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这道菜,差评【求月票】
    蛮荒之地中心,一座大城浩然林立,周围是高耸的森然城墙围绕,将大城守护而起,在大城之内,鳞次栉比的楼房一栋栋的涌现。

    在这大城的中心之地,一座仿佛钢铁浇筑的黑色铁塔耸立,一层层的森然无比,黝黑的塔身,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牧盛站在塔前,两位盘坐在第一层塔楼之上的老者扫视了他一眼之后便是放行。

    牧盛感谢一番,进入塔内,连续绕着旋转的楼梯一直往上走,走到了塔的顶楼,才是停了下来。

    铁塔塔顶只有一个房间,牧盛点头哈腰的说了些什么,那紧合着的铁门才是嘎吱一声打开,发出了沉重的声响。

    牧盛脸上愈发的恭敬,踏入其中,眼前光芒都是一黑。

    “夏宇大长老……在下牧盛求见。”牧盛走到了这个漆黑宽阔的房间中间,低下了头,恭敬的拜见。

    嗡!

    一道嗡鸣之声响起,尔后一道雄壮的身影便是从那黑暗之中缓步走了出来。

    这身影十分的庞大,比起当初那夏大还要高大几分,浑身鼓动的肌肉让人肉眼一看,便是感觉到无可抵御的可怕威压。

    牧盛眼中炽热之意一闪而逝,恭敬的拱了拱手。

    “牧少殿主来我这儿做什么?”夏宇身躯庞大如蛮兽,但是整个人却是仿佛漂浮在虚空中一般,走起路来丝毫声响都是没有发出。

    “夏大长老……死了。”牧盛悲怆的说道。

    顿时眼前的蛮兽浑身凶戾之气一涌,眼眸一瞪,冷声道:“你说什么?夏大乃是我弟,修为好歹也是八品战神,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死?”

    “他又不是没有脑子,我也警告过他别去招惹那几尊老怪物,他怎么会死?”

    牧盛浑身一抖,感到背后都是被冷汗给浸透,眼前这夏宇乃是蛮荒三神殿,蛮殿大长老……修为深不可测,早年前便是达到了八品战神的巅峰,甚至踏入了半步至尊的境界,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到底如何,谁也不清楚。

    牧盛带着些许畏惧,将在清风帝国帝都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眼前正处于震怒之下的夏宇,说完后便是什么话都不敢再说。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仿佛是凝固起来,杀意让他感到肌肤都是泛起鸡皮疙瘩。

    “敢杀我弟……就算是至尊兽也要付出代价!”夏宇眼中杀意涌动,冷冷的咬牙。

    尔后他冰冷的眼眸扫了牧盛一眼,口中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滚!”

    牧盛脸色一白,抬头看了夏宇一眼,脸上有些憋屈,不过没说什么,转身便是离开了。

    走出了铁塔,牧盛一张脸阴沉至极,不过最后咧开嘴大笑起来,笑声传荡到了四周。

    ……

    步方可以确定,他确实是进入了一个传说中的男人天堂,都说江南之地多风流,这南城也算是清风帝国的南部,和前世的江南之地有几番相似,没有想到连这风流之地也是这般明显。

    在帝都,因为是天子脚下,春香楼这种风月之地,哪里敢这般明目张胆。

    步方前世可是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小厨师,哪里懂得春香楼这些套路。

    一个风月场所装潢的都堪比皇宫大院了,南城不愧是清风帝国富饶之地,果然有钱人多的很。

    步方的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有些小忐忑,风月场所……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里面的菜做的好不好吃,不知道会不会有南城的特色菜呢?

    那拉着步方手臂的刘姨如果知道步方此刻脑海中想的居然是菜……绝逼一鞋拔子甩他脸上。

    你一大男人来春香楼,只是为了吃菜?能不能有点理想?

    虽然心中小激动,被一群莺莺燕燕所围绕,不过他的面色却是淡然无比,被刘姨带到了一个装修的非常华丽的房间中。

    坐在了房间中间的桌子上,刘姨巧笑嫣然,她招了招手,唤来了两位年轻貌美的女子。

    “服侍好这位小哥,小哥喜好特殊口味,你们记得多来几种口味,恩!”

    “刘姨放心,这小哥这般俊俏,奴家心里好激动呢。”

    刘姨顿时用手巾捂嘴而笑,“年轻人要节制呐,刘姨先出去了,春花秋月,看你们的了。”

    刘姨看人的眼光很准,混迹春香楼这么多年,可以从一个人的气质和穿着上看出是否有钱。

    步方仪表堂堂,面容白净,身上的衣裳绸缎一看就是那种昂贵丝绸,以刘姨多年眼光,可以辨出应该是帝都绸缎庄的绸缎,那里的绸缎可是非常的昂贵啊,一般人都是穿不起。

    种种表现可以看出,眼前这小哥绝对是个有钱人,没准是帝都来南城玩耍的公子哥呢。

    如果不是这般,就算步方长得再俊俏,她也不会亲自去拉人。

    人都是散去,莺莺燕燕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步方心中也是一松,呼出了一口气。

    “公子,听刘姨说你喜欢独特的口味?”春花是个很年轻的女孩,皮肤白皙的仿佛可以捏出水,她眼眸如水般的望着步方。

    一位能被刘姨这般推崇的帅气公子哥,她怎么能不动心呢?

    “咱们姐妹两个虽然不是春香楼的头牌,但是我们的姿色在春香楼也不低呢?而且呀……”秋月眼眸含波,迈着小碎步来到步方身边,柔嫩小手抚在了步方的肩膀之上,娇声说道:“咱姐妹会的口味众多,您要什么口味,我们姐妹就能给您整出什么口味呢。”

    步方皱了皱眉,这秋月身上传来的胭脂味道让他差点又忍不住要打个喷嚏。

    不过揉了揉鼻子,他忍住了,他淡定了扫视了一下装修的十分华丽的房间,嘴角一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浓郁的茶香从茶杯中散发而出。

    饮了一口茶,入口带着淡淡的苦涩,让步方眼睛微微一亮,“茶,不错。”

    春花和秋月顿时一愣,不明所以。

    “我有点饿了,你们这儿有什么好吃的没有?”步方看向了离他最近的秋月。

    漂亮的女人他见多了,春花秋月虽然也很美,但是和肖烟雨以及倪颜那祸水级别的女人比起来……呵呵。

    “啊?公子肚子饿了么?奴家这就去给公子准备。”春花一愣,顿时轻笑一声,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唔……记得每种菜都来一份,如果有南城特色菜记得一定要上啊。”步方看着春花摇曳的身姿,认真的补充了一句。

    春花刚刚走出门的身影差点一个踉跄,“公子您可真逗呀。”

    第一次见客人来春香楼点菜还要嘱咐记得上特色菜……你当这儿是酒楼呢?

    这春香楼的环境确实不错,如果胭脂味少一点就好了,到处都是氤氲的粉色,看着也闹心,步方心中想到。

    秋月看着又是喝了一口茶的步方,走到了步方的身后,伸出柔腻的手掌,给步方捏起了肩膀。

    “公子,您还没告诉奴家您喜欢什么口味呢?刘姨可是嘱咐奴家要照顾好公子。”

    步方感觉肩膀被捏的一阵阵的奇怪感觉涌出,脸上顿时有些古怪,干咳了一声道:“那个……你别捏了,瘆的慌,你把门打开,我的傀儡还在门外呢,把他带进来。”

    秋月一愣,傀儡?

    打开门,秋月差点被吓了一跳,一胖嘟嘟的铁疙瘩闪烁着红眼,站在门口。

    “就是他,带他进来,然后你们快点上菜。”步方说道。

    秋月把小白引进了房间之后,顿时房间中那原本旖旎的气氛便是消散了许多,秋月也是感觉奇怪无比……

    眼前这哥们真的是来逛春楼的?为何总感觉这么奇怪。

    不一会儿,春花回来了,在她的身后,跟着几位侍女,这些侍女的年纪都不大,脸上还有着些许生涩。

    她们将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菜品都是摆在了桌上,一道道的倒是让人有些眼前一亮。

    步方看着这些菜品,长呼一口气,还是菜品看着舒坦多了。

    “公子,这是南城的著名菜品,莲花羹,味道很不错呢,这是醉香鱼,这是相思藕片……”春花伸出青葱玉指,点着一道道菜,念叨着菜名,给步方介绍道。

    步方淡淡的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先夹了一块所谓的相思藕片。

    藕片入口,清脆酸涩,步方顿时就是皱起了眉头。

    “差评!藕片选用的藕太老了,入口的口感太差,而且醋放的太多……”

    春花和秋月这两个女人看着滔滔不绝,仿佛话唠一般的步方,顿时一呆,那些上菜的侍女也是张大嘴巴,不明所以。

    哥哥……你这是要闹啥?你来春楼还真的是来品菜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