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说好的虾祖呢?
    哗啦啦!

    洞窟之中元晶零散的滑落,从废墟之中一道人影缓缓的钻出,灰头土脸,脸色十分的难看。

    海族神境死鱼眼中满是愤怒,更是有熊熊的怒火在燃烧,他居然被一只狗给拍飞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突然冒出来的一只黑狗居然也是一尊神境的存在。

    但是就算是一尊神境狗,也不能阻止他让虾祖苏醒!

    没有人能阻止他的!

    海族神境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扁平的嘴巴之中顿时传出了一股奇特的音波,这音波在不断的传荡,一圈圈的荡漾开去,似乎要将虚空都是荡碎似的。

    轰!!

    神体境的气息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地面上的碎石居然都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拖动起来,悬浮于虚空之中。

    咔擦!

    有一道鱼鳍从海族神境的背后陡然撕裂而出,尔后海族神境的身躯居然是以肉眼的速度在放大。

    不一会儿便是化作了和那倒地的至尊皮皮虾一样大小的庞然大物。

    浑身都是鼓胀的肌肉,那背部一道锋锐的鱼鳍,像是密布的钢针似的。

    那脑袋都是变成了巨鱼的脑袋,密布着锋锐的鱼刺。

    嘶吼一声,脚掌猛地踩踏在了地面之上,整个洞窟都是一颤。

    步方手起刀落,天地玄火所化的长刀很轻松便是将那晶源给切开,一道道的金色光束顿时从那晶源之中迸射而出。

    刹那之间,一股奇特的气息从那晶源之中汹涌而出,像是巨浪一般吹拂的步方的发丝都是在不断的飘动。

    封执事的动作一滞,目光如电似的看向了那晶源。

    而海族神境本来狂暴的气息也是陡然凝固,死鱼眼望向步方手中的晶源,眼中逐渐的露出了兴奋之色。

    一股熟悉而又带有威压的气息从那晶源之中传出,让这海族神境浑身都是忍不住在颤栗。

    他的虾祖要出世了!

    嘭!!

    碎石崩飞而出,小黑从容的迈着猫步从废墟中走出。

    漆黑的狗毛之上不染丝毫尘埃,它看向那封执事的目光逐渐的冰冷了下来。

    它居然被人给砸飞了,简直不可饶恕啊,这家伙怎么敢砸狗爷?

    不够小黑走了几步,狗鼻子却是一动,满脸嫌弃的看向了步方抓在手中的晶源。

    “又是海鲜……”

    狗爷嘟囔了一声,尔后打了一个哈欠,困意十足,不过狗眼却是一摆,又重新锁定在了那封执事的身上。

    切开晶源一个口子,气息汹涌而出,很快,晶源之中便是有了动静。

    步方瞪大眼睛看着,很好奇那晶源中到底是什么,是系统所说的食材么?

    晶源剧烈的晃荡,那剧烈的程度,让步方以为手中的晶源似乎要爆炸开来一般。

    当剧烈颤动到了极致,咔擦一声,那晶源的口子,再度裂开,像是被什么给吞噬了似的。

    尔后一只手掌长的身影缓缓的从中慢慢吞吞的爬了出来。

    海族神境兴奋的脸色在看到这身影的刹那,便是呆滞和凝固,而封执事更是满脸见鬼。

    步方也是一愣,眉毛一挑,差点将手中这玩意给扔出去。

    小黑瞥了一眼,嫌弃的哼唧了一声。

    这是一只皮皮虾,没错……就是一只小巧玲珑的皮皮虾。

    浑身都是散发着金色的光芒,璀璨的就仿佛是黄金浇筑似的。

    可是这皮皮虾的个头……也太小了吧?也就手掌长……那浑身蜷缩起来,就仿佛一个小球似的。

    “这个是食材?根本没啥肉啊……”步方嘴角扯了扯,面无表情的嫌弃嘀咕。

    海族神境几乎要疯了,大吼了一声,死鱼眼中满是血丝,他抱着脑袋,似乎是疯狂了似的。

    “我的虾祖呢?我亲爱的虾祖呢?怎么变成了一只小不溜秋的皮皮虾?!啊啊啊!”

    封执事噗嗤一声,吐出了一口闷血,他心在滴血,几乎要流泪。

    废了大半天,几乎燃烧真元,结果第一个晶源中开出了一只黑狗,第二个晶源中开出了一只皮皮虾。

    去特么的黄金皮皮虾啊!

    三个晶源已经开了两个了,那剩下的一个晶源之中必定是实心的,好不容易遇到的一次元晶大矿,结果好处没捞着,结果惹得一身骚,元气大伤,血亏!

    封执事吐完血后也是愤怒的咆哮起来,浑身的土黄色光晕几乎要轰炸四周似的。

    步方也是无语的看着这只小不点,这黄金皮皮虾的个头略小,滴溜溜的从晶源中爬出来,爬到了他的手上,那镰刀爪挥了挥,直筒复眼滴溜溜直转,愣愣的看着步方。

    步方随手拎起这小东西,面无表情的看了看,最后叹了口气,这个小玩意手掌长,手指宽……哪里算的上是食材。

    想到这里,步方更是有些脸黑。

    扭头看向了远处的肥黑狗,那食材绝对在第一个晶源中,被这只黑狗给吃了,想起先前那黑狗打饱嗝的样子,步方心中就在滴血。

    他的临时任务啊。

    “我的虾祖哪去了!”海族神境发狂了,一拳拳的轰在了地面上。

    那黄金皮皮虾是虾祖么?

    怎么可能?

    按照典籍中记载,虾祖的身形可是高达数百丈,随便一动,便是会掀起海洋中的惊天巨浪,而且身上的威压庞大无比。

    那种存在怎么可能是眼前这只没有一点神境气息的小不点皮皮虾!

    “步方小子,你急什么,不是还剩一个晶源么?你再开试试……”

    狗爷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着步方说道。

    步方瞥了狗爷一眼,那眼神让狗爷越发的尴尬。

    忽然,一股刺痛手掌上传来,步方皱起眉头猛地看去,便是发现那只小不点皮皮虾居然将他的手掌咬破,殷红的鲜血从中淌了出来,被这只黄金皮皮虾给吸收。

    什么鬼?

    这玩意还吸血?

    步方心中猛地一惊,这吸收了步方血液的皮皮虾,直接就蜷缩成一个球,窝在了步方的手中一动不动,似乎是呼呼大睡了起来似的。

    这……又是一个跟黑狗一样的懒货啊。

    轰!

    就在步方打量着手中的小不点的时候,那封执事猛地扬起了头,眼眸猩红,身上的气息越发的狂暴。

    一脚踩在了地面之上,将地面都是踩的崩碎。

    “不!差点忘了……就算此行未曾得到晶源,但是……能够取得你小子身上的天地玄火也不算亏!这算是老天给我的一点安慰吧!”封执事冰冷的声音在洞窟之中回荡,贪婪而赤果的望着步方。

    步方抬起头看了封执事一眼,撇了撇嘴。

    “白痴。”

    封执事眼眸一缩,顿时大怒。

    然而他的身形还没有动,便是发现一只黑狗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不就是被他一拳给轰飞的黑狗么?

    “滚!!”

    封执事怒声咆哮,一拳便是扬起,土黄色光晕汹涌澎湃,仿佛是化作了一条狰狞的神龙,朝着小黑砸去。

    这一拳,力大势沉,非常可怕,引得洞窟之中飞沙走石。

    “先前就是你这玩意砸飞我的?想我狗爷来到这旮旯地至今,从未被人砸飞过……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狗爷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但是温和的声音中却是也带着一丝恼羞成怒。

    下一刻,狗爷的身形在空中一下子狰狞了起来。

    狂霸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这股威压引得整个洞窟都是颤抖不已。

    封执事心中一惊,浑身都是一抖。

    那一拳还未砸出,便是感到一道黑影爆射而来,一下子便是将他给拍飞,狠狠的撞击在了洞窟上方的石壁上。

    元晶滚落之时,还未曾从懵逼状态恢复过来的封执事又是被抓了出来,狠狠的撞击在了地上。

    嘭嘭嘭!!

    整个人在虚空中,像是皮球似的不断的被爆射而出的黑影给轰击。

    封执事眼中的惊恐之意越加的浓郁。

    “这……这是挣断两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存在?”

    他封执事好歹是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的神境存在啊!

    可是却在这黑狗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黑狗难道是挣脱两道……甚至三道至尊枷锁的存在?

    轰!!

    惊天一狗爪猛地拍下,封执事感觉自己的神体都是被拍的崩碎,轰然撞击在地面之上,神智都不清晰了。

    微微的睁开那肿胀起来的眼睛,从那缝隙之中,他看到了一道巨大狗爪从天穹之上狠狠拍下。

    嘭……

    气浪从洞窟中汹涌的散开。

    封执事便是失去了意识。

    变得狰狞的狗爷身躯略显庞大,一狗爪踩着封执事的脑袋,猩红的狗眼中满是暴虐。

    尖锐的獠牙微微一张,发出了一声狗吠。

    咔擦,封执事的骨头发出脆响,没了生机。

    大荒宗,挣断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执事,陨。

    那海族神境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顿时浑身像是泄了气似的,鼓胀的身躯顿时瘦了下来,死鱼眼呆滞的瞪着。

    鱼鳃张开,都忘了合起,海水哗哗的从中流出。

    这……这黑狗……怎么这么可怕?

    居然杀了大荒宗的神体境强者……

    海族神境的大嘴巴颤抖不已,几乎要哭了。

    狗爷猩红的眼眸一扫,顿时落在了这海族强者身上。

    啪嗒。

    海族神境毫不犹豫直接跪下,死鱼眼中都是流出了泪水。

    狗爷……轻点。

    轰!!

    小黑身形刹那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一狗爪拍出,将那海族神境的脸都是砸的凹陷了下去。

    一声脆响,海族神境直接被轰的陷入了墙壁之中。

    哗啦啦。

    狗爷的身形缩小,化作了肥黑狗模样,狗眼惺忪不已,踉跄的在原地醉醺醺的晃荡了几步,尔后便是啪叽一声,趴在了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洞窟之中烟尘在弥漫,重新变得寂静和祥和了起来。

    封执事被打死,海族神境生死不知……

    那只至尊皮皮虾倒在地上滴溜溜的晃荡着虾腿,翻身不起。

    步方深呼了一口气,将手掌中的那只黄金皮皮虾抓起来放在了肩膀上,朝着最后一块晶源走去。

    虽然已经打开了两块晶源都没有找到食材,不过也许这最后一块有呢?

    步方怀抱着最后的希望,扬起火焰长刀将这晶源给切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