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八章 不打不相识
    傍晚,银羽楼阵阵莺歌燕语,连绵不绝。

    银羽楼的另一处,却是僻静。

    当凌逍烨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下意识的双手撑起身子,他才发现自己的左臂好了,细细观察自己的左手,一丝伤疤都没有,倒是有一个奇怪的符号,在掌心若隐若现。

    正当他入神的看着这个符号,一个轻咳把他目光拉出掌心,投向房间里一处地方。

    凌逍烨找到声音的来源,原来是西门涓的少女师叔。

    “醒了?”声音冰冷无比,少女闭眼问道。

    “嗯,多谢前辈关心。正好前辈在此,我这身体,是前辈治好的么?对了,之前为何要掐着我的脖子?”

    少女依旧冰冷问道:“你最后记得我做了什么?”

    “前辈打来一团烈焰,接触了晚辈身体后,然后就没有印象了。”

    “哦,你确定?”

    “确定以及肯定。”

    “别耍滑头,老娘那弟子不在这里,信不信一掌拍扁你?”

    凌逍烨本来要下床的,但是被少女这么一说,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他是见识过了这个少女的反复无常,也见识到了她的肆意妄为。

    很快,凌逍烨定下心,小声问道:“还未请教前辈大名。”见到少女没什么动作,他小心翼翼的再一次简略描述道:“晚辈凌逍烨,四年前还是云空山弟子,不过随着惨剧的发生,不得不和师兄一起,一边寻找真相一边流浪。”

    凌逍烨摸摸脖子,也不怕和少女说了,反正云空山的灭门惨剧,在这里未必有人知道。

    少女并未睁开眼睛,听了之后,缓缓说道:“你口口声声,称自己为云空山弟子,小鬼头,拿这个开玩笑,小命会没有的。”

    凌逍烨不是傻瓜,既然自己的宗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自然是绝世高手所为。否则至今,仍未有别的宗门进行彻底的调查,也未见世间对此表示任何的谴责,统统保持了沉默,仿佛就没发生过一样。

    这些年和师兄一起查探真相,只要谈到云空山,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印象,小部分人也仅仅得知云空山被灭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经常上演,也不足为奇。

    既然这位少女前辈不远多谈云空山,凌逍烨自然不会继续多谈下去。黄昏的夕阳,正好洒在房间地上,也照到了少女的清秀的脸庞上,虽无倾国倾城之貌,但也有大家闺秀之韵味。

    凌逍烨禁不住多看了少女几眼,毕竟这种年纪就能达到如此高的境界,实属罕见。

    似乎是察觉到了凌的举动,少女冷冷说道:“小鬼头,再多看几眼就不怕老娘挖出你的眼睛?”

    凌倒也不怕少女这言语上的威胁,道:“前辈老是自称老娘,可看起来却只是碧玉年华,年纪并不比晚辈大上几岁……”

    “哈哈哈……”少女突然大笑起来,可让凌逍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鬼头,再这样看老娘,真的要挖出你的眼睛。对了,老娘秦若离,是玄女宫的一名执事弟子。年纪不方便透露,但比你还是大上不少。”停止大笑后,少女这才说道。

    “哦。”

    “好了,趁着老娘还未施展搜魂之术,你老老实实交待,你身体上的东西,到底是从何处而来!”说罢,一股命轮境的威压,立刻弥漫开来。

    随后,秦若离简单说了一下今天发生在凌逍烨身上的怪事。

    凌逍烨听后,细细回想,把这大半个月的遭遇细说了一遍,不过他特意强调,这些身上的异象,除了那个体内的玉佩他还能勉强知道来历,其他的一概不知。

    秦若离沉思着,眼前的小鬼头,看样子也不是说谎,但也无法让她相信,毕竟,一个脉印境的武者,为什么会有魂海境的异状,甚至媲美命轮初期修为。

    这才是令她不解的地方,手臂被金光修复,丹田也愈合了;体内两股不同的气息,两种不一样的力量,还有两只奇怪的眼睛,统统都发生在这小子的身上。

    秦若离在凌逍烨昏睡过去的时候,神识感应了他的身体,那两股气息应该是被她的封印法术给封住了,不过还是有些残余在他身上。

    “你确定你从小就是在宗门长大,也没有学过魔道功法?”秦若离站了起来,法力恢复了不少,打坐了大半天,也该起来活动活动一下。

    凌逍烨用非常肯定的口吻,把自己从小在云空山的小事大事简略说了一下,也把自己和杜师兄一起流浪的事情,挑重点的说了出来。

    秦若离望着窗外的夕阳,说道:“云空山,老娘的家族,似乎也和其有点渊源。不过,随着云空山的惨剧,估计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吧。”

    “秦前辈原来也有认识的人在云空山啊?”

    秦若离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窗外。

    “我们云空山宗门子弟不多,上下也就是几百号人,说不定我还是认识的呢。”凌逍烨小声说道。

    “云空山很早就与世隔绝,很多师兄弟都是精心苦练,我和杜师兄也是受到师尊的意思,外出执行一项任务,历练一番,所以逃过了这一劫。当我们回到……”凌逍烨关不住嘴巴,继续说着。

    秦若云打断了凌逍烨的话,问道:“你师兄叫什么名字,什么修为?”

    “我师兄可厉害了,他叫杜君岚,魂海三重的修为,这都是他勤学苦练而来的……”

    “等等。”秦若离又打断了凌的话,问道:“你再说一遍。”

    “我师兄可厉害了,他叫杜君岚,魂海三重……”

    秦若离喃喃自语道:“姓杜?是不是来自永阳城秦家?”

    凌逍烨摇摇头,说道:“晚辈打小被人遗弃,幸被师尊抱回山门抚养,懂事的时候,杜师兄已经在宗门好几年了。”

    “他没有跟你说过自己的身世?”

    “有的,我记得他说过,是他母亲的族人送他上云空山的,这一点师尊也提到过。但是他却对这个母亲没有什么印象了,可惜师尊不在了,他应该知道不少。”

    秦若离听到这些,神色变了,似是一丝兴奋,又像是一点失落,难以捉摸。

    “莫非,真的是妹妹的儿子,族人口中的孽子?”

    这句话被凌逍烨听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原来秦若离说的渊源,就是杜师兄。

    “你师兄左边脖子是不是有三颗痣?”

    “没错,啊!你怎么知道?”凌逍烨更加惊讶了。

    “哼,当年我妹妹和一个男人私奔,结果一年多后只身回到家族中,还带回了一个襁褓中的小男孩,名为杜君岚。”

    秦若离不疾不徐的说着,凌逍烨则在床上听着。

    “我那傻妹妹,宁愿单独带着孩子长大,也不愿说出那男人。对此,我那父亲暴怒如雷,把妹妹软禁起来。本来她的成就,还在我之上,只可惜跟错了男人。而且,那孩子还不到两岁,就被族人抱走,送去了远方。”

    “后来我才知道,这小子是被送去了云空山,那个与世隔绝的宗门。四年前,当族人听到云空山被灭门的消息,大多都认为这孽子也一并和宗门消亡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带着你这小鬼头,东闯西荡,回到了落月大陆。”

    “前辈,您真的是师兄的大姨妈吗?”见到秦若离停了下来,凌逍烨试探性的一问。

    秦若离点点头:“如你所说,云空山本来人就少,而脖子上有三颗痣的青年,应该不多。是他,没错。”

    “还想请秦前辈出马,把师兄救回来!”凌逍烨没有下跪,但目光很是在真诚,毕竟杜君岚是她外甥,有点血缘关系的。

    秦若离的目光没有离开那西下的残阳,而是幽幽说道:“这个老娘自有分寸。”

    见此,凌逍烨只有不语。

    秦若离转过身,缓缓说道:“看样子,西门涓救下你,然后叫老娘来,让我知晓了这些,这就是机缘啊。”

    顿了顿,她若有所思的说道:“小子,之前老娘做得一切,你心中可有怨恨?这一切看起来都是误会。”

    凌逍烨这时更是无语,先前好心指路,被她一掌差点就飞了;然后自己求情时爱搭不搭理的模样;接着又被她掐着脖子,说自己是魔修……只不过,现在少女模样的秦若离,是师兄的姨妈,应该可以救出师兄来,所以他只有忍住,笑着说:“既然前辈说是误会,那在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哼,有的话,谅你也不敢说。你先休息,我去陈府走一趟。”

    秦若离二话不说,离开了房间。

    凌逍烨此刻才流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心中更是高兴不已,没想到杜师兄有这么厉害的姨妈,看样子她出马,应该可以把杜师兄带回来的。

    他也是在床上打坐,细细呼吸吐纳,看看自己的丹田是否真的完好了。

    这一天虽然被秦若离动用法术,差点命丧她手,可因祸得福,不仅自己身体康复了不少,还有带回杜师兄的希望,那真是喜上加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