

    扭头一看,便是发现一头张大嘴巴的血龙朝着他撕咬而来。

    他一瞬间便是被血龙给轰落到了地面之上。

    一头,两头……

    连续五头血龙荡漾在虚空之中,血气映照的每个人的眼睛都是变得通红。

    血腥气伴随着杀气,弥漫开来,每个人的身躯都是有些发僵。

    噗嗤……

    玄悲大师狼狈无比的抛飞而出。

    将地面都是砸出了一个大坑,无力再从中爬出来。

    “你们的血液就是我最大的欢愉……别急,一个个来。”

    血人冰冷的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在场的天才弟子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玄悲大师可是挣断了三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存在,居然那么轻松便是被打败。

    这血人甚至没有亲自动手。

    这血人到底有多强?!

    挣断了四道枷锁?抑或是……达到了神体境的极限,挣断了五道至尊枷锁?!

    恐怖的杀意弥漫开来,每个人都是压抑万分。

    在场的都是天骄,都是天才,自然不甘心就这样被压制。

    咆哮声不断的响彻,一道道的气息冲天而起。

    他们在挣扎,要挣破血人的可怕天地威压!

    大荒宗叶成握着一柄石剑,原本无锋的石剑,居然是变得十分的锋锐,似乎要将虚空都是切开。

    一道剑气斩落而下,对着那虚空中的血人便是轰去。

    “死吧。”

    血人目光冰冷,对于那道剑气没有丝毫的在意。

    他的背后响彻起了锁链的碰撞声,一道道血色锁链摇曳在他的身后。

    一、二、三、四……五!!

    真的是足足五道枷锁!

    神体境巅峰!

    两臂、双足、泥丸宫!

    五道枷锁纷纷挣断……

    咔擦!

    一声崩响,一只滔天的巨大血色手掌朝着叶成便是拍了下去。

    叶成绝望了,挣断五道至尊枷锁的存在,那种存在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噗嗤!!

    血色手掌还未曾压迫而下,叶成便是口吐鲜血,石剑握不住,整个压趴在了地上。

    轰隆隆!

    血掌砸落,叶成惨嚎都是没有发出,便是被拍成了一滩肉酱。

    大荒宗十大天骄之一,陨落!

    毛骨悚然!

    看着叶成的惨状,众人已经没有丝毫对抗的心思了。

    逃吧!

    傀宗强者,风雷阁萧长运,天丹城,天耀城的强者们纷纷爆发出了最快的速度,朝着四周便是逃窜而去。

    一个秘境之中居然出现了挣断五道至尊枷锁级别的人物,简直就是噩梦!

    神体境巅峰强者,那是每个一流势力的中流砥柱,真正的巅峰强者。

    他们不傻,在对方实力迸发的瞬间,他们便是知道……该逃了。

    机缘虽然不错,可是也要有命得到啊!

    逃?

    血人似乎嗤笑了一声,眼眸中冰寒之意大盛。

    一根根的血箭呼啸而出,瞬间洞穿了一位位天才的身躯。

    萧长运惨嚎了一声,他想要抵抗,可是根本抵抗不了,便是发现自己的腹部被一根血箭给穿过,鲜血飞速的流失,让他有些惊恐了起来。

    木沉风飞速疾驰,可是天穹之上,一根箭矢落下,将他死死的钉在了地上,白袍都是被浸染,整个人气息萎靡。

    他们这些挣断了一道两道枷锁的,如何能够是这神体境巅峰强者的对手?

    虽然不知道这血人有没有成就神体境圆满“灵神守一”的境界,可是单单是挣断五道枷锁,便是足够秒杀所有人了。

    惨嚎之声响彻不断。

    一位位强者都是被血箭给洞穿,鲜血从他们的身上弥漫开来。

    天丹城木沉风,死。

    风雷阁萧长运,死。

    傀宗两大高手,重伤……

    整个空间仿佛化作了末日似的,死亡之气弥漫。

    血人傲立在血塔之上,感受着一道道的血气汇入他的体内,让他忍不住眯上了眼睛。

    杨美吉狼狈的将玄悲大师从那深坑之中拖出。

    看着那玄悲大师的惨状,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浑身都是颤栗。

    玄悲大师浑身的骨骼都是被轰的崩散扭曲,整个人气息萎靡到极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生机寥寥无几。

    血人的目光落在了杨美吉和玄悲大师的身上,随手一弹,一道血箭便是呼啸而出。

    杨美吉感觉整个人都是难以呼吸,那压力,太可怕。

    她一个半步神境,如何能够抵挡神体境巅峰存在的攻击?

    要死了啊……

    杨美吉绝望了。

    而就在血箭马上要将他们两个人都是洞穿的时候。

    一口黑锅旋转着挡在了她的身前。

    那血箭撞击在了黑锅之上,发出一声巨响,将黑锅砸的倒飞出数十米,砸落在地上,崩崩作响。

    步方剧烈的喘息着,眼眸都是瞪大。

    强……太强了!

    这血人,太恐怖了!

    嗯?

    血人眯了眯眼,他还没有找这个蝼蚁算账呢,这个家伙居然不逃,还敢自己蹦出来?

    那就去死吧。

    就在血人打算抹杀步方的时候。

    他心神忽然就是一动。

    望向了远处。

    那儿,滔天的海浪席卷而来,海水和岩浆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滚滚热浪。

    一艘冰冷而漆黑的古船从中缓缓的驶出。

    在古船的前方,一道曼妙的身影傲然而立,长发随风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