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六章 最后还是成了
    秦若离发狂似的寻找丹药,都不知道凌逍烨此刻已经站了起来,转身盯着她,面色森然。

    她猛地一回头,发现凌逍烨的右眼,正闪耀着血红之色。这不正是那天在银羽楼遇到的情况吗?

    秦若离一时间忘了要给凌逍烨寻找丹药,而是死死盯着他的右眼。

    这是什么回事?

    她心中虽有强烈的疑惑,但很快就回过神,思考要不要再次施展封神之印,把这魔气给再次封印起来。

    凌逍烨的左眼,突然间也闪耀起金色光芒,然后他的腹部,也是浮现出古怪的符文,发着淡淡的金光。

    还是以前银羽楼那个情形,这又是什么回事?

    秦若离感觉到自己隐约崩溃的趋势,这小滑头身上倒是藏着什么秘密啊!这种阵势,她可从来没见过。

    凌逍烨白皙的腹部上,那闪耀淡金色的符文正在缓缓转动,而他面部表情也趋于自然,没有之前那种古怪的杀意了。

    是福还是祸?

    秦若离此刻直接释放自己的神念,直接往凌逍烨腹部一扫。

    天啊!

    她不由惊声叫了出来。

    凌逍烨体内的被切成两半的五个脉印,此刻正被金光包裹起来,不断地吸取凌逍烨体内的法力。

    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那写被切半的脉印,一分为二,居然有十个之多,再加上那颗带着魔气的脉印,足足十一个!

    这些脉印,正在安安静静地吸取法力,如同初生小孩,贪婪吸允这奶水。

    十一个脉印,这么多年来,秦若离自己的师尊,也不过是七个,如今他老人家达到幻神境界,也只用了百来年的光景。

    好多武者,也仅仅是四个五个,只要勤学苦练和不错的运气,还是可以步入命轮境的。

    可眼前这小滑头,居然有十一个脉印!这要传出去,绝对是轰动落月大陆的惊天事件。

    此刻秦若离脸上的担忧迷茫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喜悦,发自内心的高兴。看来这次去商行买的丹药粉末,还是值得的。更为开心得是,十一个脉印,以后他的修行速度,绝对能比常人快上许多,足以让他在短时间内成为强者,救回杜君岚了。

    天色已经完全亮了,窗外也隐约传来商贩的叫卖声。

    凌逍烨就这样光着身子站着,他的脑海此时乱成一锅粥。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脉印,正如同前个月左手臂一样,正在被一团温暖包围,让他舒服不已。

    胸口的刺痛感已经褪去,而腹部除了一阵阵温暖,他没了别的知觉。

    他的双眼异光开始暗淡消失,然后身子如同遇到水的泥土,瞬间一软,倒在了浴盆里。

    秦若离的神念一直在凌逍烨丹田附近感知着,发现那些脉印正在缓缓成型,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长长舒了一口气,她才发现自己的衣衫都黏身子,湿哒哒的,原来出了这么多的冷汗。然后找到房间的方巾,坐在凳子上擦了擦脸,然后法力一运转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把这些汗水给蒸发掉了。

    看来还有事情要做,她想了想。便出门,叫那些早起的伙计,打几桶热水到放假来。

    很快,送水来的是昨晚那个店小二,见到秦若离一脸疲惫的样子,便笑呵呵道:“这位姑娘,看来是一夜未眠啊!不过作为过来人,小的还是给个忠告,要爱护身子,不要在整夜做摇床之事……”

    “再胡说的话,信不信老娘撕烂你这张臭嘴!”秦若离杏目圆睁,气呼呼骂道。她可不是凌逍烨这种未喑男女之事的少年,只不过外表看起来显得稚嫩而已,所以听得出这店小二的调侃之意。

    “小的知错,还望姑娘海涵。”这店小二一边拎着水桶往房间一放,一边夺路而逃,倒不是怕秦若离打他,而是自己显然坏了规矩惹客人不开心,免得被这姑娘告到掌柜处,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秦若离拎着热水,直接倒了一点到凌逍烨躺着的浴盆中。

    似乎被这热水一激,本来看似昏睡过去的凌逍烨突然跳了起来,大声说道:“烫死我了!”

    秦若离面无表情地看着光着身子的凌逍烨,脸上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不屑,似乎在说:你作为一个激发十一个脉印的武者,也会怕烫?

    凌逍烨发现秦若离盯着自己的腹部以下的地方,脸上瞬间变成猪肝色,双手赶紧捂住裆部,蹲在浴盆中,低头不语。

    “放心,老娘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的。再说了,既然我算你半个姨妈,帮你这小屁孩洗澡,也说得过去。”

    秦若离一本正经说道,然后又倒入新的热水,再拿出几块方巾,作势要给凌逍烨擦身子。

    凌逍烨红着脸说道:“这浴盆里脏东西太多了,能不能先倒了再洗?算了,姨妈,我还是自己来吧。”

    “你确定?”

    “嗯。”

    “那好,老娘先去歇息一会,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说罢,秦若离也转身离开,走到床边便躺下。毕竟她不想让凌逍烨太难堪,更何况她身心俱疲,需要躺一下才行。

    凌逍烨进秦若离躺在床上后,自己便披着一件衣裳,把这些脏东西给清理一下,然后再把剩余的热水倒进浴盆,自己舒舒服服泡在其中。

    凌逍烨感应着自己的脉印,正在缓缓吸入法力,居然有十一个之多,比自己之前的五个多一倍还不止!

    高兴之余,他不由的加快搓动身子的速度,现在他才闻到那股恶臭,是从自己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

    过了一会,店小二又来送水,于是凌逍烨又多泡了一次,这才把那股怪味给去除掉了。穿上衣衫,他感觉精神焕发,全身舒坦,更开心的是,全身法力运行起来,比之前顺畅太多了,甚至比丹田被废之前还要好上不少。

    凌逍烨走到已经熟睡的秦若离身边,看着她那沉沉入睡的模样,发自内心的感激道:“谢谢你,姨妈。”

    接着他走到窗口前,打开木窗,然后打坐起来。

    等到中午时分,秦若离才醒来,这一次她真的太累,所以睡了这么久。当她下床时,凌逍烨正在吃午餐,又是一桌大鱼大肉。

    “快吃,准备上路。”秦若离冷声说道,她昨晚虽然很累,但是到了命轮境界,由于可以吸纳更多的灵力的缘故,所以几天不吃饭也不会觉得很饿。

    “哦。”

    凌逍烨大快朵颐,昨晚这姨妈的偏方,让他实在是疲惫不堪加饥肠辘辘,现在不得不多吃一些饭菜,补充体力,放松心情。

    秦若离简单收拾一下东西,凌逍烨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等着她。

    两人不一会儿就出了这个酒楼,往城池的北大门前行。这城池作为重要的港口,被布置下了禁止飞行的禁制大阵,所以二人在只能急忙赶路,所幸城池北门离他们住的旅店不是太远,走得快也就半个时辰。

    “姨妈,这是要去哪里呢?”凌逍烨问了起来。

    秦若离眼睛直视前方,一副匆忙赶路的模样,片刻才说道:“死亡山脉。”

    “死亡山脉,是什么地方,要去那里干什么呢?”

    “别问这么多,到了你就会在知道了。”

    两人又归于平静,急匆匆地赶着路。

    半晌,他们出了北城门,秦若离一把夹住凌逍烨,腾空飞行起来。

    “小滑头,你老实跟老娘说,那身上那两股不一样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难道异象又出现了?”

    “废话,上次有一股神秘力量修复了你的丹田,但又有一股类似魔气的力量却对西门涓出手;这次这股魔气占据了你的一个脉印,把其余的脉印全部切成两把,所幸另一股神秘力量把那些破碎的脉印又修复了。”

    “逍烨确实真的不知,更没有去动那些封印。不过现在我至少可以确认了一点,那个玉佩似乎融入我的身子之中。”

    “玉佩?”

    “是的,云空山的师尊说这个玉佩在他见到我时,就已经存在了。”

    “估计和你身世有关吧。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机缘,虽然凶险,你差点就成为一个废人,但却是万般幸运的开启了十一个脉印。所以,这次老娘直接带你去死亡山脉,进行新的修行。”

    “哦。原来是这样,那什么时候到那里?”

    “飞行的话,大概只要一天多一点。”

    两人就这样边飞行,边聊着。

    秦若离让凌逍烨尽快熟悉自己的脉印,然后养精蓄锐。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将要在死亡山脉里度过。

    死亡山脉是南州国著名的凶险之地,方圆几百里,里面不是崇山峻岭,就是原始森林。当然,死亡山脉中,还有一群群凶猛的野兽,也有神秘生物,就是命轮境强者,一人进入当中,也得万分小心。

    好比一滴水没什么分量,但是汇聚成河后,却能冲垮河坝。死亡山脉里之所以可怕,就是因为里面的野兽,很多都是成群结队的。更被说各种险境凶地,让人防不胜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