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一百二十章 都给我滚,别来烦老娘
    帝都豪华客栈门口。

    唐吟抱着一柄长剑,肃然的站在门口,整个人严峻无比,目光直视远方,鼓荡的真气在他的身体之外流转,在这黑夜之中显得流光溢彩。

    在他的身后,一道真气光柱冲天而起,澎湃气息散发而出,他知道,那是他那吃货师父突破了,不过他也是有些头疼,如今帝都的形势,唐吟很清楚,在这种时候,这么高调的突破,也只有他这师父才会搞出来。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你要搞事么?

    如今的帝都,出现一位七品战圣那意味着什么?太子和宇王几乎会彻底的眼红,强者就等于资源,是他们登上皇位的保证。

    果然,望着天穹之上那道踏空而来的魁梧身影,唐吟凝了凝神,轻吐出一口气。

    “清风帝国的守护神,七品战圣……肖蒙么?”唐吟注视着肖蒙,对于这位传奇人物,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在唐吟的身边,师妹陆筱筱居然也是站了出来,有些怯生生的站在他的身后,这倒是让他心中颇为温暖。

    “不知阁下是何人,来我帝都作甚?”

    人未至,肖蒙威严的声音便是降临,仿佛一股无形的威压落在了唐吟的身上,让他的身形微微抖了抖。

    “在下乃天机宗门人,我们师徒三人来帝都并无恶意,请将军放心。”唐吟不卑不亢,对着踏空而来的肖蒙握拳道。

    肖蒙负手而立,一步一步的缓缓踏出,衣袂飘扬,很快,他便是落在了唐吟的面前,脸色严肃。

    “天机宗?在陛下逝世之际,天机宗居然派遣七品战圣入我清风帝都,你跟我说没有恶意?你觉得我会信么?”肖蒙淡淡的说道,嘴角一翘,似乎是嗤笑。

    唐吟真的是有苦说不出,他们是真的没有恶意,来帝都也只是为了步方前辈手中的那株凰血草……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唐吟也是无奈。

    都是贪嘴惹的祸啊,唐吟心中哭笑不得,如果他那吃货师父,不将前辈小店中的菜品全部吃一遍,那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么?

    在肖蒙故意释放的威压之下,唐吟只能一再的强调他们并无恶意。

    客栈中的那道冲天真气光柱在飞速的缩小,显然是其内之人突破完成,开始收敛气息,很快,那光柱便是完全消散……

    哒哒哒。

    清脆的脚步声响起,赵木生披着鹤氅缓缓而来,眯着眼,脸上浮现着笑意。

    “肖将军不要吓到对方,毕竟远来是客,天机宗强者好不容易出现在咱们帝都,作为东道主,可得给他们足够的尊重。”

    赵木生的声音很温和,带着一种处事的圆滑,笑呵呵的,让人无法动气。

    不过肖蒙看到赵木生那张脸就来气,这个老狐狸,居然是一位七品战圣,所有人都是被他欺骗了这么久……难怪陛下在世的时候,十分提防赵木生,原来是早就料到这个老狐狸不简单。

    一位七品战圣却是隐藏自己修为这么多年,真实身份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肖蒙全都不清楚。

    所以肖蒙对赵木生是没有丝毫的好脸色。

    唐吟身上的压力更大了,一位帝国将军,一位帝国左相,都是身份尊贵之人,无形中所散发出的那压力便是让他忍不住心颤。

    就在唐吟感觉压力巨大的时候,身后的房门陡然打开,一股如清风般的真气拂过,让唐吟身上的压力如冰消雪融般散去。

    一道裹着大长袍的身影从中走出。

    “师父。”唐吟和陆筱筱都是赶忙喊道。

    肖蒙和赵木生的目光也是望了过去,只看到了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

    赵木生的眼眸一缩,他一眼便是认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稍微有些吃惊……天机宗三长老,这身份可是十分尊贵的,对方来帝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肖蒙眯着眼看着这女人,澎湃的真气波动还未散去,但是却是让他感到了一丝危险气息,这女人……不简单。

    “赵木生,好久不见呐……当年的大叔都是长成了现在的老爷爷了。”倪颜淡笑道。

    赵木生收回目光,嘴角一翘,颇为感叹:“当年的小丫头如今也是成为了身份尊贵的人物,天机宗,果真不简单。”

    “阁下入我帝都所谓何事?”肖蒙皱眉道,看对方的样子和赵木生似乎很熟悉,难道赵木生也是天机宗的人?

    倪颜那倾国倾城的眸子一转,落在了肖蒙的身上,脸上的笑容也是收了起来,尔后抬起手指,指着赵木生,对肖蒙说道:“他在帝都做什么,我们来……就是为了做什么。”

    噗……赵木生一听这话,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丫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和当年一样的爱搞事啊,这话一出,直接把他也是拉下了水。

    底下的唐吟和陆筱筱目瞪口呆,师父在说什么啊,他们来帝都的目的不是单纯的只为了那凰血草么?什么时候又有其他的目的了?

    “别乱说,老夫这些年一直在帝都,一路走到左相位置,为的就报效帝国,你可别血口喷人。”赵木生呵呵一笑,摆了摆手,表示他在帝都的目的很单纯。

    肖蒙呵呵一笑,谁会信你赵木生鬼话。

    “怎么?赵老头?觉得我说的不对?那要不咱俩打一架,谁赢那就谁说的对,如何?”倪颜大眼睛望着赵木生,乐呵道。

    赵木生扯了扯嘴角,摇了摇头,转身便是离去,不做过多的停留。

    “我这把老骨头,经受不起折腾了。”

    肖蒙深深的看了倪颜一眼,倪颜自然是无惧,虽然肖蒙是清风帝国的守护神,但是她根本不怕,毕竟,刚刚突破的倪颜,底气还是很足。

    肖蒙离开了,并没有和倪颜做过多的纠缠。

    肖蒙离去之后,倪颜大眼睛之中霸气渐露,扫了周围一眼,尔后好听的女声响彻,朝着客栈周围荡漾而去。

    “周围的阿猫阿狗,都给我滚!别来烦我,老娘不想见任何人!”

    正在赶来路上的宇王和太子顿时脸一黑……这位女战圣的脾气似乎有些暴躁啊。

    ……

    刚刚爬上床准备睡觉的步方,突然被这一声荡漾而来的娇喝声给惊醒,迷茫的揉了揉眼睛,这声音为何似曾相识,不过想了想,没想出什么,步方便是继续睡觉,烹煮了一份灵药膳可是把他给累坏了。

    第一份灵药膳,毫无悬念的失败,倒不是说烹煮的不能吃,而是和步方心中的心理预期有差别,没有完全将药膳的药效发挥到最大,而且在导入真气的时候也是出现了一些失误。

    肖岳提供的食材只有一份,任何失误都是不能出现,所以步方要总结今日的失误点,明日争取成功。

    而当第二天天亮,帝都便是开始了繁忙的一天。

    皇宫之内,巍峨大雄殿之上,许多的太监宫女都是紧锣密鼓的在布置着,再过两日便是陛下的出殡之日,一些东西要准备,气氛一时间有些哀沉。

    天玄门外,姬成雪穿着一袭素袍,缓步朝着大雄殿走去,眼眸之中充满了复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