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十九章 这是什么地方
    凌逍烨的作战计划果然凑效了。

    秦若离轻松解决掉了那些修为低下的山贼,然后抽身找到那两名统领,开始苦战起来。

    两名统领感知到自己的手下,包括三统领,都惨遭毒手,不禁怒火中烧,疯狂围攻秦若离起来。

    凌逍烨没有闲着,继续催动屠魔法阵,虚影武器不停攻击那些受伤的山贼。对于那些战斗力直线下降的山贼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苦上加苦。

    没来得及逃跑的山贼,有些深受重伤,直接躺在地上等死;逃得掉的山贼,除了双腿完好,其他部位也受到不同的伤,无法继续战斗了。

    那书生样的大统领,运转法力,打起法决,施法攻击秦若离。可惜法术比较低级,没法给秦若离造成伤害,还白白浪费了不少法力,急得他直瞪眼。

    不过二统领手持流星锤,近身缠住秦若离,几次差点砸中秦若离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另一边白衣女子和洛星的战斗还在继续。

    洛星已经急红了眼,欲要把白衣女子碎尸万段。

    可白衣女子却像湖中游鱼,游刃有余的躲过洛星的一次次攻击。

    终于,洛星终于按耐不住,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把这本来风景靓丽的湖畔,给彻底清空,所有的湖水凝聚成一条长龙,直直冲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见到洛星已经施展全力,也没有留下余力,也是奋力使出法术,一条火龙显现,有焚尽万物之势,迎向洛星的水龙,在空中碰撞起来。

    这就是法术对决,谁的法力浑厚,谁能撑得到最后,便是赢家。

    但是双方都不想认输,洛星疯狂运转法力,面目更为狰狞。白衣少女也是眉头微皱,全力输出。

    轰

    水龙和火龙在空中相撞,爆发出耀眼光芒,也撞出了巨大的声响。

    法力爆炸造成的空气涌动,很快就传到了附近打斗的秦若离之处,三人不得不停止战斗,抵御这突如其来的法力涟漪。

    凌逍烨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一推,在地上滚了两圈还没停下来。而他的沙城法阵,也被这法力涟漪吹散了不少。

    最可怜的还是那些树木,经受不了这一层层波动的法力涟漪,连根被拔起,纷纷倒下。

    不过这些树木倒下的方向,却按照一种奇怪的阵势倒下。半空中微微睁开双眼的秦若离,一下就看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她再环望一圈,赫然觉得这和凌逍烨布下的法阵有些相似之处。

    不过这些树木摆出的法阵图案,范围相当大,起码有一里以上的范围,绝对不会是凌逍烨布置的,因为他的法力还不足以施展这么大的法阵。

    心中猛地一惊,秦若离觉得此地必有古怪。她在这法力涟漪中艰难控制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她要去找凌逍烨,然后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白衣女子和洛星的决战还在继续,法力爆炸更加猛烈起来。连秦若离都觉得耳朵生疼,身子更难控制了。

    突然,一道黑光冲天而起,从那干涸的湖中央激射而出。然后一股滔天魔气瞬间笼罩在这个倒下的树木围城的一里范围,声势颇为吓人。

    正在动手的白衣女子和洛星也赶紧停下战斗,远离了这根越来越大的黑色光柱。

    此地怎么会有如此浓郁的魔气呢?白衣女子心中不解。

    洛星暗中松了一口,如果再继续下去,失败的估计就是他了。

    那两名山贼统领早就目瞪口呆,忘记了战斗,还以为这是重宝闲适的预兆。

    只有秦若离,一心想要找到凌逍烨,趁这个机会,一逃了之。

    凌逍烨翻了几个滚,暗道这幻神境就是厉害,打个架都能把他震翻这么远。

    这些人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刻,黑色光柱突然炸裂开来,居然迸发出刺眼的光芒。众人慌忙闭上眼睛,免得刺痛。

    这光芒持续了几个呼吸间隔才慢慢减弱,魔气也慢慢收拢起来,最后一切都风平浪静。

    洛星拿出白色玉盘,注入一丝法力,玉盘没有任何反应。他心不甘的拿出战船,轻轻一年法决,上了战船,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然神木精魄珍贵,但自己的命更珍贵,面对一个不知名的高手,他没有把握打赢,但还是有把握逃脱的。

    两名山贼统领见势不妙,也是立刻遁逃,哪里管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宝贝。

    只有秦若离,在凌逍烨施展法阵的地方寻找了两圈,刚才明明感应到他的气息,为何此刻却突然不见了。

    她不由大喊起来:“凌逍烨你这小滑头,赶紧给老娘滚出来!”

    连续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她心中不由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白衣女子也腾空而行,来到秦若离上方,说道:“别找了,连同他体内神木精魄的气息也消失了。”

    秦若离没好气说道:“别说风凉话了,他可不是什么神木精魄。”

    “本姑娘的修为,虽说不高,但也是幻神境修为。神念的感知比道友的要强上许多,我注意到那股消散的魔气,夹杂了一丝什么精魄的气息在当中,然后消失在那湖中央。”

    “那还请前辈带路,或者给些指点。让在下在找回自己的外甥。”秦若离收起了自己的蛮横,口气也客气了许多。在绝对实力碾压下,她可不想去惹恼一名强者,更何况现在还有求于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摇摇头,依然冷声说道:“本姑娘也弄不清是什么回事,也看不出这是什么古怪的东西,大概是种远古法阵吧。在偶然的情况下,开启了,然后把凌逍烨这少年给带走了。”

    “那我们是否可以到那湖畔查看一番?前辈不是想带他回去,激活神木的吗?”秦若离鼻子微酸,这些时日,都是和凌逍烨待在一起。虽说二人没有血缘关系,可她打心底里还是喜欢这个乖巧聪明却又时而耍滑头的“外甥”。

    “那湖中异状,我已经查探了一番。但没有任何可疑之处,道友你再去看看,也必是一无所获。”

    这话一说完,对于秦若离来说,这无异于当头一棒。她非常不甘心,如果当初偷偷带他去某个门派,说不定现在已经是魂海境了。她也非常伤心,这几个月的相处,她越发觉得这小子的可爱。她更不舍,现在凌逍烨的消失,意味着救回杜君岚的希望,是大大降低了。

    秦若离神色恍惚,隐约带有一丝伤感。

    白衣女子轻声叹道:“也不用担心,你如不嫌弃,和我回一趟紫霄谷,找找我爷爷,应该有找回少年的办法。”

    听到这么一说,秦若离才回过神来,不过却喃喃自语道:“小滑头,可别死了,等着姨妈回来救你。”

    “我们紫霄谷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出,也不是那么随便帮助别人。本姑娘见道友身受奇毒,修为倒退,但资质还算不错,道友可以考虑一下,到我紫霄谷效力。”

    “有什么好处,有什么要求?”

    “一来可以有个正当的身份去求情,二来可以为你祛除奇毒。要求倒不是很高,你去了自然知道了。”

    “那好,我答应你,跟你一起去紫霄谷。但还有个无理的要求,不答应的话,我可以选择离开。”

    “本姑娘是见你对外甥如此关爱,才破例带你回紫霄谷。不是紫霄谷求你去,而是道友你,有求于紫霄谷。所以别说什么无理的要求,本姑娘无所谓,但是我爷爷可不是那么好说了。”

    秦若离还是把一定救出凌逍烨的话给咽了回去,毕竟是她在寻求别人的帮助。

    白衣女子掏出一个古朴的小马车,念下法决,马车骤然变大。然后她示意秦若离过来,准备上路了。

    二人上了马车,白衣女子催动马车,这马车嗡嗡一响,腾空而起。

    白衣女子故意调转车头,往那干涸的湖畔飞去。秦若离神念放出,细细搜查了一遍,真的是一无所获。

    拉开车窗帘子,秦若离回头望了望这死亡山脉,悄然一声叹息。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本姑娘姓苏,名问雪。”

    “在下秦若离。”

    对话戛然而止,只听到马车飞行时微微的破空声。

    凌逍烨不知自己沉睡了多久,只觉得口干舌燥,肚子还有些饥饿,便要睁开双眼,可惜眼皮有些沉重,费了一些时间才勉强睁开。

    凌逍烨费劲睁开双眼之前,就闻到清新空气中带着微微的泥土气息,跟以往自己施展法术时接触的地面很不一样。这里的空气,明显蕴含了更浓郁的灵气,还夹杂着不明的气息。

    等睁了眼睛,绿意便充满了双眼,处处是嫩草,还有不知名的野花,正在含苞待放;抬头望去,蓝天白云,还有明媚的阳光。

    这到底是哪里?

    溪水流淌的水声传到凌逍烨的耳中,他响起有些渴了,便走到小溪边。溪水清澈见底,不见一尾游鱼,但水草青翠,看起来和山林中的溪流没有多大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