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留情公子
    “想不到,偌大的都城,连吃个面都能遇到发情的公狗。”凌逍烨一边吃了面,一边对林菲眨眨眼,道:“你可要小心点哦。”

    林菲一时语塞,一来是来者她的确认识,但不熟,也不想搭理;二来凌逍烨这番话中有话,让她不由停下手中的筷子。

    来者是所谓的留情公子,虽然只是看到凌逍烨的背影,然后感知到凌逍烨的气息也不过是命轮境三四重的样子,修为比他还低,所以也就不放在心上。

    只见这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径直走到凌逍烨和林菲坐着的桌子边上,毫不客气地坐下,大声喊道:“掌柜的,来两碗这里最好的面!”

    然后他对着林菲笑了笑,道:“怎么吃这种低档次的食品呢?林姑娘你且等着,我给这掌柜要最好的面给你。”

    说罢,这人笑容满面,继续朝掌柜吩咐道:“掌柜的,要最好的面,记得吗?还有,在这里吃面的,我留情公子全部请客。这个面摊,我为林姑娘承包了!”

    那掌柜的一听,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一见到留情公子衣装亮丽,出手阔卓,想都不用想此人必是富贵子弟,也就应了起来。掌柜的还把已经打好的面,这是为前一位来吃面的客人准备的,直接端到了留情公子的面前。

    对于这掌柜的服务,留情公子自然满意,他把那碗面推到林菲面前,说:“来来来,林姑娘,趁热吃。”

    林菲年纪其实不算大,和凌逍烨差不多,对于这种别人无故献殷勤有些不知所措,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一双大眼睛,只要看着埋头吃面的凌逍烨。

    “林姑娘,看谁呢这是,不如吃面吧!”

    留情公子继续哄着林菲,希望林菲能够正眼看他。

    可是留情公子越是殷勤,越是让林菲无动于衷。所以一直笑嘻嘻的脸庞,隐隐出现了一丝不快,但他还是忍住了。

    这人望了凌逍烨一眼,见到凌逍烨埋头吃面,不由嗤笑起来:“如此粗俗的家伙,也敢和林姑娘同桌吃面,真是不知恬耻。”

    凌逍烨恰好把自己碗里的面吃完了,见到林菲一直看着自己,脸上有些不开心的表情。他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拿过林菲没动过几次的面,道:“你不吃啊,那我帮你吃!”

    凌一把抓过林菲面前的面碗,然后又开始埋头吃面起来。

    留情公子见到凌逍烨这样不妨自己在眼里,更重要的是,还把他喜欢的姑娘面前的东西拿去吃了!

    这算什么道理!

    对于留情公子这种出身富贵的世家子弟来说,别的姑娘都是倒贴给自己,别的男子都是尊重自己。如果一个比自己出身低下的人,对自己不敬不说,那把自己给无视了!

    那无疑就是一种赤裸裸的轻蔑,是一种愚蠢的挑战!

    想到如此,留情公子怒意顿时多了起来,他就差指着凌逍烨鼻子痛骂了:“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居然把林姑娘的面给拿去吃了,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你还好意思吃我请客的面?”

    这种语言上的侮辱,凌逍烨假装听不见,也不放在心里。他吃了好几口,对林菲说道:“这面不错,就是味道有点咸了,下次让掌柜的多放点面汤就好。”

    采取了无视留情公子的做法,林菲也知道凌逍烨有底气,所以便笑了,回道:“还好,我不忌口。”

    两人就这样有些打情骂俏的对话,让留情公子嫉妒不已,他两眼之中,都是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想要把凌逍烨给烧成灰烬。

    但这人自诩为风度翩翩的世家子弟,在这里翻脸也有失涵养,所以他把怒意和嫉妒都压住,脸上表情变得风轻云淡,对凌逍烨说:

    “这位道友,刚刚有些冒犯,还请见谅。这位林菲姑娘是本公子的旧识,今日偶然相见,正好有些话要私底下说一说。现在还劳烦道友移步隔壁的桌子,等下本公子帮你结账,你看可好?”

    这些话从留情公子口中说出,自然是给了对方极大的面子,起码语气都是客客气气的。普通人听了之后,应该要给个面子,顺了这留情公子的意,会自己离开的。

    不过还是让留情公子失望了,对面的人不是一般的武者,而是凌逍烨。

    凌逍烨还是继续无视这个什么留情公子,继续对林菲说:“我再帮你要一晚,让掌柜多放点汤,不至于那么咸。”

    留情公子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实在忍受不了,别人对他的无视!

    想当初,他这个城西区新生代的四大公子,很多人见到他都要巴结他,恭维他。现在眼前的凌逍烨和林菲,居然完全无视了他的存在,就把他当成空气一样!

    这怎么能忍,所以留情公子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刚想拍桌子怒骂凌逍烨,却正好把送面来的掌柜给撞倒在地,而那碗热气腾腾的面,连碗带汤一起泼向这留情公子的后背。

    本来这点面汤对于命轮境武者来说根本就是小事,随便一挡就完事了。但留情公子因为是生气站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热面汤泼到自己后背,也就像普通人一样,被烫伤了。

    “呀!”

    留情公子惨叫一声,连忙捂住后背,一边运功抵御,一边骂骂咧咧起来。

    这时候,忽然间窜出了五名衣饰一样的武者,他们团团把留情公子围住,关切问道:“公子,你没事吧?”

    留情公子龇牙咧嘴的,哪里搭理这些随从的,只不过他有些愠怒,死盯这还在吃面的凌逍烨。

    那些随从一看主人受伤,立刻就叫嚣起来,道: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刚伤我茅家的二少爷?”

    “动我茅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啦!”

    “……”

    其中的一名随从,料想到是这个面摊的掌柜,就是烫伤自己家公子之人,所以他一把将这个掌柜给抓了起来,一手抓着这掌柜的衣领,破口大骂道:“你这老不死的家伙,居然敢烫伤我们家少爷,真是活腻了!少爷,我把这老头双手给割下,然后把这个摊位给砸烂了,您看如何?”

    留情公子依旧看着凌逍烨和林菲,不理会这些随从说什么。他的怒意,显然不是这个掌柜的拿面汤来烫伤他,而是被这少年少女无视自己所点燃的。

    没想到这些随从不知道公子的真实意思,就当是是公子默认了他们要对这个掌柜出手,所以那人就掏出了兵器,叫别的随从拉住这掌柜的双手,准备动手。

    这掌柜的年纪有些大了,又是普通之人,没练过什么功法,从烫伤留情公子之时就一直发蒙到现在。

    直到这些茅家随从,准备要把他的双手给砍下,这掌柜老头才如梦初醒,大声求饶道:“留情公子,请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是无意的!各位茅家的高手,还请宽恕,我这老头还要养家糊口啊!……”

    掌柜的求饶声很大,加上茅家随从的动作也很大,本来这个小巷子没什么人的,被这么一闹,忽然间就出现了一堆围观的路人。

    “这是干什么?”

    “你看他们的衣服,好像是茅家的二公子,应该是这卖面的惹到他们了。”

    “这茅家什么来头,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居然敢对普通平民出手,难道不怕皇家执法护卫吗?”

    “你居然不知道茅家,那你一定不是城西区的。茅家可算是那里的前十名世家,厉害着呢。据说当年茅家一名高手,曾经在皇宫当过差,所以势力不小,而且他们家族人脉极广,一般人可不敢得罪他们啊!”

    “也不光是这个原因,主要是茅家的武技功法不错,自成一派,所以一直受人尊敬。”

    “那也不能随便对人动手啊,这里可是元靖城啊!雨旭帝国的都城,人人都可以随便出手打人,那还了得!”

    “你看不惯,那你上前劝架啊!”

    “不对,我家里还有点急事,改天再说吧!”

    ……

    与此同时,那些茅家的随从,准备要把这掌柜老头的双手给砍了下来,大刀已经扬起,折射的阳光闪耀起来。

    这老头拼命挣扎,但是无济于事,一个普通人怎么是武者的对手,况且年纪也很大了,力气不足,所以这老头面如死灰,一下子就崩溃了。

    还没等那名拿大刀的茅家随从砍下,一些围观的人都闭上眼睛,或者转过身去,生怕这个场面太残忍了,顶不住。

    不过这些路人等了几个呼吸,没有听到老头的惨叫,却听到了三声惨叫,同时叫了起来,如同三头同时被宰的猪叫声一样。

    围观的路人们定睛一看,那三名准备动手的茅家随从,此刻倒地挣扎,他们的大腿,都被一根筷子给打穿了!

    血流了一地,但无人刚上前看看,包括那些茅家的随从,不知道是惊吓到还是震惊了。

    连留情公子都呆住了,场面顿时鸦雀无声,直到留情公子破口打骂,才打破了这个局面:“是谁?敢动我留情公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