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四章 伐毛洗髓
    港口的夜风带着淡淡腥味,轻抚而过。青石街道上华灯高挂,在微风中微微摇曳,恰好此时天气变冷,劳作一天的渔民,便开始饮酒。

    秦若离皱起眉头,她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在这个旅店住下是个错误,店小二给的房间,虽说是精致布局,但隔壁那家常来酒楼,不时传来行酒令交杯之声,也不乏女子劝酒男人大骂之音。

    凌逍烨把在微风中微微摆动的梨木窗统统合上,那些寻欢作乐的噪音,减轻了不少。他回到桌前,拿起筷子夹起那肉香十足的田豆猪脚,不停往满是油腻的嘴巴里送去。这一个多月来,他基本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一时之间忍不住多吃了一点。

    看了看桌对面看似发呆的秦若离,凌逍烨夹起一块五香狼排,作势要放到她面前的空碗里:“姨妈,吃点。这桌菜您一点都没有动过,是不是在想事情?别想啦,吃法要紧啊。”

    秦若离眼皮抬了一下,应该是回过神来,她冷声呵道:“别给老娘夹这等油腻之物!”

    凌逍烨讪笑,收回筷子,把这狼排往自己嘴巴送去,大口嚼动起来,仿佛在说:这是好东西不吃可惜了。

    秦若离这才缓缓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的清蒸花鱼,又夹起几片素炒青菜,才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

    “好了,别吃了。你去教店小二打一些水来,老娘今晚要给你洗身伐髓。”

    秦若离开始拿出一个样式精致的乾坤袋,手指微动,一堆瓶瓶罐罐顿时在一张闲置的案几上出现。

    凌逍烨走出门外,大喊一声小二,稍等片刻,一名青年来到面前,他便吩咐这小二去打两桶热水来。

    等他进屋一看,登时就被这些药罐所吓到。这些年凌逍烨接触不少丹药,也贩卖过不少丹药,见到这种情形,他心中不由惊叹:光是不停地吃,光是这个分量,起码需要十天半月。

    “姨妈,这么多的丹药,应该不是用来吃的吧。”

    秦若离没有回头看他,而是开始把那些瓶瓶罐罐按照一定的分量,往特地要求准备的大浴盆中倒去。只见她口中则是轻声念道,似乎在背诵什么丹方一般:“紫云丹一斤、冷香草粉末一瓶……”

    凌逍烨没有继续深入问下去,这洗身伐髓是听说过,一般修行的武者修士,到了十二三岁,就需要丹药淬炼身躯,去除体内无法修炼的杂志之类的。由于当年云空山的灭门,他还没到洗身伐髓的时候,再加上他师兄也不知如何配置,然后此事便一直耽搁下来。

    虽然口头不问,但他心中却是疑惑又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怎么个洗身伐髓。

    那店小二轻敲门,把一大桶水送来,然后转身离去。

    恰好秦若离把丹方配置好了,便让凌逍烨把木桶里的热水倒下去。

    凌毫不费力提着水桶,准备一股脑全部倒了下去,秦若离却拦住他:“小时候玩过泥巴吗?”

    “会!”问题问得凌逍烨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和泥巴捏泥人,那个男孩小时候不会,他直接坚定回道。

    “很好,那你把这些丹药粉末给和成七宝粥略微干一点的程度,记住,不要放太多水。”

    凌逍烨哪里懂得七宝粥略微干一点是怎么样,但还是一口答应,。只见他用手把那些丹药粉末堆中间挖出一个坑来,再把热水倒进去,等水快齐了丹药粉末堆的中间部位便停手。

    浴盆是横向的,适合一个人躺着,高度不是很高。所以凌逍烨很轻易的开始搅拌这些粉末。这些粉末本来就有一股清香之味,现在被热水一泡,那么一搅合,浓浓的药香便开始弥漫了整个房间。

    秦若离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还不错,药香十足。

    凌逍烨这样反复加水和搅拌之后,那堆丹药粉末真被他和成了一浴盆的“粥”。

    秦若离早就收起了笑容,命令凌逍烨:“现在,脱光衣服!”

    “真的要脱?不方便吧。”凌逍烨面露难色,有些吞吞吐吐,小时光身子和师兄们一起洗澡倒没什么,现在要在一名少女模样的姨妈面前脱衣服。这有点让这个小滑头有点难堪,脸色不知不觉泛起红晕。

    “今天不脱也得脱!”

    那店小二正好吃力地拎着一桶热水来到门前,听到房间内类似夫妻夜话的对白,他没好气的说道:“现在的小年青真猴急,女的作风大胆,男的惺惺作态。唉,你们慢慢玩,不打搅你们了。”

    说罢便又拎着水桶转身离去。

    “姨妈,我只是……”

    “你是个男人对不对?你想说老娘在面前不好意思对不对?你又想说男女授受不亲对不对?”一连串的对不对让凌逍烨更加不好意思。

    但秦若离未停下,继续说道:“老娘作为你师兄的姨妈,也算是你的姨妈。这时间,长辈给晚辈洗澡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你在扭扭捏捏,信不信老娘叫你喝了这桶药‘粥’?”

    凌逍烨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丝正常神态,他偷偷擦了额头的冷汗,大呼一口气:“我还以为姨妈要我光着身子喝这玩意呢!”

    “平时那股滑头劲呢?现在这么愚笨?这是老娘在这狗屁地方的商行,耗费心神帮你收集到的丹药,用来洗身伐髓,你真是不懂谅解姨妈的用心良苦。再问一次,脱不脱?”

    “脱脱脱,我脱不就行了!”凌逍烨跑到屏风后面,三下五除二便把衣裳给脱了“那脱完了之后呢?”

    凌逍烨双手握住下体,没想到今日大庭广众之下用剑震碎了海龙门弟子的衣裳,现在轮到自己遮遮掩掩,说出去真是羞死人呢。他伸出头来,问道:“姨妈,接下来不会是躺在这浴盆里吧?”

    “没错,你先躺在里面,打几个滚,让药泥全部沾满你的身子,包括头发!注意,一定要涂抹均匀,每个地方都要涂好。放心,老娘才不稀罕看你这幅瘦弱的身躯。”

    说罢,她回到那桌已经冷掉的饭菜面前,吃着青菜,喝着汤,一副享受的样子。

    凌逍烨足足花费了一炷香的功夫,才把全身涂抹均匀。然后他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自己四肢和身体,除了两只眼睛没涂抹之外,这跟一头夏日在泥潭里打滚的老黄牛有什么区别?

    一身难以形容的药泥包裹着身体,凌逍烨开始慢慢感觉到清凉之意,如同暴晒了一天的太阳,洗了一个冷水澡一样舒坦。

    “姨妈,已经涂抹完毕。接下来怎么做呢?”

    秦若离嘿嘿一笑,发下筷子,走到凌逍烨身边,围了一圈,然后说道:“你后面没涂抹好!”

    “可我够不着啊!”凌逍烨有些无奈。

    “那老娘帮你!”

    “谢谢姨妈!”

    秦若离开始细细涂抹起来,凌逍烨后背一阵****,这是第一次有异性这么接触他的身体。云空山九成都是男人,异性也没几个,凌逍烨居然能够存活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很幸运。

    凌逍烨若不是脸上药泥涂着,那红彤彤的脸蛋如被人看到,估计要成为笑话了。

    秦若离涂抹完后,手腕轻轻一抖,那些手上沾上的药泥,瞬间落下,手上又是白皙无暇的模样。

    等她转到凌面前,就见凌逍烨双手交叉挡住裆部,两眼望着屋顶。

    “要这么碍事,直接像西门涓一样,把那玩意割掉不就好了!”秦若离冷笑起来,隐晦表达出了对凌这小屁孩的不满。

    “好了,老娘下了血本给你洗身伐髓,可不想轻易浪费。现在,你继续默念起你们云空山的心法。”

    凌逍烨赶紧在浴盆里打坐起来,然后默念着御灵心法。

    “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只管吸取身上药泥的药效。”

    “嗯”

    秦若离手心忽然跳动着一团火焰,然后在她神念的指引之下,像一条细小的火龙,开始围绕着凌的身子转动起来。

    凌逍烨顿时觉得一片火热,但秦若离的吩咐叫他只管吸收,不管别的。

    冰凉又火热,凌逍烨不由轻轻叫道,截然不同的感觉在他体表上四处游走,那种酸爽,简直就是从一锅热汤中坠入一潭冰洞之中,并且在这两者之间来回转换。

    但不管怎么样,既然答应秦若离只管吸收这些药泥,他赶紧定下心神,开始感应自己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处骨骼,都出现了一中一样的感觉。

    如同轻羽细细拂过手臂,犹如细针微微刺中骨骼。一阵舒坦之间夹杂着一丝苦楚,一阵疼痛来袭又伴随着兴奋。

    灵气大量融入凌逍烨的经脉和丹田之中,可这药泥封住了他主要的躯干,也就是说无处释放,只有不停在他体内打转,凝化成大量的法力。

    时间在凌逍烨的打坐吐纳默念心法中悄然而逝,而秦若离在一边施展法术,香汗淋漓,她虽说是命轮境界,但要小心控制这焚心烈焰的温度,不能太低,否则不能加速药效的吸收;也不能太高,不然就把药泥和凌逍烨给烤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