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一百零七章 一打十个
    “太狂妄了,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一挑十,怎么不说挑战全部人呢!”

    观看比赛的武者此刻被凌逍烨这大口气点爆了,个个摩拳擦掌,欲要上台。

    而在演武场中间的大台子上,有几个坐镇的老头子,也注意到了凌逍烨,便说道:“此子口气不小,想要挑战十个。老夫认为他是故弄玄虚,应当剥夺他的比赛资格。”

    “沈老头,这里是断岳门挑选弟子的比赛,切莫乱来,还先过问一下断岳门的仙师们吧!”

    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黑色衣衫,表情平静,正冷冷看着凌逍烨:“胆量不小,看了这么久的比赛,都没有几场亮眼而精彩的比赛。这样,可以破例给他一次机会,不过,让二十个参赛的武者,一起和他比赛!”

    “仙师,恐怕不妥吧!”陈家家主,陈才英接上话,说道:“那少年赢了,好解释,但是二十个人赢了,该如何分配?”

    “那就让这二十名武者统统晋级总决赛!”

    其余几个老头面面相觑,既然这断岳门的强者发话了,便依他所言,让接下来的二十个武者,一起上场,和凌逍烨比赛。

    随后,凌逍烨附近的裁决武者赶紧叫停,让凌逍烨和那所谓的四公子之一的武者,一起停手。接着,叫了十九个人比赛号码,让他们统统上场。

    观看比赛的人一时之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大眼瞪小眼。很快,二十个人上了场,站在凌逍烨的对面。观众们都明白了,原来凌逍烨要对决二十人。

    由于这次变动,场面偏大,其他比武台的观众,也都闻声而至,把凌逍烨所在的台子,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

    一些好事之徒开始偷偷下注,凌逍烨战胜二十人的话,买一两赔一百两。相反,凌逍烨输了,就是买一两赔二两。

    此时,观众们一边买凌逍烨输,一边开心笑道:“这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什么都敢乱来。”

    “呵呵,狂妄的代价。不过还得感谢他,要不是他这种自寻死路的做法,我们还未必有这样挣钱的机会呢!”

    林菲本来不知道这些的,但是见周围的人都在买凌逍烨输,她非常生气,气得小脸鼓鼓的。虽然她不敢相信,凌逍烨能够一打二十,但还是支持他,用自己不多的盘缠买了一百两,押凌逍烨胜。

    与此同时,台上,那裁决武者正在给凌逍烨,还有刚刚上台的武者讲解了一下规则。

    凌逍烨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人,本来还以为这请来一些修为比较高的武者,仔细一观察,最高的是命轮五重,最低的也有魂海境巅峰。

    也许对于凌逍烨来说,这些人的修为不值一提,但台下的观众和那些老头可不这是这样认为,因为凌逍烨只是一个人,而他的对手,却是一群!

    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对抗二十人,而且还是修为境界都相差无几的局面,所以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在暗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正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那二十名上台参加比赛的武者,此刻心中都暗笑起来,有个狂妄而又愚蠢的无名小卒,敢在一场比赛挑战二十名武者,那不是来送他们进决赛嘛!

    想到如此,这些武者开始分散起来,把凌逍烨团团围住,他们等待裁决武者的指令,只要一开始,四面八方的攻击一定能够让凌逍烨苦不堪言。

    这是挑选断岳门新弟子的比赛,按规定来说,点到即止,不需要闹出人命。可凌逍烨方才一挑十人的豪言壮语已经说出去了,别人自然不会对他有好印象,恨不得一剑取了他一条小命的大有人在。

    林菲在台下,关心的看着凌逍烨,充满关切的眼神,让旁人都不由觉得羡慕起来。

    而在远处的高台上,那几名老头还有断岳门的代表,也都把目光投向凌逍烨比赛的比武台。除了中年黑衫的断岳门代表,饶有兴趣看着凌逍烨,其他人则是一脸鄙夷,似乎希望凌逍烨赶紧被打飞,早点结束。

    凌逍烨刚刚教学了一个假冒自己名号的家伙,此刻手还有些发热,心中有些期待,能够好好打一场,检验一下自己这一个月来的修炼,到底是精进还是原地踏步。

    于是他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这一变化,让备战的武者们大为愤怒:

    “这小子还敢笑!”

    “死到临头的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这么自在。”

    “你们别抢,等下我要打肿这人的脸!”

    台下的大部分关注也看到了凌逍烨的笑容,各种恶评如潮水般涌来,和台上那二十名武者的言语遥相辉映,大有凌逍烨铁定要输的断言。

    “叮!”

    裁决武者敲打了小钟,表示开始。

    那二十名武者此刻像饿了几天的老虎,不约而同地朝凌逍烨攻击起来。

    嗖!

    凌逍烨身影一跃,高高飞起,继而一个转身,朝着那个云罗城四公子之一武者飞去,瞬息间到了这人的后背。

    饱含真元的一拳猛烈打开,如离弦之箭,又似一阵疾风,居然卷起一小阵的卷风!

    嘭!

    那四公子之一的武者猝不及防,背后结结实实挨上了一拳。这人还想拿起武器往身后一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拳之下,这人口吐鲜血,身子直接往前飞了两丈,翻滚几圈才停下。

    这武者只能在地方痛苦嚎叫,失去了再次参见战斗的可能。

    其他武者可没有闲着,可那一拳带出来的拳风,居然把几个胆小的给吓到了,连忙远远躲开,气得那些修为比较高的武者,骂出声来。

    “这么怂?”

    “怕个鬼,一起上!”

    ……

    突如其来的变故,观看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们只是认为凌逍烨只是凑巧,这下台上的武者开始防备起来,凌逍烨根本没什么机会了。

    嘭嘭!

    凌逍烨这次挑选的目标是两名魂海后期的武者,非常普通的基础拳法,看起来平常至极,却把两个人打飞了三丈远。

    台上还剩下十七个!

    高台上的几名老头,也感到有些意外,他们收起了不屑的眼神,开始认真观摩。

    一些观众开始后悔,他们想要押凌逍烨赢,可是已经开打,没地方下注了。

    嘭嘭嘭!

    凌逍烨脚踩幻舞步,声影变换连连,让一起合击的三名武者扑了个空,并且趁机反打,三拳基础拳法挥出,这三名武者都没有想到凌逍烨是什么在他们身后的,就已经被击飞了。

    台上剩余的十四名武者本来就是一群临时凑人数的队伍,根本没法同一条心,统一出击。此刻大部分人都慌忙拿出武器法宝,要么防御起来,等待别人进攻消耗掉凌逍烨的体力;要么就是想找机会攻击,欲要重伤凌逍烨。

    可凌逍烨脚底似乎抹了油,从这边溜到那边,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又在三个呼吸间隔内,打中了五名修为比较低的武者。

    这些武者有护身法术或者护身宝具的,伤势就轻一些,但也被打飞到几丈开外,浑身剧痛;那些没有护身的武者,就更加倒霉,在打飞的过程中直接口吐鲜血,落地后昏迷过去了。

    “啊!没想到了,这人这么厉害,我押错了!”

    “场上还有九个武者,慌什么!我就不信他还能打倒完这些武者。”

    “这位道友,你没发觉这小子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一脸轻松的模样?”

    “哼,走****运而已,正好是这古怪的拳法克制对手罢了。”

    台下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扯淡起来,不过太多已经发生了改变,从对凌逍烨的不屑,变成了震惊,当然,还有人打心里是认为凌逍烨无法取胜的。

    林菲听着周边人的议论,一双杏眼却死死盯着台上的凌逍烨,只见她双拳紧紧捏着,手心都出汗了。她心中的石头始终没有落地,毕竟还有这么多对手在台上。

    高台上的一名老头说道:“此子身法了得,而且仅仅只是施展出基础拳法,便能打到十一名武者,比较难得。”

    中年黑衫男子默不作声,还是盯着凌逍烨。

    陈家的一名老头却说道:“这不一定,从头到尾,此人也就只能施展为数不多的武技身法,可无一是名门大派的功法,恐怕是野路子出身,可塑性太差了。”

    “陈老头,你是怕这小子抢了你们家年轻一辈的风头吧!”城主府的老头奚落道。

    此刻,同时进行的几场比赛,本来还有很多观众的,但是凌逍烨这个台子噱头比较大,看点也是很足,所以很多人都开始往这边走来,观看起这个台子的比赛。

    台上剩余的九个武者,意识到处境发生了变化,对手的实力,比想象中还要强大,所以他们不得不开始一边防御凌逍烨的拳头,一边商量对策。

    凌逍烨似乎也发现了这点,居然放慢了脚步和进攻,想要看看,这些武者,到底想要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