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域邪帝 > 第四章 小命得保
    随着凌逍烨不要命的催动法力,屠魔法阵里的虚像移动得更快了,没来得及闪避的陈家武者,不是被削了胳膊就是被砍了大腿,惨不忍睹。

    “不!你这小鬼,施展什么怪法阵,伤我陈家,我要你血债血偿!”陈才英急红了眼,大吼起来。这一次行动,他不仅带上了所有的魂海境武者,连一些年轻的脉印境也带上了,可谓充分准备。

    这可都是陈家的战斗力啊,现在被凌逍烨法阵这么一伤,得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的啊!

    于是他放弃拍晕杜君岚,身形一跃,选择营救自己的族人。

    捆兽法阵因为陈家强者闪避或受伤的缘故,终于停止运行。屠魔法阵依然在快速运转着,那些虚影只对陈家强者有反应。杜君岚赶紧来到师弟的身边,以防偷袭,也能方便背上他逃跑。

    “唉,困兽之斗,凶险残忍。小子,不管你是谁,来自何方,今日你必定长眠于此!”一个苍老的声音幽幽响起,从远传传来。

    “老祖,赶紧现身,不然陈家损失更大了!”陈才英一边救人,一边呼喊着。

    咻!

    一道光芒从远处天空激射而来,目标正是杜凌二人,这道瞬间到达的光芒,凌逍烨虽然微微侧身躲过,但还是击中了左手臂。

    凌逍烨惨叫一声,昏死过去。杜君岚赶紧回头抱起师弟,一看,师弟的左手手臂鲜血淋漓,森然见骨。愤怒的情绪此刻把杜君岚的脸庞给扭曲了:“师弟……”

    但他还不忘注入凌逍烨一丝丝法力,修复师弟受伤的手臂。

    那苍老声音的主人,便是陈家老祖,他腾空而来,这是命轮境才有的飞翔武技。只见他缓缓说道:“小小年纪,变学会如此残忍的法阵,看来留你不得。”

    杜君岚轻轻把师弟放在一旁,突然双膝跪地,愤怒的情绪早就被隐藏起来,俯首低声恳求道:“我愿意跟你走,但是,唯一的要求,便是留我师弟一条生路。否则,我将自尽,让你陈家捞不到一点好处。”

    “哦,你认为我不敢要你们两条小命?”陈家老祖下地,依然驼背,满不在乎的回答:“我恨别人威胁。”

    杜君岚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师弟,眼中饱含泪水,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落泪。四年前,云空山突然被灭门,幸好他和凌逍烨被师尊指派,去远方历练,躲过一劫。他在云空山山脚下一边流泪,一边发誓,要带着师弟为云空山找到灭门真凶,杀之而后快,为宗门为师尊报仇。

    这一次,那陈家老祖强大的气势,让他深深感觉到了无力。如今,要么顺从陈家,要么和师弟一起陨落于此。每一种选择,都有可能失去报仇的机会,也有可能失去自己这个亲爱的师弟,他可是看着凌逍烨从小长到大的啊!可眼前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妥协,给师弟一条生路了。

    陈才英走近老祖面前,行了一个礼,悄悄说道:“如今造成这个局面,也只有这小子加入成家,才是上策。”

    那陈家老祖闭上眼睛,似乎是不要见到眼前陈家族人的惨状,他幽幽说道:“小子,发个心誓,无怨无悔加入陈家,并且为陈家效力,我便放了你这小师弟,给他一条生路。”

    杜君岚听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口就答应了陈家老祖,他郑重起誓,愿意加入陈家,诚心效力于陈家。

    当杜君岚发誓后,陈家老祖屈指一弹,连续弹了几下,几道光芒射中躺在地上的凌逍烨的四肢、丹田还有胸口。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好发誓加入你们陈家就放了我师弟了吗?”杜君岚发狂似得吼了起来,他突然翻开凌逍烨的沾满鲜血的衣服,找到那瓶二品疗伤药,撬开师弟的嘴巴,一股脑的灌下去。

    “师弟,你别死啊!别死啊!”杜君岚还疯狂注入自己的法力到凌逍烨的身体中。

    陈家老祖转过身,说道:“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他的丹田已经被废了,以后就是普通人了。嗯,时候不早了,该走了!”

    陈才英走近杜君岚,轻触他的脑袋,杜君岚一下子瘫软在地,不省人事。陈家老祖大手一挥,昏迷过去的杜君岚像个风筝一样飞了起来,然后被陈家老祖夹着,腾空而去。

    陈才英留下来处理这些事情,他指挥那些没受伤的,带着受伤的族人回去。那些伤势很重的,先服用疗伤类丹药,再施以法力,看能否救活。

    做完这些,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陈才英看了看凌逍烨躺着的地方,他还是一动不动,陈才英的神识感应到凌逍烨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本来想一招结束他的生命,但想起来老祖已经废了他的修为,以后便是常人,对陈家的威胁,应该是没有了。

    此刻,一个想法从他心中浮现,于是陈才英叫来一个武者,嘱咐他趁着夜晚,把这半死不活的凌逍烨送到云罗城最大的青楼——银羽楼门口。

    看着这武者背着浑身是血的凌逍烨慢慢远去,他不禁笑了出来:“哈哈,银羽楼背后就是城主府,小子,既然惹了城主府,现在惹了陈家,老祖答应不要你的命,但城主府未必不要你的命,哈哈哈……”刚经历了一番心痛,现在陈才英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颇为怪异。

    华灯初上,花市街却才刚刚开张,许多烟花场所此时点上大红灯笼,姑娘们阵阵嬉笑,男奴们大声吆喝。文人雅士,流连忘返。武者修士,络绎不绝。此刻的花市街,热闹中带有靡靡之音,一副人间乐园的模样。

    一个蒙面男子,身影极快,从矮小的楼阁顶上轻跃而下,扭身跳起,来到了银羽楼那精心搭建的宽敞华丽大门旁。只见蒙面男子把身上背负的人,随意一丢,然后纵身一跃,没入黑夜之中。

    这一切做得迅速,很多人并没有发觉。

    人来人往,不知哪个来寻欢作乐的男子,瞧见了浑身是血,躺在银羽楼门口左边栏杆下的凌逍烨,不禁皱起眉头,呵斥道:“伙计!你们这里什么时候摆死人在这里做鬼作怪的?真是晦气,今天打擂台输了,来找姑娘冲冲喜。喜还没碰着,倒是遇到这等不祥之事……”

    还未等这男子骂完,一道迅捷白影,唰的一下,如同狂风席卷一般,把那栏杆处的凌逍烨给卷走了。正当远来的客人还没反应过来,几个男奴此刻拿出扫把烟灰和木桶,三下五除二把那些栏杆处血迹给清理干净了。

    那潜伏在附近的蒙面人,看到了这一切,除掉伪装,恢复正常模样,慢悠悠地往银羽楼走去。他发现除了明显的清理痕迹,确认凌逍烨不见了。于是他一咬牙,走近了银羽楼中,寻一个姑娘,算是今日苦战的一个庆功消遣吧。

    银羽楼有占地很大,盖得也很高。而凌逍烨被白色影子带到了一处僻静的房间,然后被安置在床上,这道白色影子做完这些,便离开。

    一炷香的功夫,两个女子推开这房门,点上灯笼,顿时房内明亮了许多。他们看见床上那浑身是血的凌逍烨,不由吃了一惊,不过是受人所托,并没有惊叫起来。

    好在她们经常服侍男人,脱衣服这种事情也是轻车熟路,才眨眼功夫,两人便把凌逍烨大部分衣物给解下来。

    “我的乖乖,夏莲,这小子伤势怎么那么重?阿娟不是说让我们来帮他上一些药而已吗?”一名红色长裙女子边丢残破带血的衣物,边皱眉说道。

    另一名青色衣衫的女子也是一样,但只是轻声说道:“春兰,既然阿娟交待的事情,我们就做吧。何况,伤口见血之事,我们还见得少么?”

    “哎呀,讨厌啦,什么见血啊!”名为春兰的女子轻叱一下,但拿出了阿娟给的药瓶,细细帮浑身是伤的凌逍烨涂抹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女终于给凌逍烨上好了药,还给他披上银羽楼里男奴的衣衫,然后二人熄灭灯笼,关门离去。

    凌逍烨本来重伤的只是左臂,被那陈家老祖远处一击,后面杜君岚为师弟求情,凌逍烨后面受的伤也并没伤得很重,再加上那瓶二品疗伤药。他原本凌乱的气息开始稳定下来,伤势也得到控制,不过却是一直昏迷着在这僻静的房间里。

    两天后,清早,鸟语花香。

    春兰带着点粥,来到房间,准备给凌逍烨喂一点。正当她轻轻掰开凌的嘴巴,拿勺子往里面送粥的时候,凌逍烨突然咬住了勺子,下了春兰一大跳。

    “啊!什么回事?”春兰右手轻拍胸口,喃喃道:“不会白日见鬼吧?”

    凌逍烨双眼紧闭,但嘴巴却含着勺子,模样怪异。

    春兰用力捏住勺子想往外拉,却丝毫未动。于是她两手一起,想用力拉出勺子,一发力,凌逍烨嘴巴不知道为何微微一张,春兰始料未及,用力过猛,身子不稳,往后面茶几一倒。

    咣当!

    一阵瓷器破碎和女子惊叫的声音混合在一起。

    春兰身子打翻了茶几,上面的茶壶倒在她胸口,虽然没有成为落汤鸡,但上半身也是湿哒哒的。她站起来,用手绢擦伤水渍,没好气地来到凌逍烨面前,骂道:“小兔崽子,好你个恩将仇报将你姐姐我摔个七荤八醋,好你个不会怜香惜玉让你姐姐我难堪不已……”

    虽然春兰骂归骂,但见到凌逍烨嘴巴不停张开,似乎在努力说些什么。她把耳朵凑过去,仔细一听,原来他在不停地说:“师兄……师兄……”

    春兰哑然失笑,旋即脸上出现一抹红晕,笑道:“这里没有师兄,只有湿胸!哼,小鬼头醒了!赶紧去叫阿娟。”