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十六章 神秘救星
    坐以待毙可不是凌逍烨的作风,既然丢掉了两块大石头的束缚,此刻他疯狂运转法力,身形在舞风步的下,左闪右避,似是探花蝴蝶,飘然轻盈。

    但还是输在境界的差距上,海龙门大师兄魂海后期修为爆发出来的杀招,岂能是脉印境所能化解。

    凌逍烨只感觉到胸口一麻,疼痛随后袭来,不禁惨叫一声,身子重重摔在地上。鲜血不停溢出,凌逍烨不仅感到疼痛,也感到了呼吸困难,开始昏了过去。

    那海龙门大师兄见凌逍烨倒地后,也没细看,心中暗道:受此重伤,如不及时救治也是死路一条;就算治愈了,山贼们赶上来,又是逃生无门。

    想罢,叫上所有海龙门弟子,速速离去。一来不能耽搁太多时间,二来怕山贼或者这小子的同伙追上,先回到宗门再说。反正把这些罪名推给牛庆林便是,这大师兄盘算好了一切,安心上路。

    牛庆林早就被捞上来了,见到凌逍烨被刺穿胸膛,生死未卜,也就没什么好说了,便和大伙一起上路。

    秦若离神念隐约感到一丝打斗的气息,心中也有不祥的预感,所以赶紧赶回凌逍烨身边。

    当她回到湖边,就闻到了一股血腥之味,神念也感觉不到凌逍烨寻常的气息。

    只有一股气若游丝的气息,就像那种垂死之人一样。

    不好,她找到躺在灌木中的凌逍烨,那血已经流出不少,有些已经干了。

    她轻轻抱起凌逍烨的身子,拿出疗伤丹药,塞进了凌逍烨的嘴巴。再找到胸口的伤处,洒上止血药粉。

    神念在凌逍烨身上游走了一下,那些以前出现的金光魔气,此刻竟然没有什么出现,混乱的法力在四处游走。

    怎么会是这样!

    秦若离不禁自责起来,要不是自己离开了这短短的一两柱香的功夫,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更要命的是,之前挖矿时,凌逍烨的佩剑和法阵飞刀之类的东西,统统都在她的乾坤袋中,要不然不会到只能赤手空拳应敌的地步。

    很快,秦若离收回心神,与其此刻埋怨自己,不如快点救回凌逍烨的命。

    对了,秦若离灵光一闪,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小锦盒,那是从山贼身上得到的神木精魄。木系的宝物,对受伤的身体应该有非常大的好处。

    也没有想太多,打开锦盒,玉指捏出那团绿色的光球,她感到软软如同棉花,温温好似山泉。

    口服还是外用?

    没用过此类的宝物,秦若离犯起一丝犹豫。

    最后还是决定外用吧,毕竟这宝物不是食物,就算能吃,那见效未必比外用来得快。

    那小小根须,笼罩在绿色光球之中,只见它在凌逍烨胸口处发出滋滋的声响,开始修复那受伤的血肉。可没有想到,那神木精魄,突然间挣脱秦若离的手指头,瞬间没入凌逍烨的身躯。

    更没想到的异状发生了,神木精魄一进入凌逍烨的身子,他体内的法力开始凌乱起来,准确的是,是狂暴起来。

    秦若离也没有想到,可此时也没有很好的对策平息凌逍烨体内的法力狂暴。只好想方设法把神木精魄拿出来才行,于是她神念发出,感知神木精魄现在在何处。

    秦若离明显感觉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同化神木精魄,而那股魔气力量,却在引导着全身法力,想从那神秘力量手中,把神木精魄给争夺过来。

    怪不得凌逍烨身子内法力会如此狂暴,如同两条水中的猛兽争抢猎物,水里肯定不能平静。

    可怎么办?

    秦若离真的为凌逍烨操碎了心,思绪不禁乱成一团,主要是凌逍烨太古怪了,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常人有的。

    正当秦若离束手无策的看着凌逍烨时,一股非常强大的气息来到了附近。

    她一起身,戒备的环望四周,同时把神念释放出去,查探附近有没有强者。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神木精魄,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一名白衣似雪的女子从天而降,估摸十八九岁的模样,她面容平淡,连眼神也冷漠如冰,可偏偏就是有着一副动人的容颜:眉如柳叶,杏眼似星,桃红小口,脸若鹅蛋,肤色白皙。

    连秦若离也觉得此女貌若天仙,但很快就拿出细剑,厉声问道:“这位道友,为何出现在此处?”

    白衣女子并未理会秦若离,而是径直走近凌逍烨,玉手一挥,淡淡白光,在掌心显现而出。而凌逍烨的伤口之处,也出现了同样的白光。

    白光上一刻在伤口处慢慢流转,似那清泉缓缓流淌。下一刻却凝聚成了几支人形的纤细之手,从那伤口处没入凌逍烨体内。

    半透明的“人手”从凌逍烨体内开始拉扯出淡绿色的神木精魄,一寸两寸的拉着,不知是这“人手”小心翼翼还是神木精魄太难拉出来。

    “住手!”

    秦若离可不想凌逍烨陷入更坏的地步,法力运转,念起法决,打出手印,焚心烈焰瞬间在掌心跳跃。虽然不知道眼前的白衣女子是何人何派,也不知白衣女子修为如何,但若不能保护凌逍烨,她这个姨妈算是白当了。

    焚心烈焰在秦若离催动下,从拳头大小开始慢慢变大,眨眼就比车轮还大,而且还有变得更大的趋势。

    秦若离一开始就没有保留余力,火焰跳动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躁动声。

    附近的空气也在焚心烈焰的烘烤下,显得灼热起来。一些感应灵敏的鸟兽此刻纷纷出逃,场面有些怪异。

    秦若离表情中隐然带着杀意,玉手猛地一挥,焚心烈焰爆裂而出,如同一头翱翔的火龙,呼啸着奔向猎物。

    空气被这烈焰的发动而产生出股股劲风,吹得场面上两名女子的长发向后飘舞。

    眼看焚心烈焰就要击中白衣女子,却见那白衣女子单伸出左手,雪白色的衣袖飘动了几下,瞬间就停止不动。

    不知是什么武技还是法术,秦若离的焚心烈焰被白衣女子左手瞬间完全吸收,而这白衣女子,却没有看秦若离一眼,还是盯着那些凌逍烨身上的“人手”。

    白衣女子左手飞快打着手印,仅仅就是眨眼功夫,一股和焚心烈焰一样的火焰在她身边显现,不过比秦若离发动的还是小了一点。

    白衣女子手势一指,这火焰也呼啸着奔向秦若离。

    秦若离方才一击失败,被人吸收了焚心烈焰,气上心头,正欲持剑施展武技。而眨眼间,那白衣女子居然使出和她差不多的火焰法术,更加令她怒火难灭。

    可这火焰虽然看起来比她的焚心烈焰要小上很多,像是夜晚俗世之人用的火把大小,可蕴含着丝丝道意,颇有焚尽天下的威势。

    催动了护身法决,秦若离也是急忙闪避。

    可这火焰似乎长了眼睛,变换了方向继续跟上。

    秦若离不得不继续加快速度,远离这团火焰。

    白衣女子并未关心这火焰打不打中秦若离,而是继续施法,让那些半透明的“人手”拉扯出凌逍烨体内的神木精魄。

    眼看那绿色的神木精魄光团被拉出一尺,正在闪烁着绿色光晕。

    凌逍烨身体微微一抖,胸口处迸发出两道奇异的光芒,金色和黑色,交叉旋转而出,瞬间吞没了神木精魄,连同那白色“人手”,然后又回归到他的身体中。

    “什么回事?”

    白衣少女不禁轻声说道。

    她走近几步,然后蹲下,右手轻轻抚摸着凌逍烨的伤口。

    “看来,神木精魄已经完全被吸收进入体内。”

    白衣少女依旧面无表情的自言自语,仿佛世界的所有,都是无关紧要的。

    “不过,除了那黑色的魔气,金色的光芒又是什么。”

    白衣女子信手凝出一丝神念,打入凌逍烨的体内,细细查探起来。

    那神木精魄已经在凌逍烨胸口处扎根,在圆环状伤疤的后边。而这圆环状伤疤下面,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玉,不是人类界的东西。

    这特殊的玉融进了凌逍烨的身体,如同一把钥匙,放出了原本被封印的东西——魔之血脉。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眼前的少年,也就是凌逍烨,身上背负着魔的血脉,算是个魔族。

    白衣少女的神念继续在凌逍烨体内游走,经过他心脏附近时,那神念似乎一抖,像掉入了湍急的漩涡中,差点不受她的控制。

    稳定了一下心神,白衣少女控制好自己的神念,细细观察这心脏附近的异象。

    原来,是一颗小小的石头,比绿豆还要小。说是石头,但却隐隐发出淡淡金光,说不是石头,外观和普通石子又别无二样。

    这石头状之物,散发出的金光,组成了一个个字,很古老,连白衣女子都看不懂。

    “为何这少年身上会有启世之石残片?”

    白衣少女细细思索着,这不就是自己族人想要寻找的东西,可又怎样才能从这少年身上取出呢。

    “是要取了少年的命还是选择别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