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九章 追兵追来了
    这一晚,凌逍烨觉得特别的长,他实在是太想念师兄了,觉得秦若离出手的话,起码有七八成的几率,能带回杜师兄。所以他没法完全静下心来修炼,时不时张开眼睛,看门口会不会出现一个惊喜。

    入夜,微凉,只有窗外的蟋蟀在嘶鸣着,显得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那房门突然被推开,应该说是被砸飞,秦若离一掌便把这木头门给震碎了一大半。

    摇曳油灯,有些暗淡,但凌逍烨还是看到秦若离脸上那被胡乱一抹的血迹,还未干。他连忙走上前,问道:“前辈,出了什么事情?杜师兄呢?”

    “马上跟我走,快。”秦若离没说太多,直接要凌逍烨和她一起走。

    “可是,西门……”

    “没那么多可是,来不及解释了。”

    秦若离喘了一口气,立刻拉住凌逍烨,往腰间一夹,身形一动,跃出房间,在天空飞翔起来。

    还没搞清状况的凌逍烨被秦若离带走,黑漆漆的一片,他分不清哪里和哪里了。

    “要去哪里?前辈。”一阵晕眩,凌逍烨忍住了呕意,问道。

    “不知。”

    “这么急忙,连和阿娟春兰夏莲他们说再会都没时间。”凌逍烨自言自语道。

    “哼,陈府给老娘记着,这笔账到时候再算。”

    秦若离说了这句话后,便没再说什么,而是更快速的飞行。

    呼呼的风声从耳边划过,凌逍烨也没说啥,但是见到这样的情形,他知道师兄肯定没救回来,更要命的是,现在他和秦若离,显然正在逃命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飞行了多远,凌逍烨有些昏昏欲睡,但这空中被人夹着,身子有些胀痛了,但又不能说出来,于是他就在这煎熬之中,盼望早点下地。

    终于,在天色微亮的时候,秦若离慢了下来,在一处山峰平坦处落下。

    她一下地,就把凌逍烨丢在地上,自己打坐起来。

    “给老娘护法,别让人来打扰!”秦若离命令道,然后就入定了。

    凌没好气的站了起来,望了望四周,灰蒙蒙一片,接近了早晨,山峰下的树林里响起阵阵野兽嚎叫的声音。

    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凌一边观察周围有没有野兽来骚扰,一边望着天空,看看有没有追兵。

    等到天色完全明亮,新阳初升,也未见周围有一丝动静,凌逍烨开始有些无聊起来,昨晚呼吸吐纳了一番,现在应该活动活动自己的筋骨了。

    凌逍烨远离秦若离几丈远,开始演练起自己在银羽楼学习的基础武技。这是一套拳法,阿娟不知从何处得到,说是先给他练练,在凌逍烨受伤的那段日子里,天天看着这本武技。虽然是一套普普通通的拳法,但聊胜于无。

    只见他暴喝一声,全身肌肉紧绷起来,凌逍烨左拳一挥,往空气打去,他想象眼前有一个无形木桩,正遭受他拳头的洗礼。

    意随心动,拳若灵风!

    唰唰唰,左拳右拳从不同角度打出,带着丝丝破空之声。

    拳如长河,连绵不绝!

    拳头不停收回和击出,短时间内打出虚实的攻击。

    ……

    正当凌逍烨沉浸在练武之中,天边传来桀桀怪笑:“原来在这里,耗费了老子不少功夫啊!”凌循声望去,一个面色苍白的黄衣男子飘然而至。

    “你是谁?”凌逍烨警惕问道,他心中想道:八成是来找秦前辈的,先拖一拖时间,好让秦前辈有时间准备。

    那黄衣男子看都没看凌逍烨一眼,哼的一声就略过凌身旁,直接往秦若离的方向飘去。

    凌逍烨怒火中烧,连忙使出几招拳势,跟上不是很快的黄衣男子,照着背后打了过去。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敢抓老虎胡须?”黄衣男子显然知道了后面的情形,但他没有回头,只是冷冷说道,然后衣袖一挥,一股劲风吹去,幻化出几把风刀,朝着凌逍烨飞去。

    凌逍烨反应过来,但修为实在太低了,躲过了其中三把风刀,但被一把角度刁钻的风刀刺中了左臂。

    顿时凌逍烨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黄衣男子飘到还在打坐的秦若离面前,望着她清秀的脸庞,面露异色,笑道:“好你个青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小姑娘,今日便是你的忌日,叫你敢来陈家坏我断岳门的好事。”

    黄衣男子边说边运行功法,身上的衣衫随着法力的涌动而飘动着:“也罢,先废你修为,然后再享用你的身躯,算是连夜赶路的一点小补偿吧。”这时,黄衣男子的笑意更浓了,仿佛秦若离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了。

    “休想!看老娘撕破你这张臭嘴!”秦若离猛地睁开双眼,双手迅速打起手印,手指头上出现了一小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说时迟那时快,火焰经过秦若离玉手轻轻一抖,径直朝着黄衣男子飞去。

    黄衣男子不疾不徐,含笑站着。

    “天不容侵,地不许犯,苍天黄土,一切可挡!”

    黄衣男子轻念口诀,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在身上浮现,瞬间就挡住了秦若离的焚心烈焰。他丝毫不在意这烈焰如何,而是背负双手,用讥讽的眼神盯着秦若离,像是一只老鹰,看着一只小鸡仔扑腾反抗。

    秦若离微微一怔,拿手的法术竟然被人轻而易举的化解,但她没有放弃,身形一跃,一把细剑瞬间出现在她手里。

    “剑如细雨,绵绵之力,积少成多,势如洪水!”

    法决念起,秦若离手上的细剑在她急速挥动下,幻化出如银针般大小的小剑,犹如漫天细雨一样,在她的面前,愈来愈多。

    附近的空气被细剑划过,发出轻鸣,似是雷鸣之音,又如狂风之声。

    秦若离玉手执剑一冲,漫天小剑也随之而动,一股剑雨如同暴雨倾盆而下,直直向黄衣男子飞去。

    黄衣男子信步闲庭,轻踏两步,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闪动寒光的方状法宝。只见他连法决手印都没打,似是漫不经心的一甩。

    嗡嗡作响的法宝倏忽间就封住了秦若离前进路线,迸射出几道蓝光,要不是秦若离反应迅速,迅速撤离蓝光的攻击范围,早就像地上被击中的地方,凝成一个人形冰棍。

    秦若离心中大惊,此人的法宝居然这么多,本想用剑雨牵制,紧接施展焚心烈焰,一举击碎他的护身法决,没想到还有这等克制她的宝物。

    剑雨纷纷打在土黄色的法力护盾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便消失不见。秦若离见状,眉头紧皱,脸上的凝重愈发浓郁。

    “还敢在战斗中分神?”黄衣男子发话之时,身影一晃,朝着秦若离撤离的方位,急速逼近,那方形法宝则绕到她的身后。

    “看招!”黄衣男子大喝一声,施展出武技,那拳头势如猛虎,蕴含一丝王者之意,朝秦若离左边胸口打去。

    秦若离暗叫一声糟糕,此刻的她,还未恢复到原来的水准,更别说在陈府吃了个亏,受了不小的伤,现在竟然连一个命轮二重的黄衣男子都落了下风。

    她一手持剑横档,封住黄衣男子的拳头,一手凝聚焚心烈焰,伺机而发。

    黄衣男子似是早就知晓秦若离的手法,冷笑一声,那秦背后的方形法宝顿时激射寒光,一下子就把秦若离给包围起来,封住所有退路。寒光快速凝结成冰,几个呼吸间,一个白色大冰球把秦若离给真正困住了。

    秦若离周身一下子变得寒冷起来,连呼出的气都变白了。她连续施展几招武技,打在这这冰壁上,只打出了几片雪花。这时秦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了,却无计可施。

    “哈哈,我这冰山寒玉可不简单,既能困敌,也能杀敌,更可以保鲜!”黄衣男子大笑起来:“你就不应该闯到陈府,去抢那难得一遇的小子。如今不管你是何人,哪个宗门弟子,注定要被我废了修为,然后被我好好享用一番,说起来,好久没遇到这样小姑娘了。”

    “没那么容易!”清脆的声音响起,凌逍烨鬼魅一般站在黄衣男子丈远之处,单膝跪地,方才被只是被擦伤而已,所以趁势装死,偷偷躲起来了。

    黄衣男子心想最厉害的人被困住了,那声音不就是方才拦路的黄毛小儿?他一转身,就看见凌逍烨低着头,念念有词,要跪不跪的样子。他脸上尽是嘲笑之色:“小子,现在下跪,已经来不及了。”

    话音一落,他便施展出和刚才一样的武技,拳头一挥,一股王者之意破空而去。黄衣男子没有保留太多,一上来就是下了杀招,不必在这等小子身上浪费时间。

    凌逍烨在云空山学习的便是法阵之术,随身携带各种布置法阵的物品,早在练拳之时,他便偷偷布下了两套法阵的物品,就算没有太多的法力,一样可以催动。

    “土,厚重之道,防御之法。借我法则,以一挡十!”

    “五行法阵:沙城!”

    凌逍烨周身泥石破碎,漫起飞沙,隐约成为一座城池的雏形。

    黄衣男子的破空之拳打在沙石之上,瞬间就被吞没,犹如土牛入水,被瓦解了。

    “好小子,居然会使法阵,算我小看你了。”黄衣男子脸色有些变了,他能感应到自己的武技,只是打到的不是人的身上。这让他十分费解,这一拳打出,别说脉印境武者,就是同阶的命轮境,也要费力才能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