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八章 遇到山贼
    凌逍烨之前和师兄一起,为了生活,帮别人杀过猪。

    一刀捅进猪脖子后放血,然后开膛破肚,这些把年幼的凌逍烨给吓到呕吐,不过随后的几天里,慢慢习惯了,所以也不怕了。

    可如今,他是仗剑屠杀,手刃鲜活生命,虽然内心中有些异样,但为了自己,为了师兄和姨妈,他不得不把最后的慈悲收了起来。

    不把敌人消灭,便被敌人消灭,这就是这个世界,这个残酷的世界。

    直到下午,凌逍烨不知道具体杀了多少头野兽,只知道大概杀了一千头左右。现在,必须要一鼓作气,杀完最后一千头野兽。

    布阵,持剑飞舞,鲜血四溅。

    击杀,法阵轰鸣,尸首遍地。

    他就想一个不知疲倦的屠夫,不停杀戮着。

    一直在远处观察的秦若离,微微点头,这小滑头,果然在一夜和半天的杀戮中,找到的自己的战斗方式。而且表情和手法相当冷酷,说明心态已经开始成熟起来。

    凌逍烨在东边群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吸引到了一些人的注意,很多来历练的也只是关注一下便离去。但有一小撮的人,却是不疾不徐,似乎是附近观察凌逍烨。

    这一切,没逃过秦若离的法眼,可她却屏住呼吸,隐藏身形,放任这些人觊觎凌逍烨而不出手相助。在她看来,这些也是脉印境后期修为的人,应该要成为凌逍烨的前进的垫脚石。

    很快,这些人通过某种方式联络着,开始对凌逍烨进行合拢包围。

    凌逍烨则是和几只身形快捷的山妖猴纠缠着,浑然不知现在有很多人正在悄悄包围他。

    一个绑着黑色头带的男子发出几声怪叫,七个脉印境修为的人瞬间就出现在凌逍烨五丈开外。秦若离悄悄用神念探查这些人,最高修为的不过是四个脉印境巅峰武者,最低的仅仅是有两个脉印境中期武者。

    这些人手持武器,冷声笑着,绑着黑色头带的男子随后出现,立刻大声威胁道:“小朋友,这里可不是你来玩的地方。现在,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交出来,然后再砍下一条手和一条脚。只要让大爷我开心,就饶你一条狗命。”

    这些人自然不知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少年,是开了十一个脉印的武者,只是认为不过是某个小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罢了。

    凌逍烨刺穿了最后一只山妖猴的身子后,才慢悠悠说道:“各位大哥,小弟不过是来此地杀几只野兽,马上就走,你们放过我吧。”

    “哼,你一小小脉印境,不过是初期修为的样子。还想和我大哥讨价还价,做梦吧你。再不拿出来,老子第一个先砍了你的双腿,叫你在此无法行动,让野兽慢慢享用你的肉,哈哈哈……”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家伙,拿着一个大斧头,狠狠叫嚣着。

    “各位大哥的意思是,交出钱财,自残,有机会离开这里;不交出钱财,你们便砍了小弟我,便没有机会离开这里?”凌逍烨用手擦拭了一下佩剑上得血迹,不紧不慢地说着。

    “好小子,算你聪明。那你快点自残,交出钱财,我们的时间可是宝贵的!”绑着黑带的男子说道,他感觉这小子似乎是怕了,就示意手下的人不动,等那小子自己行动。

    “我想,还有一个选择,不过我最好还不说了,免得你们生气。”

    “啰嗦个什么劲啊?臭小子,吃大爷一棒!”一个山贼看不下去了,拿起狼牙棒,准备要冲上去照着凌逍烨的面门打下去,不过被那绑黑色头带的男子拦住了。

    绑黑色头带的男子冷声笑道:“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说另外一个选择。说满意了,大爷同样让你走。”

    凌逍烨缓缓蹲下,单膝跪地。

    “哈哈,你看,这小子,太怂了,自己先跪地求饶了!”

    “大哥,太逗了。当了这么多年的山贼,第一次见如此嘴硬,但却巨怂无比的武者。笑死我啦,哈哈哈……”

    “早点求饶,还能给你留一条腿,现在晚了。”

    这九个山贼被凌逍烨跪下的姿势给逗乐了,全部都在打哈哈。

    “哦,那个选择是,五行杀阵:沙城!”

    凌逍烨话音未落,身形一跃,佩剑已出,这是使出第三式:乱风。

    这法阵突然间的启动,地上的砂石被粉碎,飞扬在空中,顿时一片飞沙走石,法阵里的山贼一下子就蒙了,而且视线受阻,他们分不清东南西北。

    那绑黑色头带的男子马上喊道:“不要慌,感应那小子的气息,防范那小子的进攻。”

    凌逍烨没有让那绑黑色头带的男子失望,只见他剑影忽明忽灭,在这漫天黄沙的法阵当中,飘忽不定起来。

    他的剑,犹如一股胡乱吹过的风,在他四周隐隐闪现,留下奇怪的剑影痕迹。

    虽然看似凌乱,但乱风这一招,却蕴含着各个方位的进攻,所以刹那间,凌逍烨想一直流连化成的飞蝶,时高时低,时远时近,那剑影也是如梦似幻,翩翩起舞。

    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起,那些山贼根本不知道凌逍烨的身影,而是感觉身体某个部位突然一疼,就纷纷到底,抱着手或者大腿痛苦嚎叫起来。

    黑色头带的男子连忙使出压箱底的武技,竟然把自己周身半丈左右的黄沙给震走吹散,不过他不敢贸然出击,因为那小子在哪里都没看见,也无法感应。

    “干,怎么回事,遇到刺头了?”这男子连连惊出冷汗:他纵横这东边群山这么久,从来没有失手过,如今怎么会在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里吃瘪呢?

    唰

    一剑破空而至,凌逍烨的身影出现在这男子的后边,直取男子后颈。

    “哼,玩这招,你还嫩着呢!”黑色头带男子便冷声说道,一手拿出盾牌,另一只手反手一刀,劈向凌逍烨的拿剑的手臂。

    刀声呼啸,这男子的力道不小,而且挥动的速度也是很快。

    凌逍烨自然不会让男子的刀砍到自己的手,他灵机一动,在地上一滚,躲过男子的一刀。接着便是施展出落雪招式,那把佩剑如同游蛇一般,跟着凌逍烨猛地一条,划出弯弯曲曲的曲线。

    男子赶紧用小盾牌挡住胸口和头部,蓦然发现,自己大腿已经被划了一剑。他怒目而视,可凌逍烨跳起之后,身影没入了漫天飞沙之中,不见踪迹。

    嗖!

    一把飞刀破空而至,但打在男子的盾牌上。这男子显然是老江湖,立刻蹲下,用盾牌挡在前边。

    嗖嗖嗖!

    三把飞刀又连续打来,还是打在男子的盾牌上。

    嗖!

    一把飞刀又飞了过来,也还是打在盾牌上。

    漫天黄沙开始消散,渐渐看清了周围的情况。男子快速环望一边,那几个手下,已经被凌逍烨用剑刺伤,失去了战斗力,正在地上痛苦呻吟。

    凌逍烨笑眯眯的蹲在附近,仿佛再说:“来打我啊!”

    黑色头带的男子怒意更浓,现在被人家耻笑,真不是滋味。只见他挥动大刀,施展起武技,向凌一跃而来,一阵阵气势冲天而起,然后四处散发开来。

    凌逍烨不紧不慢,轻声念起法决:“五行杀阵:千藤!”

    黑色头带男子的木盾牌瞬间嗡嗡在作响,然后盾牌突然伸出几条粗壮的藤蔓,瞬间把男子捆得严严实实的。

    这男子保持这施展武技的姿势,硬生生从半空掉下低,让他呲牙咧嘴,痛苦不堪。

    “当山贼,何不到城池里找份护卫的差事,总比餐风沐雨好上很多。”凌逍烨笑道。

    “要你管,快放了我,否则后果很严重。”男子怒气十足。

    “嘿嘿,看样子你还有很多同伙啊,我好怕怕。”

    凌逍烨假装哭丧着脸,竟然演了起来。

    “哼,我们黑手山贼在死亡山脉可是鼎鼎有名的,识相点,快放了我。否则我大哥一来,你这点小法术,根本没用。”男子虽然不信凌逍烨会害怕,但还是报出家门来,至少还能吓唬一下他。

    “没事,我只想知道你们什么来头而已,既然是山贼,那我也没必要心慈手软。”凌逍烨忽然又笑了起来。

    “你敢,你敢动老子一根汗毛。老子教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废话太多了。”

    凌逍烨收起剑落,瞬间刺破男子的丹田,还把他的双眼、耳朵、舌头都伤了。

    这种人渣,给他一个痛快太便宜了,要他们有口难言,有眼却看不见,有耳朵却听不到,生不如死才是败类的最终归宿。

    收起法阵飞刀,他拿着剑,走向其他山贼。

    对于其他山贼,凌逍烨依法炮制,统统废了修为,伤其五官,叫你们嚣张蛮横,叫你们打劫。

    做完这一切,凌逍烨才喘了一口气,本来轻松的脸上,突然愁云惨淡:“糟了!还没杀够两千头野兽,看样子吃不到饭了。”

    于是就往去群山深处走去,继续他的猎杀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