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五十二章 老头
    天色已到中午,此刻已是冬季,但南州国的气温不算冰冷,反而让人只是觉得凉快。

    作为武者,应付这点温度几乎是没有问题,凌逍烨因此在某个角落,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件棉布大衣,披在身上,这样的穿着应该也不会引起人的注意。

    经过了那围困在那组合法阵里的大半年,凌逍烨的身体已经长高了不少,尽管有些瘦弱,可出来这个把月来,他吃了不少东西,总算恢复到常人的体型了。

    花费了半个时辰的光景,他才到了城东区,随便找个小摊的主人,问问有没有那中年乞丐的踪迹。

    没想到凌逍烨问的第一个人,就说他遇到早上进城的时候,见到那江疯子乞丐,正在城门附件游荡呢。

    凌逍烨道谢后,立刻就往东城门走去。

    等他走近那城门时,就看到一群人正在围成个大圈,凑着热闹。于是他快步走近并挤到人群前面,赫然发现,那中年乞丐正在被一群武者殴打。

    中年乞丐,也就是别人口中说的江疯子,正蜷缩着身体,双手抱头,被人一阵拳打脚踢,发出若有若无的痛苦哀叫。

    凌逍烨神念感知到这些武者不过脉印修为,便问了周围一民男子:“他们是谁,为何要打这乞丐?”

    那名男子仿佛对凌逍烨打断他看戏的兴致有些不满,不过还是回答道:“这江疯子现在越来越疯了,居然敢偷城中马家一名公子的东西。然后被当场抓了现行,接着就被马家之人暴打了。喏,你看,那躺在地上的便是江疯子,真是贼性难改啊,该打!”

    凌逍烨默不作声,只是看着这些马家武者,骂骂咧咧地打着江疯子,他只想在必要的时刻出手,救下江疯子的命就行。

    这马家武者一共五人,年纪大多和凌逍烨相仿,除了其中一个长得高大那个看起来年龄大一些之外,大部分都只是少年模样。

    虽说他们看起来年少,可动起手来,却狠辣无比,而且还用上了武技。凌逍烨看着看着,不由地担心这江疯子,会不会被少年们打死。

    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凌逍烨见到江疯子口吐白沫,便忍不住了。

    “住手!”

    那些马家武者停了手,循声而视,就看到了凌逍烨。

    “哼,这年头逞英雄的人不少啊。不过,在大安城,也要看是什么情况,看对手是谁。”那个高大的马家武者冷笑起来,还不忘给江疯子踢上一脚。

    一名站在外边,素色衣衫,清秀模样的少年也走上前,不过没有走进江疯子,而是距离半丈这样,才站定,接着大声问道:“你是谁?”

    清秀少年一直盯着凌逍烨。

    “路过之人,只是觉得诸位以武者的身份,群殴一名乞丐,有些不妥。”

    凌逍烨可没有傻到说他认识江疯子,还要替他出头。

    清秀少年皱起眉头,不过还是说道:“这位大哥,这里可是大安城。如果你不知道马家,本公子可以放你一马,但是,别妨碍我们。这江疯子,偷窃本公子的玉佩,罪大恶极,暴打一顿那都是最大的恩赐了。”

    凌逍烨听了之后,没有马上回答。昨日江疯子在红尘楼,已经让他惹上了万利商行的王公子,今天又惹上了什么马家的公子,他不想用拳头说话,怕自己又招惹了这马家。

    既然不用拳头,那就用银票说话。

    “这位公子,请听在下一言。”

    “有屁快放!”

    “这江疯子神似在下某位远亲,恰好在下这次就是来找他。还望各位公子爷,高抬贵手,放过他一马,好让在下辨认一番,是否是在下的远亲。”

    凌逍烨从怀中掏出二百五十两的银票,反正现在有钱了,倒也不是吝啬这点。毕竟二百五十两和紫霄谷还有那乾坤袋来比,价值少了很多。

    “这是在下的一点积蓄,献给公子,拿去喝点茶吃个饭什么的,就当是赔礼了。反正公子您也没丢了东西,就当成是成全在下把。”

    凌逍烨走上前,把这张银票塞到清秀少年的手中,低声对他说道。

    那清秀少年也是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把那二百五十两的银票收了起来。他既然收了凌逍烨的银票,自然明白凌的意思,便对着马家武者一挥手,然后说道:“江疯子,今日就这样放过你,本公子额外开恩,饶了你小命。打一顿,让你长点记性,免得以后手发痒。我们走!”

    那几名马家武者听到这公子的话,也就停了手,跟着清秀少年推开人群,大步离去。

    凌逍烨让看热闹的人都散了,然后才把地上翻白眼的江疯子给扶了起来,放在墙角边上。

    “老伯,醒醒!”凌逍烨连续叫唤了几声,这江疯子还未醒来。

    等了一小会,凌逍烨用手探了探江疯子的鼻子中的气息,发现平稳了许多,又叫唤了几声,江疯子依旧没有醒来。

    “去红尘楼翠微阁吃饭啦!”

    凌逍烨突然冒出了一句。

    这江疯子突然就站了起来,四处张望,然后问道:“谁,谁要带我去红尘楼?”

    “老伯,是我啊。”

    江疯子低下头,发现凌逍烨蹲在地上,正在仰视着他,便一脸不解的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凌逍烨没好气的回道:“呵,老伯,你也真的是。偷人家的东西,结果被人暴打一顿,现在假装记不得了啊?”

    “你是谁?”

    “我是……”

    凌逍烨突然语塞,这才意识到,这家伙不会是真的疯了吧。

    也只有这样的原因,才能解释这江疯子为什么有和那紫霄谷白衣女子一样的气息,却沦落在大安城成了一名乞丐。

    “老伯你不会记不得在下了吧?昨晚,就是我带着你去红尘楼吃吃喝喝的啊!”

    江疯子摇摇头,表示记不得了。

    凌逍烨叹了一口气,没有办法,只好用神念在江疯子身上扫了几下。神念感知到这江疯子,除了一身衣物,还有一点零碎之物,别无他物了,没有乾坤袋的踪迹。

    看样子,乾坤袋未必是江疯子偷的。不过,再问问紫霄谷的事情看看。

    于是凌逍烨便又提及紫霄谷,这江疯子听了之后,哈哈大笑,唱着歌,一脸嘲弄凌逍烨的表情。

    如果说凌逍烨不生气,那就是见鬼了,此刻他内心是多么希望把这江疯子给活吞了。

    不过很快,他就想通了,该是他的,终究会是他的;不是他的,强求也强求不来。何必要跟一个疯子置气,于是凌逍烨便起身,掏出五两银票,要塞给这江疯子。

    五两银票不多不少,够这江疯子吃吃喝喝个把月了,就算是了解一份善缘吧。

    凌逍烨递过银票:“老伯,既然你不知道紫霄谷,那在下也不多打扰你了。这钱你先拿着,去找郎中,看看身体有无大碍。剩下点钱,你就留着,想吃啥就买啥吃,别老是去偷人家的东西,免得又是挨打。”

    江疯子迅速接过那银票,拿在手上,吃吃笑着。

    见此情形,凌逍烨也不想多呆,转身就走。

    这江疯子把银票收进衣中口袋,自言自语道:“好心人见多了,没见过这么傻的。不过,此人身上的气息颇为怪异,有空查探一番再说。”

    永信酒楼。

    凌逍烨很快就回来了,他向店小二说明自己应该是有李管事安排了住宿之后,这店小二便热情的带着他,朝着酒楼后边的住所走去。

    李管事打过了招呼,所以这永信酒楼安排的房子还算清幽雅致,凌逍烨谢过店小二之后,便在穿上打坐起来。

    一直到傍晚时分,凌逍烨才听到自己这间房间门前,有脚步声响起,应该是潘楚楚回来了。

    门外响起了说话声,果然是潘楚楚,随后她敲了门,便进了房间,第一句话就是:“大宝,你猜我们今天下午的拍卖会,卖了多少价钱?”

    “一百万银票?”

    “差不多,没想到啊,那些在黑手山贼山寨里吃灰的东西,居然能够卖出这么高的价钱。”

    “那就好,还剩多少东西没有拍卖。”

    “大概还有四成没有卖出,明天还有一场拍卖会,不出意外,应该可以全部卖出,这是李管事说的。”

    “那就先休息吧。”

    “嗯,就不打扰你了。”

    潘楚楚从外面关了门,然后再回到李管事预定的房间中。

    昨天吃了些饭菜,所以今天凌逍烨并不觉得饿,就一直呆在房间中打坐,默念心法,温习自己的武技。

    半夜,正当他有些困意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感觉,像是羽毛轻轻拂过皮肤,欲痒非痒。

    凌逍烨暗叫一声不好,便起身冲出门外,轻轻跃上低矮的房子,他站着屋顶,任由清风略过他的脸庞。

    “是谁,在用神念来感知我呢?”

    凌逍烨闭上眼睛,也用神念仔细感应这股神念的具体位置,很可惜,什么也有没有探查出来。

    “看样子,修为不低。难不成是万利商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