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六十一章 圈套
    “嗯,说得也是,先到达这里的人,往往受主人的重视。”那石像羔羊说道。

    石像狗听了石像羔羊的话,有些不满说道:“雪羔羊,听着你这话,意思是你先跟了主人,你很受重视?”

    凌逍烨心中暗喜,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本想打打嘴仗,拖延时间让自己身子恢复一下,好和他们战斗的,没想到居然引起了这两个石像生物的一丝猜忌。

    顺着这种猜忌,两者的不服气,说不定让这两个生物打起来,自己却不用出手,妙哉。

    凌逍烨压住笑意,冷言说:“我认为羔羊前辈说得很有道理,你看那些门派,拜入师门的,后面进去的都要叫前面进来的师兄师姐,以表尊敬之意……”

    “废话少说,你这凡人,待会在处理你!”石像狗开始咆哮起来,像是要生吃了石像羔羊一般的表情:“雪羔羊,你是不是也想让我叫你一声师兄啊?”

    石像羔羊冷冷说道:“死热狗,别以为你本事别我高一点,就不把我放在眼里,若不是主人的命令,早就把你变成一座冰狗雕像了!”

    “胡扯,就你那点挠痒痒的寒气,能奈何得了我?还想让我叫你师兄?我呸,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石像狗如同那喷出的热浪一样,言辞一样暴烈。

    而雪羔羊则是被惹恼了,有些激动的说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狗!居然口出狂言,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条乱吠的狗吗?”

    “好,这可是你先侮辱我在先,回头我告诉主人,有你好受的。不过我先帮主人教训教训你一下,出一口恶气。”

    说罢,这两个石像动物居然真打了起来,你喷火,我喷雪。不过凌逍烨早就跳到一旁,准备看好戏。

    两只石像生物的修为比凌逍烨要高,起码和马管事差不多,到了命轮境后期。所以两者打起架来,阵势也不小,加上这通道也不是很宽,所以凌逍烨不时要躲避喷来的雪和火。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那雪羔羊血口一张,却没有喷出雪花来,石像狗眼看这是一个破绽,赶紧冲了上去,准备对着羊口喷出一团热火。

    雪羔羊不紧不慢,恰好也是飞跃而起,嘴巴一合,居然把石像狗给吞了。

    不过这石像狗也不是等闲之辈,被吞下的那瞬间,猛地喷出一团本命火焰,这火焰灼烧石像羔羊的喉咙,继而烧遍全身。但石像狗的身躯,却被冻住,喷完本命火焰却无法动弹。

    雪羔羊被烧死了,而热狗却冻成雕像。

    凌逍烨见灵力稳定下来,才慢慢走近那冰冻的雕像边上,用手轻轻一碰,石像狗冰雕瞬间崩塌,碎片散落一地。

    那道大门吱呀一声,轻轻开启,凌逍烨果然不费吹灰之力,打开了大门。

    等他走近一个巨大的圆形大坑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什么?热狗被雪羔吃了?然后雪羔被热狗撑死了?最后热狗也碎了?”

    “小子,你看你做的好事!这是老夫辛辛苦苦收养的宠物!你居然把热狗和雪羔都给弄死了!”

    凌逍烨尴尬说道:“不知前辈说话算话没有,试炼通过了,可以离开了。”

    显然,凌逍烨可不想接收这热狗和雪羔的烂摊子,想要一走了之。

    “哼,要不是你比那个马脸男子有天赋,有毅力,老夫现在恨不得一招毙命,让你归天,以平复老夫的愤怒。”

    这两者有什么大的关系?凌逍烨不解,但知道自己设计那两只石像动物,应该让这苍老的声音,真的动怒了。

    没办法,只有紧紧咬着之前苍老声音所说的,通过试炼即可离开。他继续问道:“试炼通过了没有,前辈,我可以离开了吗?”

    “想走,没那么容易!”

    “老夫辛辛苦苦设计了这些通道,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本意就是要需要一个夺舍的身躯。你这身子,看样子不错,可惜就是年纪有些大了。但将就用用还是可以的。”

    凌逍烨听了之后,警惕的看看四周,神念也开始查探,除了一把立在正中间的黝黑大剑,根本有什么异样。

    “前辈不是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你把我的雪羔和热狗都给弄没了,不夺舍你夺舍谁!”

    “如果在下冒犯前辈,那还请前辈提出要求,我能做到,便做给前辈。只求前辈放过在下,因为在下还有要事要做。”

    “好!”

    “真的,那谢谢前辈。”

    “你要做的就是把身体给了老夫,哈哈!这是你唯一能做的。”

    凌逍烨身体冰凉,上次听到夺舍的时候,那时还是杜君岚师兄要被培养成某个人的容器,一样是要被夺舍。

    他们师兄弟二人怎么这么背,都要成为别人的夺舍的容器!

    “不!那在下情愿自尽,也不愿成为一具别人操纵的木偶!”

    “喊破天也没有,没人会救得了你!哈哈哈……”

    这笑容,令凌逍烨毛骨悚然,不过瞬间刚要拔剑,朝着自己脖子抹去,手脚却不听使唤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老夫会慢慢折磨你的灵魂,让你尝尝痛不欲生却又无能为力的滋味。”

    “不过,先不急夺舍,略施展一点神通,附身于你身上,一来可以慢慢适应你的身子,二来可以通过你身子,把老夫以前的看家本事学了,免得夺舍完了还要慢慢培养。”

    “你,不要这么无耻!”凌逍烨只能动动嘴巴了,身体主要部位都给定住,还剩下嘴仗可以打打了。

    “哈哈,无耻,很好,别人都说老夫是无情无耻无义,你现在才看出来,未免太笨了。”

    “我看你不仅无情无耻无义,还无脑。”

    “住嘴!老夫无情剑还从未被人说过无脑。”

    “身子都没了,只剩下一团游魂,那不是无脑是什么!哈哈哈……”

    这次倒是轮到凌逍烨羞辱这所谓的无情剑,反正一时半会还不会被夺舍,如果不骂这怪物,心中的憋屈和愤怒该怎么发泄。

    “伶牙俐齿的小辈,不过没用。老夫只是多年没有和人说话了,随便说说而已。不会上你的当,把你给杀了。”

    这次声音从脑海中传来,凌逍烨肯定了这人的游魂,附身在自己身上了。

    这可怎么办?

    游魂体,阿古古拉也是游魂体,说不定他有办法。

    可是现在怎么从乾坤袋中拿出须弥戒子,再拿出阿古古拉滋养的魔族骨头?身体动不了啊!

    但还是有机会的,凌逍烨暗暗给自己打气,决定趁机叫唤出阿古古拉。

    这无情剑的灵魂体开始慢慢控制凌逍烨的身体,让凌走向大坑的正中间,拔起了那把黝黑的大剑。

    慢慢的,一种靡靡之音传入凌逍烨的脑海中,让凌逍烨差点睡着,应该是一部剑诀的心法,很是晦涩,但他勉强记得大部分。

    这剑诀还没有背熟,他的身体就开始动起来了,挥舞着大剑,身形不断变化。

    “这身体怎么奇怪,居然对这神通这么排斥,看样子马上夺舍有极大风险,还是便宜一下这小子,让他开开眼,见识见识什么是临道境的武技和法术。”

    这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依旧是在凌逍烨的脑海之中。

    说罢,凌逍烨的身子又开始动起来,演练起种种招式,打出各种法印决。

    这无情剑似乎不把凌逍烨的疲劳当一回事,只是不停控制着他的身体,演练修习。

    凌逍烨大部分的身体都被控制了,除了脑袋可以思考之外,连说话都说不上来了。

    无情剑果然无情,把凌逍烨的身体当做木偶一般,随意控制,反正凌逍烨无法反抗,只有感到疲惫而已。

    日子一日接一日的过着,那无情剑游魂体不知从何处拿来一些天才地宝,竟然活生生将凌逍烨的身体不断加强,修为也从魂海四重,提升到魂海七重。还修行了几种主要武技和功法,练到了小成地步。

    这却让凌逍烨开心不起来,因为现在控制自己身子的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游魂体,只能看,只能想,却无法说出来,无法动起来。

    怎么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凌逍烨苦苦等待一丝机会,哪怕是一个呼吸间隔,就能取出阿古古拉滋养的魔骨。

    但这无情剑游魂体,仿佛是没摸过真正的人体,发狂似的操纵凌逍烨的身体,去修炼,去活动。

    日子就这样过着,而凌逍烨毫无抵抗的机会。

    那无情剑游魂体虽说放肆使用凌逍烨的身体,但却是用得有章有法,刚挥舞完大剑,又修炼法术,在把身体泡在一堆药物之中,周而复始。

    大概过了一个月的光景,这游魂体终于发出哈哈大笑:“哎呀,虽然这副身体并不是太理想的肉身,不过在老夫的调养和修炼之后,应该能够承受得了夺舍带来的副作用了。”

    “再过十个时辰,灵气最浓郁的时候,就是开始夺舍的最好时机。哈哈哈,我无情剑高长风又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