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大帝葬礼【第二更,求订阅!】
    翌日,清晨,天刚蒙蒙亮。

    皇宫之中便是传来了悠扬的号角声,尔后是沉闷中带着些悲凉的钟响。

    沉睡中的帝都,仿佛在这一刹那便是被唤醒,家家户户的灯火都是亮了起来,不少人民众裹着厚厚的棉大衣,走出了屋子,哈着冷气,缩着脖子朝皇宫天玄门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民众们都是不做声,悲哀的气氛萦绕在他们之间。

    他们感叹和惋惜,感叹岁月的无情,惋惜生命的凋零,一代雄主,也是遗憾陨落,这是整个清风帝国巨大的损失。

    民众们对长风大帝的尊重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有这样一个励精图治的皇帝是他们的福气,皇帝开创了盛世,让他们能够和平的生活,他们对大帝心怀感恩。

    今日是长风大帝入葬之日,所以帝都民众们早早的便是起床,想要送长风大帝一程,更有许多人从帝都外,风尘仆仆赶来,为的就是见大帝最后一面。

    钟声悲鸣,渲染了一种哀伤的氛围,天玄门外人群越聚越多,护卫把守着天玄门入口,使得众人都是不得入内,但是民众不在乎,他们只需要在门口等待着装载着长风大帝之躯的棺椁出来便可。

    在天玄门中,满地的积雪已经在辛勤的太监帮忙下,清出了一条宽阔大路,为的就是能够让护送棺椁的队伍能够平坦的出行。

    太子一身丧服,脸色也是带着哀伤,望着大雄殿,在他的身后是许多的文武百官,穿着郑重的服饰,裹着一件白色的褂子,以表对长风大帝葬礼的哀痛之情。

    宇王也如太子一般一身丧服,面容严肃,他的身后有文武百官,却也有伪装成侍卫的宗门强者,就算是宗门强者也同样表达了对长风大帝的尊敬,因为这确实是一位让他们宗门之人,心生恐惧的大帝。

    两方队伍分立于两侧,肃穆而立,大雄殿中,一队穿着丧服的宫廷乐师缓缓而出,他们吹奏着沉痛的乐章,听闻之人,内心都是感到有些沉重。

    肖蒙穿着戎装,裹着白卦,扶着站在他身侧的娇弱的姬茹儿,肃穆而立。

    姬茹儿面色复杂无比,隐隐含着泪水,沉睡三年,一朝苏醒,却是在父皇葬礼之时。

    但是姬茹儿目光四处张望,想要找寻到姬成雪的身影,却是发现,诺大天玄门广场,姬成雪居然不在……

    “成雪人呢?他怎么还没来?”姬茹儿用虚弱的声音问身侧的肖蒙。

    肖蒙心中也是充斥着疑惑,昨日姬成雪应该成功脱离危险了才对,今日这般重要,他怎么可能会不出现?

    作为皇帝遗诏中的皇位继承者,姬成雪应该更加的殷勤才对!

    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肖蒙眼眸中闪烁,但脸上却是挂着柔和的笑意对姬茹儿道:“没事的,成雪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很快就会来了,毕竟……他可是皇位继承人啊。”

    姬茹儿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是被肖蒙温和的笑容一感染,嘴角也是微微的上扬,点了点头。

    肖烟雨和肖小龙姐弟站在身后,看着父母这恩爱的模样,心中也是十分的开怀。

    肖烟雨目光四处搜寻,却也未曾寻到那熟悉的身影……按照父亲所述,救醒母亲的正是大哥肖岳。

    而母亲昨日也已经将所有的事情经过告诉了肖烟雨和肖小龙姐弟,他们心中对于肖蒙的怨气早已经消失不见,转而却是满怀的愧疚。

    穿着丧服的宫廷乐师们走出了大雄殿,在其后,披散着头发,穿着白色丧服,满脸憔悴的连福也是缓缓而出。

    连福的模样十分的疲惫,眼袋下垂,眼中密布着血丝,浑身上下的气息都是有些起伏不定。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在意,或许他只是伤心过度了吧。

    毕竟连福和长风大帝的关系很好。

    “三皇子何在?”连福轻甩拂尘,尖声而道。

    然而却是无人回应,太子和宇王同时站出,对着连福拱了拱手。

    连福饱含深意的看了两人一眼,尔后便是开始了进行一些入葬前的仪式,这些严谨但又庄严肃穆的仪式乃是清风帝国皇室传承下来的礼仪,每位皇子都必须遵守。

    “接下来,请皇位继承人迎棺。”连福拂尘再度一甩,开口道。

    但是这话一出,却是让底下的文武百官们都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了起来。

    赵木生嘴角一翘,淡定自若的站着。

    宇王和太子再度上前,宇王开口道:“三弟不知何故未曾出现,连总管,时辰不能误,就让本王来迎棺吧。”

    “迎棺哪里轮得到你?要……也是本宫迎棺。”太子冷冷的扫了宇王一眼,说道。

    两人之间再度变得针锋相对了起来。

    连福轻叹了一口气,两位皇子的态度实在是太明显了,三皇子既然不在,看来十有八九是遭遇到了不测,否则宇王和太子不会这般信誓旦旦的站出来,争取这迎棺的机会。

    但是在这般情况下,必然要有一人迎棺,连福也是有些犯难。

    “连总管,你决定吧……父皇生前最信任你。”宇王目光转到了连福的身上,说道。

    “两位皇子请自重,迎棺大事,岂可乱定,再等一会儿,若是三皇子真的未至,那便是由两位皇子共同迎棺。”连福说道。

    宇王一怔,尔后轻笑,姬成雪绝对是来不了了,等待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是浪费时间罢了,虽然心中是这样想,但是宇王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

    太子也是如此,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挪开了目光。

    时间的流逝很快便是引起了底下文武百官的焦躁,碎碎细语不时的传出。

    连福目光一瞥,尔后收回,心中却是一叹。

    “连总管,三弟还未至,这已经是对父皇的大不敬,如此之人怎么能够继承皇位呢?迎棺的重任还是让本宫来吧。”太子再次开口道。

    宇王也是不甘示弱的争论。

    然而在他们争论之时,连福的嘴角却是陡然翘起,目光望向了远处,天玄门入口处,那儿有着两道身影缓缓而来。

    “亲爱的哥哥们,真是让你们担心了,迎棺重任还是由我来吧,毕竟……我才是皇位继承人。”

    清冷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顿时响彻在了太子和宇王的耳畔,宛若雷霆炸响,让他们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赵木生眼眸一缩,紧紧的盯着姬成雪,感到有些不解。

    姬成雪的身侧跟随着满脸肃容的肖岳,他们都是穿着丧服,一步一步的朝着大雄殿走去。

    很快,姬成雪便是来到了连福之前,他温和的对着连福点了点头,尔后才是看向太子和宇王。

    “我没死呢……大哥二哥是不是都觉得很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