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厨子也敢来春香楼闹事?【求月票】
    “刘姨!”

    春香楼一楼,正坐在椅子上揉捏着大腿的刘姨忽然听到似乎有人在叫她,下意识的抬起头,便是看到远处的春花满脸哭笑不得的小跑了过来。

    “咋的了?怎么不去服侍公子,跑下来做什么?”刘姨满脸疑惑,她废了那么多的口舌才将懵逼的公子给拉了进来,这一看就是肥羊的小哥可不能怠慢了呀。

    “不是……刘姨,这公子……有些奇怪。”春花一张俏脸之上真的是有些古怪,想笑又笑不出来。

    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奇葩的男人,来到这莺莺燕燕的春楼之中,居然是为了吃菜,而不是为了……恩,快活。

    而且他吃菜就吃菜吧,吃完菜就可以继续快活,可是这丫的一边吃菜却又一边唠叨个不停。

    刘姨听了春花的描述,脸上的神色也是有些精彩,先前她也是听步方问春香楼中有没有吃的,她还以为步方是隐晦的在问呢……原来是她会错意了。

    这丫的真的是来吃东西的啊!

    于是,刘姨便是带着春花急忙朝着那房间走去,还没到房间,便是听到了房间中传来的那连续不断的抨击声。

    “这是醉香鱼还是醋鱼啊,放这么多醋是想要酸死人么?而且这鱼肉怎么这么硬,火候掌握的跟刚下厨的人一样。”

    “这是莲花羹?这是米糊吧?这么稠,一点香味也没有,你以为摆了个莲花造型就是莲花羹了?”

    “这烧花鸭,毛都没处理干净,你是吃鸭呢还是吃毛呢?”

    ……

    步方皱着眉头,每尝一道菜便是冷冷的吐槽,脸上还满是嫌恶,而且对于这些菜品各种嫌弃,那样子让周围的侍女们都是有些恍惚,这些菜真的是垃圾么?

    他们春香楼的大厨虽然不及南城真正大酒楼的大厨,可是厨艺也不是浪得虚名的,每一道菜味道都很不错,可是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口中,怎么形同垃圾了?

    刘姨一进门便是看到了不断数落的步方,脸上顿时有些尴尬,秋月站在一边委屈的不行。

    “哎呀,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春花和秋月没有服侍好您么?”刘姨满脸笑意,坐在了步方的身侧,巧笑嫣然的说道。

    步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夹起了一块排骨,嘴巴咀嚼了一番,便是将那排骨放到了碗中。

    “这排骨煎炸的火候完全不对,你们这厨师是刚刚学会下厨的么?火候对于一道菜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是他几乎每一道菜的火候都是掌握的差强人意。”

    刘姨干咳了一声,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这小子……要不是看你似乎像是一个有钱人,刘姨我早就跟你翻脸了。

    “公子,咱们春香楼可不是酒楼,你这要求也太严格了吧?”刘姨脸上的笑意也是逐渐的消失,春花和秋月站在她的身后,嘟着嘴,点点头。

    步方的筷子伸向了最后一道菜,那是一盘包子,冒着腾腾热气,香气倒是不错。

    这道菜名叫做生煎包,将有褶子的一面压扁,放入淋过油的锅中煎至金黄,皮酥肉嫩,香浓无比。

    咬了一口生煎包,步方的眉毛微微一挑,这道生煎包的味道很不错,比起其他的菜品要好上许多,但是缺陷也确实是太多。

    “选用的面团太硬,煎的面皮变得坚硬塞牙,香味不够浓,里面的油汁根本没有完全的催化,煎包子的火候也没有掌握好……”

    “公子!”

    刘姨看着又要开始滔滔不绝的步方,面色一愣,直接打断。

    步方面色淡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道:“不管是在哪里,既然你们这儿提供菜品,那便是要对菜品负责,因为菜品同样也是能够留住顾客的手段之一,既然作为厨师,就要重视每一道菜品,严格……那是为你们好。”

    刘姨听了步方的话,脸上的冷意更甚了,菜品拿来就是吃的,能够填饱肚子就好了,来春楼吃饭不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有力气,让后做一些大家都懂得的事情么?

    怎么到了步方就多出了这么多的门门道道,这小子是成心来捣乱的吧,还是说眼前这小子就是一位专业厨子?

    “公子,我春香楼在南城虽然是一风月场所,但也不是任凭人欺凌之地,奴家看公子仪表堂堂,本以为可能是一些风度翩翩的贵家公子,看来这一次是刘姨我走眼了,对菜品这么纠结,对美食这么挑剔,还能说的头头是道,难道阁下是一名厨子?”

    刘姨越说越不客气,到最后称呼都是直接从公子变为了阁下,这是要彻底撕破脸的节奏啊。

    不过刘姨也确实不怕撕破脸,她们春香楼在南城的势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来这儿闹事者,都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下场。

    “没错,我就是一位厨师。”步方认真的点点头。

    噗嗤,在刘姨身后的春花和秋月顿时掩嘴嗤笑了起来,厨子?眼前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是个厨子,她们先前还以为这小子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还沾沾自喜了起来,没有想到对方只是个穷酸的厨子!

    春花和秋月想起眼前这个看上去颇为俊逸的青年在平日里可能跟后厨那些厨子一样穿着一件布满油渍的白色袍子,脖子上围着一条灰渍密布的毛巾,油头满面,汗流不止……顿时两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刘姨一听,丹凤眼都是一瞪,面容上仅剩的一点笑容也都是消失不见,冷冷的看着步方。

    厨子?眼前这个家伙居然真的只是个厨子?!一个厨子能有什么钱?

    “啪!”

    刘姨越想越气,手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那桌子上的菜品都是猛地发出哗啦啦的碰撞声,房间内的侍女们都是畏畏缩缩的看着刘姨。

    春花和秋月也是心寒的后退了一步,她们知道,刘姨生气了,生气的刘姨可是非常可怕的。

    两女幸灾乐祸的看了步方一眼,不过看到步方那淡定的模样,两人脸上的神色顿时有些古怪。

    步方诧异的看了一眼眼前这猛拍桌子的女人一眼,她什么意思?厨子怎么了?她凭什么看不起厨子?

    “区区一个穷酸厨子居然也敢来我春香楼装大头,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当我春香楼好说话对吧?”刘姨站起来,胸前的高耸不断的起伏,冷声而道。

    步方皱了一下眉头,脸色也是冷冽了下来,这女人好不讲道理,不是她强拉自己进来的么?怎么就成了自己跑来这里装大头?

    “春花,去叫护卫过来!今天必须给这小子一点教训看看,可惜浪费了这一桌昂贵的好菜。”

    刘姨道,春花赶紧点头,她感觉刘姨此刻正在气头上,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厨子,哼……穷酸厨子。”刘姨盯着步方,不住的摇头冷笑,她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其实她心里也是清楚,厨子要说没钱倒也不一定,但是她毕竟一开始认为步方是一位贵公子,毕竟那气质和俏模样在那儿摆着。

    可是一发现他居然只是个厨子,和心中的心理预期相差太大,便是会不由的恼羞成怒。

    厨子和贵公子比起来,简直是野鸡和凤凰的差别,地下和天上的差距。

    春花很快就回来了,在她的身后,一群裸露着肌肉,穿着马褂的大汉们蜂拥而入,这群大汉脸上都是横肉密布,凶戾四溢。

    他们一进来,便是吓得房间中的侍女们畏缩的退后。

    “哎哟,刘姨,咋的啦,又有哪个不起眼的人闹事啊?哟呵,这次闹事的还是个小白脸啊?”

    领头的大汉色眯眯的看着刘姨,满脸堆笑的说道。

    “陈护卫,这小子没钱学人充大头,只是个穷酸的厨师居然敢来咱春香楼招摇撞骗,还嫌弃我们春香楼的饭菜,你看着处理吧。”刘姨脸色缓和了一些,指着步方,冷冷道。

    “哟呵,小子,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来我春香楼闹事,活腻歪了是吧?”陈护卫眼眸顿时一瞪,握着手中的烧火棍,一脚便是踩在了步方身侧的椅子上,斜着眼看着步方。

    他身后的护卫们也是虎视眈眈,戏谑的注视着步方,来春香楼闹事……找死么?

    “哗啦啦。”

    茶壶微微抬起,热气腾腾的茶水从中壶口流淌而出,倒入杯中。

    步方捏着茶杯,淡然的饮了一口,咂吧了一下嘴,这春香楼中勉强能够让他感到满意的就是眼前这茶水了。

    喝了茶,步方才是不紧不慢的看向了周围的一群人,看着那虎视眈眈的瞪着他的陈护卫以及那嫌恶无比的刘姨,嘴角顿时微微的一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