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一章 卖药被抢
    “来啊!看啊!上好的疗伤药啊,独家秘方,专治各种外伤内伤,服用一滴立刻见效,喝上两滴活蹦乱跳……”

    略显稚嫩的声音在云罗城城南一个地摊响起,路过行人被这声音吸引纷纷驻足这药摊面前,饶有兴趣的打量正在吆喝的少年,还有这所谓的药摊。

    称之为药摊有些勉强,就算是半吊子郎中的流动医摊也比这好上几倍,而且这少年的药摊相当简陋,直接就是摆在地上几个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更令人侧目的是,瓶罐之前躺着一个年长一些的男青年,双目紧闭,生死不知。

    对于投来各种并的目光,少年没有理会。等到驻足的行人多了,他便停止大声叫喊,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瓶子,轻启瓶塞。

    简易药摊周围立刻被一股浓厚的药香味所充斥,令人心旷神怡,显然不是俗物。

    有些武者打扮的行人一闻,直接向少年问道:“小兄弟,你这疗伤药怎么卖?”

    “价钱?在下卖的可是二品疗伤药,原则上只要同等价值的东西来换,但只要你出的银票够多,也是好商量的。”这少年重新塞住药瓶,慢悠悠说道。

    围观的行人一听,纷纷摇头,倒不是拿不出银票,这云罗城只是个小地方,不说是一品疗伤药,就是那种没品阶很普通的疗伤药,都能卖出个好价钱。一瓶二品的疗伤药,那可是城主府和几个大家族才会拥有的东西,可见价值相当高。

    最令人疑惑的是,这个少年年纪不大,衣衫普通,既不像名门世家的高贵弟子,也没有是门派中弟子服饰之类的标志很有可能是通过某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才取得的二品疗伤药,然后跑来这穷乡僻壤变卖的货物,正常人一般趟不上这浑水。

    不过怀疑终归怀疑,这些行人也就只是捧个场,光围着不买。可少年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他继续扯着嗓子,继续叫卖他的疗伤药。

    “让开让开,城主护卫三队前来执法,无关人等全部让开。”充满暴躁的声音在人群外传来,围观在药摊前的行人们顿时安静下来,同时让开一条马车都可以通过的路来。

    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向少年的药摊,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平时城主护卫队都不在这种地方出现啊!他们不是要么收税,要么收人命时才会出现的么?”有人大惑不解。

    “别乱说话,小心那个队长听见了,你小命不保。”旁边有人听到了这人的疑问,赶紧拉住他的衣角,制止刚刚发问的人别乱说话。

    “看样子这少年要遭殃了……”

    “别多管闲事!就当免费看场戏了。”

    “走走走,远离这里,不然等下护卫队出手,我们说不定就遭殃了。”人群中不知谁低声说了在这句话,行人们开始挪动脚步,慢慢离开了这个简易的药摊。

    有些武者手持盾牌,有些武者手持长枪,这便是所谓的城主府护卫队,只见他们放慢脚步,靠近了少年的药摊。紧接着,一名壮年汉子停下,左拳向天空一举,队伍全部人都停了下来。

    还未发话,壮年汉子伸出手指画了一个圈,他身后的人立刻就把这个药摊包围了起来。

    包围圈里的少年眨了一下眼睛,脸上似乎闪过一丝笑意,但很快就哭丧着脸,似乎全世界就是他最悲惨的人。

    只见他带着哭腔说道:“在下只是路过贵城,无奈盘缠所剩无几,只能卖一些丹药,换取一点路费生活费。无意触犯贵地律法,还望各位官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师兄弟二人吧!你们看,我师兄快要死了……”

    说罢,少年一手指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年男子,一手抹着眼睛,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打击的伤悲模样。

    为首的壮年大汉眯起眼睛,左手搭在腰间的宝刀上,右手捋了一下胡子,瓮声瓮气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从哪来?谁允许你们在这里摆摊的?还有,你们是什么弄到那瓶二品疗伤药的?最后,许某听闻你在此兜售假药。现在,给我如实招来,否则,杀无赦!”

    听着这壮年大汉把“杀无赦”说得非常重,这少年把那瓶疗伤药塞进自己的衣内袋中,脸上如同迎着朝阳的鲜花一样灿烂,笑着回道:“回官爷,在下姓凌,名逍烨,自小和师兄二人流浪。这瓶疗伤药可是我们在川马国花了大价钱从一个炼药师手里买来的,现在情非得已,不得不变卖了这瓶药,以凑够去天韵州的路费和治疗我师兄的医药费啊。”

    “哼,未经城主府允许,不可随意摆摊!违者轻则杖责,重则就地正法,加上你贩卖假药,罪加一等,足以当场格杀。”咳咳,壮年大汉咳嗽两声,接着说:“那凌什么的小子,看你也是练过的武者,许某我就不和你说这么多的废话了。交出二品疗伤药,立刻走人,否则就是死!”

    壮年大汉说罢,便用左手大拇指轻轻顶开宝刀。

    凌逍烨嘿嘿干笑一声,那些围上的护卫队也许是看到队长许当阳的微小动作,也许是听到了这个笑声,赶紧长枪戒严,枪尖直指凌逍烨。

    “啊!大人饶命,在下愿意双手奉上疗伤药,但求能够放过我们师兄弟二人。”说完,凌逍烨从衣服里掏出了一个小青瓶,双手奉上。

    “算你识相,不过你怎么证明这药效,和你描述的一样?”护卫队长许当阳见凌逍烨如此爽快的拿出疗伤药,沉思片刻便厉声问道。他双眼瞪着凌逍烨,似乎要看凌逍烨要耍什么花招。

    凌逍烨收回小青瓶,斜视着许当阳,不急不慢说道:“许队长若不信,那就当这疗伤药是假的咯。”

    一个个子矮小的护卫队员见凌逍烨如此回答,走上前一步,冷声说道:“哼,敢如此和队长说话,嫌命长?”话音未落,手中长枪便刺向凌逍烨的脖子。

    “慢着!”许当阳大声说道,他朝着凌逍烨走去,右手抽出了他的宝刀。

    那小个子听后就停下动作,收回了长枪,他认为队长会直接砍翻了眼前这小子。

    刀光一闪,凌逍烨本以为这刀会砍向他,立刻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不过他手心早就掏出出一把飞刀,准备随时自保。

    许当阳轻划宝刀,从左边向上一挑,然后瞬间归鞘,动作行云流水,气势也是凌厉,显然是有练过的。

    那小个子哎呀一声惨叫,丢下长枪,双手握住大腿,跌倒在地上痛苦抽搐着。原来他的右腿被队长的刀划了一下,虽说只是划了一下,但伤口很深,隐约见到白骨,而且血流如注。

    行人中有些胆小的,见此惨状不由发出尖叫声来。这队长也够心狠手辣的,连自己的手下也照砍不误。

    许当阳没有看小个子的惨状,而是双手交叉,神色凝重的看着貌似呆若木鸡的凌逍烨,说道:“小子,赶紧拿那疗伤药出来试一试!”

    “好好好。”凌逍烨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掏出小青瓶,拔开塞子,边说边往那小个子的伤口滴了两滴药水。

    趁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伤口上,凌逍烨快速塞住瓶子,收回衣中。做完这些,凌逍烨松了一口气。

    只见那个小个子不哭爹喊娘了,也不抽搐了,那伤口竟然快速的愈合起来,血也在止住了。在这浓厚的药香中,小个子的神情由痛苦变成了自然,显然,这疗伤药如同凌逍烨所说的一样神奇。

    许当阳哈哈大笑,显然对着疗伤药的效果很是满意,收住笑声,他扭头对凌逍烨说道:“拿来吧,小子。”

    凌逍烨手上不知何时拿出了小青瓶,递给了许当阳。许当阳拿过瓶子,拿开塞子,细细嗅了一下,和方才的药香一样,他才塞住瓶子,收入腰间小袋子。

    许当阳转身离开,围着的护卫队收起戒严状态,然后排成两队,整齐的跟着许当阳离开了。

    本来热闹的城南沿河街,经过这护卫队这一折腾,变得清静许多,那些摆摊的商贩不敢大声吆喝了,生怕被这护卫队的长枪刺过来。但是护卫队一走,又慢慢热闹起来了,叫卖声不断。

    凌逍烨继续喊道:“来啊!看啊!新的疗伤药啊,依然是独家秘方,专治各种外伤内伤,服用一包瓶立刻见效,喝上两瓶活蹦乱跳……”

    一个刚才围观的大妈走了过来,正色对凌逍烨说道:“你呀你,还敢在这里贩卖这些东西,连你的师兄都救不过来。”

    凌逍烨侧过头,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师兄,忽然笑道:“大妈,我凌逍烨卖的虽不是什么好药,但也绝非是假药。您瞧好了啊!”

    说罢拿出另一个小瓶子,给躺着的师兄滴了几滴药水。不出几息功夫,地上的师兄便缓缓睁开双眼,慢慢直起上半身,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了。

    “小伙子,你这药水不错啊!怎么卖?”一名大汉走了过来,有点不敢置信的神色,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不贵,这种疗伤药,虽没有二品疗伤药好。但胜在用料奇特,见效快,价钱也不算太贵,只要九百九十八两。”凌逍烨笑着回答这个大汉的问题,然后又大声喊道:“数量不多,还剩八瓶,买到就是赚到……”

    听到这吆喝,一些本来将信将疑的人,纷纷围了上来,反正这个价钱还算适中,买一瓶备用也是不错的。很快,这些疗伤药就卖完了,很多没买到的人看着凌逍烨还有别的药,也一同顺手买了,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药摊的东西全部卖完了。

    凌逍烨一边忙着卖药,一边估算,那许当阳何时会来找他的麻烦。

    (ps:新人新书,请多多支持,后续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