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四百三十九章 老步啊,活着见到你真高兴【第四更】
    “变天?什么变天?”

    杨美吉发愣,有些不解的看着那玉符上呈现出的人影。

    这人正是丹塔中的三云炼丹师,玄悲大师。

    玄悲大师此刻显得有些烦躁,没有和杨美吉说太多,只是冷冷的道:“你别问那么多了,快点回来就是了,云海秘境要开启了,你准备一下,这一次,我会带你一起进去。”

    玄悲大师说完,身形便是一阵模糊,最后消失在了玉符之上。

    杨美吉也是有些无奈,略带歉意的看了一边的步方一眼。

    “本来还想来小店帮忙来着……现在看来,可能是没机会了,这是我老师,我敬佩的人。”

    杨美吉笑着介绍道。

    步方点了点头,那老头很强,虽然隔着灵符,但是步方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老者身上可怕的气息。

    可以说,这老头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可怕的人了。

    “我老师是一位挣断了三道至尊枷锁的存在呢,而且还是三云炼丹师,在天岚城的地位非常高。”杨美吉乐呵呵的说道,最后歉意的看了步方一眼。

    “那我就先回丹塔去了……对了,既然我老师说天岚城要变天了,可能真的有大事情要发生,你自己也注意一点。”

    步方点了点头,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便是转身踏入了厨房之中,开始练习厨艺。

    而杨美吉也是笑了笑,最后转身离开了云岚餐馆。

    朝着丹塔中走去。

    她还真的是有些心急呢,她可是还记得南宫无缺对她说的那句话:等你突破到了二云炼丹师,我们就可以一起切磋炼丹技术了。

    啊呜……好害羞啊!

    杨美吉想念及此,又是忍不住羞赧的捏起小拳拳掩着面一路小跑离开。

    这一路上,不少人看到她这模样,都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这哥们……是不是智障。

    ……

    天岚城的传送阵。

    一阵阵的光华闪烁,变得越来越频繁。

    一道道陌生的人影从传送阵中走出,这些人身上的气息都是非常的可怕,仿佛是要将虚空都是震碎一般。

    这些人的目光冷冽,就像是有雷霆在闪烁。

    “丹府天岚城么?这个地方倒也是走运,居然是一个秘境的传送点。”带头的是一位男子,身上的气息非常的可怕。

    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长袍,华贵无比。

    这男子的额前有一撮刘海,刘海为白色,和其他漆黑的发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既然我风雷阁到了,那这一次的秘境名额我萧长运就必须抢夺到……”

    男子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冷笑。

    风雷阁,潜龙大陆上的一流势力,与丹府、大荒宗相比都是不相上下的势力。

    这群人离开了传送阵后,便是大张旗鼓的朝着城内走去。

    不一会儿,传送阵又是闪烁起了光华,尔后一股股阴森的气息便是从那传送阵中爆发而出那气息让人觉得十分的厌恶和难受。

    这些人都是穿着黑袍,袍子漆黑如墨,每个人都像是包裹在黑暗之中一般,面容都是模糊不清。

    但是这些人的背后却是背着一个个巨大的冰冷青铜箱子。

    这些箱子上绘制着许多的玄奥的阵法纹路,散发着奇特的波动。

    呼……呼……

    这些人没有说话,但是一道道红色的光芒纷纷从那黑袍中迸发而出,这是这些人的目光。

    阴森的气息回荡在整个传送阵的周围,让人觉得十分的压抑。

    傀宗的强者……也终于到了。

    这群人全部裹在黑袍中,迈步而出,逸散而出的气息几乎让周围都是变得漆黑。

    傀宗强者的猩红目光远远的望去,看到了天岚城那高耸的建筑,这些人口中发出了一阵阵沙哑般的笑声。

    这笑声就像是在磨砂一般,让人浑身的毛孔都是炸裂开来,毛骨悚然。

    在傀宗的强者离开之后,传送阵在不久后又是亮起了光芒,一道道的身影浮现在了传送阵中。

    这些人的身材都是魁梧无比,气息强悍。

    大荒宗强者也是抵达。

    大荒宗带头的是一位背负着一柄巨大石剑的男子。

    石剑无锋,但却是让人感到一股出鞘的剑意要席卷一切一般。

    ……

    林家和张家的强者早就站在了天岚城的入口处。

    看到那一道道强悍的人影前来,这两个大家族的人面色都是微微的有些变化。

    这可都是大陆上一流势力的强者啊,虽然来的都不是主要的尖端强者,可是这些人的身份注定不凡。

    林家热情的接待了风雷阁的强者,风雷阁在大陆上的威名赫赫,林家自然十分的殷勤。

    而且这一次来的还是风雷阁的天才弟子,一位年纪轻轻便是几乎要挣断两道至尊枷锁的天才,萧长运。

    张家接待的则是傀宗。

    这个阴森而可怕的宗门给张家人带来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傀宗的强者喜欢使用傀儡和制作傀儡。

    据传闻,这些傀宗强者还能够将强者的尸体炼制成强大的傀儡,而为了炼制强大的傀儡,傀宗强者几乎把大陆上许多强者的坟墓都是给挖掘了,将尸体从深埋的土地中扒拉出来,炼制成尸傀。

    歹毒万分。

    大荒宗强者和丹府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不过天岚城的一些大家族还是热情的接待了对方。

    这些来自大陆上一流势力的强者们,便是分散在了天岚城中。

    整个天岚城的气氛一下子便是变得紧张和压抑了起来。

    天丹城和天耀城这两座丹城也都是派遣了强者前来。

    毕竟关乎秘境这种大事情。

    他们不可能不派人前来,秘境之中可是有着许多的好东西,无上的灵药,甚至元晶大矿,甚至天才地宝,甚至……天地玄火!

    任何东西在秘境之中都是可能存在。

    所以,对于一个秘境,没人会不心动。

    传送阵处,又是闪烁起了一阵的光芒。

    这一次的光芒……却是和之前不同,这一次的光芒冰冷而阴森,透露着几许血色。

    两道身影从传送阵中出现。

    这是两道披裹在血袍中的人影,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在了两人的身子周围。

    “弥撒……你确定修罗塔的气息出现在这秘境之中?”左边的血袍人影说道。

    那道被问话之人,则是淡淡的一笑:“我的感应不会错的,修罗塔被段翎那叛徒给偷走,掩盖了气息,在不久前迸发出一次,不过在那之后我便是再也没有发现。”

    “前几日开始,我在修罗古城中便是对修罗塔的感应便是变得十分的剧烈,一切都是指向,修罗塔就在这秘境之中。”

    弥撒抬起头,乌黑的发丝微微一荡。

    ……

    南宫家族地牢。

    阴暗潮湿的地牢之中。

    一道人影无力的被束缚在金属十字架上。

    那十字架中,有着一根根冰冷的锁链贯穿了这人的身躯,鲜血不断地流淌而下。

    南宫无缺无力的垂落着脑袋,红色的发丝黯淡的贴在了他的皮肤上,冰冷无比。

    他微微的喘着气,半睁着眼睛,他感到自己体内的气息变得非常的萎靡,许多真气都是在他的经脉之中乱窜,让他感到浑身宛若针扎一般。

    身躯被这十字架给束缚着,琵琶骨被贯穿,让他根本无法动用力量。

    特别是,他丹田之中的天地玄火,九幽王炎被南宫玄鹤彻底的抽离走。

    一身修为几乎要报废。

    如今的南宫无缺再也没有了先前的耀眼光芒。

    忽然,嘎吱一声,地牢的门被打开。

    光线投射而入,让南宫无缺感觉到一阵刺眼,哼唧了一声。

    数道身影从那门外走下。

    南宫婉看着南宫无缺的样子,整个人如遭雷击。

    心中在滴血,这还是她那个放荡不羁的逗比哥哥么?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

    南宫婉在这一刻,怒火几乎差点要让她失去理智。

    可是,站在他身侧的南宫玄鹰根本不是她能够撼动的。

    心中颓然万分,南宫婉只好红着眼眶,看着南宫无缺。

    似乎是感应到了南宫婉的目光,南宫无缺抬起了头,看到了南宫婉绝美的容颜,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尔后,他那满是血污的苍白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意。

    似乎是在告诉南宫婉……他还是那个逗比的他。

    只是谁也不清楚,他的内心到底是如何。

    “二长老,可否让我和我哥单独说几句?”

    南宫婉忍住心中的悲戚,冷冷的对南宫玄鹰道。

    南宫玄鹰皱了皱眉,正想拒绝。

    “呵呵……都这样了,你还在怕什么?”南宫婉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啊,整个南宫家都是他们三兄弟的了,还在怕什么?

    南宫玄鹰嘴角抽了抽,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地牢。

    他走到了地牢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负着手,略显几分苍凉。

    许久之后,牢门再度打开,南宫婉的身形便是缓缓的走了出来。

    “走吧。”南宫婉面无表情的说道。

    南宫玄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离开了地牢。

    守卫踏入了地牢内,看到依旧是被锁在了十字架上的南宫无缺,都是松了一口气,尔后他们便是继续该干嘛干嘛。

    南宫无缺微微的抬起眼帘,嘴角一扯。

    “这丫头……炼丹技术倒是进步了不少啊。”

    咔擦……

    口中的一枚丹药被他咬碎,顿时那包裹在丹药之中的一个阵法轰然变大,可怕的撕扯力量让南宫无缺只是在刹那间便是血肉模糊。

    把传送阵藏在丹药中,这样的传送阵能量非常狂暴。

    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举动,南宫婉也是无奈之下才选择这方法。

    因为谁也不知道,南宫无缺会不会在传送的途中便是被狂暴的能力撕碎。

    光芒笼罩的传送阵中,南宫无缺咳血大笑,目光中带着几丝疯狂。

    刷的一声,光芒消失。

    南宫无缺和那冰冷的金属十字架都是一齐消失不见。

    地牢中的守卫们目瞪口呆,下一刻,炸锅了!

    南宫无缺……逃走了!

    ……

    云岚餐馆。

    步方练习完厨艺,松了松懒腰,走出了厨房。

    忽然,小店之中陡然传来了剧烈的波动。

    步方一愣,抬头看去。

    便是看到了一道阵法浮现。

    一道血肉模糊的身影从那阵法之中坠落而下,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步方目瞪口呆,什么鬼啊?

    人影动了动,微弱的声音顿时响起。

    “老步啊……能活着见到你真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