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百三十章 奴仆擂台赛 3
    “黑暗绞杀!”

    庄蒙一脸严肃,狠狠吐出了这招式的名称。

    只见在这人的周边,迅速凝结了五道黑气,化为一只只翻滚的大手形状。

    五只“大手”来回盘旋,既像是人的大手,又像是一条条大蛇,令台下的观众,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天啊,这个招式也太诡异了吧,我都感觉都一股股寒意。”

    “同感,看来这茅家的顶级高手真的生气了。”

    “那肯定,虽说那少年躲过了两招,但这一招,想必很难躲避或者防御了吧!”

    “真厉害……”

    庄蒙丝毫不理会底下观众的议论,还有留情公子的呐喊命令,现在最关键的是,三招之后,如果还不能伤到这个少年,那么他的名声就要臭了。

    名声臭了没关系,万一输了,还真的去当这个少年的奴仆,那岂不是更丢脸!

    庄蒙居然微微分了下心,好在他及时醒了过来,马上维持黑暗绞杀的施展。等他定睛一看,对面的少年,还是站在那个地方,一动未动,还带着微笑!

    “真是该死,居然拿着个少年没有办法?”

    庄蒙暗自说了一句,然后双手一甩,五道黑气顿时如长蛇出洞,猛烈伸展开来,直扑凌逍烨而去!

    五道黑气的伸展,猛烈和迅捷,卷起了一阵阵狂风,将庄蒙自己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

    这时候,庄蒙身影突然一分为二,比武台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庄蒙!

    两个庄蒙一前一后,一上一下,趁着五道黑气的撞击,协同进攻。

    只见寒光一闪,庄蒙的特制长刀手套瞬间打出了四个不一样的招式,分别向凌逍烨的头部、胸口处、左手和右腿四个地方划开。

    凌逍烨连白龙护身诀都没有施展开来,前段时间,他在微冥之域被那扭曲力量的草地给撕了了身体,给那白色巨猿打坏了身体,用极端的方式锤炼身体,通过启世之石碎片的修复能力,然肉身短时间能够达到接受幻神境后期一击的能力。

    果然,黑气打在凌逍烨的身体之上,瞬间散开,然后再附近等待施法人的重新凝结;而庄蒙四招特制手套的攻击,只是把凌逍烨的脸皮划破了,还有把衣服给扯烂了一点。

    “第三招,我已经让你三招了!”

    凌逍烨不顾形象受损,笑着对刚刚弹跳离开的庄蒙说道。

    “不可能!”

    一个声音带着一丝绝望喊道,来自台下的留情公子。

    留情公子自认为庄蒙一定能够三招内打趴凌逍烨,但实在想到不到,庄蒙这个幻神境中期的高手,也难以在三招之内,打倒凌逍烨。

    现在不仅是台下的观众都傻眼了,台上的庄蒙,也是发呆着。

    “这个,幻神境的庄蒙居然拿这个少年没有办法?你看看,那少年脸上的伤口,居然愈合了!”

    “太神奇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个命轮境的武者,让幻神境的高手无可奈何,期待他完成这次比试!”

    ……

    庄蒙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无法战胜这个少年。

    多年的暗卫经验,告诉他一个事实,如果三招之内还不能解决一个武者,那么想要杀掉这个人的几率,基本上接近零了。

    这也就是说,如果对面这个少年发挥正常,自己将很难打败他,然后这场比试他就输了,他将要成为这少年的奴仆!

    “不能输!”

    庄蒙暗自给自己打气,准备拿出别的武器,使用别的办法,将这个少年击败。

    还没等到庄蒙动手,凌逍烨的声影忽然出现在庄蒙的背后,一把就掐着庄蒙的后颈,将庄蒙提了起来。

    凌逍烨发现了这一招特别管用,不管是对强者还是低等级的武者,只要掐住了脖子,稍微一用力,就可以把这人给制服住了。而且这人四肢悬空,呼吸困难,一时间体内的法力真元会紊乱起来,无法有力反抗或者保持清醒。

    窒息感会一点点加重,无力感也是一样,一点点增多。

    如果被掐着脖子的人反抗,那直接就把后颈中的骨头给捏爆,这人不死也是残废了。

    所以一般人被捏着脖子提起来,基本上很难反抗了。

    这让憋着难受的庄蒙,四肢在空中胡乱舞动起来,他现在不仅身子难受,还出了一身的冷汗。

    按理说,到了幻神境之后,已经是先天四境中的最后一个层次,身体都要优于常人,很少出汗的,除非是遇到了极大的惊恐之类的,才会这样。

    显然,庄蒙完全是被吓到了。

    凌逍烨何时捏住他的后颈,他都不知道!

    而且他是是个幻神境武者,这个少年对手,也就是命轮境四重的模样,怎么会这样诡异呢!

    本以为他能够轻松打败凌逍烨的,可万万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倒是被提着,想一只待在的鸭子一样。

    所以庄蒙艰难说道:“少、少、少侠,我输了!我、我、愿意做你的奴仆!”

    “嘿嘿,这么快就认输了,一点都不好玩。”

    凌逍烨嘿嘿一笑,还故意把这句话说的很大声,就是想让附近的人都听到。

    果不其然,台下的观众还有路人们,还没有看清楚为何庄蒙就这样被凌逍烨提着,就已经听到凌逍烨说出这种寂寞如雪的话来。

    “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居然能够在一息之间,把一个幻神境高手给提在手上,丝毫不敢抵抗了啊!”

    “我也很纳闷啊!一点都不痛快,这庄蒙怎么就认输了!”

    “太出乎意料之外了,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会获胜。”

    ……

    台下最开心的莫过于林菲,这少女为凌逍烨捏了一把汗,到现在那个灰衣侍卫被凌逍烨提着,认输了,这才让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而最不开心,龇牙咧嘴的便是留情公子,他恨不得现在跳上去,把凌逍烨给打翻在地。可他也就是想而已,根本不敢乱来。

    连他们茅家最好的暗卫,都被凌逍烨想玩一样提着起来,不得不认输。他这个命轮境的上去,又有什么用。

    本来就像让这个庄蒙,一举拿下凌逍烨,让凌逍烨成为庄蒙的奴仆,然后他自己也能对手下庄蒙的手下发号施令。

    可惜这如意算盘现在是落空了,还称得上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连茅家最厉害的暗卫都给搭进去,成为了别人的奴仆。

    所以留情公子现在处于一种非常难受的状态,想要和林菲比试,但于事无补,人家不一定答应。想要对阵凌逍烨,那绝对赢不了,连暗卫高手都栽倒了,还能怎么样?

    想到这样,留情公子那英俊的脸庞,流下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内心是惊恐不定着。

    现在,他最想要的是,找个机会溜回去,找到帮手再说。

    于是留情公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正好趁着底下观众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猫腰,钻了出去。

    远离了这个比武的广场,留情公子又钻入了几个街道,混在人群中。过了一会,他正要朝着家族的方向狂奔而去,就遇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于是他打起了招呼:“贺二兄,贺三兄!”

    原来是同时城西区十大家族中的贺家!

    这贺家的实力,远比留情公子的茅家厉害,光光是这一代的青年才俊,都有好几个是幻神境的高手了。

    而去贺家的一名女子,嫁到了茅家,多少算是联姻家族,所以相互之间颇为照顾,有事一般都会相互帮忙。

    所以留情公子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说是被人欺负了,不过他把暗卫庄蒙打奴仆擂台赛打输的情况给隐瞒了起来。

    那两个贺家少爷,年纪比留情公子大一些,但也是相仿,小时候也算是认识,所以还有点交情,一听说有人欺负留情公子,便一口答应下来,帮留情公子找回场子。

    “茅三亘,欺负你的人在哪里?”

    “就在离这里不愿的比武台上!”

    “那欺负你的人修为如何?”

    “命轮境四重!”

    “什么!命轮境四重!”

    贺家两名少爷同时惊讶起来,他们都不管相信有个命轮境四重的家伙居然敢欺负留情公子。

    “千真万确,两位请跟我来!”

    说罢,留情公子便带着贺家二少和贺家三少两人,直奔比武台的广场。

    果然,他们来到的时候,人还没有散。

    此时,凌逍烨刚刚放下庄蒙,而庄蒙已经发了心誓,决定愿赌服输,侍奉新主人凌逍烨。

    留情公子三人拨开人群,一些眼尖的家伙开始低声说道:“快看,那个茅家少爷,去找贺家两位少爷来帮忙了!”

    “嘿嘿,好戏连连。连贺家两位少爷也都参与进来了啊!”

    “我没看错吧!留情公子那家伙怎么又回来了,还带着帮手吧?”

    “这下更有好戏看了,一个茅家,一个贺家,这个少年,感觉要被两个大世家的青年才俊盯上了啊!”

    “嘘,小声点,那两名贺家少爷可不是普通的幻神境武者,万一你们讲得不好听,等下他们动怒了,你们就有好看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