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二章 遇到挑衅
    凌逍烨细想,当年在云空山,都会被强制要求学习《御灵心法》和《镇魔决》两种基本心法。

    他便选择了《御灵心法》来进行默念,想到这心法字数不多,百来字,念个一千遍,应该很快就能完成。

    “灵,气者,混沌之初孕育。引灵如体,化灵为法……”

    重新念起了自己所学的心法,这不过是一篇初级入门功法,教人认识灵气,使用灵气而已,现在竟然有些生涩,这让凌逍烨有些不解。

    于是他便仔细研读起来,一字一句,试着用这几年的经历去解读,去理解。

    秦若离看到凌逍烨认真而又凝重的表情,不禁微微一笑,看来她的目的达到了。很快她也是席地而坐,闭目养神,继续思考该怎么样去教。

    时间一点一滴飞逝,不过在这客船的船舱中,只有昏黄的油灯在摇曳,对于足不出户的二人来说,现在是什么时辰已经没有太多意义。

    凌逍烨刚开始只能一个字默读,生涩的感觉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的感觉;当一句一句默读时,又有另一种意境;等到默念整篇心法时,又是一番新的领悟。

    当他默念到第七百六十三遍时,隐约有点新的感悟,微妙的感觉油然而生。默念了这么久,他没感觉到枯燥和疲惫,反而心中一喜,继续默念起来。

    继续默念道一千一百二十六遍时,凌逍烨脑海中灵光一闪,他之前对《御灵心经》的看法,原来只是停留在运用的层面,这心经虽然不是什么武技法术,但此刻他已经知道当初创立这心法的高人一丝用心。

    法力,就是人体转换灵气得来,如果能够直接运用这种灵气,那么苍茫大地,宽阔海洋,蕴含磅礴的灵气,这些不都是天地间的法力源泉吗?

    凌逍烨转念一想,不由笑了起来。这心法,虽说只是讲了灵气运用,但这和自己所学的法阵功法,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借用天地灵气,布阵施法。

    没有想到,自己默念了一千多遍的心法,竟然会有新的感悟。

    凌逍烨睁开双眼,有点兴奋的说道:“前辈,我默念完了。”

    “哦,说说你的感悟。”

    凌逍烨便把之前所感悟到的东西简单说了一下,既然秦若离要做他新的师傅,他也应该没啥保留,而且这也只是基础心法,人家命轮境强者也未必稀罕。

    “不错,有这种感悟,都远超一般的脉印境武者了。那你来演示一番,让老娘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进步了。”

    “您瞧好了!”

    凌逍烨深吸一口气,吸纳这空气中稀薄的灵气,他能感受到,自己能够吸纳的灵气速度比之前的快上差不多一倍了。

    灵气被纳入丹田之中,化成一丝丝法力,然后通过经脉游走全身,一时间,凌逍烨周身散发出淡淡的灵威。

    “呵,你这小子不赖啊!才用了一天的时间,竟然达到开了三个脉印的程度。”秦若离心中一惊,嘴上不由表扬了凌逍烨,这速度确实超出她的预料范围,而且是大大的超过了。

    她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过,别高兴太早了,这只是开始。接下来,你将要学习武学,还有法术。”

    其实秦若离想到的是,到底要不要解开自己前几天封印在凌逍烨封神之术,但又害怕凌逍烨吃不消那些神秘的力量,所以只能先让他学习武学法术。

    凌逍烨兴奋说道:“武学,好啊。这些年来都是师兄持剑保护我,我也要学剑类武学。将来,会是我凌逍烨,以剑御敌,救回师兄!”

    看着凌逍烨兴奋的样子,秦若离倒是不忍打击他,一来他没有剑道基础,二来他主修的法阵之术,学的东西太杂太乱,以后也难以有大成就。

    她听到凌的话,感觉到这小子有股执着,又想起他一天之内便领悟出心法奥妙,说不定他自己能够融合自己所学的,成为他新的御敌之术,于是她还是决定给凌修炼武学。

    只见秦若离悠悠说道:“武学分大致分两种,近身武技和远程武技。近身武技可以是赤手空拳之道,也可是武器之法;远程武技则是弓弩暗器之流。你想要学什么?但不能多选,毕竟学得太杂也不好。”

    “嘿嘿,那就剑类武学吧。”

    “很好,明智的选择,因为老娘也不会那些乱七八糟的的远程武技,也没有太多近身武学,正好身上有一本自己未曾修炼过的《惊风剑法》,如今给你修炼,免得浪费了。”

    “……”凌逍烨虽有些无语,但是接过这本剑法,兴趣盎然翻开这具有历史感的老书。

    “把这本书翻一千遍,和之前默念你那心法一样!”

    凌逍烨以为秦若离会手把手教会他,哪怕是演练个一招一式也行,没想到她会这么狠,先读一千遍。好在他翻了翻这本剑法,只有几十页,其中部分还是有插画的,读起来应该不需要很长时间。

    又想到今天自己默念心法的收获,他心中一丝抗拒也就没有了,而是带着兴奋的心情,开始研读这本剑法。

    二人在这船上已经呆了十来天,除了凌逍烨去买点吃的喝的,基本都没出过船舱的门口,秦若离更是连续打坐好几天,动都没动过。

    这十来天,凌逍烨也只是读了五六百遍,后来秦若离让他拿着一根木棍当剑,先演练那些招式。

    凌逍烨一边演练,一边回想剑法书上的招式,可是光有其形,未得其意,所以使出来的剑招,杀一头被绑着的猪没问题,但要伤到一个活生生的人,那就有难度了。

    秦若离这才跟他说明一番,演练也就是演练,没有经过生死间的较量,是不会融汇贯通的,也不会真正领悟到其中的道。她让凌逍烨静下心来,去思量这本剑法会有什么破绽,然后用什么办法去弥补。

    凌逍烨应允,又拿起剑法书本,一边研读寻找破绽,一边演练,找自己的破绽。

    很快,时间一晃而过,随着船上的人大喊到港口了,船舱里的凌逍烨和秦若离才直起身子,走了出去。

    习惯了一个月的清静,突然传来的阵阵喧闹声,竟让凌逍烨不太习惯。秦若离则是面无表情地走下船,她得去买一些东西,为接下来的修行做准备。

    这个港口是通往落月大陆的重要通道,所以街道上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凌逍烨去过不少地方,但很少来过这么大的城池,故而有些好奇,他东张西望,哪里热闹看哪里,甚至在一个卖糖人的小摊前驻足不前。直到秦若离发现身后的凌逍烨不见了,回头找到他,才将他拉走。

    秦若离骂了几句,然后赶到了一家商行门前,她就让凌先在外面等候,她自己则进去买点东西。鉴于秦若离嘱咐不要随意走动,凌逍烨索性就在商行门口打坐起来。

    正当凌逍烨默念起那《惊风剑法》时,不远处就传来一阵叫骂声。他本要静下心来,细细感悟着剑法时,叫骂声越来越大,夹杂着被抽打耳光的声音。

    一个白发老头被两个黑袍青年围住,其中一名个子比较高的怒目而视,口出粗鄙之语,不停辱骂白发老头。另一名青年则是一手揪住白发老头的衣裳,时不时抽上几记耳光。

    “老东西,嘴挺硬的哈,赶紧把真的宝贝拿出来!否则我师弟不光只打你耳光,还要打得你这把老骨头浑身散架!”高个青年大骂道。

    “牛公子,那宝贝只此一份,交予你手上,又如何叫老朽拿出?”白发老头脸颊被抽了几下耳光,残留的指印通红,但他没有松口。

    “师兄,要不这样,既然无法拿出真宝贝,把他那水灵灵的孙女卖到青楼,得来的银票权当是补偿了。”矮个子青年抽了老头一个耳光,笑眯眯说道。

    白发老头显然被人抓住了软肋,声音激动起来:“你们、你们,不要动我的孙女,把老朽打死算了。没想到堂堂龙海门弟子,竟然干出欺压平民之事,当初真是瞎了眼,卖那宝贝给你们。”

    “我牛庆之这是替天行道,揪出你这买假货之人,免得他人再上当受骗。你这老头,都要求被打死了,我这好心人怎么忍心拒绝呢?”名为牛庆之的高个青年面露狞笑,为自己找到了借口而说到。

    “师兄,我先给他来上一拳,让他尝尝海龙门的厉害。老不死居然敢诋毁我们海龙门,真是活腻了。”’

    矮个青年放开揪住老头的手,另一手挥拳,只用了一两分力道,往老头腹部狠狠挥去。

    只见老头惨叫一声,身子被拳头震飞到半空中,落在半丈之外才落地。

    那两个青年嘿嘿一笑,又给老头踢了一脚。

    老头痛哼两声,滚到了凌逍烨的面前。凌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睁开。

    牛庆之皱了皱眉,用威胁的口吻说道:“小子,马上离开这里,否则连你一块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