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五章 危险
    这个偏方,是秦若离以前在一处古老遗址中获得,是针对那种无法激活脉印的武者修士来洗身伐髓的,而且效果显著,能够迅速强化人体,还能提高脉印激活的几率。

    在玄女宫,她在几个外门弟子身上试了几次,但成功率很低,后来被一位长老发现后,经过更换一些药材和更改了量,稍加改良,这才把成功率提升了不少。

    随着后来多次使用,发现这个偏方还是有很大的弊端,那就是意志力不强或者体质特殊的人,用这方法之后,可能会出现经脉受损脉印破碎的反作用,更有甚者受不了这种煎熬而发疯。后来玄女宫禁止大面积使用这种偏方,以防弟子坚持不住走火入魔而造成损失。

    多日以来的相处,加上那次在银羽楼的遭遇,秦若离尽管对凌逍烨有些顾虑,凌虽然耍滑头拍马屁但内心还是很执着,光是为了寻找云空山灭门的真相和对救回师兄的那种执念,就知道他意志力绝非常人。所以到现在,她不得不冒险,使用这个古怪的丹方对凌进行洗身伐髓。

    旅店入夜之后,周边的酒楼也陆续打烊,喧闹声渐渐小了。取而代之的是阵阵海风吹过的轻语,还有那远处岸边海浪拍打的重音。

    二人在房间里自然无心享受这海边城池夜里特殊的韵味,而是专心致志地进行着洗身伐髓。

    凌逍遥被厚厚的药泥所覆盖,根本无法看清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的身体在微微抖动,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夜里凉快发抖了。

    秦若离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停施展法术,法力消耗也开始多了,而且体力也有所下降。只见那不知是焚心烈焰太热,还是身子太累而出的汗,一边浸湿她那朴素的衣衫,隐隐露出曼妙身躯;一边又慢慢被烈焰烤得冒起白色烟雾。

    好在二人都在坚持着,凌默念心法,吸取灵气的同时也吸收身上药泥中的药效;秦若离也是紧闭双眼,控制着焚心烈焰,脸上带有一丝疲惫之色。

    凌逍烨不知何时才能停止下来,方才还觉得酥麻不已的身子,现在开始隐隐发胀,痛楚也开始增多。尤其是经脉和丹田,更是时不时一阵疼痛袭来。不过他是在知道的,这是要凝结出脉印的前奏,只要挨过这些,脉印便能在体内结成,然后和丹田连接起来。

    这脉印,通俗理解就是能够改变丹田法力性质的东西,常人来讲,激发出三四个脉印是正常的,而天才则能激活出五六个脉印,有些天赋妖孽之人,能激发出更多的脉印,但非常罕见。

    脉印状如绿豆,在丹田周围微微转动,不仅可以加快化解吸收的灵气转换成法力,还能影响法力施放的速度和力道;有些特殊的脉印,还会带有特殊的性质,例如雷、火、风这些,能够加快修炼带有这种性质的功法武学时速度;还能增强这类法术或武学的威力。

    凌逍烨上个月在云罗城陈家一站中,被陈家命轮境老祖击碎了丹田,脉印也随之消散在体内,所以只有重新凝练激活出来才行。

    夜色更深,本来已经是入秋,所以到了夜里,更为凉快了。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二人还是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凌逍烨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身上的药泥颜色也变得黯淡许多。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大量的法力开始涌动,冲击着经脉的每一处。

    “不要急!”秦若离也是察觉到了,可现在还不是这偏方成功之时。她就十分纳闷了:在玄女宫,一般情况下,也就需要个两三个时辰便可以把药效吸收,然后再把不需要修炼的杂质,排出体外。可凌逍烨的状况有些不一样,自己施展了这焚心烈焰便是要加速了药效吸收,为何现在才吸收了一大半。

    虽然有些想法,但她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出了岔子,让凌逍烨走火了,只要轻声叫他不要急。

    “减少吸收灵气,加大吸收药效的力度。借力使力,你用法力带动药力周游全身!”

    凌逍烨自然听从秦若离的话,他忍着痛楚,调整了呼吸,浅浅吸入空气,长长吐气。然后慢慢控制自身法力流动方向,从头部到双手,再到胸口,再到腹部,最后到达双脚,完了反方向运行法力。

    果然,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他身上的药泥颜色变成了暗灰色,体内的痛楚也减少了许多。

    “很好,继续运转,药效已经吸收得差不多了,但是你身体里的药力还未完全融入你的身躯,等到大量杂质排出,这才算是洗身伐髓成功了。”

    秦若离轻声说道,声音略有些沙哑,这是掩饰不了的疲惫。可她依然准确控制着焚心烈焰,给凌逍烨加速吸收药力。

    再过了一个时辰,凌逍烨身上的药泥开始龟裂,先是一条条细细裂缝,到后面便像干旱半年的稻田,深深的裂痕显现。

    而这些裂缝,则被一些浑浊黑色之物填满着,还带有阵阵恶臭,让整个房间像个发酵已久的粪坑。

    “快要成功了!你且定住心神,细细感应自己丹田周围的异常旋动,那有可能就是你新的脉印!然后一鼓作气,用法力滋养该处,激活脉印。”

    天色不知不觉亮了起来,正好房内油尽灯枯。

    凌逍烨隐隐感觉到体内丹田附近有六处地方有法力漩涡存在,于是他便小心引导着新的法力,加入这个漩涡,不断滋养着。

    凌逍烨身上的药泥开始一块块脱落下来,露出白皙的皮肤。常年和师兄在外流浪,他的皮肤原先可没有这般白嫩。

    见到此状,秦若离这才慢慢减少了焚心烈焰的力道,毕竟这时候药泥的药效,已经被吸收得差不多了。她分出自己一丝神念,打入凌逍烨体中。这一次她的神念,没那么鲁莽的在凌逍烨体内肆意游走,而是缓缓来到丹田附近,探查脉印而已。

    似乎是六个,秦若离见状,心中暗道:算得上天才资质。

    她自己也不过是五个而已,当初就被玄女宫当做重点弟子来培养了。那凌逍烨六个,自然不算差了。

    凌逍烨不停滋养着自己丹田的法力漩涡,浑然不知自身上得药泥,带着杂质脱落。

    秦若离的神识感知到那漩涡从针眼大小慢慢变大,隐约要成型了。她不禁紧张起来,这种时候最为关键,很多人其实是有机会凝聚和激活出五六个以上的脉印的,就是因为意志力不够或者法力控制不好,导致这些脉印雏形凝聚失败,然后反噬,对人造成伤害。

    更为致命的是,一旦第一次凝结出了几个脉印,以后很难再打开新的脉印了,用特殊功法修炼也不行。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秦若离的紧张之色愈发明显,香汗也是不停地渗出。

    凌逍烨身上的药泥残渣不停掉落,露出了一身白嫩的肌肤。

    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那些漩涡,已经形成绿豆大小般的形状,似乎比以前的五个还要多一个。

    正当凌逍烨准备减缓体内法力运行速度时,他的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灼热的刺痛感,几乎让他昏厥过去。登时,体内法力立刻混乱起来,开始东窜西跑,把那白嫩的肌肤顶出一个小包,像是常人被蚊虫叮咬后肿起的肉包。

    秦若离也感知到了这种异动,这时候她脸上已经布满担忧之色,心如乱麻,不知该怎么办。只能说:“逍烨,定住心神,控制法力!”

    可凌逍烨没有什么反应!

    她的那一丝神念感觉到一股邪恶的气息,瞬间在其中一个脉印中爆发出来,这魔族的气息,不是已经被她封印了吗?一看到这种情况,她身上的冷汗刹那间冒出了更多,把衣衫都浸湿透了。

    那带有魔族气息的脉印,瞬间迸发出五条股法力,把凌逍烨那五个快要凝结出来的脉印给切成了两半!

    “不!”秦若离不甘心的喊道,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自己外甥的师弟,竟然在她手下成了一个废人。这叫她有何脸面去面对自己的外甥,还有这个口口声声喊自己为姨妈的小滑头。

    秦若离身子瘫软,呆坐在地板上,眼角似乎有些湿润起来。心绪混乱不堪:这是什么回事?逍烨他没事吧?可恶,该怎么办……

    凌逍烨的五个脉印瞬间被切成两半,然后开始被那带有魔气的脉印所吸收。只见他身子抖动得更厉害了,连坐着的浴盆,也开始左右摇晃起来了。

    “反噬?”

    秦若离面色依然难看,她的那一丝神念也瞬间被凌逍烨体内吸收,感知一下子就断了。

    她连忙翻开自己的乾坤袋,寻找治疗药水或者定神丹丸之类的东西,她可不想凌逍烨激活脉印失败后,连身体都因为反噬而受到伤害,说不定还会因此失去心智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