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七章 死亡山脉修行
    死亡山脉虽然可怕,但确实不可多得的历练之地,武者修士可以成群结队进来修行;丹药师们也能在这山脉中找到各种稀缺草药灵药;炼器师也会来者山脉挖点品阶不错的材料;就连凡人也能在外围布下险境,猎取野兽为生。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有了足够的利益的眼前,人还是会顺着诱惑前往。

    当然秦若离来这死亡山脉不是为了寻找什么草药材料,而是为了训练凌逍烨,并且此时还萌生了一丝私念:说不定凌以后修为上来了,能够控制体内神秘力量,让自己恢复正常。

    想到这点,她的付出,就没算白费。如果不能治好自己体能的毒,也能救回自己的外甥,也就够回本了。

    所以她才不回玄女宫,而是直接带着凌逍烨进行历练,又能保护他,一举两得。

    一天转瞬即逝,他们二人终于在翌日下午到了死亡山脉的边缘,恰好此地有个小城镇,他们就下去进行一番补给,也略作歇息。

    买了一些必需之物,秦若离打开死亡山脉的粗略地图,决定先去死亡山脉的东边群山,因为上面标注着:脉印期修为可进入。

    修炼还是从易到难,由简入繁。

    秦若离准备带着凌逍烨飞起,但速度却被无形之力阻拦,变得缓慢,只是稍微比麻雀快点而已。

    尽管有些不顺,二人还是在天黑之前赶到了东边群山,然后在一个低矮的小山头,找到了一个遗弃的洞府,有人曾经在此修行过的痕迹,但荒草已经长到人腰间的程度了,看来是荒废已久了。

    二人稍微整理一下,便盘坐在光滑石头上,开始打坐吐纳。

    “小滑头,休息好了没有?”

    “嗯,精气神十足!”

    “很好,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傍晚,你给我杀了一千个野兽,否则不给吃饭。”

    “又是一千啊?姨妈您能不能换别数目啊?

    “嫌少是么?那就两千头吧。当然,最小的体型也就灰背狼这样的。不这样的话,你肯定会耍滑头,给老娘抓一个马蜂窝来凑数。”

    凌逍烨此刻觉得秦若离太苛刻了,可转念一想,这就是试炼,如果没有这种信心,如何提升自己,如何救回自己的师兄。

    想罢,便要抽身而出,却被秦若离叫住:“你能在夜间看清吗?”

    凌逍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夜视能力和常人一般,便不好意思的挠了头,傻傻站着。

    “过来,这里有本功法,你若修炼小成,估计能在黑夜中看到一丈多的距离。趁着天色还没黑,赶紧学习。对了,修炼需要的时间,一样算在之前的要求之中。”

    “啊!”凌逍烨有些不甘,但还是接过老旧的功法书,开始默念起心法,学习起来。

    整整用了两个时辰的功夫,他才消化了这本夜视法术,简单运用法力送入眼睛附近,眼前一片漆黑,顿时如同洒下一片明亮的月光,他能看到不远处的秦若离,正在打坐,双眼紧闭。又把目光放出洞府外,勉强能看到两丈左右的花花草草。

    凌逍烨暗暗叫好,便急忙出了洞府,开始往山下走去。在他离开不久,秦若离才微微睁开双眼,了无声息的跟了出去。

    夜里有点冷,还有点风。风里还夹带着深山老林里的鬼哭狼嚎,再加上不知名的野兽正在低沉嚎叫,这种地方这个时候,确实让人有些心惊胆战的。

    不过施展夜视法术后,凌逍烨的心就定下不少。想当年,他也和师兄接受农夫的委托,半夜里趁着夜光去他家后山抓偷吃庄稼的野兽呢。

    眼前虽不能和白天般通明,可也勉强够用了。

    走了几十丈远,凌逍烨才想起前几日在港口城池里收了那牛庆天的佩剑,便从那乾坤袋中给抖了出来,拿在手上,用那点感应范围不大的神念,细细搜索起附近的野兽气息。

    呼,凌逍烨感应到左前方有一窝灰背狼群,大概有十几种的样子,除了一只公狼在戒备,其余的气息缓慢,似乎是在休息。

    偷袭这种事情,他相当拿手。慢慢摸过去后,手起剑落,直刺狼的颈背,那头戒备的公狼瞬间咽喉刺穿,低沉叫唤却无法发声,只能在地上抽搐起来。

    那群睡着的狼没有发觉,仍在沉睡。

    凌逍烨掏出他那几把五行布阵的飞刀,瞬间结下一个五行阵的雏形。但这次,他不想直接使用法阵,而是自己亲自上去肉搏群狼。

    既然已经学会了惊风剑法这种武学,也要实地磨练一下才行。

    他微微运转丹田法力,骨骼咯咯作响,肌肉紧绷起来,然后持剑走向那横卧在石头之下的狼群。

    风动!

    凌逍烨抖动起佩剑,剑尖划过空中,嘶嘶微响;剑如清风,看似软绵,却是灵活无比。

    身形一动,他朝着沉睡的灰背狼跑进,本来只是清风之势,刹那就成为一股狂风,剑影迷幻,划过这些灰背狼的咽喉。

    几头狼瞬间被切断喉咙,只能垂死挣扎。而那睡着的群狼,终于惊醒起来,立刻就四处散开,睁开那微微发这寒光的双眼,咧嘴呲牙,恶狠狠盯着凌逍烨。

    嗷

    两头灰狼一前一后高高跳起,一头咧开血口要咬向凌的喉咙;另一头伸出锋利的前爪,往凌的后背抓下!

    凌逍烨收剑横放胸前,旋身,手臂一挥,佩剑前后划出两道带血的弧线,一招划破两只灰背狼的身躯。两只狼受伤后跌落在地,无力进攻,只能慢慢往后退。

    这时候,其余的狼群中又跳出了五只,不过体型稍小,但这次攻击的角度非常多,前后左右和头顶,都出现了灰背狼的身影!

    凌逍烨似乎是意识到这一点,身子微微压低,法力瞬间爆发至全身,持剑迅速环绕周身,剑身由于加持到了一丝法力,嗡嗡低鸣。

    然后就见到凌逍烨纵身一跃,一道清晰可见的剑尖痕迹随之而现,因为挥舞的速度太快了,在空中联结成一条螺旋上升的清影。

    赫然是惊风剑诀中的第二式:落雪!

    那道清影准确划过五只灰背狼的咽喉,等到凌逍烨落地时,那几头狼也随之掉下。

    剩下的几头灰背狼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想走?哼,五行杀阵:千藤!”

    他单手结印,一拍地上,注入法力。那几把布阵飞刀嗡鸣作响,迅速被淡淡白光联结在一起,然后法阵内的树木,居然伸出了许多藤蔓,把那些正在逃跑的灰背狼统统卷住并高举起来。那些灰背狼不甘心的嚎叫着,似乎是愤怒,也似乎是在求饶。

    凌逍烨可不理会这些,身影一动,佩剑刺出,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写剩余的灰背狼给斩杀了。

    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秦若离神识感知了这一切,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这小子,剑法不仅精进不少,法阵的施放也是恰到好处。看样子,这次死亡山脉的历练,对他必有大的收获。

    此时凌逍烨却有些苦恼,忙活了半柱香的功夫,也不过才击杀了十八只野兽,离两千只还很远呢。

    片刻之后,他目光清亮起来,要相信自己,还没有到最后时刻,还没有施展自己的全力,怎么能轻言放弃?

    凌逍烨想到如此,表情自然了一些,然后继续走着,寻找下一个目标。

    夜深了,更凉了。可东边群山的某一处,不时传来野兽哀嚎的声音,不少夜里休息的野兽也被惊醒起来。

    凌逍烨似乎是被恶鬼上身,浑身是血,不过那都是野兽的血。他面色森然,犹如被人欠了很多的钱一般;他的目光冰冷,应该是手刃了不少鲜活野兽的生命。

    直到天色微亮,凌逍烨的杀伐之旅没有停止,反而是越来越凶狠,越来越迅猛。

    一夜的猎杀野兽,让他既能熟悉了剑法,又能让他体会了近身战斗的凶险。现在凌逍烨不仅熟练施展第一第二式惊风剑诀,连第三式乱风也能施展开来。

    而凌逍烨的心态,开始慢慢发生了转变:当年有师兄的保护,为他争取到布阵施法的机会,无忧无虑。现在却只有自己一人,没有别人的帮助下,在血雨腥风之中,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凌逍烨身上几处被野兽抓伤的伤口,被他敷上药粉,并用法力滋养,很快就得到了恢复,没什么大碍。

    这些伤口都是凌逍烨的教训,多次的失误和破绽,让野兽差点要了他的小命。所以接下来的战斗中,他尽量避免了这种失误,减少自己的破绽。

    白天,野兽开始欢腾起来。当然这也意味着,凌逍烨遇到的野兽,不光是数量多的问题,还有一些厉害的野兽此时也开始出现了。

    凌逍烨尽管战斗了一夜,消耗很大。但简单休息一下,由于激活了十一个脉印,吸收的灵气转换成法力非常快,半柱香的功夫就恢复正常。

    他休息完后,便持剑前行,不由地给自己打气:还有一千五百多头野兽的要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