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二十一章 又遇到山贼
    凌逍烨的修行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背负两块重石头,脚踏幻舞步,手持佩剑,在预先布置的法阵中,与野兽不停厮杀着。

    看起来枯燥无比的试炼,凌逍烨却弄得津津有味。使完剑法就弄拳法,弄完拳法那就丢石头;时而用幻云步,时而脚踩舞风步;五行杀阵也是伺机而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凌逍烨的惊风剑法前三式小成,幻舞步中成,飞刀和拳法还算不赖,但由于没有对应的功法,勉强接近小成。更关键的是,他的法阵一天没有落下,反而是日益精进,凭着十一个脉印恐怖的法力,他的法阵威力已经远超普通脉印境法阵师布下的法阵,可以媲美魂海境初期的武技或者法术了。

    不过这些对于秦若离来说,都不是主要的,她观查到凌逍烨体内的丹田,已经开始能够孕育出魂海,容纳法力海了。

    这就意味着,凌逍烨要迈入魂海境了。

    接下来,就要传授魂海境的心法了,可秦若离手头并没有适合凌逍烨的心法,她不禁有些失落。

    问起凌逍烨有没有别的心法,他的回答是有,不过是镇魔决,另一门云空山弟子必学的心法。

    万般无奈,秦若离就叫凌逍烨放下手头的厮杀,慢慢研习这镇魔决来。

    果然没有让凌逍烨意外,秦若离的方法还是和以前的一样,默念一千遍了再说。

    凌逍烨收住心神,慢慢回想起在云空山背诵的镇魔决。这镇魔决又臭又长,好在他都记住了,否则当时肯定会被师尊打手心。

    早知道秦若离的用意,凌逍烨打坐起来,先是一字一句精读几遍,后又是反复通读,花了整整三天的功夫,才算是勉强理解了这篇心法的含义。

    这镇魔决不是武技心法,也不是法术心法,确切的说,应该是法阵心法。但大多云空山弟子修习这心法,都是为了其镇邪驱魔的法术,而忽略了其最根本的内涵——法阵。

    当然,这法阵也是为了镇邪驱魔。所以,当修习这心法,凌逍烨一施展出屠魔法术,竟然让秦若离小吃一惊,威力确实吓人,一般同阶武者在这法阵里,都无法安然脱身。

    秦若离暗叹凌逍烨对法阵上得造诣,虽然现在只是小打小闹,但如能得到名师指点,他日定成一代高级法阵师。所以她决定,等死亡山脉的修行结束后,出去给凌逍烨寻个几本法阵秘籍或者找个名师高手指点他。

    连续两个月的修行,秦若离对凌逍烨的修行进度还算满意,但消耗也去了一大半,有些丹药已经给凌逍烨吃完了,乾坤袋剩下最多的就是干粮了。

    正当打算下一步该怎么做的秦若离,却别一阵吵杂的打斗声给打乱了思绪。她神念一出,分辨得出不是凌逍烨与野兽搏斗之声,而是不远处的一群人的打斗。

    她立刻跃下大树,来到凌逍烨身边,一把把他夹住,飞到另一棵参天大树上。

    经过两个多月的修行,凌逍烨的眼睛,视野比以前更开阔了。他凝神一望,大树南边三十多丈远的地方,两群人正在大打出手,估摸是四十来人的阵势,双方有进有退,杀得天昏地暗。

    其中一方服饰统一,大概有十五人,他们施展的功法也是大同小异,应该是某个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另一方人数最多,约有二十七人,只见他们穿着五花八门,不过左臂上都绑着一条黑手丝带。

    局势慢慢向这些黑色丝带这边掌控,几名门派修为低下的弟子显然不敌这些黑色丝带的凶狠,很快就成了亡魂。

    很快,这些服侍统一的人,就被那些黑丝带团团围住。他们停止了打斗,而是开始对话起来,不过这么远的距离,凌逍烨却是听不到了。

    秦若离一把按住凌的肩膀,低声说道:“那些是黑手山贼,被围困的似乎是什么海龙门。黑手山贼正在威胁,问他们有没有见过神木精魄。”

    “看来我们拿到了一个烫手山芋了,姨妈,怎么办?”凌逍烨这才想起为何秦若离要急忙离开东部群山了。

    “见机行事。屏气凝神,别让那些武者发现了。”秦若离其实想走,但动静太大,还不如再次潜伏,所以她交代凌逍烨等待。

    他们二人看着远处那两群人,只见一名宗门之人,按照流露出来的气息,魂海中期修为的模样,正在面红耳赤的跟着那群黑色丝带争辩着。

    黑色丝带中一个青衣大汉,受持两把板斧,此时把斧头架在肩膀上,与那站出来的弟子,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被围困的宗门弟子。

    没过一炷香的功夫,这海龙门的脉印境弟子纷纷被黑手山贼砍倒,只剩下几个满脸悲愤却无能为力的魂海境初期弟子。

    眼看就要轮到他们了,这些残余的海龙门强者,在那名之前出来理论的弟子号令下,一同朝着凌逍烨这边突围出来。

    困兽犹斗,被逼急的老狗还能咬人呢!更何况这些被逼急的武者,他们爆发出了比往时还有猛烈的战斗力,硬生生的撕开包围圈,往凌逍烨他们这个方向疯狂撤离。

    毕竟只是魂海境武者,还不会腾空之术,所以这些海龙门弟子只能狂奔。但黑手山贼自然不会放掉到手的猎物,也是急忙跟上。

    “姨妈,我布置法阵了。”凌逍烨直直发射了飞刀,开始布下五行杀阵。他想征求秦若离的意见,但却来个先斩后奏。

    “好,既然你如此选择,那么剩下的事情,老娘不插手,全由你去摆平。”秦若离低声说道,面无表情,心中却暗暗说道:这又是一次不错的磨练。

    凌逍烨似乎想到秦若离会这样,也不多说什么。这些日子以来,他又自制了一些法阵的飞刀,有木头的有精铁的,够他布置更为复杂的五行法阵。

    等他布置完了法阵的雏形之后,他便从树下爬了下来。那些海龙门的弟子哪里还有时间看树上爬下来的是人还是狗熊,直接飞奔而过。

    凌逍烨刚好下地的时候,黑手山贼二十余人也来到他跟前三丈远的地方,见到有人的出现,那青衣大汉便挥挥手,一行人全部停了下来,开始大量凌逍烨。

    “诸位大哥这么匆忙,是要赶着喝喜酒还是送丧啊?”凌逍烨用脚松松地下的泥土,慢慢说道。

    “小子,不想死就自毁双目,自断舌根。如此狗眼,看不出我们黑手山贼?这等狗嘴,吐不出象牙?快点,我们赶时间。”青衣大汉一手拿着板斧指着凌逍烨,狠狠威胁道。

    眼前的少年散发出来的气息,不过是脉印境而已,又不是什么魂海命轮强者,这些人数占优的山贼,自然不把凌逍烨看在眼里。

    “那小的给大爷们跪下如何?”凌逍烨嘻嘻一笑,半跪在地。

    青衣大汉见这少年转弯的速度太快了,有些愕然,不过很快就哈哈大笑:“那好,看你跪下的份上,那就自毁双目就得了。”

    话音一落,众山贼也跟着青衣大汉的笑了起来。

    有人大声说道:“这么胆小也好意思来死亡山脉。”

    “能活到今日,这小子应该是怂在爸爸的双腿下面了。”

    “哈哈,有意思,我都不忍心让他自残,为何不带回去当个男奴?”

    ……

    议论声如潮水般涌来,种种不屑的目光都投向半跪的凌逍烨。

    “各位大哥,我怕痛,要不这样,我自己咬破自己的手指头,可以吗?”凌逍烨装出一副天真烂漫的傻笑样,然后咬破自己手指头,低声说道。

    “哈哈哈……真逗。”

    众山贼笑声更大了,不过那青衣男子却捂着肚子,脸上吃吃笑着向凌逍烨走来,准备给凌一个板斧,解决掉这眼前呆子好去赶上那些海龙门弟子。毕竟海龙门弟子身上的宝物,比这呆子身上的好太多,不必浪费时间在他身上。

    还未等青衣大汉靠近,凌逍烨轻念五行法阵法决,用血划出屠魔法阵的核心符画。

    只见以凌逍烨为中心的方圆十丈范围,闪烁起一阵轻微的法力波动,然后被几条淡淡的光线连接在一起。

    “五行杀阵:屠魔。启!”

    凌逍烨面色顿时变得专注,阵阵法力通过低下快速传送到各个阵眼上。他面前屠魔法阵的核心符画也闪现出耀眼的光芒。

    嗡嗡嗡!

    这法阵运转起来,虚空中凭空出现各种武器的虚影,居然和真的武器一般,带着破空声,呼啸着向黑手山贼们刺去。

    刚刚还笑声不断的山贼,刹那间被这法阵的出现所吓蒙,一时间不知所措。

    青衣大汉板斧一档,大喊:“戒备!”

    这些山贼才如梦初醒,纷纷拿出家伙,施展武技,准备抵挡着怪异的法阵。

    凌逍烨看着进入防御状态的山贼,冷笑起来:“看样子,还得加几分力道才行。”说罢就继续加大法力的注入量,十一个脉印同时运转起来,他丹田内如同沸腾一般,法力如洪水般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