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六十五章 以小欺大
    对于这些招数,凌逍烨在秘境中看得太多了,都了然于胸了。

    看出别人的破绽总比看出自己破绽容易得多,更何况凌逍烨对自己的优势和不足也是熟悉无比。

    在这种情况下,马管事的修为超过凌逍烨一个大境界和两三个小阶层,这种修为差距的差距是非常致命,也是很难逾越的。

    不过,凌逍烨身上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不是一般人。

    当然,一旁的江雪阳却不这样认为,他的心估计都要提到嗓子来了,十分为凌逍烨担心。上次凌逍烨打照面就被马管事的小法术定住了身子,要不是江雪阳保护了他,说不定现在他早就成了一具枯骨了。

    可现实去出乎江雪阳的意料之外,凌逍烨不见轻松躲过了马管事这充满威胁的一剑,还能为江雪阳挡下几道朝着他射来的剑身残影。

    这怎么可能!一个魂海境的能够轻松挡下一个命轮境后期武者的攻击!太不可思议了!

    可真真切切发生在江雪阳眼前,于是江雪阳掐下大腿,看看自己是否在做梦,很疼,这是真的。

    不过更令江雪阳震惊的是,凌逍烨掏出两把剑,一把大一把小,大的剑黝黑古朴,看起来很钝,用来砸石头倒是可以,但割开人的身体,似乎不行;另一把小的,江雪阳见过,在青湖的时候,凌逍烨拿出来防卫过。

    双剑武技?

    这世上虽然也有一些武者修炼这种难练的武技,可基本没人能够达到大成的地步,毕竟,双剑的武技一般比较固定,一剑专职防守,另一剑则是负责进攻。这些无疑对人的领悟力和精神力有很大要求。

    或者是双剑攻击,这相对简单,可惜防守能力太弱,会露出很多的破绽。所以很多双剑武者,都后期都会专职练单手剑,以求攻守平衡。

    这小子到底想要演哪出?

    马管事也是咧嘴一笑:“哈哈,混小子,不要自暴自弃嘛!双剑根本无法打赢我的,而且你修为境界如此低,用这种方式,和自己伸头过来给我砍有什么区别。对了,刚才我就使出三分力道,这次我使出五分力道!”

    凌逍烨静下心来,虽然无法成功惹怒这马管事,但眼下还是有机会实现自己的设想的。

    无情剑诀——高长风的失败后独创的大剑武技。

    惊风剑法——秦若离让他自己参悟的初级武技。

    一手一剑,一手一种剑诀,同时使用两种武技。这是凌逍烨在秘境中第二个通道的幻境里,和自己对战悟到的一丝丝技巧。

    最关键的是,自己有双武魂,分别是自己体内两股神秘力量衍生而来。那么意味着,他有可能同时引导这两个武魂,同时施展开来,战斗力大增啊!

    燃魔心法!

    恶魔之翼!

    恶魔之触!

    再加上左手无情剑诀,右手惊风剑法,凭借着强悍的身体,还有各种神秘力量。

    刹那间,凌逍烨的身影恶魔之翼的带领下,急速穿梭,速度堪比命轮境中期武者;右手精铁宝剑施展出惊风第六式——若无,空中瞬间布满道道若有若无的剑影,同时恶魔之触的虚影大手也浮现而出,同样手持利剑,抖出道道剑影;而左手在则手持大剑,干净利落的朝着马管事劈去。

    马管事微微一怔,这是什么怪招?从来没有见过。更令他吃惊的是,凌逍烨散发出来的气息,堪比命轮中期的修为,而且很是霸道,连周边灵力的流动都开始紊乱起来。

    于是马管事运起护身法决,虽然对这暂时提升力量的凌逍烨不屑一顾,但防守还是必须的。只见他身子微微****,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也迎向袭来的凌逍烨。

    “化风成剑!”

    马管事也不示弱,直接使出自己所学的杀招,同时另一只手也快速打决,准备施展捆绑术,困住凌逍烨,再一剑击伤。

    这种作战方式,凌逍烨太熟悉了,正是因为马管事这种双手作战的方式,给了他启发,所以他才看起来贸然施展双剑攻击。

    而马管事的这种方式的最大破绽是,施展两种攻击方式之间总是会有那么一个小小的停顿间隔,会让他的前胸后背都暴露出来,当然,这命轮境武者肯定修习护身法术,一般前面的防御很强,后背则略微少。

    不然马管事不会叫凌逍烨给他殿后,处理身后的怪物的。

    凌逍烨电光火石之间扭转了身体,右手恶魔之触猛然轰出,空气中带着嘶鸣声,那虚影大手划过马管事的胸前。

    马管事连忙防御,剑招微微改变方向,幻化而出的剑身,向凌逍烨呼啸而去。

    不过凌逍烨又在瞬间变换了身形,挪动到马管事的侧面,也就是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差,躲过了马管事施放的捆绑术。

    这时凌逍烨左手大剑一挥,又陡然改变了一个角度,由劈变刺,刺向马管事的臀部。

    这么贱的战斗方式!

    马管事没想到这会是这个死角,自己除了护身法决能够保护,双手无法施展任何招式来抵抗,因为没有时间了。

    因为凌逍烨的刺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只见那黝黑古朴的剑身急速袭来,一下就刺中了马管事的臀部。

    这里的护身法决防御力量应该很少,所以凌逍烨能够以暂时提升到命轮中期的实力,刹那就刺伤了马管事的身体。

    马管事的身体瞬间想断线风筝,飘荡几下就摔落在地。

    江雪阳不敢置信,凌逍烨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击伤一名命轮后期,这太可怕了。所幸的是,他和凌逍烨不是敌人。

    “萧大宝,你居然耍阴招!气死我了,不服,再来一次!”马管事掏出一瓶药丸,往臀部伤口一撒,喘着粗气,不服气的叫道。

    “呵,你那点手段,我在秘境试炼中,知道得一清二楚。”

    “老子还有独门手段,对付你卓卓有余。”

    “省省吧,我可不想和手下败将再来一局,那是对你的一种侮辱。”

    “什么?居然看这样瞧不起老子,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马管事不顾臀部伤势如何,暴跳如雷,可惜受伤后,身子开始不协调,难以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但从心里上,马管事是绝对藐视凌逍烨的,认为他一定能够手刃这凌逍烨。

    嗖嗖嗖

    几把飞刀擦身而过,马管事瞪大眼睛,恨恨的看着凌逍烨:“小子,居然又来下三滥的手段!”

    “对不起,你要死了。”

    “五行杀阵,千藤!”

    凌逍烨现在布阵施阵的手法非常娴熟,发动的时间也很短。

    就在话音刚落之时,一条条绿油油的藤蔓如青蛇一般涌向马管事。马管事刚要腾空而起,但受伤的身体,无法使出全力,所以很快就被速度比他还快的藤蔓跟缠住了。

    法阵的威力,一般都要比同级的法术厉害,有些法阵,甚至还可以越级对抗而不落下风。凌逍烨本身的实力也不低,所以这法阵相当轻松缠住了马管事,更何况马管事还受伤了,哪里逃得了?

    “快放开我,有事好好商量!不要打打杀杀嘛!”

    马管事有些服软了,声音开始变得柔和起来。

    凌逍烨反问道:“这话怎么不早点说呢?”

    “那萧大宝兄弟,想要什么,只要我马某能办得到,就给你什么。”

    “要你双手、双脚、舌头、眼睛、耳朵还有脑袋!”

    “不要吧,这些你都要我马某不就没了性命了?”

    “那你也不傻啊!”

    “……”

    “不过,让你死得明白,为什么要杀你。”

    “其一,你们万利商行的人很恶心,三番两次找我的麻烦;其二,你派出的武者,想要了我的命,包括你在内;第三,你在秘境试炼时,几次想置我于死地;最后,你动了江疯子,我最重要的一个线索!”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不杀你,我们的行踪就被泄露,很容易就被你身后的势力找到,所以,纵然你不想死,那也得死。”

    凌逍烨说罢,抬手就是一飞刀,正中马管事那还没长出多少新眉毛的眉心处。飞刀的刀柄都没入了脑袋之中,鲜血开始直流……

    马管事那双睁得大大的眼睛,表示死不瞑目,但还是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了。

    凌逍烨示意江疯子别乱动,自己则清理这里的战斗的痕迹。凌逍烨又搜刮了马管事身上值钱的东西后,把马的尸首分成几块,丢在河中。

    把马管事的尸首处理完毕后,就算是发现马管事失踪了,一时半会儿还是找不到有用的线索,反正马管事已经在一条腥臭的河里喂鱼了。

    七七八八的事情做完,凌逍烨这才走到江雪阳的身边,把他背了起来,施展出魔翼之术,紧贴这地面飞行,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背上的江雪阳有很多的疑问,从进入秘境,到以魂海境实力刺伤命轮境,这些问题一直在他脑海中徘徊,但见凌逍烨这么匆忙的赶路,最好还是不让他分心。

    但是这个前行的方向,似乎是要去南州国的禁地——血色修罗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