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十二章好心没好报
    此处的地形颇为奇怪,凌逍烨刚来修行的时候便有这种感觉,因此他还让秦若离带他上大树来观看一番。

    果不其然,这里的地形,包括这些树木生长的地方,隐隐有种法阵的样式,凭着对法阵的了解,还有对这里灵气的流动趋势,凌逍烨在此布置的法阵,威力不仅能够大幅增强,法力的消耗也没有平时的多。

    所以此时的凌逍烨,带着试试看的心态,疯狂注入法力。

    法阵微微作响,里面的虚影运行速度加快了,瞬间就传来几声连续的惨叫。三四名脉印境修为的山贼,被切成两半的也有,被刺穿身躯的也有,还有的断手断脚,反正就是被这法阵的虚影轻轻一划,便魂归故里了。

    余下的山贼纷纷逃窜,可逃不过这法阵虚影的速度,受伤的受伤,毙命的毙命。

    青衣大汉大喝一声,带着不甘的表情,击碎这些虚影,杀出了一条通道。他是一名魂海境武者,凌逍烨这脉印境的法阵,对他造成的伤害还是不够的。

    但青衣大汉没走出几步,便被几道武器虚影同时围攻。他施展起武技,舞的是虎虎生风,刚劲有力,几道虚影被板斧硬生生击碎。不过青衣大汉身法不行,没来得及回防,就被身后一道虚影刺穿了大腿,然后半跪在地。

    其余的山贼见状,也都纷纷使出看家本领,他们也不想命丧此处,更不想被一名脉印境武者所杀!

    山贼的士气一下子就恢复了一些,但凌逍烨可没有那么仁慈,继续加大注入法力的力度。

    法阵运行的速度明显加快了,里面的虚影,速度都可以比肩一名命轮初期,力道也是达到魂海初期。

    不出几个呼吸间隔,修为略低的武者纷纷倒地,伤的伤死的死。

    凌逍烨其实算得上一名冷酷屠夫,这两个月,命丧他手下的野兽,摆起来可以围绕死亡山脉三圈。加上之前被这些黑手山贼的威胁,故而对这些山贼没有太多好感,就当他们是一群可以说人话的畜生罢了。

    杀了这些人渣便是,他心中想道,力道不禁加大了几分。

    转眼这些山贼只剩下青衣大汉还在苦苦挣扎着,其余的山贼,要么躺着一动不动生死不知,要么就是倒地抽搐,痛苦哀嚎。

    一小队的山贼,竟然在一个会法阵之术的脉印境武者面前,毫无还手之力!那些还没走远的海龙门发现黑手山贼并未追来,便回头一看,一炷香的时间都不到,这些要把他们杀了的山贼,居然都被打倒了。

    这些海龙门弟子并未行动,也没有离开,因为知道敌人的敌人,不是朋友但未必是敌人,所以赶紧趁着空隙,赶紧打坐休息,恢复体力法力。

    让他们震惊的事情,就在他们眼前活生生上演着,惊掉了他们的下巴:这少年,太恐怖了。

    秦若离一边看着凌逍烨,一边注意那些海龙门弟子。当看到黑手山贼被凌逍烨消灭了大部分,修为最高的青衣大汉也身负重伤时,她也就放下心来了。

    “你是谁?敢杀我伤我黑手山贼之人?是不是活腻了?”青衣大汉用板斧支起身子,努力要站好,可没站稳,腿上的伤口一裂开,剧痛传来,又直直跪在地上。

    “大哥你这是何苦呢?就算你在多跪几次,小弟也没有红包给你啊!”凌逍烨停止了注入了法力,讪讪笑着,手里不知多出了一把利剑。

    “你……”青衣大汉被气得直接吐了一口血,之前被几把虚影武器给震伤的内脏,被凌逍烨这么一激,疼痛起来。

    空有一身法力和武技,此刻受了伤的魂海境武者,如同一只断了腿的野兽,再挣扎也摆脱不了被猎杀的命运。

    青衣大汉还想垂死挣扎一番,板斧直接丢出手,呼呼向凌逍烨面门飞起,这算是最后的一击,用尽了他的全力。

    凌逍烨施展起幻云步,如同鬼魅般游弋,虚影一晃,躲过了两把飞来的板斧,悄然来到青衣大汉的身后。

    “完了……”青衣大汉闭起双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剑光一闪,凌逍烨手中利剑瞬间刺穿大汉的脑袋和心脏。对于这种专门杀人夺财的山贼,没有必要怜悯。

    虚点地面,凌逍烨声影飘逸灵动,在那些奄奄一息的山贼之间游走,手中利剑使出惊风剑诀第三式乱风,只见那剑光闪动,如同一阵清风掠过山坡,野草此起彼伏。又如夏日池塘,风过水面,激起阵阵水波,四处荡漾开来。

    而那剑身划过虚空那细微的嘶鸣,犹如一曲丧歌,令人不寒而栗。

    那些本来命悬一线的山贼最终还是被凌逍烨一一刺穿,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鲜血不断从剑尖低落,凌逍烨一边轻轻擦拭,一边走向那棵参天大树。收回法阵飞刀,他才仰头大喊道:“姨妈,还要看戏到几何?”

    不远处的海龙门弟子感应到山贼们的气息全无,这才松了一口气。有些人提议,去到那少年面前,好好道谢一番才行,结交个朋友总比遇到敌人好。

    其中一名弟子,就是之前的出面交涉的男子,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凌逍烨手中的佩剑。心中不禁升起一丝疑惑:这把剑,剑柄雕刻的纹理很特殊,就是自己堂弟牛庆之的佩剑,怎么会到少年的手中。

    于是他便开始说道:“诸位师兄弟,这少年虽然救了我们一命,但是其手中的佩剑,我牛庆林却是认得,乃是我堂弟的佩剑,怎么会在他手里?我看,此人必有蹊跷,莫要轻易接近。”

    那几名弟子一听这话,便默不作声。牛庆之只是个外门普通弟子,但眼前这名牛庆林,算是内门里排的上号的高手,他说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去山脉北部宗门紧急联络点,找到同门,一起御敌。至于这少年,先当做潜在敌人对待,不要招惹也不要与之打交道。还有那些已经死去的师弟,这是他们的命,就这样别过吧。”

    牛庆林长舒一口气,方才流失的法力,此刻得到了一些回复。他便叫上这几名幸存弟子,准备赶路。

    牛庆林自然之道眼前少年的恐怖之处,恐怖只有到了联络点,向带领他们前来历练的族人强者说明情况,才有机会拿下少年,问出此剑为何到他手中。

    想罢,牛庆林一挥手,几名海龙门弟子的身影就没入了茫茫林海之中。

    秦若离自然听到了这些话,但这几名海龙门弟子并未有杀害凌逍烨之意,只当做潜在的敌人,也就作罢,没有追杀上去。

    她下了大树之后,叫凌逍烨搜那些山贼的身,找些干粮之类的。

    凌逍烨无可奈何,这些人被他刺得血流满地,再去找寻干粮,简直就是画蛇添足。但没办法,秦若离的要求,他还是要去完成。

    搜刮了一番,干粮倒是没搜到,而是拿到几本基础功法和一些小飞刀之类的普通武器,这些人身上没啥钱财。

    秦若离眉头皱起,似乎是对这些山贼的钱财有些失望。

    凌逍烨也不管这么多,问道:“姨妈,依我看,换个地方吧。”

    “既然黑手山贼们到了死亡山脉的北部,而这些宗门弟子也受到了围杀。看来,我们前段时间拿到的神木精魄,说不定就是导火索,才令这些山贼出动的。”

    秦若离继续沉思起来,想了片刻,做出了同样的决定:换个地方,还是白天赶路,夜晚飞行。

    她把凌逍烨夹住,腾空而行,先快速远离这里,在寻小路赶路。

    东部群山是不能再回去了,而他们此刻在北部,南部有些远,还是先去西部。对于死亡山脉的地形,秦若离经过多次查看之后,算得上熟悉了,所以他决定去死亡山脉的西部。

    但那里标注着,危险,不在必要的时刻莫要进入;最好结伴而行。

    危险的地方,如果处理得当,那也是个安全的地方。

    秦若离预估飞行了几十里后,正好底下有条小路,向西方延伸而去,于是她便下地,走路起来。她顺手教了凌逍烨一门偶然得来的敛息术,不仅可掩盖自身的气息和法力波动,免得被大人物用神识感应出来,还能造出低级修为的假象。

    虽说低下的修为可能被修为差不多的武者修士欺负,但对于强者来说,这种虫豸级别的弱者,他们是不屑一顾的。

    二人把气息掩盖成脉印境的一般武者,急忙赶路起来。

    以前凌逍烨对于杜师兄打不过就逃的性子颇为不爽,可经过多次真正血腥的较量,渐渐觉得适时撤退躲避敌人锋芒还是必要的。所以现在的赶路,他并没有太多的想法,自身修为低下,还得仰仗命轮境的姨妈保护,该撤就得撤。

    又是一番日夜兼程的赶路,歇息时间不过短短一炷香的功夫,二人又重新上路。终于在十天之后,到了死亡山脉的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