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五十九章 莫名其妙的试炼
    前面突兀闪现出一道强光,刺得二人不得不用手挡住双眼,只能用神念去探查。

    “下一个通道,继续新的试炼。”苍老的声音冰冷无比,听不出夹杂着什么情绪在里面。

    强光开始减弱,二人才开始走近一个门,一个突然出现的入口。

    马管事盘算自己的辟谷丸,所剩不多,能够坚持的时日估计也不会很多,于是忍不住骂道:“这还有完没完,都让老子困在这里两个多月了!”

    凌逍烨没有做声,走到了另一个圆形大坑,不过心中还是暗暗骂道:这人到底是有多热爱圆形大坑啊!

    也许是听到马管事的骂声,这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一次的试炼恰恰相反,看你们是否在最短的时间内选出一条通道,进入下一个通道。不过先声明,超过了一定的时限,这里的通道将会被封死,就算是幻神境强者也无法强行打开。”

    “如果你们不希望变成被一具冰冷的骨堆,那就使出你们所有的能耐,破解其中的奥妙,找出下一个通道的入口吧。”

    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

    “对了,从那道强光出现之时,已经开始算时间了,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马管事听了之后,像被马蜂蜇了的小屁孩,跳了起来,破口大叫:“怎么不早说!前辈你也太不厚道了!”

    马管事这时也不管凌逍烨怎么想,反正这个圆形大坑的墙壁上有八个漆黑的洞口,他只能自己凭经验选一个门,先进去查探究竟了。

    凌逍烨却一反常态,在圆形大坑的正中央打坐起来。

    “这小子应该是气力不足了,活该只能打坐休息。”马管事小声自语道,不过他的神念却不停在这八个洞口中探查。

    马管事的修为不低,所以很快就能感应到其中一个洞的深处,灵力流动比较平稳,而且比其他洞还有浓郁几分,按理说,这样的地方一般都是武者修士们喜欢的地方。

    所以他笃定这个洞口可以先去尝试,但马管事留了个小心眼,把一道微小的神念,随手打入凌逍烨的身体之上。

    这倒不是马管事关心凌逍烨的生死,而是关注这凌逍烨说不定走****运能够发现下个通道的入口,自己还有机会跟上。

    于是马管事迅速遁入刚才神念探查的洞口,身影一下就消失了。

    凌逍烨还在大坑的正中央,看起来像是闭目养神,休息打坐,其实正在内心推演这八个洞口的阵型。

    刚踏入这个大坑,凌逍烨就明显感觉到这八个洞口若隐若现的灵力流动,非常像以前困住阿古古拉的高级大阵。

    因此他也肯定,这八个洞口,必然是按照某个法阵来布置的。

    他心中不由推演起来:

    “八门,凶吉各半,看似是平淡无比的一个后天八卦阵。八个方位里的灵力,却又蕴含不对应的气息,极有可能还布置了迷惑的迹象。”

    “对了,既然是迷惑,那应该是有幻阵。这幻阵的数量,如果没错,就是四个。”

    “八,四,都是双数。那接下来,应该是两个什么。”

    时间又过了一炷香,可凌逍烨用神念仔细探查,却没有进一步的发现,加上大范围的施展出神念,对于他这个魂海四重的武者来说,有些吃力了。

    凌逍烨暂时放弃用神念探查,陷入了深思。他知道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可却没有太多的办法。这不由让他想起以前被困的情形,后果很糟糕。

    想起困住阿古古拉那个空间,凌逍烨突然灵光一现:“哈,原来是布置了两道禁制。”

    “可这两道禁制是什么?”

    刚有一点头绪,凌逍烨又陷入新的迷局。

    不过这时候,那马管事灰头土脸的从其中一个洞口出来,浑身上下被火烧到,就连眉毛都不能幸免,这种窘样,让马管事那马脸显得更长,更难看了。

    马管事气呼呼的走出来,大声说道:“喂,小子,你居然放弃抵抗了。那祝愿你在这里坐到屁股生根,天荒地老……”

    这不过是马管事发泄内心愤懑的一种方式,不过也有带着嘲讽的意味。虽然在里面被一团不明的大火烧了一下,至少他能排除掉了一个洞口可以进入下一个通道的可能。

    一不做二不休,马管事这次选了一个灵力暴躁的洞口,身影快速没入其中。

    凌逍烨看到这马管事的惨状,本来还在苦苦思考,脑海中闪过一丝念头:火系,但那个洞口明显不是八卦中的火的卦位,而且是实实在在的烧到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马管事倒霉的遇到了火系禁制。

    “可另一个禁制会是什么?”

    凌逍烨百思不解,毕竟另一道禁制也有可能是火系,但也有可能是别的类型。

    时间依旧前行,不做任何停留。

    马管事在一炷香之后,湿漉漉的出现在凌逍烨的眼前。这一次他没有嘲笑凌逍烨,而是咒骂起来:“该死的,这都是什么破地方,难不成要一个个去试一试才行。又是火烧,又是水淹,你当这是开饭馆,水洗青菜,爆炒牛肉吗?”

    骂归骂,这马管事不甘心的走向另一个洞口,他不怕这些洞口的各种试炼,毕竟没有要他的命。只是这样很耗费时间,如果再不找到下个通道的入口,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要栽在这里了。毕竟设计这些通道的人,不可能会给够时间,让人去试一个个洞口的。

    “喔,火和水都出来。火金水,震乾坎,这三个洞口的方位和方才马管事遇到的管事有些关联,只是少了金系,还有乾方位。”

    “八,四,二。那么接下来就是一,对了,一生万象。”

    “那么,灵气流动最复杂,时而平静时而凶险的洞口,应该就是关键了。”

    “好,出发。”

    凌逍烨朝着自己打坐时的左下方洞口走去,马管事没进入过的地方。

    当凌逍烨刚进入那个洞口时,马管事却悄然出现,脸上似笑非笑,喃喃自语道:“等的就是这小子,早就有预感这人有些特别,看样子对这些有点研究。说不定真的找到下个通道的入口。”

    说罢,马管事屏气敛息,动作轻盈跟上了凌逍烨。

    凌逍烨进入这洞口大概几十丈后,就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果然遇到了一个幻阵。

    “破阵就是找到下个通道入口的关键。”

    凌曾经破过阿古古拉的幻阵,自然知道一些方法。而且布置幻阵的手法不算很高明,凌逍烨很快就从一片鬼哭狼嚎的幻阵中,克制内心的恐惧,平静地找到了一个很像自己的死人。

    他掏出自己佩剑,这是一把精金宝剑,虽算不上什么价值不菲,但也算是锋利十足。连续施展惊风剑法,对那个像自己的死人发起进攻。

    周围的鬼叫把精金宝剑的破空声给淹没了,但其凌厉的剑法,让这剑身在幻阵中留下道道虚影,令人无法立刻分出虚实。

    不过倒霉的是,那个像自己的死人,居然也会惊风剑法,居然也有和自己一样的战斗方式。

    “该死的幻阵,居然还有这种。看来是小看了布阵之人的用心了。”

    凌逍烨的脑海不停闪过各种念头,身子凭借着本能,和那个死人在战斗。

    “秦姨妈教导过,找出敌人的破绽,也要找出自己破绽。那我自己的破绽会是什么呢?”

    凌决定静下心思,把那个像自己的死人,当成是另一个自己,要从那个我的身上,找到自己的破绽。

    于是他越战越勇,精金宝剑被挥舞得更加快速。只不过,那个想自己的死人,也同样提升了速度,和自己杠上了。

    “心无杂念,其意可见。”

    突然闪过的一句话,令凌逍烨顿时为之一振,对了,就是要心无杂念。

    继续和这个像自己的死人对决,一招一式都非常用心,只求能够找出其中的破绽。

    “原来,自己是单手持剑,另一只手却只能简单的防御或者协助。那个想自己的死人幻想,也是如此,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利用剩余的四肢,来战胜自己,战胜别人?”

    飞快的念头略过脑海,想到就去做,也许这就是自己的战斗感悟。

    凌逍烨从乾坤袋从拿出另一把剑,虽然不是什么好剑,但应该够用了。同时也拿出几把法阵飞刀,准备趁机使用。

    只见凌逍烨双手持剑,努力施展剑法。

    那个像自己的死人幻想,居然也手持双剑,和凌逍烨开始对打起来。

    叮叮当当

    剑身不停碰撞,冒出火星,这幻阵也做得太真实了吧。

    战斗进入了僵局,你来我往,却分不出胜负。

    凌逍烨明明知道,这像自己的死人幻像,就是这个幻阵的阵眼,只有把自己的幻象给打败了,才能把这幻阵打破,也才有机会找到下个通道的入口。

    可是,时间不等人。这一次的试炼,是要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新的入口,可现在深陷这幻阵中不可自拔,万一时间到了,出不去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