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撩人的步老板
    天虚子爱酒,这是剑虚阁中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修剑者,喜好仗剑而行,饮酒作乐,剑与酒似乎纠缠在一起,变成了一种不可分割的事情,练剑之人,喜好美酒,似乎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定律。

    肖岳爱酒,所以他被酒香给吸引了过来,天虚子更爱酒,所以他有些迫不及待的站出来。

    肖岳玩味的看着天虚子,这酒香可是从步老板的店中传出的,天虚子居然敢这般出头,难道他真当步老板的帝都第一黑店是浪得虚名的么?

    众人都没有妄动,都是目光奇异的看着天虚子的背影,看着那家伙逐渐朝着小巷中走去的身影。

    天虚子负手而立,背负一柄长剑,穿着一身长袍,风猎猎而吹,吹动他的长袍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天虚子来到了小店的门口。

    入眼,便是那只趴在门口呼呼大睡的大黑狗。

    沉吟了半响,天虚子将目光转向了紧合在一起的门板之上,小店的大门紧闭,看来是不在营业时间。

    抬起手,天虚子敲了敲门。

    敲门声回荡在小巷之中,让所有人的内心都是一紧,目光不由的越加的凝重。

    敲了一会儿门,天虚子的脸色都是阴沉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小店内居然没有丝毫的声响,这意味着店内之人根本就懒得理会他,甚至连开门都不想开。

    “简直岂有此理,不过对方可能是不知道老夫的名号……”天虚子沉着脸,心中暗忱。

    他轻咳了一声,用苍老的声音开口道:“小店老板,在下乃剑虚阁天虚子,忽闻小店内浓郁酒香,今日特来求酒,请老板开门一叙。”

    天虚子的话语中气十足,在寂静的小巷中不断的回荡。

    然而,许久之后,依旧无人回应,那小店门板依然紧闭,没有丝毫要开门的迹象。

    天虚子的耐心终于是消失殆尽了,他的一张脸阴沉如水,冷冷的开口:“在下这般求酒,难道阁下不给点回应么?难道我天虚子的面子还不值得你开店门?”

    天虚子,剑虚阁老祖,年轻时可是纵横清风帝国的一代强者,如今虽然年迈,但是威势依旧,不少关于他的传说依旧是流传在帝国中。

    肖岳撇了撇嘴,他对于天虚子的话语感到一阵好笑……说实话,你这面子还真不值得步老板开门。

    “岂有此理,老夫可从未受到过这种待遇,今日也是见识了阁下的狂妄,既然如此,那就休怪老夫擅闯了!”天虚子怒了,丹田中的真气自然运转,白发白须都是瞬间飘扬了起来。

    澎湃真气在他的身子周围萦绕,像是一条条的小龙一般,缠绕着他的身躯。

    嘭!

    天虚子眼眸一凝,饱含着真气的这一掌便是猛地拍出,狠狠的拍击在了小店店门的门板之上。

    一阵气浪滚滚开去,澎湃的真气让在场的不少人面色都是微变。

    这天虚子的修为果然……名不虚传啊!

    但是众人在惊叹之后,面色却是越加的古怪,耿直呆萌的叶子凌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

    气氛一瞬间有些尴尬。

    天虚子迸发出的澎湃气浪,一掌拍在那门板上,居然没有撼动这门板分毫,小店店门依旧是紧紧的关闭着。

    天虚子的须发尽皆飘浮,他瞪大眼睛,一掌按在门板上,放下又不是,不放下又不是……

    说好的擅闯呢……结果连门都拍不开,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而这打脸还是他自己造成的,简直尴尬。

    天虚子收回了手掌,轻咳了一声,脚尖点地,整个人都是飘荡而起,后退数步,拉开了和小店的距离。

    单手捏着剑指,天虚子身上的剑气凌空盘旋,撕裂旋转。

    “老夫已经给过阁下一次机会了,既然阁下不珍惜……那老夫就真的擅闯了!”天虚子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小店依旧门板紧闭,屁都没放一个。

    天虚子恼羞成怒,轻叱了一声,剑指滑动,万千漂浮在他周身的剑气旋转而起,纷纷飞速朝着那小店的门板冲击而去。

    趴在地上的小黑张开狗嘴,打了个哈欠,慵懒的看着那绚烂的剑气冲击着门板,狗眼一翻,继续睡觉。

    烟尘缭绕而起,一阵风吹过,那弥漫在小店门口的烟尘才是逐渐的散去。

    天虚子眼眸一颤,眼珠子都几乎是要跳出来……

    “尼玛?这破烂小店是不是乌龟壳做的?这样都轰不碎?就算轰不碎……你特么的好歹留个痕迹吧?!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

    天虚子内心仿佛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他这剑指一招,威力已经不俗了,就算是帝都城门可能都被他轰炸开来,可是这小店的店门……几块破烂的木板,他居然无法轰碎?!

    “哈哈!天虚老头,你是不是真的虚了啊?一个门你都轰不碎!”

    “天虚一指,果然名不虚传,砸个门都纹丝不动,果然厉害!”

    “倪颜姐……这老头是不是傻?”

    ……

    噗嗤!

    天虚子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和众人肆无忌惮的嗤笑,顿时感觉内心被一根无形的箭矢给捅了,为什么……

    就在众人嘲笑着天虚子的时候,恼羞成怒的天虚子几乎要拔下背后的长剑了,可是就在他准备酝酿全力一击的时候,小店的门板却是被打开了。

    门板一开,愈加浓郁的酒香飘荡而出,这酒香像是有毒一般让众人都是不由的迷醉。

    一道身影,一道放荡不羁的身影举着一个青花瓷杯,轻倚着门板,满脸熏醉的望着他们。

    “嗝……到底是何人半夜三更的敲我店门?”

    步方的脸上挂着一抹酡红,但表情却是十分的严肃,那种违和感让人感觉十分的奇怪,他披着一件长袍,胸前的衣襟都是张开,似乎是因为有些发热。

    酒香从店内飘出,那天虚子整个人眼睛都是发直了,直勾勾的盯着步方手中的青花瓷杯。

    “美酒!绝对是美酒!生平仅见的美酒啊!”

    天虚子惊叹道。

    那被步方握住的青花瓷杯上浓郁的灵气氤氲朦胧,三道云纹漂浮,宛若一个酝酿之中的灵酒炸弹一般。

    “这自然是美酒,但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是你半夜敲我店门?”步方倚靠着门,淡淡的瞥了那天虚子一眼。

    “正是老夫,老夫前来求酒,希望阁下能够成全。”天虚子狂热的说道。

    步方眉毛一挑,举起了手中的青花瓷杯,轻轻的在众人面前晃荡了一下……

    “你说的可是这……杯中酒?”步方淡淡的轻吐一句。

    随着步方这一甩,酒杯中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眼眸都是一亮。

    倪颜,肖岳等人面色却是古怪无比……

    他们看着面色酡红,衣襟大开的步方嘴角都是一阵抽搐,这撩人的姿态还是他们认识的步老板么?虽然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那动作……简直辣眼。

    步老板……这是醉了?

    “正是!”天虚子吞咽了一口唾沫,腹中的酒虫早已经被勾引了起来。

    步方看着他,嘴角微微一扯,尔后在天虚子目瞪口呆中,一口将这一杯酒饮尽。

    “啧啊!好酒!”

    步方微微龇牙,赞叹道。

    天虚子心如刀割,这家伙……绝逼是故意的!

    “今天的营业时间已经结束,将不售卖任何的菜品……包括美酒。”步方轻呼一口气,说道。

    天虚子面色一沉,冷冽无比,“老夫让你卖酒,你就卖!废话那么多!”

    在剑虚阁,甚至说在整个清风帝国谁人敢和他天虚子这般说话,他就算是抢酒喝,其他人也是屁话都不敢说。

    眼前这小店老板居然如此狂妄……

    一步迈出,天虚子周身剑光缭绕,刹那便是出现在了步方的面前,带起一阵凌厉的狂风。

    “敢耍老夫的人,如今都早已经化作满地枯骨,你小子……是在找死么?”

    霸气无比的语气,澎湃汹涌的剑气,这一刻的天虚子,完全将他剑虚阁老祖的威势体现而出。

    步方平淡的倚靠着门板,两根手指夹着青花瓷杯,再度打了一个酒嗝,浓郁酒香弥漫。

    在他的身后,两道红色的光芒闪烁而起,小白肥嘟嘟的身影浮现而出。

    步方望着近在咫尺的天虚子,看着对方那刺眼的白色胡须和白色长发,皱了皱鼻子。

    “我说过,营业时间结束,今日不卖酒,你要闹事?那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