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三章 反手痛打
    凌逍烨睁开眼睛,看了看身边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老头,神色凝重。

    “小子,你耳朵聋了吗?赶紧离开,不然伤到你,别怪我们啊!”矮个子青年狠狠说道。

    牛庆之则冷冷说道:“我们是海龙门弟子,你这小子估计是散修之流。莫要坏我们好事,否则,拳脚无眼,误伤了你,后果自负!”

    凌逍烨抬头看了四周,都围观了很多人,又看了这两个青年一眼,他突然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哦,这样。马上离去,打扰二位公子的雅兴了。”

    “算你识相,给老子滚!”矮个子嚣张的叫道。

    凌逍烨暗中从地上抓起两颗拇指大小的石头,捏在手中。只见他假装起身,准备要迈出步伐之时,运起法力,紧绷手臂肌肉,倏忽间一抬手。

    嗖嗖

    伴随着两声惨叫,牛庆之和矮个青年突然捂住眼睛,身子都站不稳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装怂的少年,竟然会使出这等下三滥的偷袭招数。

    “我要杀了你!”

    牛庆之一手捂住眼睛,一手要拔出自己的佩剑,但没摸到剑柄。他忍住一边眼睛剧痛,用另一边眼睛一看,佩剑被人拿走了!

    不好,牛庆之暗叫一声,慌忙运气法力,正要跳跃离开此地。

    “想走,现在有些晚了!”

    话音一落,牛庆之只见青光一闪,他急忙扭身躲过,可那青光竟然急速回切,一身冷汗冒出:这怎么躲?

    凌逍烨在用石头击中了二人的眼睛后,瞬间拔出牛庆之的佩剑,施展出所学的惊云剑法第一式:风起。

    这把佩剑在他手里,犹如一阵轻风,若隐若现,虚虚实实的青光闪耀,让人无法看清!

    凌逍烨一剑划过牛庆之的腹部,只留下一道伤口,牛庆之吃痛,倒地不起。他没有停手,又使出惊风剑法,对那矮个青年施展开来。

    那矮个青年修为不是很高,被凌逍烨打中眼睛后,两手捂着,疼得是咬牙切齿,痛得左转右转,哪里有时间考虑对敌。

    凌逍烨的剑招瞬间笼罩矮个青年,等收招后,矮个青年身上的衣裳全部被凌逍烨切碎,化成一条条碎步飘落开来。

    矮个青年在痛苦挣扎中发现下半身冰凉,用手一摸,大吃一惊:自己被人剥光了衣裳!

    于是矮个青年哀嚎惨叫,一手捂住眼睛,一手捂住下半身,光着腚,用一中奇怪的姿势跑动着,并在围观路人的哄笑声中,面红耳赤的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凌逍烨把剑插在地上,来到牛庆之的跟前,蹲下,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公子,你是想和你同伴一样,用那种羞耻的方式离开这里,还是留下一点医药费给那老头子?”

    “给医药费,给医药费!”

    牛庆之眼睛还痛着,何况肚子还被划了一剑没止血呢,心想今日真是晦气,遇到一个耍低级手段的混小子,说不好他动了杀心,自己就不光是光着屁股,可能脑袋都没了。

    想到如此,牛庆之赶紧丢出一个小袋子,低声下气说道:“这位大哥,可以放牛某走了没有?这袋子里装有几千银票,您拿去给那老伯看病吧。”

    “你可以走了,记得擦点药,不然以后肚皮上留个伤疤,姑娘应该不喜欢吧。”

    牛庆之也是一手捂着眼睛,一手捂着肚子,慌忙离开了这里。在围观路人的嗤笑中,他不由暗暗发誓:好小子,待我回去禀报我父亲,查明身份,必将你碎尸万段!

    “大家散了吧,好戏已经结束了。”凌逍烨对行人大声说道,这种场面他见多了,自然懂得如何收场。

    凌逍烨走到那白发老头身边,一手抬起老头身体,然后轻声说道:“这位老伯,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头被人揍了两下,迷迷糊糊的,过了几息才反应过来:“谢谢少侠出手相助,年纪大了,挨了两下,有些疼但不是很碍事,还可行走。”

    “这样最好。”

    凌逍烨说完,扶着老头靠近商行的围墙,让他休息一下。

    拿出小袋子,凌逍烨觉得有些眼熟,貌似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可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乾坤袋,是乾坤袋!凌逍烨突然想起了,心中叫了起来。

    乾坤袋是一种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很小,但是却能把东西缩小放入其中,小小袋子甚至能装下一个小房子大小般的东西,可谓珍贵至极。不过只能是拥有法力的人才能使用,凡人根本无法打开。总而言之,是个令武者修士做梦都能笑醒之物。

    凌逍烨不由自嘲道:“能拥有这等好宝贝的家伙,来头不小,看样子是捅了马蜂窝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使用方法,但凌还是试着微微注入一丝法力,然后把袋子口朝下,然后晃动起来,结果真的一堆东西哗啦啦往下掉了出来。

    “咳咳,那个宝贝,是老朽先前卖给牛公子之物。”老头清咳两声,缓缓说道。

    凌逍烨停止抖动,拿起那块黑不溜秋的瓦片,看了两眼,没什么发现,只觉得是普通的破烂瓦片罢了。

    那白发老头面色好了许多,他继续说道:“当年我儿也是个武者,有一天他匆匆回家,将此物交予我保管,然后又匆忙离去,从此了无音讯。后来家道中落,老朽正愁生计,只能将这我儿遗物变卖。那天老朽正在摆摊,那牛公子便上来,以一千金银票的价格买下。后面他便来寻事,说那瓦片是假的,要我再拿一块出来,还用我孙女来威胁。”

    “原来如此,那老伯赶紧拿上这些银票和瓦片,马上离开这里。记住,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找个好地方,好好过日子吧。”

    凌逍烨把瓦片和金银票拿给老头,那老头只接过了金银票,说道:“少侠你如今出手相救,老朽实在是无以回报,那瓦片你且拿去吧。对我一个老头而言,那是没用的东西,见那牛公子千方百计想威胁我多要一块,此物应该对武者有些用处。况且这么多的钱,够我们爷孙二人生活了。”

    “那好吧,老伯你赶紧找到你孙女,换身装扮,离开这里为妙,我怕那牛庆之会回来报复,恐怕会牵连到你的。”

    “不打紧,听说牛庆之只是海龙门一般的弟子而已,而且海龙门离这里挺远的,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

    “如此甚好,那老伯保重了。”他和老伯道别一声,便把那黑色瓦片等东西放到乾坤袋的口子上,那些东西就被一道淡色青光吸入。

    凌逍烨暗道一声真是好东西,就把乾坤袋放入怀中衣兜,收起牛庆之的佩剑,然后目送白发老头慢悠悠的离开。

    望着老头身影没入了街道转角地方之后,凌逍烨思量道:与其在外面等着,说不定那牛庆之找个什么师兄来报复,肯定打不过,还不如进入商行内躲躲风头比较好。

    凌逍烨身影一闪,走近那商行的正门,大步往里面走去。当他走过大门,来到一栋人头涌动的阁楼面前,却被门口几个护卫给拦了下来,说是里面正在拍卖一些贵重物品,暂时不放人进去和出来。

    本想进入商行的凌逍烨,现在只能和门口那些等待的人混在一起,自己明明行侠仗义出手相助了一名老头,却让他有股做贼心虚的错觉。

    多年的闯荡经验,让他不得不小心为上。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功夫,里面的拍卖似乎是结束了,开始陆陆续续走出了一些武者,修为高低不一,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些都是有钱之人。

    凌逍烨不由地想象自己假设成为一个有钱的武者,说不定可以拿钱,把师兄给换回来。甚至还可以高价悬赏云空山的有关线索,还可以买到让秦若离姨妈恢复的丹药……

    但越想越有种心寒的感觉,一个武者,没有强大的实力,或者大的靠山,就算再有钱,别人一个手指头就能把他捏爆。钱再多,无福消受那简直就是人间最大悲剧之一。

    想到如此,凌逍烨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心绪。与其寄托在这种外在的钱财之上,还不如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些年的走南闯北,他有师兄的保护,所以变强的欲望基本是没有的。可如今,师兄被人带走了,除了一个不靠谱的姨妈,没有什么可以依靠了,就剩下自己了。

    成为一个强者!不然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凌逍烨这时才下定决心。

    秦若离不知不觉站在看似发呆的凌逍烨边上,大声说道:“喂,小子,不是叫你不要乱走动的吗?”

    凌逍烨回过神,如同一只受了惊吓的猫咪,用很无辜的表情说道:“姨妈,我刚才何人发生点矛盾,正在躲避可能的报复,所以就进来躲躲。”

    咚

    秦若离给了凌逍烨额头一个响栗,说道:“叫你好好呆着,别惹出什么乱子来。但是,若是别人欺负你了,你要学会选择,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明白吗?”

    凌逍烨嗯的一声,算是明白她的意思了。可额头痛得紧,她下手可不轻了,于是他只好用手背轻轻摩挲被敲打的地方。

    “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叫我姨妈吗?这次只是敲一下,下次直接掌嘴!”秦若离冷冷说道,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