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中毒太深【第二更】
    被肆虐了许久的南城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城门口,一尊白色的胖嘟嘟的身影站立,那机械眼中让人浑身泛寒的紫色光华也是逐渐的转化为了红色。

    小白手中的大砍刀也是逐渐的软化,尔后化作了正常的蒲扇般的手掌。

    在它的周围,五道身躯倒地,这五人正是那准备斩杀步方的神秘人,他们此刻都是被小白斩去了脑袋,有些漆黑的血液流淌了满地。

    小白的机械眼微微闪烁,便是不再理会那五道开始腐烂融化为黑水的身影,而是转身回到了步方的身边。

    步方将目光从那暴龙魔鱼之上收回来,落在了那五道化为黑水的身影之上,眉头顿时一皱,他对这五道身影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总觉得有几分熟悉。

    就好像……当初那鬼厨一般。

    “唔……算了,管他是什么东西呢。”步方眉头一松,懒得在看那五滩恶心的黑水,而是拍了拍小白那胖嘟嘟的肚腩,目光重新落在了魔鱼之上。

    这魔鱼的尸体非常的巨大,比起他那系统空间袋中的游龙牛还要巨大,不过和游龙牛相比,这只魔鱼尸体价值就不高了。

    在小白虐杀那五人的间隙里,步方已经观察过这魔鱼,从那魔鱼被切开的肉质来看,已经被污染了,其上有着黑色的污点渗透而出。

    绕着这魔鱼走了一圈,步方偶尔用手拍了拍这魔鱼的尸体,尔后他突然跳到了这魔鱼的背上,刚刚恢复了一些的真气运转,将龙骨菜刀再度召唤了出来。

    忙活了一会儿,步方的手掌猛地插入那鱼背内,脸上神色一凝,巨力爆发,居然是活生生的将这魔鱼的鱼骨给抽了出来。

    巨大的鱼骨仿佛锋锐无比的武器,那一根根狰狞的鱼刺在阳光下散发着渗人的寒芒,十分尖锐。

    对于这鱼骨步方并没有什么兴趣,随手便是扔到了一边,南城中的战皇强者们眼睛都是一突。

    “这可是七阶灵兽的鱼骨啊……都是钱啊!”

    南城的人都很精明,因为商人居多,这使得南城的修士都变得很会做生意,这一根鱼骨,绝对能够卖出个不小的价格。

    步方这般随意的抛在了一边,让不少人眼中都是流露出了贪婪之色,在思忱着等会如何对这鱼骨进行抢夺。

    撕拉!!

    巨大的声响将不少人的心神都是拉了回来,尔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那魔鱼庞大的身躯被撕裂为两半,而步方则是跳入那两半之中,找寻起什么来。

    “唔……就是你了。”

    步方找寻了一会儿,终于是在这魔鱼身体中找到了一块雪白的鱼肉,那鱼肉并没有受到周围黑色杂质的感染,纯洁的像是白雪,散发着淡淡的馨香。

    龙骨菜刀在步方的手中一转,耍个刀花,步方便是毫不客气的将那一块石磨大小的鱼肉给挖了出来。

    这块鱼肉绝对是这魔鱼的精华所在,能够不被污染便是说明其上所蕴含的灵气浓度很高。

    那雪白的鱼肉,软绵绵,温呼呼,步方鼻子凑了上去,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闻到那种鱼腥之味,反而是带着些许淡淡的宛若牛奶一般的馨香。

    将这块鱼肉收入了系统空间袋内,步方满意的点了点头,尔后便是跳出了这魔鱼的身子,落在了地面之上。

    真气鼓荡,将沾染在身上的一些杂质褪去,步方长呼了一口气。

    南城的危机便是这样子解除了,这只困扰了南城这么多天的可怕魔鱼终于是被斩杀,甚至被剥了最珍贵的一块鱼肉。

    步方走后,南城中其他的六品战皇,都是眼神隐晦闪烁,纷纷靠近这魔鱼尸体,开始找寻值钱之物。

    正如步方所了解的那般,这魔鱼因为被这神秘的五人利用,自身已经受到了污染,许多肉质都不能食用,这倒是让不少人感到遗憾。

    否则一具七阶灵兽的鱼肉,那可是能够卖出大价钱的。

    不过就算如此,不少人也是在这魔鱼之上找到了不少的好东西,脸上都是流露出了欣喜之色。

    那条鱼骨也是被众人给争抢,鱼肉不能食用,但是鱼骨却是能够用来制作武器啊,如果能够找到好的炼器大师,没准能打几把高级的武器出来呢,毕竟七阶灵兽骨头中所蕴含的灵气和灵性不是普通的材料能够比拟的。

    小白亦步亦趋的跟在了步方的身后,两人缓缓的行走在南城的大街上。

    肖烟雨和肖羽纷纷赶了过来,肖烟雨看到完好无损的步老板,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拍了拍胸口。

    肖羽则是兴奋的围绕着步方喳喳的说个不停,他对步方的敬佩之情简直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

    步方对肖烟雨点点头,带着小白走向了肖家众人。

    肖柯允被救回来了,浑身都是沾染着魔鱼的鱼血,在肖家人的帮助下,喂下了一枚丹药后,才是恢复了过来。

    面色有些虚弱的看着走过来的步方。

    “多谢阁下出手相救,否则在下……”肖柯允虚弱的开口,脸上布满了感激,想起刚才那危险的一幕,他心中就是一阵颤栗。

    如果步方没有出手,那他可能就直接在魔鱼的爪子下化作一滩肉末了。

    步方淡淡的点头,坦然的接受了肖柯允的感激。

    “你中毒了,那丹药虽然能够让你突破了境界,但是却会如跗骨之疽一般的折磨着你,下一次如果还是在战斗的时候发生这种事……你必死。”步方道。

    肖家诸众心中也是一颤,肖柯允嘴唇一阵哆嗦,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说到底还是他自作自受啊。

    如果他当初能够谨慎一些,多研究一下这丹药,而不是贸然的服用,也就不会出现如今这等子事了。

    “二爷,咱……咱的解药也不多了啊。”一位肖家老者担忧的看着肖柯允,说道。

    肖柯允心中一颤,更是苦涩,那提供丹药之人已经被步方身后的傀儡给斩杀,他们解药又即将告磐,下一次发作,他不知道会死的多么凄惨。

    肖柯城站在一边,屁话都没敢放一个,他心中也是有些庆幸,当初这五位神秘人找的是他,可是皆嫌弃他的实力太弱,在肖家的地位太低,只是牵线搭桥找他二哥,没有想到居然是包藏着如此祸心。

    如果当初试药的是他,可能此刻凄惨的人就是他肖柯城了。

    想念至此,他居然是有些庆幸和畅快。

    林琴儿面色苍白,紧紧的握着丈夫的手臂,那上面的肌肤腐烂,散发着恶臭,可是她没有丝毫的嫌弃,眼中只有担忧和无助。

    肖羽也是面色惨白,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局。

    “步老板……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解救我二伯?”肖烟雨皱着眉头看着虚弱的肖柯允,不由的转头向步方问道。

    步老板可不是普通的厨师,当初那灵药膳紫参凤鸡汤可是将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或许步老板有解救的方法呢。

    “前辈,求求你救救我爹!”肖羽听了肖烟雨的话,顿时目光希冀的转向了步方,步方的种种表现早已经征服了他,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是前辈做不到的。

    林琴儿也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希冀的看着步方。

    肖柯允却是苦笑不已,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没有解毒丹,他在下次发作的时候,铁定是要化作一地黑水。

    步方能够有什么办法,他又不是医师。

    肖柯城也是盯着步方,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不会真的连医术都会吧?难道还真的能救回肖柯允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他真的是该趴到厕所去哭了。

    步方眉头紧皱,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回来,那毒丹非常毒,连七阶灵兽都是被毒的连肉都不能食用了,这肖柯允恐怕此刻体内早已经空虚。

    “步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夫君,什么事情妾身都答应你!”

    林琴儿看到步方脸上的犹豫,顿时直接跪地,跪在了步方的面前,脸上充满了泪水,哀求道。

    步方赶紧将林琴儿扶起来。

    “我没法保证能够救回来,他服丹太久,体内似乎都已经被毒药腐蚀空虚,我只能说……试一试了。”步方最后无奈的说道。

    林琴儿和肖羽眼睛顿时一亮,步方并没有把话说的太死,那便是意味着还有机会和可能?

    两人顿时大喜,赶紧向步方道谢。

    肖烟雨也是抿了抿嘴,看向步方,漂亮的眼眸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步方面对这群人的热情,脸色有些急促,等到他们冷静了下来之后才是开口道:“那个……我也只能说试试,别抱太大的希望。”

    “唔……既然要救他,那你们先给我腾出一间干净的厨房吧,我尽量尝试一番。”

    额……除了肖烟雨以外其他人都是愣在了原地,有些尴尬的看着步方。

    救人不是应该把脉,开药么?你要厨房做什么?

    在这么紧急的时候,哪里有闲工夫做菜啊。

    “步公子,请您先救救夫君,若是要吃好的,妾身现在亲自去下厨……”林琴儿也是有些懵逼,愣了好久才是开口道。

    步方脸色一黑,轻咳了一声,也不解释太多,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

    “按我说的做,给我准备个干净的厨房,我救人……不靠把脉,靠厨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