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原掌门的算计
    “谁敢乱动,我凌某立刻教他碎成八大块!”

    凌逍烨冲到地面,正色说道,带着一股不容质疑的意味。

    本来古德宗的弟子们,还在为凌逍烨打跑了他们的最强大的师兄而震惊着,此刻又是被凌逍烨凌厉的威胁着,惊得是一动不动,只能呆呆站着。

    就连青岚门的弟子,也被这句话给镇住了,都屏住呼吸,生怕新掌门连他们都给砍了。

    “你们古德宗弟子,欺负我青岚门弟子在先,还把一名弟子打成重伤。现在你们又叫来一名强者,想要报复我们青岚门,你们古德宗还有一点道理可言吗?你们还有古德宗还有一丝羞耻之心吗?”

    连续的质问,像一座大山将古德宗的弟子给压住,无人敢应声。

    “你们有错在先,又一错再错,杀上我青岚门来,欺辱我弟子,伤我弟子,你们到底有何居心?难不成要掀起一股门派厮杀对战才甘心吗?”

    凌逍烨义愤填膺,有些激动说着。

    这些话,又让古德宗弟子陷入沉默。毕竟凌逍烨的实力很强悍,不仅打跑了庞师兄,而且还毫发无损,他们肯定不敢造次,只能低头默认。

    “你们古德宗赶紧滚,限你们十个呼吸间隔,立刻滚出青岚门,否则,就是死!”

    听到这句,古德宗的弟子如蒙大赦,长舒了一口气,不过他们能飞的就飞,不能飞的就直接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飞快地离开青岚门。

    望着这些人远去的背影,凌逍烨总算也松了一口气。至于为何要放走这些人,凌逍烨倒不是心生怜悯,杀这几个人容易,但是后果可能会引来更厉害的家伙,真的就把青岚门给灭了。所以他在青岚门弟子面前,痛骂了古德宗弟子一顿,既能给自己宗门长点志气,也能给古德宗弟子一个台阶下。

    因为这一幕,就是他凌逍烨暗中策划的,只不过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有些意外而已。见到那些忍住喜悦和欢笑的弟子们,他也笑了。

    “你们照顾好受伤的同门,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凌逍烨纵身一跃,腾空而去,朝着庞姓武者逃离方向飞去。他只想把这庞姓武者抓住,然后去这古德宗,和那些高层交涉一番,免得后患无穷。

    见到凌逍烨走了,青岚门弟子这才相互拥抱起来,有的欢呼得跳了起来,有的抹去眼角的泪水,纷纷为逃过一劫而欢呼。

    凌逍烨飞速前行,自然听不到弟子们的欢呼。刚刚欢喜的心情,一下子就回到了担忧之中。他在担忧这个庞姓武者,也在快速逃离。凌逍烨接触了燃魔心法,感觉到了一阵疲惫,他担心现在的速度,无法追上这个庞姓武者。

    但很快,他的神念告诉他,前方一里多的地方,有两个熟悉的气息,其中一个就是庞姓武者。

    所以他急忙催动真元,抖动真元翅膀,快速向那个方向疾驰而去。

    没过多久,凌逍烨就见到了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提着晕过去的庞姓武者,慢慢向着他飞过来。

    “凌掌门,好久不见!”

    “叶,叶大叔!”凌逍烨叫了出来,中年男子飞近之后,他才注意到,原来是前任掌门叶青源,就是这个人,将青岚门这个烂摊子不明不白交给他凌逍烨的;就是这个人,让凌逍烨忙里忙外,为前任掌门擦屁股。

    凌逍烨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有话却说不出口,尴尬至极。

    “凌掌门,你也想把此人抓了?”

    “没错,只有把这人抓了,手里有个筹码,我才好去古德宗交涉。既然叶大叔将其擒获,那就交给我吧!”

    “嘿,你小子,居然考虑得这么远。不过,他不能交给你。”叶青源笑了起来,眼角瞬间多了很多鱼尾纹,给人一种沧桑而又豁达的感觉。

    凌逍烨不解,连忙追问:“为何不肯?”

    “你先不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叶青源依旧笑着,但是他缓缓说了起来:

    自从他拿了凌逍烨给的东西,他的确是去了一趟元靖城,还故意走漏了一点风声,做出要赖账的苗头。然后再叫个人,怂恿一些讨债打手,上山去找凌逍烨的麻烦,试探凌逍烨的到底适合不适合做这个掌门。

    他一直在隐匿自己的气息和行踪,就是为了观察凌逍烨。他对凌逍烨着手做的每一样事情,都感到满意,值得信任。

    唯一不懂的是,为何凌逍烨会重伤一个古德宗弟子,还羞辱了他们,到最后却又放他们走。于是他没有跟凌逍烨去城里,而是选择在附近的躲避,免得他人上门找事。

    果然,他发现这些古德宗弟子找到了正在附近历练的庞大天,第二天就来报复了。他本来想出手制止的,但是发现凌逍烨回来后,偷偷潜伏起来,等到关键时刻才出手,救了青岚门。也就没有出手,按照他的计划,他也是想把这庞大天抓住,然后上古德宗讨个说法,最后了结这桩恩怨才行。

    凌逍烨听了叶青源的讲述之后,恍然大悟道:“好啊,原来你一直在考验我。万一我要是撂担子走人了怎么办?”

    叶青源哈哈大笑,说:“凌掌门并非这种人。”

    “何以见得?”凌逍烨反问道。

    “你的眼睛。还有我的直觉!”

    叶青源收住了笑声,幽幽说道。

    “……”

    凌逍烨无言以对。

    叶青源却又滔滔不绝,继续说了起来:“我现在知道了,你小子是想利用古德宗,震一震这些悠闲的弟子对不对?顺便还建立起自己的威望对不对?”

    凌逍烨没有回答,神情平淡。

    “不说就当是默认了。好吧,我跟你说,为什么要把这个掌门交给你。”

    凌逍烨似乎为这句话所动,立刻盯着叶青源。

    叶青源笑意早就淡然,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他讲道:“很多年前,一名已经脱离青岚门的弟子,发来请帖,邀请我去元靖城那排名前面的天一阁,参加一位长老的上任宴会。”

    “当时,我的女儿,因为无人照看,我便将她带去,一起参加了那次宴会。估计你也知道,我这人一沾酒就不行,喝到醉为止。我那晚喝多了,那名新任长老见小女聪明伶俐,就问了有没有婚配。”

    “我也没想太多,就说没有。然后这长老就说要给小女和他一名孙子定下婚约,这酒一上头,人就容易犯糊涂了。我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

    说道这里,叶青源已经掩藏不住深深的懊恼,他接着说:

    “回来后,酒醒三分,就知道这婚约太鲁莽了,所以我选了个时日,再次登门拜访这名长老,却被告知他事务繁忙,不见客。灰溜溜回来之后,我没有告诉小女,而是装作怎么也不知道,祈求那些人也把这事情单位吧。”

    说到这里,叶青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凌逍烨没忍住,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时间飞逝。前四年,雨旭帝国宗门大比赛的时候,小女也上场了,恰好对手就是那名长老的孙子,这是后来才知道的。这小子见小女长得漂亮,身法不错,便萌生好感。回去告诉了他父亲,他父亲又告诉他祖父,最后他祖父想起来有过婚约,便让人来青岚门提亲。”

    “那长老派来的人,比我修为还高,也比青岚门任何人修为还高。所以,我只好将实情告诉小女,但是小女不肯,打死都不愿意去天一阁。所以事情闹得很僵,那长老就借着天一阁的名义,逼迫我就范,否则他们不仅对我们父女二人动手,还会将青岚门一同抹杀了。”

    叶青源又叹了一口气,在凌逍烨看来,这叶大叔似乎又老了一些,两鬓有些花白,两眼因为叹息的缘故,紧皱眉头,鱼尾纹愈发的深了。

    收起叹息声,叶青源继续讲着:

    “但是,为了小女,我叶青源甘愿付出一切,但又舍不得青岚门。正当我借酒浇愁的时候,你小子就上门来了,所以顺水推舟,让你执掌青岚门。这样,青岚门和我叶青源没了干系,他们天一阁起码没有理由,对青岚门出手了。”

    凌逍烨看着叶青源,那双有点浑浊的双眼,从里面看出,是无奈的妥协,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妥协。

    不过,他想到这些原来都是这叶青源一手安排的,他心中不由有些气愤,要不是这是杜君岚的父亲带领过的宗门,他现在说不定早就不干了。所以他愤愤不平说道:“叶大叔,安排得不错嘛。连我都成了你的棋子了。”

    “凌掌门,你言重了。”叶青源表情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声音都开始低沉:“这是没办法的办法。我也不瞒你,这么多年塑造一个吊儿郎当的形象,就是为了去天一阁,乘其不备,将这长老手中重要的亲人拿下,逼迫他们接触婚约。如果我还是青岚门的掌门,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为了女儿,我也只能这样铤而走险了。”

    叶青源手提着庞大天,双眼出神地望着天空。

    凌逍烨从来没有感受到父亲母亲的爱,但是他有师尊,师兄,还有云空山的同门们,他们同样爱护这凌逍烨。所以他也能感受到这种感情,是不会骗人的。

    所以,凌逍烨微微一笑,说:“好,那我就先代替叶大叔管管青岚门,但是说好了,只带一年。”

    叶青源苦笑起来,只能点头答应:“你若是有别的急事,也可先行离去吧,我自有别的安排。”

    “答应过的事情,我凌逍烨可不会反悔,一年就一年。”

    听到凌逍烨的回答,叶青源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