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十五章 危险的敌人
    宁可枉杀一万,决不可放过一人!

    也许这少年只是偶然得来海龙门弟子的佩剑,但谁又能断定少年又没有任何干系。领头青年意识到这少年不可多留,杀心顿起,毫不犹豫的举起长枪,施展出武技,要取凌逍烨项上人头。

    长枪划过虚空刺破空气,呼啸而至。

    只见枪头划过空中的残影,优雅的弧线如同雨后彩虹。

    眼看长枪就要划过凌逍烨的脖子,只见他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顺势一个后翻,瞬息间躲过了这致命的枪头。

    “你们是谁?为何要对我下下手?”凌逍烨脚踩幻舞步,离开了领头青年的攻击范围,这才有些怒意的问道。

    一旁的众人,知晓了凌逍烨修为,不过是脉印境武者而已,居然能够躲过了大师兄魂海七重后期的一击,不由显露出惊讶之色。

    不过最为震惊的还是牛庆林,他一个多月前见到的凌逍烨,气息明显比现在还强,可他为何还是能够躲过大师兄的攻击。所以他毫不客气的说道:

    “小贼,你抢我海龙门弟子的佩剑,此罪就足以取你小命!”

    领头青年,也就是海龙门的大师兄,此刻收回长枪,并没有再次攻击。反正他已经知道凌逍烨不过是个脉印期的而已,只要他动真格,必死无疑。

    海龙门大师兄开口说道:“这位小道友,速速交出佩剑。然后说明事情来龙去脉,再视情况定你生死。”

    凌逍烨听后便知不妙,但他只要拖住时间,等秦若离回来,便能化解这一危机。面前不光是一个魂海境高手,他身边还有一堆脉印境弟子,一拥而上的话,他肯定要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这一次确实是失策了,乾坤袋中都是精铁矿石,没有法阵飞刀布阵,根本无法施展法阵。而幻舞步,在相差这么大的境界之下,也没有什么特别优势的地方,终究还是会被抓住。

    思来想去,凌逍烨还是决定拖一拖时间吧。

    只见他笑了起来,慢悠悠说道:“你们海龙门弟子在港口城市欺负孤寡老人,在下也只是看不下去,出手教训了一番。没想到啊,那叫什么牛什么的家伙,学艺不精,被在下伤了一下,结果呢,他就丢下他的剑给我了。”

    “胡扯,我堂弟就算是学艺不精,但修为不低。你一定是施了什么歪门邪道,抢了我堂弟的东西!”牛庆林顿了一下,他认为不仅要拿回这佩剑,还要给这小子一番苦头吃才得。海龙门谁不知道他们牛家,别人骑到头上来,那就打回去。所以他便对那大师兄说道:

    “师兄,这少年信口雌黄,毫无可信之处。我们海龙门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派,但门威也不是阿猫阿狗就能辱没的。这小子,打我海龙门弟子,抢我海龙门的武器,算得上奇耻大辱,应当诛杀!”

    借着海龙门的名号,强行用门派拉下这些海龙门弟子,为自己牛家出气,牛庆林暗暗笑了起来,用讥讽的眼神,看着凌逍烨:叫你欺负我牛家,就会让你你痛不欲生。

    凌逍烨走南闯北,大风大浪也是见过的,心知牛庆林想要借刀杀人,皱了皱眉头,当即说道:“亏我当初还救过几个身穿海龙门制服的弟子,看来我真的瞎了狗眼了,救了一群白眼狼。”

    继续拖时间,否则就是死。

    那大师兄明显知道牛庆林意在让他出手,替牛家出口气,有些厌恶。再加上牛家之人在海龙门有个长老靠山,平时总是欺负其他同门,横行霸道。他心中有些不满,但牛庆林说得也没多大问题。

    于是大师兄说道:“早些日子听闻,我海龙门弟子在死亡山脉受山贼围困,一名神秘少年施展神通救了他们。如果真的是你,那么你只要交回佩剑,自断一臂,此事就此结过。”

    “好一个就此结过,那在下可有一问,我救了你们海龙门弟子,有何奖励。”

    凌逍烨冷声讲道,反正打嘴仗,也是他擅长的。

    大师兄一时无语,那牛庆林面色凶狠起来,大声说道:“师兄,切莫相信此人的满口胡言。就算是救了我们几人,但谁又证明你不是山贼?说不定你本来想图谋我们海龙门弟子的财物法宝,然后设计我们。”

    “人一旦不要脸,什么理由和借口都堂而皇之,这位海龙门的牛什么弟子,简直比你堂弟还不要脸。至少你堂弟还知道羞耻,你这堂哥,连羞耻怎么写都不知道。”

    凌逍烨也针锋相对,既然对方不要脸的污蔑,他也自然不会客气。

    这些海龙门弟子无形之间被牛庆林用门威来拖下水,而又被凌逍烨用救了海龙们弟子拉回去,所以一行人都默不作声,连那大师兄也是举棋不定。

    牛庆林恼羞成怒,一来是被这少年的话语惹恼了,说他不知羞耻。二来是自己在逃避山贼追杀时,受了点伤,修为还没恢复,又忌惮于凌逍烨的法阵之术,只能干瞪眼。

    于是便又开始骂了起来,粗鄙之语满天飞。

    凌逍烨也是狠狠反击,把一路听到的难听之语,骂了回去。

    战场转眼变成了骂架。

    时间一点点流逝,凌逍烨不由担心起来,起码都拖了一炷香以上的功夫,怎么秦若离还没有回来。

    而牛庆林,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长这么大,还是凌第一次这么指着鼻子骂他,不出手难以平复心中的怒火。

    嗖,牛庆林身形一晃,步法相当迅捷,转眼就到了凌逍烨的身后,他暗暗发力,凝结法力到右手,准备打出一记重岳拳。

    凌逍烨挖了一个多月的精铁矿,身体素质也远非当初不堪。知道牛庆林来到了身后,立刻就施展出进可攻退可守的风云步,一边躲闪可能前来的攻击,一边寻找机会反击。

    果不其然,重岳拳在牛庆林的酝酿之下,直直朝着凌逍烨身子打来。别看这拳朴实无华,可蕴含了丝丝高大山川那种重的韵味,应该是达到小成的境界。只见拳头发出微微的呼呼破空声,照着凌逍烨胸口击来。

    凌逍烨左掌瞬间拍开袭来的拳头,身子好像泥鳅般一滑,躲过了刚猛的一击。然后自己右臂也是紧绷肌肉,法力凝结,猛地一爆发。

    他一个多月一来打的基础拳法,不过却是用来挖矿打洞的,还没在人或者野兽身上试过。

    这一拳比牛庆林的更普通,也没有什么韵味和意境,可爆发的时间非常准,力道和速度隐隐超过了牛庆林施展的重岳拳。

    牛庆林进这死亡山脉历练,能活到现在也不是白混的,他连忙施展起法力,护住胸口之处,然后步法一踩,准备躲过这一拳。

    凌逍烨的拳头还是结结实实打在了牛庆林的身上,虽然打偏了一些。

    嘭!

    当沉闷的打击声传到那些海龙门弟子的耳中之时,就见到牛庆林的身子倒飞而出,掉进了湖中。

    凌逍烨对自己的拳头也有些惊讶起来,没想到挖了一个多月的矿,拳法的进步比他想象中还要有力道。

    海龙门弟子终于回过神来,不过还是暗暗吃惊,这少年不过是脉印境修为,怎么可能击飞一个魂海初期的这么远?

    那大师兄叫别人把牛庆林捞出来,然后自己重新挥舞起长枪。他固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并非老好先生。

    既然凌逍烨把门派弟子给打伤击飞,自己这个做大师兄的不做点事情,那就说不过去了。如果先前对于凌逍烨救了海龙门弟子有些顾忌,但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借口,把这小子给杀了。

    这海龙门大师兄神情依旧平淡,冷冷说道:“这位道友,虽不知你师从何门何派,但这番打伤我海龙门弟子,有目共睹,便是对我海龙门的不敬。我作为大师兄,必然要站出来维护本门威名。你最好施展出绝学,否则将会死不甘心。”

    话音一落,这大师兄身体如游蛇般快速接近凌逍烨,长枪如龙,瞬间封住凌逍烨的几个退路。枪头急转,像鱼鹰入水,刺向凌逍烨的脑袋。

    情势危急,凌逍烨瞬间解开腰间两条铁链。

    轰隆两声,两颗石头把地上震了两震。

    凌逍烨施展出舞风步,身子连连后撤,左扭右摆,躲过如雨点般刺来的枪头。此时连一把武器都没有,格挡都没法格挡。

    海龙门大师兄声影依旧迅速,可还是跟不上凌逍烨的步伐,这让他有些窝火,明明是魂海七重后期的修为,为何连个脉印期的都追不上。只好大喝一声,暗暗运转法力,提高了速度。

    不仅是身形更快,连长枪也更迅速更有力起来,凌逍烨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有了法阵,没有了兵器,也没有可用的法术,再加上修为的差距,他隐隐感觉到危险,已经不远了。

    海龙门大师兄又一次暴喝,长枪一抖,幻化出几十道虚影,蕴含着丝丝法力。这些虚影长枪瞬间激射而出,从各个角度呼啸而去,显然这大师兄这一招不凡,不仅把凌逍烨的所有退路给封住了,还幻化出这么多的数量。

    凌逍烨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