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步老板是好人
    矿洞之外,正在对峙的三方人,目光皆是刷刷的落在了洞口,一直凝滞的气息也是在这一刻被打乱。

    每个人的呼吸都是变得急促了起来,想要看清楚那最后从元晶大矿之中走出的到底是何人。

    海族强者和大荒宗的强者是最为迫切的,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矿洞中的东西,他们的首领都是踏入了矿洞之内,到底是谁会得到?

    可是,当那道消瘦的身影完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每个人面色都是变得古怪了起来。

    大荒宗强者的眼睛瞪大,眼眸深处还浮现出了一股不可思议。

    而海族强者死鱼眼一瞪,嘴巴裂开,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却是呆若木鸡的模样。

    巫牧因为心中早有准备,倒是没有太过惊讶,或许全场只有他才是懂得步方的底牌是有多么的可怕。

    但是巫牧不惊讶,站在他身边的蛇人皇杜莉和蛇王杜姆则是呆滞万分。

    他们哪里清楚步方的底牌,在蛇人皇眼中,步方只不过是一个侥幸拥有了天地玄火的七品战圣而已。

    就算有天地玄火,也根本无法发挥出天地玄火的效用。

    这种蝼蚁一般的家伙,居然能够从挤着那么多强者的矿洞中跑出来?

    难道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进入矿洞深处?

    一定是这样的!

    不少人心中一动,似乎是觉得自己猜测到了真相,尔后看向步方的目光就变化了,变得略微有些不屑。

    可是海族的不少强者眯着眼看着步方,他们心中却是有些惊疑不定。

    其中一位海族至尊冷声对步方喝道:“你既然出来了?那至尊虾蛄呢?”

    这个蝼蚁跑出来了,那追杀他的至尊虾蛄也应该出来了才对。

    而且看这家伙不紧不慢的样子,海族强者顿时心中起伏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至尊虾蛄?”

    缓缓的从矿洞中迈步而出的步方,托着手中的玄武锅,疑惑的看向了那海族强者。

    踏着海浪的海族强者,气息一鼓,瞪向步方。

    步方扯了扯嘴角,尔后心念一动,一尊庞大的身影便是浮现而出。

    步方抓着至尊皮皮虾的一对复眼,瞥向了海族强者,缓缓道:“你说的是这个大家伙么?”

    至尊皮皮虾还没死,奄奄一息,镰刀爪微微的扬起,似乎是在求救,可是扬到了一半,便是无力的垂落而下。

    它真的没力气了。

    庞大的至尊虾蛄一出现,本来已经不把步方放在眼里的众人顿时感到一阵惊吓。

    这小子……居然把至尊虾蛄给干翻了?

    他区区一七品战圣……哪里来的能力把至尊虾蛄给干翻?这不合理啊?

    步方淡淡的瞥了周围人一眼,抬起手,拍了拍虾蛄那冰冷的,布满了裂纹的甲壳,尔后便是再度将其收入了系统空间袋中。

    “这一次就不油焖了,来个清蒸吧,这么大的虾蛄,清蒸才能更好的保证其肉质的美味。”

    步方嘀咕了一句。

    周围人悚然一惊。

    这个疯子,居然打算把至尊虾蛄吃了?

    简直不可理喻!

    海族强者在震惊之后,便是涌上了无边的愤怒。

    至尊虾蛄可是他们海族的强者,怎么能够任由其化作人类的盘中餐?这对于海族强者而言,是侮辱!

    海族的三位至尊的死鱼眼顿时一瞪,身上皆是迸发出了尖锐的鱼鳍,目光中杀气四溢。

    “敢欺辱我海族至尊兽,你这是在找死!”

    轰!轰!轰!

    三声炸裂声响从那海浪之上迸发而出,浪花滔天,气浪滚滚。

    三道海族至尊仿佛是化作了流光,飞速朝着步方疾驰而来。

    他们的杀意十分的凝滞,让大荒宗的强者们都是脸色微微一变。

    巫牧和蛇人皇更是凝重无比。

    面对三位海族至尊的可怕攻击,步方的眉头也是不由的皱起,他看着那几乎要变得遮天蔽日的巨浪,那淅淅沥沥洒落而下的海水,将他的发丝都是淋湿。

    步方深吸了一口气,心念一动,玄武锅直接便是抛了出去。

    玄武锅在虚空中微微的呼啸,压迫着空气,很快便是挡在了三位海族至尊面前。

    “滚!!”

    三位至尊同时爆喝,他们的杀意纷纷袭向步方,对于那玄武锅则是纷纷轰出水浪匹练,欲要将玄武锅砸开。

    咚咚咚!!

    三位至尊强者的攻击砸在了玄武锅上,则是将玄武锅砸的闷响。

    攻击纷纷爆碎,海族至尊们眼睛都是一缩,心中略显惊骇。

    玄武锅震颤,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

    步方面色古怪的看着这一幕,心中不由的为三位海族至尊默哀。

    小黑趴在玄武锅中呼呼大睡,玄武锅内温暖而舒适,简直是再好不过的睡觉地方了,小黑睡的狗鼻子一张一张的,好不惬意。

    可是忽然,一声巨响,那响声在玄武锅内回荡,荡啊荡……

    小黑浑身狗毛都是被荡的炸裂而起。

    狗眼一睁,气到炸毛!

    “是谁在打扰你狗爷睡觉!!”

    小黑愤怒的咆哮了一声,尔后从那玄武锅中钻出,身躯在天穹之上陡然变大。

    可怕的气息从其身上涌现而出,那三位海族至尊心中顿时震颤。

    满是惊惧的望着从黑锅中爬出来的黑狗。

    狗爷那昏昏欲睡的朦胧眼神中带着几分愤怒,扫向了三位海族至尊,让三位至尊浑身都是一紧。

    一声嘹亮的狗吠。

    小黑的狗嘴张开,一下子变得如血盆大口一般,狂风呼啸而起。

    轰然咬下。

    三位海族至尊连惨叫都未曾发出,便是被狗爷给一口吞了下去。

    将始作俑者给吞了,狗爷心中才是舒服了许多,炸裂的毛也是重新变得纤尘不染。

    “呸……好重的海鲜味!”

    狗爷嫌弃的撇了撇狗嘴,尔后傲娇的哼唧了一声,便是重新趴回了玄武锅中,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次,睡的越加的深沉。

    经过这一次,所有人都是被吓的胆子都快要破了。

    特别是剩余的海族强者,这些七品八品的海族强者感觉两腿都是在打颤,他们的腮部张开,水流不止。

    望着那飞回了步方手中的黑锅,满眼的恐惧。

    三位至尊统领啊……就这样特么的被一只狗给吞了!

    他们此刻看着步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位恶魔一样。

    步方扬了扬嘴角,托着玄武锅,便是缓缓的朝着远处走去,他的目标是回到蛇人大城。

    元晶大矿之中的晶源都是已经被他给开完了,任务所需要的食材也是搞到,步方此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蛇人大城之中开始着手烹饪河豚。

    步方走到了众多海族强者面前。

    这些海族强者哪里还敢拦他啊,海浪分开,目视着步方缓缓离去。

    忽然,走到了海浪尽头的步方扭过头,看向了海族强者,认真的说道。

    “谁还对我烹饪这至尊皮皮虾有意见的?”

    海族强者几乎要哭了,有你妹的意见啊,说有意见你会听么?你就不会放狗吃人么?

    步方满意的点点头,扭过头,转身离去。

    这一次,没有人敢阻拦。

    巫牧拉着蛇人皇便是朝着步方所在的方向跟了过去。

    “我们不要那大矿中的宝贝了?”

    “有这两方势力在,我们有能力得到宝贝么?”巫牧反问了一句,蛇人皇绝美面容一僵,顿时语塞。

    无奈的跟着巫牧的身形离去。

    而海族强者和大荒宗强者再度对峙了起来,等待着他们的强者归来。

    许久之后,洞口传来一阵零碎之声,一道浑身是血的狼狈身影缓缓的从那矿洞之内挣扎着出来。

    海族强者眼眸一缩,皆是心中一凉,他们输了。

    海族神境这么凄惨的下场,可见最终的结局,应该是大荒宗神境更甚一筹。

    “三位至尊统领呢?”

    海族神境看到那满脸悲戚的海族强者们,顿时威严的问道。

    海族强者哭丧着脸将事情都是描述了一遍,那海族神境却是越听脸色越难看,最后喷出一口鲜血,蓝色的脸变得更加的蓝。

    “启程……回海宫!”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海族神境却是如海族诸众所想的那般替三位统领报仇,反而是回海宫。

    这让众人皆是一愣。

    连大荒宗强者都是愣住了。

    不过上级的命令执行就是了,海族强者们皆是踏浪归去。

    在临走前,海族神境嘴角艰难的一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那悬浮在虚空中的金属战船,看着那战场中大荒宗强者们欢喜的脸色,一抹讥讽在他的嘴角浮现。

    “笑吧,等到你们找到你们大荒宗神体境强者的尸体,看你们还笑的出来不?”

    ……

    步方不紧不慢的回到了蛇人大城。

    其实巫牧和蛇人皇比他更先一步归来,有了他们的加入,本来岌岌可危的蛇人大城便是彻底的稳住,那些海族强者都是被愤怒的巫牧和蛇人皇给全部斩杀。

    蛇人大城中传出了兴奋的欢呼声。

    有人认得步方,因为是步方引开了那巨无霸的至尊虾蛄,这才让蛇人大城免得被摧毁。

    所以不少人都是对着步方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步方托着玄武锅,呆了呆,什么情况。

    巫牧和蛇人皇等人走了过来。

    蛇人王杜薇面色苍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因为过度催动蛇人大城的护城阵法大炮,她几乎要油尽灯枯。

    但是她依旧是面色复杂的看着步方。

    这个人类,既攻城,却又救城……虽然有些矛盾,不过总的来说应该是个好人吧。

    雨芙也是跟在了蛇人皇的身后,她看到了步方,顿时松了一口气,尔后兴奋了起来。

    “步老板……先前之事多有冒犯,你和蛇人皇之间的事情,其实可以坐下来慢慢谈的……”

    巫牧温和的看着步方,笑着说道,想当一个和事佬。

    蛇人皇美艳的脸上,嘴唇微微一张,也是打算说些什么。

    可是步方却是摆了摆手,止住了她想要说出的话语。

    步方看着蛇人皇,淡淡道:“什么都别说了,先给我准备一间厨房,任何事情,等会再说,雨芙……你过来给我打下手。”

    蛇人皇一呆,巫牧一呆,所有人都是愣住。

    这又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