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十章 干掉这高手
    其实那拳凌逍烨是无法接下的,只不过在启动法阵的同时,他身子一扭,躲在土坑里头,化解了致命一击。

    但等级差距实在太大,那一拳还是把凌逍烨震得连肺都要吐出来了,但此时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不拖住黄衣男子,下一刻躺在这里便是秦若离和他自己了。

    凌逍烨面色苍白,丹田恢复了,可灵力法力却没有多少。

    “拼了!”

    只见他咬咬牙,双手在土坑了结印。

    “火之道,焚尽万物,借之奥妙,助我杀敌!”

    “五行杀阵:火雨!”

    短短一个呼吸之间,凌逍烨拼命催动自身少得可怜的灵力法力,注入法阵之中。

    刹那间,法阵范围上的天空,落下了一阵炽热的火焰之雨,就像流星快速划过天际,也像夜空盛放的烟火般铺天盖地。

    黄衣男子手指微动,方形法宝往凌逍烨方向飞去,正要注入法力,激射寒光。

    漫天火雨落下,虽然对命轮境二重的黄衣男子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却让冰山寒玉这法宝的威力小了不少,根本没法激射光芒。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火雨打在黄衣男子的护身法盾上,就被吸收掉了。法宝无法发威,漫天黄沙和火雨,还找不到凌逍烨的影子。

    黄衣男子沉思片刻,便想施展出大范围的法术,这样就能把这男女二人给击杀掉了,但又有些迟疑,毕竟大范围的法术,准备时间长,耗费法力也是相当多的。万一出了意外,他不仅要被法术反噬,更有可能被人乘机下杀手。

    迟疑了一小会,黄衣男子决定等这火雨和飞沙法阵消散,再好好收拾这小子,毕竟这种法阵,同样耗费大量法力,那小子肯定不会持续太久。

    这一次,黄衣男子猜想的没错,沙石开始落地,火雨的也小了起来。

    可黄衣男子没有想到的是,凌逍烨方才施展的沙城法阵,让困住秦若离的冰球下方的泥石,松出了一个通道出来。

    秦若离身影一闪,细剑如流星,照着黄衣男子护身法力盾薄弱的后背刺去。

    噗呲!

    细剑穿过护盾,正中黄衣男子后背,从腹部穿出。

    黄衣男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分神对付一个黄毛小子,却忘了身后还有一个命轮境的高手。

    秦若离暴喝一声:“剑如狂风,肆虐一切;大杀四方,破碎乾坤!”手中细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抖动起来,在黄衣男子身上游走,肆虐起来。

    “破!”

    黄衣男子的身躯瞬间炸裂开来,除了他的头颅,化作漫天血雨。黄衣男子的头颅正好落入躲在土坑里的凌逍烨身上。

    “啊!”

    虽然漫天血腥之味,令人作呕,但这头颅上死不瞑目的表情,确确实实把凌逍烨吓到了,死人他是见过的,但是死得这么惨的,似乎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不由惊吓失声。

    “小子,给老娘滚出来,马上离开这里。”秦若离一边说道,一边把没有主人的法宝,冰山寒玉给收了起来。

    凌逍烨应了一声,把黄衣男子的头丢在土坑里,且当他的容身在之所吧。然后他才慢慢爬出土坑,收起飞刀,手脚并用地爬向秦若离。方才两套法阵,已经让他差不多透支了所有的法力,还有体力。

    “别像个乌龟一样在地上爬!”秦若离面色不是很好,也是一副用力过度的虚弱样子,但她还是忍不住骂了凌逍烨一下。

    不过骂归骂,她走近凌逍烨,一把拉住他,夹在腰间,瞬间腾空而起,飞向远方。

    风,吹过凌逍烨的脸庞。

    他这时才想起,杜师兄的事情怎么样了:“前辈,杜师兄到底怎么样了?您在陈府又发生率什么事情?”

    秦若离眼睛直视前方,说道:“你听说过断岳门没有?”

    在秦若离腰间的凌逍烨自然摇摇头,轻道:“我也只是和师兄来到这个大陆不久。”

    “这断岳门比我那玄女宫还要强大,估计要十个玄女宫的人数才比得上,这还不包括哪些强者。他们的势力在落月大陆是最强大,所以很多小门小派、名门望族都为其效力。如今断岳门要寻找特殊体质和血脉之人,君岚的体质自然是他们想要得到。”

    停了一下,秦若离正色说道:“老娘去陈府的时候,态度虽说不软弱,但也没有过火,只要求能够归还君岚,再不济也能进入断岳门修行。可我不小心听到陈府家主与那断岳门弟子传音,才知道他们要把君岚培养成一个容器。这才让老娘火冒三丈,大打出手。他们人多势众,一拥而上,老娘不敌,受了点伤。”

    “结果他们还派人来追查我的底细,我想起你是君岚的师弟,于是带上你走。于是,就有了后来你所遇到的事情了。”

    凌逍烨一字不漏听完,这才问道:“前辈,容器是什么?”

    “容器,就是夺舍的身躯。简单来讲,就是别人的灵魂占据了你的身子,将你的灵魂意识都抹杀掉,这种便称之为容器。”

    “可恶,要是我是一名强者,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听完这些,师兄要变成夺舍容器,现在唯一能救他的秦若离不仅受伤还无法救回师兄,一股无力感慢慢在心里滋生,扩散开来。

    “别灰心,还有机会。”

    “真的?”凌逍烨精神一振。

    “嗯,不过这一丝机会,是在你身上。”

    “难道不是前辈?以前辈的修为,偷偷潜入陈府,救出师兄,应该很容易。”凌逍烨似乎对秦若离很有信心。

    “小子,你可知道为何老娘是杜君岚的姨妈,却有一副十七八岁的模样吗?”秦若离说道这里,目光不由暗淡下来:“当年老娘还是命轮巅峰的时候,和几个曾经是道友的人一起,去了一个上古遗址寻宝。没想到到了最后一层,发现了一小瓶可以进阶幻神境的仙丹,他们假意让给老娘,却在背后下了毒,偷袭老娘。幸好老娘命不该绝,只是受了重伤,不过丹药也被抢走了。”

    “老娘捡回了一条命,修为却从命轮境巅峰跌落至三重,至今仍无法突破。而那些毒药,也未能清理干净,残留的毒让老娘身子变成了这种幼稚少女模样。更可恶的是,那些抢了仙丹的家伙,似乎是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踪迹。以上种种,通通成了老娘的心魔,以致于修为只能在命轮三重停留。”

    “……”

    风,冷冷刮过脸庞,凌逍烨试探性的问道:“前辈,那您所说的机会,在我身上是什么回事?”

    “昨日去陈府,知晓君岚外甥这五年内还是在陈府修行,等到修为达到命轮境巅峰,或者五年之后,便被带去断岳门。”

    “也就是说,我要在这五年内成为一个命轮境强者?然后救回师兄。”

    “差不多是这样,五年的时间,从脉印境界突破到命轮境,确实有点难度。不过我认为你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你身体内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如果好好利用了,别说命轮境武者,就是幻神境都有可能。”

    “不会吧?这么夸张!”凌逍烨听后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秦若离微微一笑,说道:“你体内的两种力量,它们的气息都是十分罕见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蕴含的神通也能堪比高等级武技或者法术。最令我费解,也令我惊叹的是,它们居然修复了你的身子,还有丹田,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在你身上出现,你说你能不能在五年内达到命轮境?”

    “但愿这是真的。”

    “放心,你是杜君岚的师弟,也算半个外甥了,以后我会带着你一起修行,亲自指点你。算是弥补昨天在银羽楼对你的一些过错行为,也算是帮我妹妹一个忙,找回她的儿子,我这个姐姐也就心满意足了。”

    凌逍烨虽然没看到秦若离的脸,不过能够感受到她说这话的诚意。

    这时,凌逍烨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轻声问道:“前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海神岛!”

    秦若离话音一落,便开始加速飞行:“在天黑之前要赶到哪里,否者断岳门或者陈府会派来新的追兵。”

    云罗城,城府。

    一名身穿紫袍的女子,怒气冲冲的找到陈府家主陈才英,见面就是劈头盖脸问道:“不是说要去寻找我师弟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信息回报?”

    陈才英谄笑道:“仙子先消消气,也许大师找到了那女子,正在某处歇息,估计明天就会回来。现在我们陈府也加多人手,出去寻找大师了。”

    “但愿如此,要不是你们陈家寻得一名符合掌门要求的人,我现在就给你好看!”紫袍女子说完,甩袖离去。

    陈才英目送紫袍女子走了之后,这才命令站在一旁的老管家,继续增强人手,只求发现那断岳门弟子,然后回报,不要插手这断岳门弟子的事情。

    交代完毕,他才松了一口气,好在今日那命轮女子未能抢走杜君岚,不然他们就等着断岳门的报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