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六十章 通过考验
    逍烨为数不多的武技都施展开来,尽管这些武技都不同程度达到大成娴熟地步,可那个幻阵中的自己,也具备相同的实力。只能是打得个难分难解,不分高低。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吗?

    凌逍烨问问自己,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救回自己的师兄,找回秦若离姨妈,最后为云空山灭门而复仇,怎么会困在这里,孤独至死?

    不甘心,绝对的不甘心!

    于是凌逍烨不顾一切的施展出燃魔心法和恶魔之触,这些压箱底的武技法术,可谓是他不多的倚仗。

    只见他一只眼睛中闪烁红色光芒,右手臂上浮现出一个虚影大手,紧捏着拳头,朝着自己的幻象打去。

    那幻象同样出现虚影大手,不过却没有自己一样的速度和力度。

    既然幻象会模拟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话语,那么自己一边露出胸膛,一边朝着幻象的露出的胸膛打去,就算是自己挨了一拳,那么那幻象也肯定会挨上一拳!

    不出凌逍烨所料,那恶魔之触结结实实打在幻象身上,当然,幻象打在自己身上的却是不痛不痒。

    那幻阵设计之人,应该没有料想到,进入这个幻阵的人会同时拥有两种不同的力量:灵气和魔气。

    所以这模拟自己的幻象,是不会有魔气的,那么就意味着,这幻象不会燃魔心法,只是简单的模仿自己的外在招式和动作。

    这就是破绽,谈不上是自己的破绽,却是布置这幻阵之人的破绽!

    于是凌逍烨继续施展魔族功法,不停露出自身破绽,引得这幻象也不停露出破绽,然后死命的按照基础拳法,挥舞着恶魔之触的虚影大手。

    最后,这幻象终于承受不住凌逍烨疯狂的攻击,那幻象自己爆裂开来,露出一个精致的阵盘。

    凌逍烨拿出精金宝剑,一剑击穿阵盘,那鬼哭狼嚎的幻象们统统消失。

    不过他却感到阵阵虚脱,这是燃魔心法的后遗症,需要一点时间来缓解。但最终打败了幻阵中的自己,也把这个幻阵给打破了。

    随着幻阵的破开,正前方突然亮起了一道强光,下个通道的入口打开了!

    带着喜悦,凌逍烨拖着疲惫的身子,朝着入口走去。这时,一道黑影猛地窜出,撞飞凌逍烨,也朝着入口飞速前进。

    这黑影自然是守株待兔、浑水摸鱼的马管事,他才不管凌逍烨到底遇到什么,只想自己通过了这入口。

    凌逍烨艰难破了起来,虽然在幻阵中不觉得疲惫,但一破阵之后,加上燃魔心法的后遗症,他更加疲惫不堪。

    只能慢慢走到那入口,好在这入口没有马上关闭,有足够的时间让凌逍烨进去。

    等凌逍烨进入另一个圆形大坑时,入口才关闭。而这个圆形大坑,也是和之前的类似,不同的是,只有两道大门。

    其中一道大门已经被打开,应该是马管事闯进去了。

    “这没完没了的试炼,何时是个尽头。”

    轻声说了一句,凌逍烨掏出一点干粮和清水,还有一颗回气丹,补充一下灵力法力,恢复一下体力。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凌逍烨才感到手脚有力,丹田和魂海里法力充盈。这才起身,向另一道大门走去。

    刚开启了这深色大门,一股热浪和刺骨的寒气,同时交替涌了过来。怪不得,马管事会选择另一个大门,原来这个大门后面这么极端,这么不可思议。

    “那就跟着马管事的步伐吧。”

    凌逍烨自言自语道,于是转向另一道大门。

    可是还没走几步,就被一股无形之力给推了回来,再试两次,依旧同样的结果。

    “这也太诡异了。看样子,那苍老的声音,不愿意两个人走一同个门。”

    “只好走剩下的那道门了。”

    下定决心,毕竟只有走出这里,才是最重要,什么样的试炼都无所谓。

    走入这热浪与寒气并存的通道,凌逍烨忍受着冰火二重交替,一步一步走向通道的深处。

    他的神念感应了一番,只有这两种不同的异象,其他的一概不知。

    越往里走,这热度越来越高,等热到不行时,寒气悄然而至,冰冷刺骨,仿佛就要冻成一根人形冰棍了。

    “忍住!一定要忍住。”

    除了能够施展神念,凌逍烨尝试使出恶魔之翼,可是无法成功,就连凝结出一丝法力,都相当困难。

    凌逍烨想起之前的两道试炼,先是肉身的试炼,接着是自己精神上的试炼,便隐约猜到最后是肉身和精神,那就是意志力的试炼。

    “背负血海深仇,我有足够的理由坚持。不死不休,就是要战胜自己,挑战极限!”

    给自己说了两句鼓励的话,凌逍烨继续走着。

    太热,甚至闻到了一股焦味,也只有咬咬牙,走下去。

    太冷,仿佛心脏都会随时停止,但也要紧握拳头,不服输。

    反反复复,凌逍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只是觉得这时间,太漫长,这通道的路途,太遥远。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

    到了第五个时辰,凌逍烨似乎感觉到自己走到极限了,因为脚下如同万斤一般,沉重无比,每走一步,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极限归极限,沉重归沉重,但凌逍烨还是自言自语道:“不能倒下,不能倒下……”

    万般艰辛,挪了十几步,凌逍烨仿佛过了一个月,这艰难的移动,漫长的煎熬,都是一种无以言说的痛苦。

    在这煎熬的时光里,凌逍烨只有凭着对复仇的执念,对亲情友情的执着,还有强横的身体,才走得这么远。

    当然,希望就在前方,没有任何可以阻挡对未来的向往和期待。

    正当凌逍烨缓缓吐出一口气,再深深吸入一口,准备迈出下一步时,这热浪和寒气,突然间就消失了,紧接就是一股温和的清风,把他包裹,缓缓前行。

    沉重的煎熬疏忽间就消散开来,凌逍烨心中也升起了丝丝喜悦,看样子,试炼通过了。

    清风停止移动,把凌逍烨带到两尊奇怪的石像面前。

    凌逍烨看到石像中间,也有一道和前面一样的大门,只不过是紧闭着,于是他上前,使劲拉着门环,却无法拉动一丝一毫。

    一尊像狗一样的石像突然动了起来,这石像只有大门一半高,不过这石像狗体型却比平时看到的狗大上许多,这确实吓了凌逍烨一跳。

    不过更令凌逍烨吃惊的是,另一尊石像也动了起来,那是一只羊羔模样的生物,体型也是和石像狗差不多。

    两只石像动物把凌逍烨围住,说道:“陌生人,这里是通往主人的通道,你只有打败我们,才能打开这扇门。”

    石像狗刚一说话,便喷出一团热火,让凌逍烨觉得脸都要被烤熟了。

    “快点拿出你的真本事,否则要把你冻成冰棍了!”

    那石像羔羊也顺势喷出一团雪花,又让凌逍烨的睫毛冻成一片。

    “两位高手,且慢,请听晚辈一言,再动手也不迟。”

    凌逍烨一边冷一边热,勉强挤出笑容,说:“两位前辈,应该是在这里呆了很久很久吧!”

    “废话,我们可是主人的忠实追随者,跟了主人上千年。你说主人在这里这么久,我们难道呆得时间短?小子,你这是在挑衅我们吗?”

    “但不管怎样,总有个先来后到吧。你看,像进来这里的人,也有先后到达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