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要抽出你体内的天地玄火!
    “白爷闪开!这老狗让洒家来!”

    南宫无缺梗着脖子,赤着眼眸,大声的吼道。

    气势如龙,咆哮苍天。

    差点没把南宫玄鹰给气死……

    你特么的叫谁老狗?!

    他南宫玄鹰身份高贵,这小崽子居然敢这样喊他!简直不可饶恕啊!

    小白紫色的眼眸一阵闪烁,肚皮前的阵法顿时冒着青烟,停止了旋转,不再迸发出阵法大炮。

    南宫玄鹰也是冷汗涔涔。

    他也是没有想到,他堂堂一位挣断了两道枷锁的神体境,被一具傀儡给逼迫的这般狼狈。

    身上的气息越加的压抑,南宫玄鹰目光冰冷的直视着小白。

    南宫无缺嗷嗷直叫,从天穹之上落下,直接坠落在了南宫玄鹰的面前。

    嗤嗤嗤……

    冰冷的雨水坠落而下,落在了南宫无缺的皮肤之上,直接就是被蒸发,冒腾着滚滚热气。

    南宫无缺感觉自己皮肤都是要灼烧起来似的,那种灼热感,让他难过万分。

    可是,他丹田之中的真气却是滚滚涌动,刚刚吸收的丹火也是澎湃不已,在丹田中不断的咆哮着。

    他的实力居然是在这一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实力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巨大的提升?到底是因为什么?

    南宫无缺此刻虽然热火焚身,嘴巴中辣的他嗷嗷直叫。

    可是脑海之中的震惊却是丝毫不少……

    “难道是因为那碗拉面?”

    他想到了步方抛给他的拉面,那碗辣的他简直没朋友的拉面,让他蛋疼万分。

    看你伤得重,给你加点料……这是加点料么?

    这是下毒料啊!

    南宫无缺长啸起来,赤果着的上半身之上充满了赤红之色,真气沸腾起来。

    血污被雨水冲刷,热浪滚滚。

    南宫无缺此刻虽然狼狈,但是捏了捏拳头,却是感到自己充满了力量。

    南宫玄鹰心中大惊,这小崽子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嗤嗤嗤……

    南宫无缺鼻孔中喷出热气,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一般直视南宫玄鹰。

    “老狗……受死!”

    咆哮了一声,尔后,南宫无缺便是爆射而出,速度飞快,快的几乎让人难以捕捉到他的身形。

    雨水都是被他冲过去的身形,给卷起。

    轰……

    一拳,几乎要将空气给打穿。

    南宫玄鹰目光一缩,扬起手掌,和南宫无缺的一拳碰撞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响。

    两者皆是后退了数步。

    南宫玄鹰心头俱震……心中都是在颤栗。

    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强了?!

    嗷嗷嗷……

    南宫无缺被击退,稳住身形之后,便是再度嗷嗷直叫着冲杀了过来。

    南宫玄鹰收敛住心中的震惊,真气迸发,两道锁链在他的身后飞速的哗啦作响。

    轰!

    可怕的气浪翻滚,狠狠的砸在了南宫无缺的身上。

    南宫无缺的真气却是猛的一震,居然是硬抗住了这一波。

    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之后,南宫无缺,硬是冲到了南宫玄鹰的面前。

    那梗着脖子,瞪着眼眸的神情狰狞无比,让南宫玄鹰心中都是不由的一颤。

    “你这小畜生……”

    “你这老狗!”

    南宫无缺嘴角淌着血,狠狠的瞪了南宫玄鹰一眼,他的嘴巴肿了起来,那是被辣的。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

    此刻暴涨的力量让南宫无缺感到十分的畅快。

    一掌抓住了南宫玄鹰的肩膀,一拳对着南宫玄鹰的脑袋便是砸下去。

    嘭!

    南宫玄鹰面色一变,抬手抵挡。

    手臂和南宫无缺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顿时气浪四散开来。

    南宫玄鹰闷哼了一声,越加的愤怒!

    他想要把南宫无缺给震荡开来,可是却是发现,那小子硬是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完全无法挣脱。

    一肘击狠狠的砸落,南宫玄鹰又是闷哼了一声。

    南宫无缺兴奋啊!

    特么的让你跟洒家装逼!打的你爸爸都不认识!

    砰砰砰!

    一拳拳,一掌掌……

    肘击不断,怒吼不断。

    “啊!小畜生你敢咬我!”

    “咬的就是你这老狗!”

    ……

    步方站在远处,有些无语的看着扭打在了一起的两人。

    南宫无缺打到了癫狂,甚至直接动口,咬着南宫玄鹰的手臂,惹得后者怒吼不断。

    暴走拉面能够在基础上增加两倍的战斗力。

    以南宫无缺的基础,增加的战斗力绝对是不止两倍。

    如果不是因为南宫无缺身体亏空的太厉害,否则应该是能够打败南宫玄鹰的。

    可惜……南宫无缺毕竟伤的太重了。

    就算是暴走拉面也改变不了他身受重伤的事实。

    而且,暴走拉面的效果持续时间也不会太久……

    轰轰轰!

    地面似乎都是在震颤,两人的修为都是神体境,战斗力超群,这般战斗下来,将地面都是轰击的破碎不已。

    不过天岚城有阵法守护,破裂的地方倒是会自动修复起来。

    不过周围的丹药铺就惨了……

    不断的被摧毁。

    许久之后,南宫无缺才是从地上爬起来……

    鲜血不断的汩汩的从他的身上流淌了下来。

    南宫玄鹰被轰的倒在了地上,没有动弹……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南宫无缺的胸口像是风箱一般的不断抽动。

    他太累了,在暴走拉面的效果消失之后,如潮水一般的疲惫瞬间汹涌而来,完全将他覆盖。

    身体像是灌了铅似的,艰难的抬动了一下步子。

    南宫无缺半张着眼睛,咧开肿胀的嘴对着步方直笑。

    “你……这小畜生……真的是该死啊。”

    然而,南宫无缺的身形忽然一僵。

    缓缓的转身,便是看到了南宫玄鹰的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枚黑色的丹药被他吞入了口中。

    那丹药之上有着一条若隐若现的纹路。

    丹药一入口,南宫玄鹰的气息便是不断的修复,不断的攀升,居然是达到了先前的巅峰状态。

    只不过比起之前……他的状态狼狈了不少罢了。

    “该死啊!!”

    南宫玄鹰怒吼了一声,一鞭腿直接横扫而出,狠狠的砸在了南宫无缺的腰部上。

    南宫无缺此刻早已经虚脱,哪里还能抵抗的了。

    直接被踢飞,整个人撞毁了一个丹药铺,碎石完全将他覆盖。

    半响……南宫无缺都是未曾爬出来。

    南宫玄鹰满头的发丝披散开来,身上的衣服布满了裂痕,其上更是有不少狰狞的咬痕……触目惊心。

    搓了搓身子,南宫玄鹰的目光扭了个方向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是你对吧……是你的那碗面让这小畜生实力陡然爆发对吧?!”

    一字字的狰狞吐露出来。

    南宫玄鹰身上的杀气便是越加的浓郁。

    步方淡定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南宫玄鹰。

    “对,你猜的很对,可惜没有奖励。”步方道。

    “奖励?我会给你死的奖励的!”南宫玄鹰冷冷的说道。

    而且一边说,他的眼眸中也是流露出了一丝兴奋和贪婪。

    天地玄火……这个小子身上还有天地玄火!

    本来以为对方是傀宗之人,还想手下留情,但是在步方身上出现了天地玄火后……

    手下留情?那是傻逼才会有的行为。

    如果能得到天地玄火……他南宫玄鹰的地位绝对会再做突破,而且……他的炼丹水平也会越来越强,没准能够突破一云炼丹师的境界。

    获得天地玄火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我会慢慢的抽干你身上的天地玄火的……就像我大哥抽干南宫无缺的九幽王炎一样!”

    一步步的,南宫玄鹰缓缓的朝着步方行走而来。

    步方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眼眸睁开,下一刻,小白的身形便是挡在了步方的身前。

    小白眼眸中的光芒从紫色一下子变成了灰白之色。

    冷漠的杀气在其中汹涌澎湃。

    小白身上的阵法全部闪耀起了光芒。

    “你这傀儡确实是强……可是想要挡住我,却还是差了一些啊!”南宫玄鹰正视着小白,嗤笑道。

    脚下猛地迸发,身形刹那之间便是挣破音速,出现在了小白的面前。

    轰!

    小白身上的阵法大炮还没有轰出,便是被南宫玄鹰一掌给拍飞。

    一道真气匹练狠狠的轰出,甩在了小白的身上,将小白抽的狠狠抛飞而起。

    根本无法跟上南宫玄鹰的动作。

    两者的速度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步方眼眸一缩……

    轰轰轰!

    小白挣扎而起,不断的冲向了南宫玄鹰,可是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每一次都是被轰趴在了地面之上。

    “看到没有……你这傀儡很快就要被我砸烂了!你还有什么手段?!”

    南宫玄鹰冷笑了起来。

    冰冷的看着步方。

    步方眯了眯眼,肩膀上的小皮镰刀爪子猛地挥动,似乎对南宫玄鹰猖狂的态度很不满意。

    趴在地上的小白灰白色的眼眸再度闪烁了起来,逐渐的在紫色和白色之间不断的抖动,一股可怕的气息也是从小白的身上逐渐的弥漫了出来。

    然而就在小白这气息马上要爆发的时候。

    吱溜!

    一直趴在步方肩膀上的小皮呼唤了一声,便是化作了一道金色流光飞速窜了出来。

    那速度,快的就仿佛是一道金色的光芒撕裂的虚空似的。

    快的让人完全难以捕捉。

    南宫玄鹰呆了呆,而后感到心中一阵心悸。

    扬起手掌,狠狠的拍向飞速疾驰而来的小皮。

    “一具傀儡!一只虾!你难道只有这些手段么?!”

    南宫玄鹰咆哮了起来,气息节节攀升,背后的两条锁链闪动到了极致。

    忽然,他的眼眸一缩,瞳孔缩的只有芝麻大小。

    因为他发现,那一直朝着他爆射而来的金色光芒……居然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