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五章 新的转机
    陈家那名武者在银羽楼流连两天两夜,并没有发现因凌逍烨而引起任何事端,楼里一切正常如故。于是他不得不离开这温柔乡,回到陈府,向陈才英汇报这件事,陈才英也只是略作沉思,便叫着武者离开,自己也是闭目养神,心中思量道:那小子已经死了,就算没死,那也是常人无异,不必多虑。

    银羽楼,僻静的房间。

    凌逍烨虽然醒了,但是无法起身,全身无力,还有阵阵痛楚,他只能睁开双眼,呆呆看着上面。他只记得自己被一道光芒刺中,之后便毫无知觉了,现在连自己在什么地方也不清楚,只能像个木偶人一样,有人来喂饭就张开嘴巴,没人就发呆。

    躺在床上,他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和杜师兄这些年的遭遇:十二岁的时候,他和师兄外出历练,等回到自己的宗门时,发现住了十几年的云空山变成了残垣断壁,无一活人。在那一片废墟中,师兄弟二人便发誓此生一定要找到云空山灭门的凶手,手刃仇人。

    接着杜师兄便带着他,从这个州走到那个国,历尽千辛,度过万险。他们在青石州挖过矿,在白鳞海打过渔,在万民国杀过猪,在白云宗学过武,在无欢谷炼过丹……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寻找一丝关于云空山的线索,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一边修行,一边寻找线索,还一边做任务糊口。

    风雨中,一起走过。

    危险中,一起度过。

    杜君岚就是自己的哥哥,虽然没有血缘,但是二人早就有了这种认知,把对方看成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里,凌逍烨不知道杜师兄到底在哪里,眼角不由泛起泪花。恰好夏莲来送饭了,见状便道:“小鬼头,你在想什么呢?看夏姐姐送什么饭给你吃。”试图引开凌逍烨的思绪。

    凌逍烨并没有掩饰,而是轻声回应:“谢谢夏姐姐关心,我只是想起自己一位亲人,不由落泪罢了。”醒来之后的他,并没有告诉春兰夏莲全部的事情,倒不是不信任,而是怕她们受牵连。事实上,凌逍烨非常感谢这些姐姐对自己的照顾。

    “好吧,你身子好点没有,能动手了么?阿娟说如果能动手的话,我们就不用那么辛苦照顾你了。”夏莲一边拿出饭菜,一边说道。

    “估摸一两天后,右手应该可以动起来了,那里伤势并不严重,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用力过度,所以恢复时间久一点。”他想到夏莲不是武者,便不把法力透支的事情说明白了,怕她不懂。

    “哈,有些事情,能不用手就不用手啦!”

    “这是什么意思?”凌逍烨看着夏莲一脸坏笑的样子,颇为不解,遂疑惑问道。

    “少来故作不知,小小年纪,花花肠子倒是不少。”夏莲说着说着,一手指头往凌逍烨脸上戳了过去:“注意身体,只有身体好才是真的好。”

    凌逍烨一脸茫然,自己不过就是双手结印,施展阵法,使用法力过度导致的身体疲劳过度,怎么会扯到花花肠子去了?

    “好啦。吃饭吃饭,别想那么多,姐姐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夏莲拿起筷子,给凌逍烨喂饭起来。

    吃完饭后,凌逍烨问道:“夏姐,你说的阿娟,是不是她救了我?那她知不知道我昏迷时的情况?什么时候能见到她呢?”

    夏莲收拾碗筷进入饭篓中,说道:“一连串的问题,你的确是阿娟救的,也是阿娟叫我们来照顾你的,不过我倒是不知道阿娟清楚你的状况。”说完拿起饭娄,她嘱咐凌逍烨好好休息,阿娟有空回来看他的。

    临走时,夏莲狡黠一笑:“阿娟是我们银羽楼的金牌打手,很厉害的!至于阿娟怎样,你只有见到阿娟才知道。”

    凌逍烨含笑目送夏莲离去,现在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让身体恢复,然后再去寻找杜师兄。

    他正要运行云空山基础功法《御灵心法》时,却没有吸收到一丝的灵气,而体内,别说法力,一丝灵力也没有!

    这是什么回事?

    不甘心的凌逍烨再次运起功法,身体依旧没有能吸收灵气!

    吱呀。房间门一响,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不过他脸上涂有淡淡的粉和胭脂,嘴唇也是含过唇红,面容看起来算是清秀,却让凌逍烨感到一阵不适。

    男子来到床边,一股属于女孩子专用的脂粉香味扑鼻而来,令凌逍烨有些呛鼻。

    “这位姐姐,不,大哥哥,还未请问尊姓大名,在下凌逍烨,身子不便,还望见谅。”凌逍烨脸色一阵红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含羞还是恐惧,只好恭敬地躺在床上问好。

    “嘻嘻,凌逍烨,我知道,就是与陈府在乾蓝巷子大战的那位小兄弟嘛。”男子顿了顿,拿出一把扇子,遮住鼻子和嘴巴,吃吃笑道:“鄙人姓西门,单名一个涓。”

    声音媚如丝,柔似水。这哪里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音调?凌逍烨冷冷一下,心中打了一个冷战,但很快就收住自己惊讶的眼神,回道:“见过西门公子!”

    可惜这装出来的镇静,在下一刻,震惊又回到脸上了:“莫非西门公子就是春兰姐她们口中的阿娟?”

    西门涓拿开扇子,面如挑花,依然吃吃笑道:“嗯,不过你这脸色,貌似对恩人有些不敢置信啊!本公子就是阿娟,银羽楼的金牌打手,众人抬爱,人称浪里小白龙!但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阿娟……”

    凌逍烨面显尴尬,西门公子似乎一下子沉浸在自己的美好回忆中,他只能嘿嘿笑着,算是回应了。

    等西门涓收回心神,神色变得严肃,他盯着凌逍烨眼睛,说道:“武者修士,不管是淬体还是练气,莫不能离开丹田,你的丹田似乎被人废掉了。更不幸的是,你的丹田,本来已萌发了魂海,本来还有希望进阶的……总之,你是没法继续修炼了!”

    什么!

    如同一个晴天霹雳,没有了丹田,也就意味着无法修炼功法,之前的修为尽废,和普通平民没有什么区别了。

    凌逍烨眼神迷离,不知道自己以后何去何从。

    西门涓站了起来,双手捏住凌逍烨的肩膀,用力一摇,大声说道:“清醒一些!当日我救你,发现你的身子有些不可言明的异状,还是有机会复原的!”

    “什么异状?”凌逍烨面若痴呆,有气无力问道。

    西门涓老练地扒开凌逍烨上半身的衣服,凝重看着凌逍烨胸口一个奇怪的烙印伤口。西门涓压低凌逍烨的头,让凌看到这个伤口。

    “这是什么回事?”西门涓问道。

    凌逍烨好不容易定下心来,细想了一下,便说道:“我的玉佩呢?”

    “玉佩?”西门涓不解,毕竟不是他帮凌逍烨清理和处理伤口的:“要不问问春兰和夏莲,她们应该会知道。”

    “这块玉佩,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师尊说过,他抱我回宗门的时候,已经有了这块玉佩。它的形状,就是和这伤口差不多的。”凌逍烨看着伤口,喃喃说道。

    “凌少侠,鄙人所说的异象,就是从你胸口处散发出来,会不会和你的玉佩有些关联?”西门涓面色凝重起来,缓缓说道。

    “你被别人丢在银羽楼门口附近时,作为银羽楼的打手,自然要处理这种事情。当我靠近你时,便感应到凌乱的气息中,包含着常人不识的一丝能量波动,温和的同时又有些霸道。”

    凌逍烨冷冷听着,心中也是疑惑不已:温和又霸道,这是什么说不通的东西啊?

    “带你回到这里,这股波动隐隐约约散发出来,像是修复你的身躯,或者说,吞噬你的身躯。鄙人巅峰魂海级别的修为也只能是感知到,具体也是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只能让姐妹们帮你清理伤口,以观后势如何。”

    西门涓整理好凌逍烨的衣衫,然后看着凌逍烨,他欲言又止,但还是忍不住说道:“凌少侠,你的师兄,估摸是去了陈府,不过据银羽楼的线报来说,他没有收到什么伤害,而是被奉为上宾,好生伺候着呢。而且还被那陈家老祖亲自指点,随他一起修炼。”

    凌逍烨逐渐平静了下来,听到西门涓这番话,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师兄还有机会回来,自己的身体,也有机会恢复。

    他下定决心,现在首要的是等待自己的身体恢复,然后寻摸机会去陈府找师兄。

    看到凌逍烨安定下来,西门涓算是舒了一口气,他交代凌先好好养伤,后面自然会有办法的,然后转身离去。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凌逍烨心中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他真的感谢西门涓和两名姐姐的帮助。

    待日后有所康复,再报恩也不迟,想到如此,凌逍烨定下心神。他开始慢慢细细感应着胸口的变化,感受那所谓的异象。

    果然,胸口处,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吐出一丝丝气息,虽然很轻柔,但这气息蕴含这某种狂暴不安的东西,而且不受他控制。

    这该怎么办?

    凌逍烨自己问自己,当年师尊教他的东西,加上自己和师兄多年闯荡偷师学艺,可没有一样是关于这种情况的。

    不管这么多了,他认定的要做的东西,一定要想方设法完成。凌逍烨默念各种心法,尝试吸入稀薄的灵气入体,也尝试激发自己脉络中的脉印。

    不甘心,那就坚持。

    不服输,那就努力。

    凌逍烨一直强迫自己尝试各种方法,一直从清早到下午,连春兰来送饭菜来都浑然不知,在春兰的劝说下,他才勉强吃了一点,继续自己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