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七章 怪异的光芒
    西门涓吃了一惊,这是什么回事?命轮境的师叔掐着丹田破损的凌逍烨,这会出人命的。

    他连忙说道:“师叔,这一定是个误会。逍烨小兄弟之前巅峰修为不过是脉印境后期,哪能是什么来路不明的歹人?”

    少女冷哼一声,手中的力道加大了一分,凌逍烨的脖子处青筋暴涨,他的呼吸也急促起来,只能用右手试图掰开少女掐着自己的手,可无济于事,少女的手指头还是丝毫未动。

    凌逍烨本来脑海一阵轰鸣,现在又被少女用手掐着脖子,脸都变成了猪肝色,呼吸都非常困难了,于是只能挤出几句话来:“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师叔,放下他吧。反正他的修为尽废,跑不了的。”西门涓于心不忍,轻声劝说道。

    “哼,你可知道,方才师叔在他体内遇到了什么?”少女让凌逍烨双脚着地,但没松开掐着的手。

    “师叔,什么回事?”

    “他的体内,有两股恐怖的气息。一个我很清楚,他胸口处有一块碎裂的玉佩,玉佩正在和他身体融合,这玉佩被封印的恐怖的魔气,正在慢慢腐蚀他的精血。而另外一股,就是吸收老娘神念的东西,但似乎在沉睡着。”

    少女看着凌逍烨,杀意很浓:“魔气这么多,这不是魔修,便是魔族之人!”

    “什么?”西门涓顿时语塞,难以表达自己的心情,自己救回来的小兄弟,怎么会是自己宗门的天敌?

    凌逍烨耳朵好点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勉强说道:“胡说……我和……师兄……是云空山的……弟子!”听到少女的话,他内心也是受到极大打击,因为他们云空山本来也是镇魔六大宗门之一,而自己是魔修或者魔族人,那怎么可能?于是他极力辩解道。

    “云空山?你确定你是云空山弟子,开玩笑!云空山四年前一夜被灭,本来人数就不多的宗派,全都死光光了。”少女没有听进凌逍烨的话。

    少女怒目娇叱,伸出三根手指头,在空中打出奇怪的手印,一股法力在周围涌动:“待老娘破你胸口玉佩,再使用搜魂之法,便知你来自何方,居心如何!”

    旋即手掌一翻,一团跳跃的火焰浮现在食指之上,不停地荡漾出阵阵法力涟漪,顿时房间内顿时充斥着炙热的躁动。

    焚心烈焰!

    西门涓不禁失声道出少女施展的招数,这可是师叔独门修炼的法术,就是命轮境的武者修士遇到这法术,也都不能轻视,一旦沾染一丝火焰,便会像燎原之火一样焚烧起来,不死不灭!现在少女用来对付一个丹田破损的少年,这已经不是逼供,而是虐杀!

    少女食指轻轻一划,焚心烈焰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曲线,然后向凌逍烨胸口奇怪烙印处激射而去。

    嗡!

    焚心烈焰在接触凌逍烨身体的瞬间,被一层淡淡的金光所抵挡,二者相遇之时,发出细微的声响。

    焚心烈焰被挡住了,淡淡的金光反客为主,把烈焰包成一团,慢慢吸收起来。

    这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烈焰就被金光化成细小的光点。

    少女反应过来,抓住凌逍烨的手掌刚要发力,捏爆他的脖子,可这层淡淡的金光早就覆盖了她的五指,隐隐有撕扯之力。

    不好,撤回!少女不容多想,立刻就放开捏着凌逍烨脖子的手,身子退后丈许远,同时体内法力开始运转起来。

    西门涓看着这一连串的变化,脸上的表情僵硬不已,才短短几个呼吸间,师叔要灭杀凌逍烨,现在师叔竟然被凌逼得退后了。他不希望看到师叔发火,也不想见到凌逍烨命丧于此,只好默不作声,继续看着。

    少女冷哼一声:“好小子,居然有这等奇怪的加持法术。”见到凌逍烨只是全身散发金光,并未有任何进攻的动作,她才施展出神识,向凌逍烨扫了过去。

    少女放手后,凌逍烨的呼吸顺畅起来,只见他站立着,双眼紧闭,沐浴在那片金光之中。

    凌逍烨本来受伤的左手,敷着一些药膏,还被布条包扎着,但这些布条很快就脱落,连那些药膏也一同落下,露出光洁的手臂。那些深色的伤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新肉,长出血管筋脉,神奇般的恢复着。

    “竟然好了!”西门涓眼睛睁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当日凌逍烨的左手,伤口深至见骨,缺了大块肌肉,没个半年是无法恢复过来,就算是肉白骨的丹药,也是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少女也是眉头紧皱,但她没有出手,似乎意识到,这股金光的古怪。

    “这小鬼体内那道古怪的气息现在爆发出来,难不成是自己的焚心烈焰引起的?”少女心中不停嘀咕着,她确实没有想到,为何凌逍烨身上的气息,会出现这种异状。

    什么!

    少女的神识感应到凌逍烨的丹田,也在快速愈合,而且凌逍烨体内两股不同气息正在交错乱窜。

    “西门涓,封住这房间的气息!”少女交代一声,便开始双手结印,准备施展功法:“这小鬼头身上的气息太过诡异,你且封住这里,免得他人窥探。也好让师叔施展法术,把这小鬼头镇压。”

    西门涓听后赶紧丢出一个阵盘,然后打入几分法力,阵盘发出淡淡白光,一个半圆形虚影光球一下子就把三人给纳入其中。

    少女玉口默念法决,双手在空中打出的法力痕迹,凝成几个字。随着这些字形状变大,少女面色通红,额头也渗出几滴香汗,看样子消耗了不少法力。

    “诸神之印,万法皆从,定!”

    定字印呼啸而去,打在离凌逍烨一尺的地方,瞬间地下伸出淡青色的人手虚影,一下子就把凌逍烨四肢拉住,死死定住。

    “以道证道,借法驱法,破!”

    破字印瞬间跟上,这次直接没入凌逍烨的体内,淡淡的金光也没法阻拦,接着这金光开始暗淡下来。

    “镇妖除怪,去邪破魔,封!”

    封字印围着凌逍烨飞速旋转起来,那淡淡的虚影组成了一个青色空心圆柱,把凌逍烨围在正中间。

    少女双掌猛地一合,啪的一声:“封神之印!给老娘封!”话音一落,青色空心圆柱开始缩小,然后在凌逍烨的额头之处,化作一道白光,没入其中。

    呼,少女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双膝一软,差点就要跪在地上。她施展出封神之印这种高等级法术,耗费了全身的法力,竟然只是为了封住一个小鬼头,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凌逍烨此时浑浑噩噩,双眼还是紧闭,似乎睡着了。身上的金光似乎被少女封印了,可他还是站立着。

    “西门涓,去看看。”少女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叫愣着的西门涓去看看凌逍烨怎么样了。

    西门涓回过神,慢慢走近凌逍烨。他也放出神识,虽然没有师叔的那么强大,但是感应级别比自己低的武者修士,还是够用的。

    凌的气息平稳,蕴含着丝丝灵力法力的痕迹,比之前受伤时强了一些。西门涓看着闭眼的凌,忘了自己是个武者,而是下意识的伸手,准备要拍一拍凌逍烨的肩膀。

    就在西门涓的手要拍到肩膀的刹那,凌逍烨突然站直身体,双眼睁开,左眼闪耀一丝金光,犹如庙宇中黄金神像被阳光照耀的光芒;右眼却红如鲜血,鲜艳欲滴,似是战场中的血流成河的肃杀。

    而凌的左手,也是瞬间浮现出一只虚影的金色手臂,和常人大小一般,把西门涓要拍下的手给接住了。

    西门涓大惊,法力运转起来,却被金色之手猛地一拉,身子一个不稳,要向地面倒下。金色大手快速翻过手掌,五指准备刺向西门涓的脖子。

    不好!西门涓还没喊出来,就感觉脚踝被人一扯,一股强大的力量的把他拉开一抛,往房间内的茶几飞去。咣当,他正好砸中了茶几,茶几被他一砸而散架碎裂。

    一道人影迅速到了凌逍烨的背后,一掌击出,正在凌的后腰,凌也飞了起来,倒在西门涓的身上。

    这道人影自然是那个少女,少女拉了西门涓一把,又把凌打飞,她来到凌的身边,纤纤玉手轻轻往凌的额头一抹,凌顿时昏睡过去。

    西门涓把凌逍烨抱住,然后站了起来,没来得及拍一拍身子,便问道:“师叔,该怎么办?”

    少女沉思一小会,缓缓说道:“这小鬼头实在古怪,,本想用搜魂之术找到答案,但今日消耗过多,恐怕无法再施展耗费法力的法术了。暂且留他性命,明日待师叔我恢复,再一探究竟。”

    西门涓听后,将凌逍烨放在床上。望着神色安详的凌,西门涓实在无法联想起来,这个丹田破损的武者,身上的金色大手居然想要他的命。不过他却没有太多的恨意,反而是一丝丝的恐惧。

    少女师叔已经发话,明日再问个究竟,西门涓想了想,简单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和师叔道别,去忙别的事情。

    少女则是席地而坐,气定神闲,打起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